佚名《伊南娜下冥府》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导语】:

【作品提要】 女神伊南娜决定独闯冥府,她事先预测到了凶险,做了种种安排。经过七道门后,她被剥去了全身的宝物与服饰,来到其姊冥府女王的宝座旁,却被冥府女王投以死亡的目光。伊

  【作品提要】

  女神伊南娜决定独闯冥府,她事先预测到了凶险,做了种种安排。经过七道门后,她被剥去了全身的宝物与服饰,来到其姊冥府女王的宝座旁,却被冥府女王投以死亡的目光。伊南娜的侍者向诸大神求救,终于得到恩奇的帮助,使之得以复活。但伊南娜要离开冥府,必须找一个替代的人,否则不能重回阳世。当冥府精灵监押伊南娜来到其丈夫杜牧济所在之处时,看到的却是杜牧济并未因妻子在冥府中死亡而悲伤。伊南娜异常愤怒,将他交付给冥府精灵带往冥府。杜牧济之姊不忍,追至冥府,被判定姊弟二人生死轮替,各在人间半年。

  【作品选录】

  她从[最高天]一心向往冥府,

  女神从[最高天]一心向往冥府,

  伊南娜从[最高天]一心向往冥府。

  我的主人离弃天,离弃地,她下冥府去,

  伊南娜离弃天,离弃地,她下冥府去,

  抛弃尊崇的地位,抛弃高贵的身份,她下冥府去。

  在乌鲁克离弃埃安纳神殿,她下冥府去,

佚名《伊南娜下冥府》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在巴德提比拉离弃埃木什卡拉玛神殿,她下冥府去,

  在扎巴拉牟离弃吉古纳,她下冥府去,

  在阿达布离弃埃舍拉神殿,她下冥府去,

  在尼普尔离弃巴拉图什伽拉圣堂,她下冥府去,

  在基什离弃胡尔沙格卡拉玛(神殿),她下冥府去,

  在阿卡德离弃尤尔玛什神殿,她下冥府去。

  用七种〈神通〉她打扮自身,

  将〈神通〉聚拢在手上,

  将所有的〈神通〉附在〈  〉脚上,

  将素色的王冠什伽拉她戴在头上,

  将头饰放在额上,

  将探测的树枝和天青石色的绳索,她紧握在手上,

  将小小的天青石系在项上,

  将闪光的[  ]石,她牢牢地系在胸膛,

  将黄金的手镯戴在腕上,

  将[  ]胸铠她紧绷在胸上,

  将帕拉长袍贵妇之服穿在身上,

  将[  ]香料涂在眼上,

  伊南娜往冥府走去。

  她的跟班宁什布尔走在她[身旁]。

  纯洁的伊南娜对宁什布尔说:

  “啊,(你这)坚贞不渝的我的支持者,

  用讨人喜欢的语言(说话)的我的侍从,

  传递准确语言的我的信使,

  现在我下到冥府去。

  当我到达冥府时,

  (你)为我[冲天上诉怨],

  为我在集会的神殿大声呐喊,

  为我向诸神家中奔走,

  为我[抓破]你的双眼,为我[抓破]你的嘴,

  为我把你的大[  ]自己抓破,

  为我像个贫民,只穿一件单衣。

  独自往恩利尔之家埃库尔神殿径直走去,

  当你进入埃库尔神殿恩利尔之家,

  在恩利尔面前边流泪边哭诉:

  ‘天上的父恩利尔,莫让你的女儿在冥府被杀害,

  莫让你的金属制品用冥府的泥土(可以)藏埋,

  莫让你美观的拉匹斯拉兹利当作石匠的石头被砸碎,

  莫让你的黄杨和木匠的树同被锯开,

  莫让少女伊南娜在冥府被杀害!’

  如果恩利尔不为你这话有所行动,就到乌尔去。

  在乌尔,国土的[  ]的家,

  进入南纳(神)的埃乞什奴伽尔的家,(就)在南纳面前

  边流泪边哭(诉):‘天上的父南纳,莫让你的女儿在冥府被杀害,

  莫让你的金属制品用冥府的泥土(可以)藏埋,

  莫让你美观的拉匹斯拉兹利当作石匠的石头被砸碎,

  莫让你的黄杨和木匠的树同被锯开,

  莫让少女伊南娜在冥府被杀害!’

