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哀《吝啬鬼》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导语】:

【作品提要】 法赖尔为了亲近艾莉丝,做了其父阿尔巴贡的管家,并曲意逢迎他。阿尔巴贡之子克莱昂特与法赖尔的妹妹玛丽雅娜相互爱恋,没想到,阿尔巴贡要娶玛丽雅娜,并私下给克莱昂

  【作品提要】

  法赖尔为了亲近艾莉丝,做了其父阿尔巴贡的管家,并曲意逢迎他。阿尔巴贡之子克莱昂特与法赖尔的妹妹玛丽雅娜相互爱恋,没想到,阿尔巴贡要娶玛丽雅娜,并私下给克莱昂特聘下一位寡妇,把艾莉丝许给名叫昂塞耳默的老爵爷。克莱昂特为支助意中人玛丽雅娜母女的生活,瞒着父亲借高利贷,不想债主正是自己的父亲。玛丽雅娜到阿尔巴贡家“相亲”,意外发现克莱昂特竟是阿尔巴贡的儿子。在“相亲”时,克莱昂特和玛丽雅娜巧妙地互诉衷情。阿尔巴贡发现儿子与玛丽雅娜的恋情,威胁儿子退出。最后,阿尔巴贡的钱被仆人阿箭偷走,迫使阿尔巴贡放弃娶玛丽雅娜的意图。法赖尔和玛丽雅娜被发现是昂塞耳默失散多年的子女,昂塞耳默包下了举办婚事的费用,成全了克莱昂特与玛丽雅娜及法赖尔与艾莉丝两对恋人。

  【作品选录】

莫里哀《吝啬鬼》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第三幕

  第一场

  阿尔巴贡、克莱昂特、艾莉丝、法赖尔、克楼德妈妈、雅克师傅、荞麦秆儿、干鳕鱼

  阿尔巴贡 好,全过来,听我安排你们回头的活儿,把各人的事给派定了。克楼德妈妈,过来,先打你起。

  她拿着一把扫帚。

  好,你手里拿着家伙。我要你把四下里打扫干净,擦家具,千万当心,别擦得太重了,蹭伤了什么的。另外,用晚饭的时候,我要你管理酒瓶,万一少掉一只,砸碎什么东西的话,我就找你算账,从你的工资里扣。

  雅克师傅 罚得精明。

  阿尔巴贡 去吧。你、荞麦秆儿,还有你、干鳕鱼,你们的活儿是洗干净杯子,倒酒喝;可是要注意,只在人家渴了的时候才许倒。有些跟班不懂事,过来劝酒,人家想也没有想到,就提醒人家喝,这种习惯是学不得的。要倒,也得人家问过不止一次才倒。而且要记住多往里头兑水。

  雅克师傅 对,纯酒要上头的。

  干鳕鱼 老爷,我们脱不脱罩褂?

  阿尔巴贡 看见有人来,你们再脱。脱了以后,可千万当心,别弄脏了衣服。

  荞麦秆儿 老爷,你晓得,我这件制服,前襟有一大块油渍。

  干鳕鱼 还有,老爷,我这条灯笼裤,后头破了一个窟窿,我说话粗,老爷别见怪,望得见我的……

  阿尔巴贡 住口。想办法背朝墙,总拿前脸儿冲人,也就是了。(把荞麦秆儿的帽子拿过来,放在制服前头,教他怎么样遮盖油渍)

  你哪,伺候客人的时候,老这样拿着你的帽子。至于你,女儿,撤下去的东西,你要看好了,当心别糟蹋掉。女孩子们干这事很相宜。可是你还要准备好了招待我的意中人,她就要来看望你,带你一道逛集去。我的话你听见没有?

  艾莉丝 听见了,爸爸。

  阿尔巴贡 至于你,我的花花公子儿子,方才的事,我开恩饶你,你不要故意对她摆出难堪的脸色来。

  克莱昂特 我,爸爸,难堪的脸色?为什么?

