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福克勒斯《俄狄浦斯王》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导语】:

【作品提要】 俄狄浦斯是忒拜国王拉伊俄斯和王后伊俄卡斯忒的儿子。拉伊俄斯深信俄狄浦斯将来会杀父娶母的预言,于是,在他出生后,便将孩子的左右脚跟钉在一起,差老牧人将之丢弃,

  【作品提要】

  俄狄浦斯是忒拜国王拉伊俄斯和王后伊俄卡斯忒的儿子。拉伊俄斯深信俄狄浦斯将来会杀父娶母的预言,于是,在他出生后,便将孩子的左右脚跟钉在一起,差老牧人将之丢弃,以绝后患。老牧人出于怜悯,把婴儿送给山上的另一牧羊人。这个牧羊人又将俄狄浦斯送给科任托斯国王波吕玻斯作为养子。俄狄浦斯长大以后,从预言中知道自己命定要杀父娶母,为免于犯罪,便离开波吕玻斯国王,只身出走。在途中,撞见一伙陌生人,因为发生口角,杀死了他们。这伙人当中就有他的生父拉伊俄斯。俄狄浦斯流浪到忒拜国,适逢忒拜国遭受妖魔困扰,俄狄浦斯替国人除害,因此被拥护为王,并娶王后即他的生母为妻,生了二男二女。然而,十六七年后,神的预言开始应验,俄狄浦斯难逃命运的灾难。忒拜国开始流行大瘟疫,田园荒芜,人畜死亡,到处是悲叹恸哭。神预示说,只要找到杀死先王的凶手才能祛除灾难。俄狄浦斯决心追查凶手,结果发现真正的凶手正是自己。俄狄浦斯悲痛悔恨,刺瞎双眼,再度流浪,王后伊俄卡斯忒也在悲愤中自缢。

  【作品选录】

  五 第二场

索福克勒斯《俄狄浦斯王》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克瑞翁自观众右方上。

  克瑞翁 公民们,听说俄狄浦斯王说了许多可怕的话,指控我,我忍无可忍,才到这里来了。如果他认为目前的事是我用什么言行伤害了他,我背上这臭名,真不想再活下去了。如果大家都说我是城邦里的坏人,连你和我的朋友们也这样说,那就不单是在一方面中伤我,而是在许多方面。

  歌队长 他的指责也许是一时的气话,不是有意说的。

  克瑞翁 他是不是说过我劝先知捏造是非?

  歌队长 他说过,但不知是什么用意。

  克瑞翁 他控告我的时候,头脑、眼睛清醒吗?

  歌队长 我不知道;我不明白我们的国王在做什么。他从宫里出来了。

  俄狄浦斯偕众侍从自宫中上。

  俄狄浦斯 你这人,你来干什么?你的脸皮这样厚?你分明是想谋害我,夺取我的王位,还有脸到我家来吗?喂,当着众神,你说吧: 你是不是把我看成了懦夫和傻子,才打算这样干?你狡猾地向我爬过来,你以为我不会发觉你的诡计,发觉了也不能提防吗?你的企图岂不是太愚蠢吗?既没有党羽,又没有朋友,还想夺取王位?那要有党羽和金钱才行呀!

  克瑞翁 你知道怎么办么?请听我公正地答复你,听明白了再下判断。

  俄狄浦斯 你说话很狡猾,我这笨人听不懂;我看你是存心和我为敌。

  克瑞翁 现在先听我解释这一点。

  俄狄浦斯 别对我说你不是坏人。

  克瑞翁 假如你把糊涂顽固当作美德,你就太不聪明了。

  俄狄浦斯 假如你认为谋害亲人能不受惩罚,你也算不得聪明。

  克瑞翁 我承认你说得对。可是请你告诉我,我哪里伤害了你?

  俄狄浦斯 你不是劝我去请那道貌岸然的先知吗?

  克瑞翁 我现在也还是这样主张。

  俄狄浦斯 已经隔了多久了,自从拉伊俄斯——

  克瑞翁 自从他怎么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俄狄浦斯 ——遭人暗杀死去后。

  克瑞翁 算起来日子已经很长久了!

  俄狄浦斯 那时候先知卖弄过他的法术吗?

  克瑞翁 那时候他和现在一样聪明,一样受人尊敬。

  俄狄浦斯 那时候他提起过我吗?

  克瑞翁 我在他身边没听见他提起过。

  俄狄浦斯 你们也没有为死者追究过这件案子吗?

  克瑞翁 自然追究过,怎么会没有呢?可是没有结果。

  俄狄浦斯 那时候这位聪明人为什么不把真情说出来呢?

  克瑞翁 不知道;不知道的事我就不开口。

  俄狄浦斯 这一点你总是知道的,应该讲出来。

  克瑞翁 哪一点?只要我知道,我不会不说。

  俄狄浦斯 要不是和你商量过,他不会说拉伊俄斯是我杀死的。

  克瑞翁 要是他真这样说,你自己心里该明白;正像你质问我,现在我也有权质问你了。

  俄狄浦斯 你尽管质问,反正不能把我判成凶手。

  克瑞翁 你难道没有娶我的姐姐吗?