  如果南纳不为你这话有所行动,就到埃利都去。

  你(在)埃利都,进了恩奇(神)的家,

  就在恩奇的面前流泪哭(诉):

  ‘天上的父恩奇,莫让你的女儿在冥府被杀害,

  莫让你的金属制品用冥府的泥土(可以)藏埋,

  莫让你美观的拉匹斯拉兹利当作石匠的石头被砸碎,

  莫让你的[黄杨]和木匠的树同被锯开,

  莫让少女伊南娜在冥府被[杀害]!

  [睿知]的主,父神恩奇啊!

  您晓得生命之食,晓得生命之水,

  让她能够为我生还吧!’”

  伊南娜往冥府走去。

  她对自己的跟班宁什布尔说:

  “(回)去吧,宁什布尔!

  莫把我对你说的话漫不经心。”

  伊南娜到达冥府的拉匹斯拉兹利的宫殿,

  在冥府的入口她惹了祸。

  (她)冲着冥府的门用不友善的语言叫喊:

  “开门,守门人,开开门!

  开门,涅蒂啊,开开门!我独自一人,定要进去。”

  冥府大门的大看守涅蒂,

  对纯洁的伊南娜回答说:

  “你是谁?你!”

  “我是太阳升起处的伊南娜,上天的女王。”

  “如果你是太阳升起处的伊南娜,你为何来到此地,这有来无回(的冥府)?

  旅人到此,没有回得去的路途,你的心竟然驱使了你。”

  纯洁的伊南娜回答他说:

  “我的姐姐埃雷什乞伽尔,

  她的丈夫、主(神)古伽尔安纳去世,

  为了亲自目睹他的葬礼,

  确实如此。”

  冥府的大看守涅蒂,

  回答纯洁的伊南娜说:

  “请等一下,伊南娜!让我跟我的女主人说说去。

  让我跟我的女主人埃雷什乞伽尔说说去,[  ]说说去。”

  冥府的大看守涅蒂,

  进了他的女主人埃雷什乞伽尔的家,对她说:

  “我的女主人,一位少女,

  像神一般[  ](的人),

  (在)门(那儿)[  ],

  [    ],

  在埃安纳神殿[  ],

  用七种〈神通〉她打扮自身,

  将〈神通〉聚拢在手上,

  将所有的〈神通〉附在〈  〉脚上,

  将素色的王冠什伽拉她戴在头上,

  将头饰放在额上,

  将探测的树枝和天青石色的绳索,她紧握在手上,

  将小小的天青石系在项上,

  将闪光的[  ]石,她牢牢地系在胸膛,

  将黄金的手镯戴在腕上,

  将[  ]胸铠她紧绷在胸上,

  将[  ]香料涂在眼上,

  将帕拉长袍贵妇之服穿在身上。”

  那时埃雷什乞伽尔拍打着腿、〈咬着唇〉,

  回答冥府的大看守涅蒂说:

  “啊,冥府的大看守,我的涅蒂哟,

  我对你说的话你莫要疏忽大意。

  冥府的七座大门,(全)把锁头[打开]。

  (推开)[冥府正面的]甘直尔门,[解释那些规矩]。

  她若进到里边,

  把她所有高贵的衣着全给她除掉!”

  冥府的大看守涅蒂,

  对他的女主人的话极[为]留心。

  冥府的七座大门,上面的锁(全)[打开],

  (推开)冥府正面的甘直尔门,[解释那些规矩]。

  他对纯洁的伊南娜说:

  “来,伊南娜,请进吧!”

  她一进去,

  素色的王冠什伽尔拉就从她头上摘去。

  “这算何意?”

  “静,伊南娜,这是冥府的规矩,

  伊南娜,对冥府的礼法您可不能说三道四。”

  她一进第二道大门,

  探测用的树枝和天青石色的绳索,便从她手中取走。

  “这算何意?”

  “静,伊南娜,这是冥府的规矩,

  伊南娜,对冥府的礼法您可不能说三道四。”

  她一进第三道大门,

  项上的小小天青石就不知被谁从她项上摘走。

  “这算何意?”