  阿尔巴贡 我的上帝!父亲续弦,子女的作为,和日常给继母看的那副脸相,我们心中全都有数。不过你新近干的荒唐事,你要我忘记,就该换上一副笑脸,殷勤招待这位姑娘,对她表示竭诚欢迎才行。

  克莱昂特 爸爸,实话对您说,我不能答应您,说她当我的继母,我很乐意。我要是对您说这话,那我就是撒谎。可是说到殷勤招待,笑脸相迎嘛,我一定照办不误。

  阿尔巴贡 反正你要当心才好。

  克莱昂特 您看好了,您不会有什么不满意的。

  阿尔巴贡 这就对了。法赖尔,帮我多想想看。喂,雅克,你过来,我把你留到最末来讲。

  雅克师傅 老爷,我是您的车夫,又是您的厨子,您想同哪一个讲?

  阿尔巴贡 同两个讲。

  雅克师傅 不过两个里头,哪一个在先?

  阿尔巴贡 厨子。

  雅克师傅 请您等等。(脱去他的车夫制服,露出厨子服装)

  阿尔巴贡 家伙!这是什么臭讲究?

  雅克师傅 现在您吩咐好了。

  阿尔巴贡 雅克,我约好了今天请人吃晚饭。

  雅克师傅 稀罕事!

  阿尔巴贡 说说看,你有好菜给我们吃吗?

  雅克师傅 有,只要您有很多的钱给我。

  阿尔巴贡 见鬼,老离不开钱!除掉了钱,钱,钱!他们就像没有别的话讲。啊!他们挂在嘴边的,只有这个字:“钱。”老在说钱。这成了他们的口头禅:“钱。”

  法赖尔 我从来没有听见回话像这样不通情理的。花很多的钱才做得出好吃的菜来,可真新鲜。其实这是最容易的事,多笨的人也照样做得出来。是能手的话,就该说:花很少的钱,做出好吃的菜来。

  雅克师傅 花很少的钱,做出好吃的菜来!

  法赖尔 对!

  雅克师傅 说真的,管家先生,你把这个秘诀告诉我,把我这个厨子差事接过去,我承情不浅。你在这家,好管闲事,成了一手抓。

  阿尔巴贡 别闲扯啦。到底该怎么做?

  雅克师傅 有您的管家先生嘛。他会给您花很少的钱,做出好吃的菜来。

  阿尔巴贡 得啦!我要你回话。

  雅克师傅 席面上有多少人?

  阿尔巴贡 我们不是八个人,就是十个人。就作为八个人好了。有八个人吃的,也就足够十个人了。

  法赖尔 当然。

  雅克师傅 好吧!那就得开四份好汤,五道主菜。好汤……主菜……

  阿尔巴贡 活见鬼哟!可以款待全城的人了。

  雅克师傅 烤的东西……

  阿尔巴贡 (拿手指他的嘴)哎呀!捣蛋鬼,你吃掉我的全部家当。

  雅克师傅 和烤的东西同时上的……

  阿尔巴贡 还有?

  法赖尔 你打算把大家撑死啊?难道老爷请客,是要他们死塞活塞,把他们害死吗?你去念念卫生手册吧!问问医生,还有比吃多了对人害处大的吗?

  阿尔巴贡 说得对。

  法赖尔 大师傅,你和你那些同行要知道:一张饭桌,上多了菜,等于是一家黑店。把客人当作朋友看待,菜饭就该清淡才好,一位古人说得好,“夫食以其为生也,非生以其为食也”。

  阿尔巴贡 啊!说得真好!过来,我要为这话搂搂你。这是我生平听到的最好的格言。“夫生以其为食也,非食以其为生也……”不对,不是这么说的。你怎么说?

  法赖尔 “夫食以其为生也,非生以其为食也。”

  阿尔巴贡 对。你听见了没有?这话是哪一位大人物说的?

  法赖尔 我现在想不起他的姓名。

  阿尔巴贡 记着把这句话给我写下来,我要用金字刻在我饭厅的壁炉上。

  法赖尔 我一定写。至于晚饭,交给我办。我会安排妥当的。

  阿尔巴贡 就你办吧。

  雅克师傅 再好不过,我免去许多麻烦。

  阿尔巴贡 就该搭配一些不对胃口的东西,不吃便罢,一吃就饱,好比肥肥的红烧羊肉哪,栗子肉馅的点心哪。

  法赖尔 一切有我,您放心好啦。

  阿尔巴贡 现在,大师傅,要把我的马车擦干净。

  雅克师傅 等一下。这话是对车夫讲的。(又穿上他的罩褂)您说……

  阿尔巴贡 把我的马车擦干净,把马准备好,回头赶集去……

  雅克师傅 老爷,您那些马吗?说真的,一步都走不动啦。我不是说,它们累坏了,躺在槽头站不起来,可怜的牲口不是累坏了,那么说,不合实情。毛病出在您老叫它们挨饿,饿到后来,也就只有皮包骨头、马架子、马影子、马样子了。