  俄狄浦斯 这个问题自然不容我否认。

  克瑞翁 你是不是和她一起治理城邦,享有同样权利?

  俄狄浦斯 我完全满足了她的心愿。

  克瑞翁 我不是和你们俩相差不远,居第三位吗?

  俄狄浦斯 正是因为这缘故,你才成了不忠实的朋友。

  克瑞翁 假如你也像我这样思考,就会知道事情并不是这样的。首先你想一想: 谁会愿意做一个担惊受怕的国王,而不愿又有同样权力又是无忧无虑呢?我天生不想做国王,而只想做国王的事;这也正是每一个聪明人的想法。我现在安安心心地从你手里得到一切;如果做了国王,倒要做许多我不愿意做的事了。

  对我说来,王位会比无忧无虑的权势甜蜜吗?我不至于这样傻,不选择有利有益的荣誉。现在人人祝福我,个个欢迎我。有求于你的人也都来找我,从我手里得到一切。我怎么会放弃这个,追求别的呢?头脑清醒的人是不会做叛徒的。而且我也天生不喜欢这种念头,如果有谁谋反,我决不和他一起行动。

  为了证明我的话,你可以到皮托去调查,看我告诉你的神示真实不真实。如果你发现我和先知图谋不轨,请用我们两个人的——而不是你一个人的——名义处决我,把我捉来杀死。可是不要根据靠不住的判断、莫须有的证据就给我定下罪名。随随便便把坏人当好人,把好人当坏人都是不对的。我认为,一个人如果抛弃他忠实的朋友,就等于抛弃他最珍惜的生命。这件事,毫无疑问,你终究是会明白的。因为一个正直的人要经过长久的时间才看得出来,一个坏人只要一天就认得出来。

  歌队长 主上啊,他怕跌跤,他的话说得很好。急于下判断总是不妥当啊!

  俄狄浦斯 那阴谋者已经飞快地来到眼前,我得赶快将计就计。假如我不动,等着他,他会成功,我会失败。

  克瑞翁 你打算怎么办?是不是把我放逐出境?

  俄狄浦斯 不,我不想把你放逐,我要你死,好叫人看看嫉妒人的下场。

  克瑞翁 你的口气看来是不肯让步,不肯相信人?

  俄狄浦斯 ……

  克瑞翁 我看你很糊涂。

  俄狄浦斯 我对自己的事并不糊涂。

  克瑞翁 那么你对我的事也该这样。

  俄狄浦斯 可是你是个坏人。

  克瑞翁 要是你很愚蠢呢?

  俄狄浦斯 那我也要继续统治。

  克瑞翁 统治得不好就不行!

  俄狄浦斯 城邦呀城邦!

  克瑞翁 这城邦不单单是你的,我也有份。

  歌队长 两位主上啊,别说了。我看见伊俄卡斯忒从宫里出来了,她来得恰好,你们这场纠纷由她来调停,一定能很好地解决。

  伊俄卡斯忒偕侍女自宫中上。

  伊俄卡斯忒 不幸的人啊,你们为什么这样愚蠢地争吵起来?这地方正在闹瘟疫,你们还引起私人纠纷,不觉得惭愧吗?

  (向俄狄浦斯) 你还不快进屋去?克瑞翁,你也回家去吧。不要把一点不愉快的小事闹大了!

  克瑞翁 姐姐,你丈夫要对我做可怕的事,两件里选一件,或者把我放逐,或者把我捉来杀死。

  俄狄浦斯 是呀,夫人,他要害我,对我下毒手。

  克瑞翁 我要是做过你告发的事,我该倒霉,我该受诅咒而死。

  伊俄卡斯忒 俄狄浦斯呀,看在天神面上,首先为了他已经对神发了誓,其次也看在我和站在你面前的这些长老面上,相信他吧!

  歌队 (哀歌第一曲首节) 主上啊,我恳求你,高高兴兴,清清醒醒地听从吧。

  俄狄浦斯 你要我怎么样?

  歌队 请你尊重他,他原先就不渺小,如今起了誓,就更显得伟大了。

  俄狄浦斯 那么你知道要我怎么样吗?

  歌队 知道。

  俄狄浦斯 你要说什么快说呀。

  歌队 请不要只凭不可靠的话就控告他,侮辱这位发过誓的朋友。

  俄狄浦斯 你要知道,你这要求,不是把我害死,就是把我放逐。

  歌队 (第二曲首节)我凭众神之中最显赫的赫利俄斯起誓,我决不是这个意思。我要是存这样的心,我宁愿为人神所共弃,不得好死。我这不幸的人所担心的是土地荒芜,你们所引起的灾难会加重那原有的灾难。(本节完)

  俄狄浦斯 那么让他去吧,尽管我命中注定要当场被杀,或被放逐出境。打动了我的心的,不是他的,而是你的可怜的话。他不论在哪里,都会叫人痛恨。

  克瑞翁 你盛怒时是那样凶狠,你让步时也是这样阴沉: 这样的性情使你最受苦,也正是活该。

  俄狄浦斯 你还不快离开我,给我滚?