  “静,伊南娜,这是冥府的规矩,

  伊南娜,对冥府的礼法您可不能说三道四。”

  她一进第四道大门,

  胸前闪光的[  ]石就不知被谁从她那里取走。

  “这算何意?”

  “静,伊南娜,这是冥府的规矩,

  伊南娜,对冥府的礼法您可不能说三道四。”

  她一进第五道大门,

  腕上的黄金手镯不知被谁从她那里撸走。

  “这算何意?”

  “静,伊南娜,这是冥府的规矩,

  伊南娜,对冥府的礼法您可不能说三道四。”

  她一进第六道大门,

  胸铠就不知被谁从她那里取走。

  “这算何意?”

  “静,伊南娜,这是冥府的规矩,

  伊南娜,对冥府的礼法您可不能说三道四。”

  她一进第七道大门,

  身上的贵妇之服帕拉长袍,就不知被谁从她那里取走。

  “这算何意?”

  “静,伊南娜,这是冥府的规矩,

  伊南娜,对冥府的礼法您可不能说三道四。

  蹲下,剥得精光的人才到我这里来的。”

  [纯洁的埃雷什]乞伽尔[坐]在她的宝座上,

  阿奴恩纳奇七名法官正在她面前(为伊南娜)下判决。

  她盯着(伊南娜),(用)死的眼,

  她的[话]折磨心灵,

  叫喊,罪的叫喊。

  那病[女人]变成死尸,

  那死尸是被吊死在桩子之上的。

  过了三天三夜以后,

  她的侍从宁什布尔,

  那个总是(说着)讨人喜欢的语言的她的侍从,

  那个总是(传递)准确语言的她的信使,

  为她冲天上诉怨,

  在集会的神殿为她大声呐喊,

  为她奔走诸神家中,

  为她抓破双眼,为她抓破嘴,

  为她抓破自己大的〈  〉,

  为她像个贫民,只穿一件单衣,

  独自往埃库尔神殿、恩利尔的家径直地走去。

  进了埃库尔神殿、恩利尔的家,

  她在恩利尔面前边流泪边哭诉:

  “天上的父恩利尔,莫让你的女儿在冥府被杀害,

  莫让你的金属制品用冥府的泥土(可以)藏埋,

  莫让你美观的天青石当作石匠的石头被砸碎,

  莫让你的黄杨和木匠的树同被锯开,

  莫让少女伊南娜在冥府被杀害!”

  天上的父恩利尔回答宁什布尔说:

  “我的女儿[谋求]最高的天,也[谋求]最低的冥府,

  伊南娜谋求[最高的]天,也谋求最低的冥府,

  她使冥府的规矩、崇高的规矩、崇高的规矩[威严扫地],

  究竟谁[    ]。”

  天上的父恩利尔对此没有[采取行动],(宁什布尔)到乌尔[去了]。

  在乌尔她进入国土的[  ]的家,

  进入南纳的埃乞什奴伽尔神殿时,

  在南纳面前她边流泪边哭诉:

  “天上的父南纳,莫让你的女儿在冥府被杀害,

  莫让你的金属制品用冥府的泥土(可以)藏埋,

  莫让你美观的天青石当作石匠的石头被砸碎,

  莫让你的黄杨和木匠的树同被锯开,

  莫让少女伊南娜在冥府被杀害!”

  天上的父南纳回答宁什布尔说:

  “我的女儿谋求[最高的]天,也谋求最低的冥府,

  伊南娜谋求[最高的]天,也谋求最低的冥府,

  她使冥府的规矩、崇高的规矩、崇高的规矩威严扫地,

  究竟谁[    ]。”

  天上的父南纳没为此而[采取行动],她(又)到埃利都去了。

  在埃利都进入恩奇的家时,

  在恩奇面前她边流泪边哭诉:

  “天上的父恩奇,莫让你的女儿在冥府被杀害,

  莫让你的金属制品用冥府的泥土(可以)藏埋,

  莫让你美观的天青石当作石匠的石头被砸碎,

  莫让你的黄杨和木匠的树同被锯开,

  莫让少女伊南娜在冥府被杀害!”