  阿尔巴贡 什么活儿也不干,说病就病。

  雅克师傅 老爷,什么活儿也不干,就该挨饿吗?可怜的牲口,多干活儿,可是有得吃,对它们好多了。看见它们就剩下一口气了,我打心里难过;因为说到临了,我对我那些马有感情,看见它们受罪,就像自己也在受罪一样,我每天省下自己的口粮来喂它们。老爷,对生灵没有一点点怜惜,未免心肠也太狠了点儿。

  阿尔巴贡 赶一趟集,又不是什么重活儿。

  雅克师傅 老爷,不成,我狠不下这个心吆喝,它们那副可怜样子,我拿鞭子抽,要良心不安的。它们连自己都拖不动,您怎么好叫它们拖车?

  法赖尔 老爷,我约街坊毕伽底人驾车好了,再说,我们也需要他预备晚饭。

  雅克师傅 也好。宁愿它们死在旁人手中,也别死在我手中。

  法赖尔 大师傅真是高谈阔论的能人。

  雅克师傅 管家先生真是水来土掩的好手。

  阿尔巴贡 别吵!

  雅克师傅 老爷,我就是看不惯那些马屁精。不管他干什么,哪怕是无时无刻查对面包呀、查对酒呀、查对劈柴呀、查对盐呀、查对蜡烛呀,我看呀,都不过是巴结、逢迎。想到这上头来我就有气。听见人家议论您,我就难过。因为不管我怎么着,说到临了,我觉得自己对您是有感情的。除去我那些马,您就是我顶爱的人了。

  阿尔巴贡 雅克,你能不能告诉我,人家议论我什么。

  雅克师傅 老爷,说也没有什么,不过话讲在前头,您可不能恼我。

  阿尔巴贡 我不恼你,决不会的。

  雅克师傅 算了吧,我看十有八九,您要生气的。

  阿尔巴贡 我不但不生气,反而爱听。我喜欢知道人家怎么议论我。

  雅克师傅 老爷,您一定要听,我就干脆对您说了吧,到处有人说您坏话。人家说起您来,刻薄话就像大雨点子,四面八方全是。人家就喜欢挖苦您,无时无刻,不拿您的吝啬当作笑话讲。有人讲:您专为自己印了一些历书,四季的大斋和举行圣典之前吃斋的日子,加了一倍,好叫一家大小多断几回食。有人讲:赶上过节送礼或者下人歇工的时候,您总有碴儿跟下人吵,找借口不给他们东西。又有人讲:街坊养的一只猫,有一回偷吃了您剩下来的一块羊腿,您告了猫一状。还有人讲:有一夜晚,有人发觉您到马棚偷喂马的荞麦,您的车夫、就是我那前任的车夫,黑地里不晓得揍了您多少棍子,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总之,您要我说给您听吗?随便走到一个地方,就会听见有人在糟蹋您。您成了人人的话柄、笑柄。人家不说您便罢,一说起您来,总把您叫做吝啬鬼、钱串子、财迷和放高利贷的。

  阿尔巴贡 (打他)你是一个傻瓜、一个混蛋、一个坏包、一个不要脸的东西。

  雅克师傅 看!我不早就料到了吗?您就是信不过我嘛。我早对您说过了,我对您讲了真话,您要恼我的。

  阿尔巴贡 学学该怎么讲话吧!