  克瑞翁 我这就走。你不了解我;可是在这些长老看来,我却是个正派的人。

  克瑞翁自观众右方下。

  歌队 (第一曲次节)夫人,你为什么迟迟不把他带进宫去。

  伊俄卡斯忒 等我问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歌队 这方面盲目地听信谣言,起了疑心;那方面感到不公平。

  伊俄卡斯忒 这场争吵是双方引起来的吗?

  歌队 是。

  伊俄卡斯忒 到底是怎么回事?

  歌队 够了,够了,在我们的土地受难的时候,这件事应该停止在打断的地方。

  俄狄浦斯 你看你的话说到哪里去了?你是个忠心的人,却来扑灭我的火气。

  歌队 (第二曲次节)主上啊,我说了不止一次了: 我要是背弃你,我就是个失去理性的疯人;那是你,在我们可爱的城邦遭难的时候,曾经正确地为它领航,现在也希望你顺利地领航啊。(本节完)

  伊俄卡斯忒 主上啊,看在天神面上,告诉我,你为什么这样生气?

  俄狄浦斯 我这就告诉你;因为我尊重你胜过尊重那些人;原因就是克瑞翁在谋害我。

  伊俄卡斯忒 往下说吧,要是你能说明这场争吵为什么应当由他负责。

  俄狄浦斯 他说我是杀害拉伊俄斯的凶手。

  伊俄卡斯忒 是他自己知道的,还是听旁人说的?

  俄狄浦斯 都不是;是他收买了一个无赖的先知作喉舌;他自己的喉舌倒是清白的。

  伊俄卡斯忒 你所说的这件事,你尽可放心;你听我说下去,就会知道,并没有一个凡人能精通预言术。关于这一点,我可以给你个简单的证据。

  有一次,拉伊俄斯得了个神示——我不能说那是福玻斯亲自说的,只能说那是他的祭司说出来的——它说厄运会向他突然袭来,叫他死在他和我所生的儿子手中。可是现在我们听说,拉伊俄斯是在三岔路口被一伙外邦强盗杀死的;我们的婴儿,出生不到三天,就被拉伊俄斯钉住左右脚跟,叫人丢在没有人迹的荒山里了。

  既然如此,阿波罗就没有叫那婴儿成为杀父亲的凶手,也没有叫拉伊俄斯死在儿子手中——这正是他害怕的事。先知的话结果不过如此,你用不着听信。凡是天神必须做的事,他自会使它实现,那是全不费力的。

  俄狄浦斯 夫人,听了你的话,我心神不安,魂飞魄散。

  伊俄卡斯忒 什么事使你这样吃惊,说出这样的话?

  俄狄浦斯 你好像是说,拉伊俄斯被杀是在一个三岔路口。

  伊俄卡斯忒 故事是这样;至今还在流传。

  俄狄浦斯 那不幸的事发生在什么地方?

  伊俄卡斯忒 那地方叫福喀斯,通往得尔福和道利亚的两条岔路在那里会合。

  俄狄浦斯 事情发生了多久了?

  伊俄卡斯忒 这消息是你快要做国王的时候向全城公布的。

  俄狄浦斯 宙斯啊,你打算把我怎么样呢?

  伊俄卡斯忒 俄狄浦斯,这件事怎么使你这样发愁?

  俄狄浦斯 你先别问我,倒是先告诉我,拉伊俄斯是什么模样,有多大年纪。

  伊俄卡斯忒 他个子很高,头上刚有白头发,模样和你差不多。

  俄狄浦斯 哎呀,我刚才像是凶狠地诅咒了自己,可是自己还不知道。

  伊俄卡斯忒 你说什么?主上啊,我看着你就发抖啊。

  俄狄浦斯 我真怕那先知的眼睛并没有瞎。你再告诉我一件事,事情就更清楚了。

  伊俄卡斯忒 我虽然在发抖,你的话我一定会答复的。

  俄狄浦斯 他只带了少数侍从,还是像一位国王那样带了许多卫兵?

  伊俄卡斯忒 一共五个人,其中一个是传令官,还有一辆马车,是给拉伊俄斯坐的。

  俄狄浦斯 哎呀,真相已经很清楚了!夫人啊,这消息是谁告诉你的。

  伊俄卡斯忒 是一个仆人,只有他活着回来了。

  俄狄浦斯 那仆人现在还有家里吗?

  伊俄卡斯忒 不在;他从那地方回来以后,看见你掌握了王权,拉伊俄斯完了,他就拉着我的手,求我把他送到乡下、牧羊的草地上去,远远地离开城市。我把他送去了。他是个好仆人,应当得到更大的奖赏。

  俄狄浦斯 我希望他回来,越快越好!