  天上的父恩奇回答宁什布尔说:

  “我的女儿发生了什么事,我心不安,

  伊南娜发生了什么事,我心不安,

  诸国的女王发生了什么事,我心不安,

  天上的女侍发生了什么事,我心不安。”

  他从他的指甲取出泥垢,造出库尔伽卢,

  从他〈染红〉的指甲取出泥垢,造出伽拉图卢,

  给库尔伽卢生命之食,

  给伽拉图卢生命之水。

  [天上的父]恩奇对伽拉图卢和库尔伽卢说:

  “好,你们去吧!朝着冥府放开脚步。

  要在门户的周围,像苍蝇那样来回地飞,

  要在门轴的四周,像蜥蜴那样转悠。

  产褥上的母亲因为孩子,

  埃雷什乞伽尔正躺在床上,生了病。

  她的洁净的身上,没盖一件衣裳,

  她的胸〈什么也〉没〈遮盖〉,像个舍干壶,

  她的[指甲]铜〈耙子〉一样,

  她的头发韭葱一样。

  ‘哎哟,我的肚子!’她一这样说,

  (你们)就说‘痛苦的您,我们的女主人,您的肚子!’

  ‘[哎哟],我的外边!’她一这样说,

  就说‘[痛苦的您],我们的女主人,您的外边!’

  ‘[不论]你们是[谁],

  [从][我的]肚子到你的肚子,从我的外边到[你的]外边[  ],

  [你们若是神],我便要[为你们]说点(好)话,

  [你们若是人,我要为你们]定下(美好的)[命运]。’

  (那就)凭着天的生命,地的生命(让她)发誓[吧]!

  [  ]就给她[  ]。

  他们将赠给你们河水,但不要接受,

  将赠给你们地里的大麦,但不要接受。

  ‘将桩子上吊死的那具尸体给我们吧!’这样(对她)说。

  一个将生命之食,一个将生命之水撒上去,

  (这样一来)伊南娜就将站起。”

  伽拉图卢和库尔伽卢极为留心地听着。

  他们在门户的周围,像苍蝇那样来回地飞,

  在门轴的四周,像蜥蜴那样转悠。

  产褥上的母亲因为孩子,

  埃雷什乞伽尔正躺在床上,生了病。

  她[洁净的身]上,没盖一件衣裳,

  [她的胸]〈什么都没盖〉,像个舍干壶。

  “[哎哟],我的肚子!”她这样一说,

  他们就说:“痛苦的您,我们的女主人,您的肚子!”

  “[哎哟],我的外边!”她一说,

  他们就说:“痛苦的您,我们的女主人,您的外边!”

  “不论你们是谁,

  从我的肚子到你的肚子,从我的外边到你的外边[  ],

  你们若是神,我就要为你们说(好)话,

  你们若是人,我要为你们定下(美好的)命运。”

  他们凭天的生命和地的生命发了誓,

  他们给(二人)河水,他们不接受,

  给地里的大麦,他们不接受。

  “将桩子上吊死的那具尸体给我们吧!”他们对她说。

佚名《伊南娜下冥府》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纯洁的埃雷什乞伽尔回答伽拉图卢和库尔伽卢说:

  “(那具)尸体是你们的女主人。”

  “(那具)尸体若是我们的女主人,就把它给我们吧!”他们对她说。

  人们就把吊死在桩子上的尸体给了(他们)。

  一个将生命之食,一个将生命之水撒在她上面,

  伊南娜站了起来。

  伊南娜要从冥府升(到地上)时,

  阿奴恩纳奇们加以制止了。

  “是谁,从冥府升上去?要想从冥府安然无事地升上去,

  若是伊南娜(您)要从冥府升上去,

  必须安置一个替代的。”