  第二场

  雅克师傅、法赖尔

  法赖尔 大师傅,看样子,你是好人不得好报。

  雅克师傅 妈的!新来的先生,你少神气,我的事跟你不相干。揍你的时候,你笑好了;我挨揍的时候,不用你笑。

  法赖尔 哎呀!大师傅先生,千万请你别生气。

  雅克师傅 他泄气啦。我倒要发发横,万一傻小子真怕我的话,给他几下子,也是好的。笑先生,你笑,我不笑,你可知道?你要是恼了我呀,我要叫你换一个样笑。(一边恐吓,一边把法赖尔逼到舞台边沿)

  法赖尔 哎!慢着。

  雅克师傅 怎么,慢着?我呀,不高兴。

  法赖尔 饶了我吧。

  雅克师傅 你这家伙真是岂有此理。

  法赖尔 大师傅先生……

  雅克先生 少来大师傅先生这一套,我不吃这个。我要是拿起棍子来呀,看我不揍你一个好看的。

  法赖尔 怎么,棍子?(逼他后退,正如先前他逼法赖尔)

  雅克师傅 哎!我没有说这话。

  法赖尔 蠢蛋先生,你晓得揍你的不是旁人,是我吗?

  雅克师傅 我相信是。

  法赖尔 你再体面,也不过是一个下贱厨子?

  雅克师傅 我知道我是。

  法赖尔 你还不晓得我的厉害?

  雅克师傅 我晓得。

  法赖尔 你说,你要揍我?

  雅克师傅 我是说着玩儿的。

  法赖尔 我呀,可不欣赏你的玩笑话。(拿棍子打他)我叫你知道知道你的玩笑不对头。

  雅克师傅 诚恳!去他妈一边儿的!诚恳就没有好处。从今以后,我收起真话,再也不说了。东家就算有权揍我,揍揍我也罢了,可是凭这位管家先生呀,看我有机会,要报这个仇的。

  第三场

  福洛席娜、玛丽雅娜、雅克师傅

  福洛席娜 雅克,你晓得你们老爷在家吗?

  雅克师傅 在,有什么不在的,我太晓得了。

  福洛席娜 请你回禀一声,就说我们来啦。

  第四场

  玛丽雅娜、福洛席娜

  玛丽雅娜 哎!福洛席娜,我的处境可别扭啦!我害怕这次会面,实对你说了吧。

  福洛席娜 为什么?有什么不放心的?

  玛丽雅娜 哎呀!你还要问?一个女孩子,眼看就要去受活罪,心惊胆战,你有什么意料不到的?

  福洛席娜 我有什么不明白?要死得开心呀,嫁给阿尔巴贡就是你甘愿受的那种活罪。我一看你这个脸蛋儿,就知道你对我说起的那个年轻相公,你又有点儿割舍不下了。

  玛丽雅娜 对,福洛席娜,我不否认我有这个心思。他来看我们,恭恭敬敬的,我承认他给我印象好。

  福洛席娜 可是你晓得他的底细吗?

莫里哀《吝啬鬼》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玛丽雅娜 是的,我不晓得他的底细,可是我晓得他有一种让人倾心的风度;我要是有权挑选的话,我宁可挑他。我一想到他,再一想到你们给我看中的丈夫,我就分外痛苦。

  福洛席娜 我的上帝!个个儿相公得人欢喜,谈情说爱,全有两下子,可是多数相公呀,穷得就跟叫化子一样。对你说来,嫁一个老头子,有的是财富给你,倒好多了。我承认,嫁给我说起的老头子,快活不到哪儿去,而且和这样一位丈夫守在一起,厌恶的心思多少是免不了的。不过这种日子不会久的,相信我吧,他死了,你很快就可以再嫁一位如意郎君,多少风流债也会让你背过来的。

  玛丽雅娜 我的上帝!福洛席娜,为了享福,就一心一意指望别人死,真不成话。何况我们的计划,不见得死就件件都能成全得了。

  福洛席娜 你想到哪儿去啦?你嫁他只是为了没有多久让你当寡妇。这应当是婚约上的一条儿。三个月以内,他要是还不死呀,可就太不懂事啦。说着说着,他倒来啦!

  玛丽雅娜 福洛席娜,多怪的长相呀!