  伊俄卡斯忒 这倒容易;可是你为什么希望他回来呢?

  俄狄浦斯 夫人,我是怕我的话说得太多了,所以想把他召回来。

  伊俄卡斯忒 他会回来的;可是,主上啊,你也该让我知道,你心里到底有什么不安。

  俄狄浦斯 你应该知道我是多么忧虑。碰上这样的命运,我还能把话讲给哪一个比你更应该知道的人听?

  我父亲是科任托斯人,名叫波吕玻斯,我母亲是多里斯人,名叫墨洛珀。我在那里一直被尊为公民中的第一个人物,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那虽是奇怪,倒还不值得放在心上。那是在某一次宴会上,有个人喝醉了,说我是我父亲的冒名儿子。当天我非常烦恼,好容易才忍耐住;第二天我去问我的父母,他们因为这辱骂对那乱说话的人很生气。我虽然满意了,但是事情总是使我很烦恼,因为诽谤的话到处都在流传。我就瞒着父母,去到皮托,福玻斯没有答复我去求问的事,就把我打发走了;可是他却说了另外一些预言,十分可怕,十分悲惨,他说我命中注定要玷污我母亲的床榻,生出一些使人不忍看的儿女,而且会成为杀死我的生身父亲的凶手。

  我听了这些话,就逃到外地去,免得看见那个会实现神示所说的耻辱地方,从此我就凭了天像测量科任托斯的土地。我在旅途中来到你所说的,国王遇害的地方。夫人,我告诉你真实情况吧。我走近三岔路口的时候,碰见一个传令官和一个坐马车的人,正像你所说的。那领路的和那老年人态度粗暴,要把我赶到路边。我在气愤中打了那个推我的人——那个驾车的;那老年人看见了,等我经过的时候,从车上用双尖头的刺棍朝我头上打过来。可是他付出了一个不相称的代价,立刻挨了我手中的棍子,从车上仰面滚下来了;我就把他们全杀死了。

  如果我这客人和拉伊俄斯有了什么亲属关系,谁还比我更可怜?谁还比我更为天神所憎恨?没有一个公民或外邦人能够在家里接待我,没有人能够和我交谈,人人都得把我赶出门外。这诅咒不是别人加在我身上的,而是我自己。我用这双手玷污了死者的床榻,也就是用这双手把他杀死的。我不是个坏人吗?我不是肮脏不洁吗?我得出外流亡,在流亡中看不见亲人,也回不了祖国;要不然,就得娶我的母亲,杀死那生我养我的父亲波吕玻斯。

  如果有人断定这些事是天神给我造成的,不也说得正对吗?你们这些可敬的神圣的神啊,别让我,别让我看见那一天!在我没有看见这罪恶的污点沾到我身上之前,请让我离开尘世。

  歌队长 在我们看来,主上啊,这件事是可怕的;但是在你还没有向那证人打听清楚之前,不要失望。

  俄狄浦斯 我只有这一点希望了,只好等待那牧人。

  伊俄卡斯忒 等他来了,你想打听什么?

  俄狄浦斯 告诉你吧: 他的话如果和你的相符,我就没有灾难了。

  伊俄卡斯忒 你从我这里听出了什么不对头的话呢?

  俄狄浦斯 你曾告诉我,那牧人说过杀死拉伊俄斯的是一伙强盗。如果他说的还是同样的人数,那就不是我杀的了;因为一个总不等于许多。如果他只说是一个单身的旅客,这罪行就落在我身上了。

  伊俄卡斯忒 你应该相信,他是那样说的;他不能把话收回;因为全城的人都听见了,不单是我一个人。即使他改变了以前的话,主上啊,也不能证明拉伊俄斯的死和神示所说的真正相符;因为罗克西阿斯说的是,他注定要死在我儿子手中,可是那不幸的婴儿没有杀死他的父亲,倒是自己先死了。从那时以后,我就再不因为神示而左顾右盼了。

  俄狄浦斯 你的看法对。不过还是派人去把那牧人叫来,不要忘记了。

  伊俄卡斯忒 我马上派人去。我们进去吧。凡是你所喜欢的事我都照办。

  俄狄浦斯偕众侍从进宫,

  伊俄卡斯忒偕待女随入。

  七 第三场

  伊俄卡斯忒偕侍女自宫中上。

  伊俄卡斯忒 我邦的长老们啊,我想起了拿着这缠羊毛的树枝和香料到神的庙上;因为俄狄浦斯由于各种忧虑,心里很紧张,他不像一个清醒的人,不会凭旧事推断新事;只要有人说出恐怖的话,他就随他摆布。

  我既然劝不了他,只好带着这些象征祈求的礼物来求你,吕刻俄斯·阿波罗啊——因为你离我最近——请给我们一个避免污染的方法。我们看见他受惊,像乘客看见船上舵工受惊一样,大家都害怕。

  报信人自观众左方上。

  报信人 啊,客人们,我可以向你们打听俄狄浦斯王的宫殿在哪里吗?最好告诉我他本人在哪里,要是你们知道的话。

  歌队 啊,客人,这就是他的家,他本人在里面;这位夫人是他儿女的母亲。

  报信人 愿她在幸福的家里永远幸福,既然她是他全福的妻子!