  伊南娜从冥府升上去。

  (细)如枪杆的小伽尔拉精灵,

  (细)如苇笔的大伽尔拉精灵,

  护送在她身旁。

  (走在)前面的不是听差,手里却拿着〈棍〉,

  她身旁的,不是骑士,腰里却带着武器。

  和她同行的人们,

  和伊南娜同行的人们,

  是些不认识食物,不认识水的人,

  他们是些没吃过成堆的(面)粉的人,

  没有喝过活水的人,

  是从人家的膝间夺走(其)妻,

  从奶娘[怀]里取走婴孩的人。

  伊南娜从冥府升上去,

  伊南娜从冥府升上去时,

  [她的侍从]宁什布尔便投身到她的脚下,

  坐在土上,身上穿着丧服。

  伽尔拉的精灵们对纯洁的伊南娜说:

  “伊南娜,到您的市镇去!我们把她带走。”

  纯洁的伊南娜回答伽尔拉精灵说:

  “(这个)总是(说着)讨人喜欢的语言的我的侍从,

  总是(传递)准确的语言的我的信使,

  (她)没有怠慢过我的指示,

  (她)没有玩忽过我说的话。

  她为我冲天上诉怨,

  (她)曾在集会的神殿为我大声呐喊,

  (她)曾为我向诸神家中奔走,

  她曾为我抓破双眼,为我抓破嘴,

  (她)曾为我把她大的[  ]自己抓破,

  她曾为我像个贫民只穿一件单衣,

  她为我到过恩利尔的家、埃库尔神殿,

  在乌尔,她到过南纳的家,

  在埃利都(她为我去过)恩奇的家,

  是她带给我生命,此人绝对不能交给你们。”

  “那么,走吧!让我们陪她到温玛,朝西格库尔舍伽去。”

  在温玛,西格库尔舍伽(圣堂),

  舍拉在他的市镇投身到她的脚下,

  坐在土上,身上穿着丧服。

  伽尔拉精灵们向纯洁的伊南娜说:

  “伊南娜,到您的市镇去!我们把他带走。”

  纯洁的伊南娜回答伽尔拉精灵们说:

  “唱歌的人,我的舍拉,

  是我的理发师,是我的〈  〉,

  绝对不能把这个人交给你们。”

  “那么,走吧!到巴德提比拉,到耶姆什卡拉玛去。”

  在巴德提比拉,从耶姆什卡玛,

  拉塔拉克在他的市镇投身到她的脚下,

  坐在土上,身上穿着丧服。

  伽尔拉精灵们对纯洁的伊南娜说:

  “伊南娜,到您的市镇去!我们把他带走。”

  纯洁的伊南娜回答伽尔拉精灵们说:

  “在里达,在我左右侍奉的拉塔拉克,

  绝对不能把这个人交给你们。”

  “那么,走吧!领你到库拉布原野的劈裂的苹果树那里。”

  他们朝着库拉布原野的劈裂的苹果树下走去。

  杜牧济穿着华美的衣服,悠闲地坐在那里。

  伽尔拉精灵们逼近他的〈小屋〉,

  将具有七个乳房的壶(里边)灌得溢出,(?)

  那七个如病人的〈力〉似的打了他,(?)

  他们不让牧人在她面前吹长笛和笛子。

  她盯着他,用死的眼,

  对她说,(用)愤怒的语言,

  叫喊,罪的叫喊。

  “好吧,你们,把他带走吧!”

  纯洁的伊南娜就把牧人杜牧济交到他们手里。

  带走他的人们,

  带走杜牧济的人们,

  是些不认识食物的人,不认识水的人,

  他们是些没吃过成堆的面粉的人,

  是些没喝过活水的人,

  喜欢妻子的双膝却未曾使之满足过,

  也不曾吻过〈可爱的〉孩子。

  从人的膝间将孩子拉去,

  (是些)从婚礼之家将新娘弄走(的人)。

  杜牧济流着泪,脸色苍白,

  他向乌图,朝天举起了手。

  “乌图啊,你是我的内兄,我是你的妹婿,

  我是往你母亲家运油脂的,

  我是给宁伽尔家运牛奶的。

  将我的手变成蛇手吧!

  将我的足变成蛇足吧!

  我想从伽尔拉精灵那里逃走,莫让(他们)捉到我!”