  第五场

  阿尔巴贡、福洛席娜、玛丽雅娜

  阿尔巴贡 美人儿,我戴了眼镜来迎你,你不要见怪。我知道你仙姿绰约,耀眼欲花,不戴眼镜看,也会妙相自然的。可是观看星星,又非戴眼镜不可。我不但坚持,并且保证你是一颗星星,而且是星空中最美的星星。福洛席娜,她一句话也不回答,似乎看见我,不露一点点喜色出来。

  福洛席娜 那是因为她又惊又喜,说不出话来的缘故。再说,女孩子一向羞羞答答的,不肯一下子就把心里的话讲出来。

  阿尔巴贡 你说得对。小美人儿,我女儿见你来了。

  第六场

  艾莉丝、阿尔巴贡、玛丽雅娜、福洛席娜

  玛丽雅娜 小姐,我看望您,慢了一步,按说早就该来了。

  艾莉丝 小姐,您早了一步,按说该我先去看望您才是。

  阿尔巴贡 你看她又高又大!蠢丫头,光长个子啦。

  玛丽雅娜 (低声,向福洛席娜)哦!怎么这么可憎!

  阿尔巴贡 美人儿在说什么?

  福洛席娜 她说你可爱。

  阿尔巴贡 我心爱的小美人儿,你太抬举我啦。

  福洛席娜 (旁白)真蠢!

  阿尔巴贡 我对你的美意,十分承情。

  玛丽雅娜 (旁白)我再也忍受不下去啦。

  阿尔巴贡 我儿子也对你表示敬意来啦。

  玛丽雅娜 (旁白,向福洛席娜)啊!福洛席娜,我看见了谁!他正是我方才对你说起过的年轻人。

  福洛席娜 (向玛丽雅娜)真是无巧不成书。

  阿尔巴贡 你见我有这么大的孩子,一定吃惊,不过我不久会把他们两个人打发掉的。

  第七场

  克莱昂特、阿尔巴贡、艾莉丝、玛丽雅娜、福洛席娜

  克莱昂特 小姐,不瞒您说,我的确没有想到这场巧遇。家父前不久对我说起他的打算,我感到非常意外。

  玛丽雅娜 我也一样。这次相会,我和您一样意想不到,事前毫无准备。

  克莱昂特 小姐,家父眼力绝高,看中了谁,一定是好到无可再好,我有荣幸见到您,觉得万分高兴。不过话说回来,我不敢对您担保,说您嫁过来当我的继母,我就欢喜。实对您说,道喜的话,我难以出口;继母这种称呼,我也决不希望您受。别人来,也许觉得我这话太不礼貌。可是我相信,您能领会这话的意思的。小姐,您可以意想到,我对这门亲事,一定痛心之至。您晓得我的情形,也一定明白,这多损害我的利益。总之,家父允许的话,我一定会对您讲:如果我做得了主的话,这门亲事就结不成的。

  阿尔巴贡 有这样道喜的,简直失礼!也不管该不该说,就对人说!

  玛丽雅娜 我哪,没有旁的话回答,要说的也就是这一句:我和您的想法一样,您讨厌我当您的继母,我也不见得就不讨厌您当我的前房儿子。千万不要以为是我故意使您这样苦恼。让您痛苦,我会很难过的。假如没有一种强大的力量逼我这样做的话,您相信我说的话,我决不会同意这门让您痛苦的亲事的。

  阿尔巴贡 说得对。岂有此理的道喜,就该这样回敬。我的美人儿,孩子出言无状,你就饶了他吧。他是一个年轻人,傻里傻气的,说话还不晓得轻重。

  玛丽雅娜 您放心好了,他对我说的话,我一点也不介意。他这样侃侃而谈,说明他的真正心情,我反而爱听。我喜欢他讲真心话。换一个样子说话,我就不看重他了。

  阿尔巴贡 你肯这样原谅他,足见宽宏大量。日子久了,他更懂事了,心情就会变过来的。

  克莱昂特 不会的,父亲。我决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小姐务必要相信我的话。

  阿尔巴贡 简直狂妄之至!他越说越不像话。

  克莱昂特 您愿意我口是心非吗?

  阿尔巴贡 还说?你有没有意思改改辞令?