  伊俄卡斯忒 啊,客人,愿你也幸福,你说了吉祥话,应当受我回敬。请你告诉我,你来求什么,或者有什么消息见告。

  报信人 夫人,对你家和你丈夫是好消息。

  伊俄卡斯忒 什么消息?你是从什么人那里来的?

  报信人 从科任托斯来的。你听了我要报告的消息一定高兴,怎么会不高兴呢?但也许还会发愁呢。

  伊俄卡斯忒 到底是什么消息?怎么会使我高兴又使我发愁。

  报信人 人民要立俄狄浦斯为伊斯特摩斯地方的王,那里是这样说的。

  伊俄卡斯忒 怎么?老波吕玻斯不是还在掌权吗?

  报信人 不掌权了;因为死神已把他关进坟墓了。

  伊俄卡斯忒 你说什么?老人家,波吕玻斯死了吗?

  报信人 倘若我撒谎,我愿意死。

  伊俄卡斯忒 侍女呀,还不快去告诉主人?

  侍女进宫。

  啊,天神的预言,你成了什么东西了?俄狄浦斯多年来所害怕,所要躲避的正是这人,他害怕把他杀了;现在他已寿尽而死,不是死在俄狄浦斯手中的。

  俄狄浦斯偕众侍从自宫中上。

  俄狄浦斯 啊,伊俄卡斯忒,最亲爱的夫人,为什么把我从屋里叫来?

  伊俄卡斯忒 请听这人说话,你一边听,一边想天神的可怕预言成了什么东西了。

  俄狄浦斯 他是谁?有什么消息见告?

  俄伊俄卡斯忒 他是从科任托斯来的,来讣告你父亲波吕玻斯不在了,去世了。

  俄狄浦斯 你说什么,客人?亲自告诉我吧。

  报信人 如果我得先把事情讲明白,我就让你知道,他死了,去世了。

  俄狄浦斯 他是死于阴谋,还是死于疾病?

  报信人 天平稍微倾斜,一个老年人便长眠不醒。

  俄狄浦斯 那不幸的人好像是害病死的。

  报信人 并且因为他年高寿尽了。

  俄狄浦斯 啊!夫人呀,我们为什么要重视皮托颁布预言的庙宇,或空中啼叫的鸟儿呢?它们曾指出我命中注定要杀我父亲。但是他已经死了,埋进了泥土;我却还在这里,没有动过刀枪。除非说他是因为思念我而死的,那么倒是我害死了他。这似灵不灵的神示已被波吕玻斯随着带着,和他一起躺在冥府里,不值半文钱了。

  伊俄卡斯忒 我不是早就这样告诉了你吗?

  俄狄浦斯 你倒是这样说过,可是,我因为害怕,迷失了方向。

  伊俄卡斯忒 现在别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

  俄狄浦斯 难道我不该害怕玷污我母亲的床榻吗?

  伊俄卡斯忒 偶然控制着我们,未来的事又看不清楚,我们为什么惧怕呢?最好尽可能随随便便地生活。别害怕你会玷污你母亲的婚姻;许多人会曾梦中娶过母亲;但是那些不以为意的人却安乐地生活。

  俄狄浦斯 要不是我母亲还活着,你这话倒也对;可是她既然健在,即使你说得对,我也应当害怕啊!

  伊俄卡斯忒 可是你父亲的死总是个很大的安慰。

  俄狄浦斯 我知道是个很大的安慰,可是我害怕那活着的妇人。

  报信人 你害怕的妇人是谁呀?

  俄狄浦斯 老人家,是波吕玻斯的妻子墨洛珀。

  报信人 她哪一点使你害怕?

  俄狄浦斯 啊,客人,是因为神送来的可怕预言。

  报信人 说得说不得?是不是不可以让人知道?

  俄狄浦斯 当然可以。罗克西阿斯曾说我命中注定要娶自己的母亲,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因此多年来我远离着科任托斯。我在此虽然幸福,可是看见父母的容颜是件很大的乐事啊。

  报信人 你真的因为害怕这些事,离开了那里?

  俄狄浦斯 啊,老人家,还因为我不想成为杀父的凶手。

  报信人 主上啊,我怀着好意前来,怎么不能解除你的恐惧呢?

  俄狄浦斯 你依然可以从我手里得到很大的应得报酬。

  报信人 我是特别为此而来的,等你回去的时候,我可以得到一些好处呢。

  俄狄浦斯 但是我决不肯回到我父母家里。

  报信人 年轻人!显然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俄狄浦斯 怎么不知道呢,老人家?看在天神面上,告诉我吧。

  报信人 如果你是为了这个缘故不敢回家。

  俄狄浦斯 我害怕福玻斯的预言在我身上应验。

  报信人 是不是害怕因为杀父娶母而犯罪?