  (赵乐甡 译)

  注释:

  苏美尔人将宇宙分成高天、地上、地下(冥界)三层。

  南巴比伦尼亚城市之一,有埃安纳神殿,是伊南娜信仰中心。

  苏美尔语原文为me,是指诸神由于其职能各异而具有的一种神异的独特能力。七种,并非实数,苏美尔人以七为大数。

  指其并非死者却到冥府而必死之事。

  一种上粗下尖的壶。

  可能指腹中另外的心、肝等方面。

  杜牧济,他是牧神。

  女神,乌图兄妹之母,杜牧济的岳母。

  【赏析】

佚名《伊南娜下冥府》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伊南娜下冥府》是一篇古老的苏美尔神话。“伊南娜”在苏美尔语中,意为“天之主宰”,是苏美尔神话中的丰饶、爱情与征战之神,又被视为星辰之神,即金星的化身。伊南娜是苏美尔神话中一位重要的女神,在古老的“神册”里,伊南娜居于第三位,仅次于天神安和恩利尔。在不同的典籍中,伊南娜有着不同的身份: 据乌鲁克文献典籍所述,伊南娜为天神安之女;据乌尔的文献典籍所述,伊南娜为月神南纳之女,太阳神乌图的妹妹等。伊南娜的主要身份为爱情女神,丈夫众多。在《伊南娜下冥府》中,她的丈夫为杜牧济。

  有关伊南娜的神话颇多,有些表现了她凶残可怕、富于报复心的性格特征,如在伊南娜与毕卢卢的神话中,她杀掉了女神毕卢卢及其子后,又命毕卢卢变为盛水的革囊,供草原上贮水之用,毕卢卢之子吉尔吉拉则成为沙漠里的保护精灵。在伊南娜与园丁舒卡利图达的神话中,伊南娜由于旅途劳顿,在舒卡利图达的园圃内休憩,不觉昏昏入睡,舒卡利图达趁机将其奸污。伊南娜猛然惊醒,盛怒之下,决意对全人类进行报复。她将世间之水均变为血浆,树木为血所充溢,还将龙卷风及暴风雨降至人间。

  还有些神话通过描写伊南娜对爱情的态度,表现她心地善良,充满女性魅力。如把伊南娜描述成一位性格执拗的女神,居于苍穹的极隅,在天际闪烁。她常身着鲜花绿草,光彩照人地来到人间。农事神恩基杜和牧神杜牧济都爱上了她,并向她求婚。农事神恩基杜许以豆类、谷物和布匹,牧神杜牧济许以牛乳、蜂蜜和毛料。最初,伊南娜属意于恩基杜,她的兄长乌图则劝她嫁给牧神杜牧济。执拗的女神久久未听从兄长之言,她更倾心于从事耕种、为大地披上绿色的恩基杜。杜牧济多次向伊南娜求爱并得到女神母亲的赞许,伊南娜才接受杜牧济。

  《伊南娜下冥府》在苏美尔神话中非常重要,影响深远。神话反映了苏美尔人对于季节交替、草木荣枯过程的朴素理解。伊南娜作为丰饶女神,她进入冥府,大地成为萧瑟的冬天,她回到人世,则是春回地暖;在苏美尔神话中,杜牧济也是草原繁茂之神,最终他和姐姐轮替滞留冥府各半年,也应合了季节交替、草木荣枯的规律。

  在苏美尔人和巴比伦人的观念中,对自然的崇拜居于重要地位。他们把对自然的崇拜与神结合在一起,以此来解释生活中所见的各种自然现象。随着生产力和社会的发展,他们的神逐渐由单纯的对自然现象的解释功能发展为拟人性格的、复杂的统一体,使他们的神又有了新的、更为丰富的内涵。在《伊南娜下冥府》这则神话中,我们能看到曲折的情节和生动的描写,能看到伊南娜比较丰富的性格特征。神话表现出伊南娜出入冥府的决心、过程和她死而复生的惊险,以及她看到丈夫对自己不仁不义后的愤怒,富有人情味和艺术感染力。

  苏美尔神话中的伊南娜形象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巴比伦—亚述神话中,伊南娜演化为伊什塔尔。伊什塔尔在古阿卡德神话中也被视为丰饶和爱情女神、战争和纠纷女神、星辰女神和金星的化身。

  (刘 静)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