  克莱昂特 好吧!既然您要我换一种方式说话,小姐,允许我现在权且充当一下家父,对您表表情意:像您这样如花似玉的女子,我在世上还没有见过;讨您的欢心,是我所能想象到的无上的幸福;当您的丈夫,是一种荣誉、一种福分,我宁愿抛弃人间最高贵的帝王而不为。是的,小姐,在我看来,最大的财富就是有福气娶您!这是我的全部的野心。取这样稀世之珍,即使障碍重重,我也要移山倒海,勇往直前……

  阿尔巴贡 够啦,孩子。

  克莱昂特 我是替您对小姐表示敬意。

  阿尔巴贡 我的上帝!我表心,自己有嘴,用不着你这个代理人。好啦,端几张椅子过来。

  福洛席娜 不必了。还是我们现在就逛集去,早点儿回来,再多陪您谈谈。

  阿尔巴贡 那么,套车吧。美人儿,我没有想到在你逛集之前,请你用点心,求你千万原谅。

  克莱昂特 爸爸,我已经预备下啦,我早就用您的名义,叫人送了几盘中国橘子、柠檬和蜜饯来。

  阿尔巴贡 (低声,向法赖尔)法赖尔!

  法赖尔 (向阿尔巴贡)他疯啦。

  克莱昂特 爸爸,您是不是还嫌不够?小姐会包涵的。

  玛丽雅娜 不敢当,用不着这些东西。

  克莱昂特 小姐,家父手上戴的那颗钻石,您从来没有见过那么亮的吧。

  玛丽雅娜 的确是很亮。

  克莱昂特 (从他父亲的手指上取下钻石来,递给玛丽雅娜)您得凑近看。

  玛丽雅娜 确实很美,亮光闪闪的。

  克莱昂特 (玛丽雅娜打算还钻石,他上前拦住。)小姐,不必。只有您的玉手才相配。家父送给您啦。

  阿尔巴贡 我?

  克莱昂特 爸爸,您希望小姐为了您的缘故留下它来,对不对?

  阿尔巴贡 (旁白,向他的儿子)怎么?

  克莱昂特 您好意思问!他要我劝您收下。

  玛丽雅娜 我不要……

  克莱昂特 怎么可以?他说什么也不肯收回的。

  阿尔巴贡 气死我啦!

  玛丽雅娜 这未免……

  克莱昂特 (总在阻挠玛丽雅娜归还戒指)不,听我讲,他要见怪的。

  玛丽雅娜 请您……

  克莱昂特 使不得。

  阿尔巴贡 (旁白)该死……

  克莱昂特 您不肯收,他有气啦。

  阿尔巴贡 (低声,向他的儿子)啊!忤逆!

  克莱昂特 您看,他急坏啦。

  阿尔巴贡 (低声,向他的儿子,同时加以恐吓)你这刽子手!

  克莱昂特 爸爸,不是我错。我尽我的力量劝她留下来,可是她执意不肯。

  阿尔巴贡 (低声,向他的儿子,又气又急)死鬼!

  克莱昂特 小姐,家父骂我,全为了您。

  阿尔巴贡 (低声,向他的儿子,一脸怪相如前)坏包!

  克莱昂特 您要把他急病了的。求您啦,小姐,千万别再拒绝啦。

  福洛席娜 我的上帝!推来推去,没完没了!既然先生要你留下,你就留下好啦。

  玛丽雅娜 我现在权且留下,免得您生气。我过一时还您。

  第八场

  阿尔巴贡、玛丽雅娜、福洛席娜、克莱昂特、荞麦秆儿、艾莉丝

  荞麦秆儿 老爷,外头有一个人想见您。

  阿尔巴贡 告诉他我有事,下次再来。

  荞麦秆儿 他讲,他是给老爷送钱来的。

  阿尔巴贡 对不起,我去去就来。

  第九场

  阿尔巴贡、玛丽雅娜、克莱昂特、艾莉丝、福洛席娜、干鳕鱼

  干鳕鱼 (跑过来,撞倒阿尔巴贡)老爷……

  阿尔巴贡 啊!可把我摔坏啦。

  克莱昂特 爸爸,怎么啦?您哪儿受伤啦?

  阿尔巴贡 混账东西一定是受了那些债户的收买,有意害我。

  法赖尔 没有什么要紧。

  干鳕鱼 老爷,饶了我吧,我以为快跑好,才跑的。

  阿尔巴贡 刽子手,你来这儿干什么?

  干鳕鱼 来禀告您,您那两匹马脱掌啦。

  阿尔巴贡 赶快牵到马掌铺去。

  克莱昂特 爸爸,马去打掌,我代您招待客人,带小姐到花园转转,顺便在花园那边用点心。

  阿尔巴贡 法赖尔,用点心的时候,千万留意。我求你尽可能把东西给我省下来,送回铺子里去。

  法赖尔 我一定当心就是。

  阿尔巴贡 哦!小畜生,你存心祸害我,还是怎么的?