  俄狄浦斯 是的,老人家,这件事一直在吓唬我。

  报信人 你知道你没有理由害怕么?

  俄狄浦斯 怎么没有呢,如果我是他们的儿子?

  报信人 因为你和波吕玻斯没有血统关系。

  俄狄浦斯 你说什么?难道波吕玻斯不是我的父亲?

  报信人 正像我不是你的父亲,他也同样不是。

  俄狄浦斯 我的父亲怎能和你这个同我没关系的人同样不是?

  报信人 你不是他生的,也不是我生的。

  俄狄浦斯 那么他为什么称呼我作他的儿子呢?

  报信人 告诉你吧,是因为他从我手中把你当一件礼物接受了下来。

  俄狄浦斯 但是他为什么十分疼爱别人送的孩子呢?

  报信人 他从前没有儿子,所以才这样爱你。

  俄狄浦斯 是你把我买来,还是把我捡来送给他的?

  报信人 是我从喀泰戎峡谷里把你捡来送给他的。

  俄狄浦斯 你为什么到那一带去呢?

  报信人 我在那里放牧山上的羊。

  俄狄浦斯 你是个牧人,还是个到处漂泊的佣工。

  报信人 年轻人,那时候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俄狄浦斯 你把我抱在怀里的时候,我有没有什么痛苦?

  报信人 你的脚跟可以证实你的痛苦。

  俄狄浦斯 哎呀,你为什么提起这个老毛病?

  报信人 那时候你的左右脚跟是钉在一起的,我给你解开了。

  俄狄浦斯 那是我襁褓时候遭受的莫大耻辱。

  报信人 是呀,你是由这不幸而得到你现在的名字的。

  俄狄浦斯 看在天神面上,告诉我,这件事是我父亲还是我母亲做的?你说。

  报信人 我不知道;那把你送给我的人比我知道得清楚。

  俄狄浦斯 怎么?是你从别人那里把我接过来的,不是自己捡来的吗?

  报信人 不是自己捡来的,是另一个牧人把你送给我的。

  俄狄浦斯 他是谁?你指得出来吗?

  报信人 他被称为拉伊俄斯的仆人。

  俄狄浦斯 是这地方从前的国王的仆人吗?

  报信人 是的,是国王的牧人。

  俄狄浦斯 他还活着吗?我可以看见他吗?

  报信人 (向歌队)你们这些本地人应当知道得最清楚。

  俄狄浦斯 你们这些站在我面前的人里面,有谁在乡下或城里见过他所说的牧人,认识他?赶快说吧!这是水落石出的时机。

  歌队长 我认为他所说的不是别人,正是你刚才要找的乡下人;这件事伊俄卡斯忒最能够说明。

  俄狄浦斯 夫人,你还记得我们刚才想召见的人吗?这人所说的是不是他?

  伊俄卡斯忒 为什么问他所说的是谁?不必理会这事。不要记住他的话。

  俄狄浦斯 我得到了这样的线索,还不能发现我的血缘,这可不行。

  伊俄卡斯忒 看在天神面上,如果你关心自己的性命,就不要再追问了;我自己的苦闷已经够了。

  俄狄浦斯 你放心,即使发现我母亲三世为奴,我有三重奴隶身份,你出身也不卑贱。

  伊俄卡斯忒 我求你听我的话,不要这样。

  俄狄浦斯 我不听你的话,我要把事情弄清楚。

  伊俄卡斯忒 我愿你好,好心好意劝你。

  俄狄浦斯 你这片好心好意一直在使我苦恼。

  伊俄卡斯忒 啊,不幸的人,愿你不知道你的身世。

索福克勒斯《俄狄浦斯王》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俄狄浦斯 谁去把牧人带来?让这个女人去赏玩她的高贵门第吧!

  伊俄卡斯忒 哎呀,哎呀,不幸的人呀!我只有这句话对你说,从此再没有别的话可说了!

  伊俄卡斯忒冲进宫。

  歌队长 俄狄浦斯,王后为什么在这样忧伤的心情下冲了进去?我害怕她这样闭着嘴,会有祸事发生。

  俄狄浦斯 要发生就发生吧!即使我的出身卑贱,我也要弄清楚。那女人——女人总是很高傲的——她也许因为我出身卑贱感觉羞耻。但是我认为我是仁慈的幸运宠儿,不至于受辱。幸运是我的母亲;十二个月份是我的弟兄,他们能划出我什么时候渺小,什么时候伟大。这就是我的身世,我决不会被证明是另一个人;因此我一定要追问我的血统。

  九 第四场

  俄狄浦斯 长老们,如果让我猜想,我以为我看见的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牧人,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他的年纪和这客人一般大;我并且认识那些带路的是自己的仆人。 (向歌队长)也许你比我认识得清楚,如果你见过这牧人。

  歌队长 告诉你吧,我认识他;他是拉伊俄斯家里的人,作为一个牧人,他和其他的人一样可靠。

  众仆人带领牧人自观众左方上。

  俄狄浦斯 啊,科任托斯客人,我先问你,你指的是不是他?

  报信人 我指的正是你看见的人。

  俄狄浦斯 喂,老头儿,朝这边看,回答我问你的话。你是拉伊俄斯家里的人吗?

  牧人 我是他家养大的奴隶,不是买来的。

  俄狄浦斯 你干的什么工作,过的什么生活?

  牧人 大半辈子放羊。

  俄狄浦斯 你通常在什么地方住羊棚?

  牧人 有时候在喀泰戎山上,有时候在那附近。

  俄狄浦斯 还记得你在那地方见过这人吗?

  牧人 见过什么?你指的是哪个?

  俄狄浦斯 我指的是眼前的人;你碰见过他没有?

  牧人 我一下子想不起来,不敢说碰见过。

  报信人 主上啊,一点也不奇怪。我能使他清清楚楚回想起那些已经忘记了的事。我相信他记得他带着两群羊,我带着一群羊,我们在喀泰戎山上从春天到阿耳克图洛斯初升的时候做过三个半年朋友。到了冬天,我赶着羊回我的羊圈,他赶着羊回拉伊俄斯的羊圈。(向牧人)我说的是不是真事?

  牧人 你说的是真事,虽是老早的事了。

  报信人 喂,告诉我,还记得那时候你给了我一个婴儿,叫我当自己的儿子养着吗?

  牧人 你是什么意思?干吗问这句话?

  报信人 好朋友,这就是他,那时候是个婴儿。

  牧人 该死的家伙!还不快住嘴!

  俄狄浦斯 啊,老头儿,不要骂他,你说这话倒是更该挨骂!

  牧人 好主上啊,我有什么错呢?

  俄狄浦斯 因为你不回答他问你的关于那个孩子的事。

  牧人 他什么都不晓得,却要多嘴,简直是白搭。

  俄狄浦斯 你不痛痛快快回答,要挨了打哭才回答!

  牧人 看在天神面上,不要拷打一个老头子。

  俄狄浦斯 (向侍从)还不快把他的手反绑起来?

  牧人 哎呀,为什么呢?你还要打听什么呢?

  俄狄浦斯 你是不是把他所问的那孩子给了他?

  牧人 我给了他;愿我在那一天就瞪了眼!

  俄狄浦斯 你会死的,要是你不说真话。

  牧人 我说了真话,更该死了。

  俄狄浦斯 这家伙好像还想拖延时间。

  牧人 我不想拖延时间,我刚才已经说过我给了他。

  俄狄浦斯 哪里来的?是你自己的,还是从别人那里得来的?

  牧人 这孩子不是我自己的,是别人给我的。

  俄狄浦斯 哪个公民,哪家给你的?

  牧人 看在天神面上,不要,主人啊,不要再问了!

  俄狄浦斯 如果我再追问,你就活不成了。

  牧人 他是拉伊俄斯家里的孩子。

  俄狄浦斯 是个奴隶,还是个亲属?

  牧人 哎呀,我要讲那怕人的事了!

  俄狄浦斯 我要听那怕人的事了!也只好听下去。

  牧人 人家说是他的儿子,但是里面的娘娘,主上家的,最能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俄狄浦斯 是她交给你的吗?

  牧人 是,主上。

  俄狄浦斯 是什么用意呢?

  牧人 叫我把他弄死。

  俄狄浦斯 做母亲的这样狠心吗?

  牧人 因为她害怕那不吉利的神示。

  俄狄浦斯 什么神示?

  牧人 人家说他会杀他父亲。

  俄狄浦斯 你为什么又把他送给了这老人呢?

  牧人 主上啊,我可怜他,我心想他会把他带到别的地方——他的家里去;哪知他救了他,反而闯了大祸。如果你就是他所说的人,我说,你生来是个受苦的人啊!

  俄狄浦斯 哎呀!哎呀!一切都应验了!天光呀,我现在向你看最后一眼!我成了不应当生我的父母的儿子,娶了不应当娶的母亲,杀了不应当杀的父亲。

  俄狄浦斯冲进宫,众侍从随入,

  报信人、牧人和众仆人自观众左方下。

  (罗念生译)

  注释:

  此处残缺一行。

  【赏析】

索福克勒斯《俄狄浦斯王》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在文学史上一直以来占有特殊的位置,是古希腊悲剧中堪称典范的作品。其完美的叙述结构、惊心动魄的故事情节和处处洋溢着的古典时代的高贵精神,令多少后来者望尘莫及。塞内加、高乃依、德莱顿、伏尔泰等人都曾写过同名剧本,皆自叹不如索福克勒斯。

  《俄狄浦斯王》取材于古代神话传说,以倒叙的形式讲述俄狄浦斯一生颠沛流离、冥冥注定的悲惨命运。这是一出典型的古希腊命运悲剧,诗人索福克勒斯在剧中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古希腊人对人的意志和命运的思考。索福克勒斯相信神,也相信神人之间存在着某些不可预测和解释的神秘力量,即所谓的命运。在《俄狄浦斯王》一剧中,来自阿波罗的神谕——俄狄浦斯注定要杀父娶母——是戏剧发展的动因,也是全剧布局的全部奥秘。俄狄浦斯和他的父母从一开始便下决心抗争命运,试图摆脱他“杀父娶母”的预言,却终究逃不出命运的窠臼。索福克勒斯独具匠心地布置悲剧的结构,采用倒叙的方式,双线布局,层层逼近,如现代的侦探小说,充满着暗示和呼应,将观众逐步引入胜地。诗人在开幕时便颁布天神的指示: 要惩罚杀死先王的凶手,才能拯救城邦。凶手是谁?在开场俄狄浦斯与先知的对话中,已有答案。问题在于,说要惩罚凶手的人是如何发现自己变成凶手的?这是一个悬念,令人充满猜测和期待。为此,索福克勒斯铺设了两条线索,一是忒拜牧人提供的口讯,说先王拉伊俄斯死在三岔口。王后伊俄卡斯忒曾对俄狄浦斯回忆拉伊俄斯的相貌、年龄、被杀的时间和侍从的人数,这一切已可证明俄狄浦斯是杀父的凶手,悬念似乎一击即破。但是,索福克勒斯并不急于击破,故意放慢节奏,他在结构的安排上是相当用心的,让王后的回忆与事实有些出入,说先王是一群强盗所害。这使悬念有所回旋,进一步积蓄即将迸发的情感,引向更高的高潮。科任托斯报信人的到来,使悬念再起波澜。报信人告诉俄狄浦斯说,他并不是科任托斯国王波吕玻斯的亲生儿子,而是他捡来送给国王的。这使俄狄浦斯逃避“杀父娶母”预言的所作所为皆成徒劳,事实逐渐明朗。当忒拜牧羊人和科任托斯报信人相遇的时候,这两条线索交汇在一起,悬念终于解开,真相大白,俄狄浦斯对自己残酷的惩罚成为悬念的结局。《俄狄浦斯王》一剧的结构安排为索福克勒斯赢得高度的赞誉。诗人围绕着“杀父娶母”这一焦点,将四十年来发生的事件若隐若现串联在一起,以极简洁的结构和极紧凑的节奏叙述了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

  索福克勒斯素有“刻画人物的巨匠”之美称,在悲剧中创造了形形色色的人物,每个人物都有鲜明的个性。俄狄浦斯是个具有大智大勇的国王,为了忒拜人民的安康,他义无反顾地追查凶手,即使处境对自己越来越不利,他也要坚持到底,只要能拯救人民,他在所不惜。他重视家庭伦理,为了逃避“杀父娶母”的预言,一直在抗争着。他将波吕玻斯和墨洛珀误认为自己的亲生父母,为不伤害他们,他选择流浪。当他知道波吕玻斯已年高寿尽时,他感到安慰,同时仍因怕“玷污母亲的床榻”而不敢回去继承王位。当他知道他是杀父的凶手,他没有逃避责任,而是诚实地接受,勇敢地面对。俄狄浦斯是索福克勒斯所歌颂的英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神。他有作为英雄的光辉一面,也有人的缺点。比如他狂妄而粗暴,他一看到先知对他有所隐瞒,就焦急万分,叱骂先知是凶手。他是一个固执而倔强的人,对歌队和克瑞翁等人的规劝不以为然。但是,不可否认,俄狄浦斯是伟大的,他对命运的反抗在某种程度上讲隐喻了古希腊人试图摆脱神秘力量的支配,寻求走向自由王国的渴望和努力。俄狄浦斯最终成为命运的玩偶,但他抗争的精神是伟大而不朽的,他的人生悲剧为他赢得了最大的怜悯、最永久的同情。

  《俄狄浦斯王》是一出耐人寻味的戏剧,其出色之处不仅在于结构之精巧、主题思想之深远、人物塑造之成功,还在于索福克勒斯的语言魅力。索福克勒斯的语言朴实无华却具有一种悲壮之美。他善于驾驭双关语,让俄狄浦斯无意中说出隐喻,以吻合他谜语般的双重身份。观众在看完全剧之后,前后对照,才能真正理解人物的话中之话。如第二场,歌队为克瑞翁求情,俄狄浦斯答道:“你要知道,你这要求,不是把我害死,就是把我放逐。”结果,正如其说言,俄狄浦斯最后落得个杀父娶母的罪名,放逐在外。又如,第四场,俄狄浦斯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后,仰天长叹:“天光啊,我现在向你看最后一眼”,预示了后来他刺瞎双眼,告别世界的光明。诸如此类的例子俯拾皆是。双关语的应用,使得悬念一直悬挂在空中,整个剧本充满着神秘感。直到最后,真相大白,观众细细回味,才感受到全剧表里呼应和弦外之音的美妙。

  (蔡枫)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