  (李健吾译)

  注释:

  原话是苏格拉底说的,意思是: 吃东西为了活着,不是活着为了吃东西。

  【赏析】

莫里哀《吝啬鬼》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吝啬鬼》又名《悭吝人》,是莫里哀重要的代表作之一,创作于1668年。题材源于古罗马喜剧作家普劳图斯的《金罐子》。

  全剧五幕,核心人物是阿尔巴贡,《吝啬鬼》的标题就是因此人的典型性格而得。他极度贪婪,爱财如命,毫无人情,吝啬到令人可笑。莫里哀对阿尔巴贡性格的全部描写,便都集中在这“吝啬”二字上。首先,阿尔巴贡总是疑神疑鬼,好像所有人都觊觎他的钱财。看到有人站在跟前,就说是“等机会偷东西”,看到仆人穿灯笼裤,就疑心灯笼裤里藏着从他那里偷来的东西,并诅咒“这些大灯笼裤活活儿就是窝藏东西的好地方;穿这种裤子的,我恨不得绞死他们一个两个” 。

  其次,他视钱如命到毫无人性,金钱支配一切。对两个子女,他苛刻至极,甚至连他们起码的费用都不给,逼使儿子借债。“要我们一个劲儿节省,把我们窘得抬不起头来。还有比这再狠心的?……甚至于为了对付每天的开销,我如今不得不到处举债;为了弄几件合身的衣服穿,我和你都无法可想,只得天天向生意人求救……他那种难以忍受的吝啬,把我们折磨得也够久的了”(第一幕第二场)。在对待女儿与玛丽雅娜婚事上截然不同的态度,尤其展示出阿尔巴贡视钱如命到毫无人性、毫无亲情的地步。娶玛丽雅娜时,想尽办法要她带嫁妆,“我希望她有点财产带过来,怕要落空。如果财产弄不到手,未尝不可以想旁的办法找补。因为她温文尔雅、态度大方,我动了心,决计娶她,只要不拘多少,能有一点好处就成”(第一幕第四场),“可是福洛席娜,你有没有同她母亲谈起她能给女儿多少财产的事?你有没有对她讲,赶上这种事,她就该想想办法,哪怕是上天入地,皮开肉绽,也得张罗一些财礼?因为说到最后,一个姑娘不带点儿东西进门,没有人娶的”(第二幕第五场)。他明明知道玛丽雅娜母女生活艰难,还恬不知耻索要嫁妆,这简直是在明火执仗、趁火打劫。可是他在许配自己女儿艾莉丝时,只要对方不要嫁妆,便不管对方年龄多大。因为这个缘故,他相中了比他自己只大不小的昂塞耳默老爵爷做女儿艾莉丝的未婚夫。他说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错过不得。这门亲事有一种好处,是别处找不到的,那就是:他答应娶她,不要嫁妆”(第一幕第五场)。这种不顾女儿意愿,不顾女儿一生幸福,唯利是图的行事原则,深刻表现了金钱对人性的腐蚀和异化。尤为出彩的一笔是在全剧结尾,一家人团聚,兴高采烈,独有阿尔巴贡无滋无味,而当克莱昂特把被偷的钱匣子交给他时,他雀跃而起,说“我呀,去看我的宝贝匣子”。剧情于此戛然而止,让人回味无穷。更能揭示阿尔巴贡没有人性人情的贪婪性格的,是他作为高利贷者的吸血鬼形象。他所有的眼光都放在钱上,只要是能生钱的,他决不放过。他见到每样东西,首先考虑的便是如果拿出放利会有多少收入。全剧中最能表现他吸血鬼形象的,无疑是他放债给儿子的那一段。克莱昂特为了改善意中人母女的生活,被迫借债。他通过中介人西蒙借一万五千法郎的高利贷。放债人的条件十分苛刻,利息高达二分五厘,而且只付一万二千法郎现款,余下“以旧衣、杂物与首饰折付”,而折付部分最多就值六百法郎。克莱昂特不得已接受这些条件。待到一切真相大白,才发现债主竟是自己的父亲。父子矛盾终于表面化,父亲大骂儿子“不务正业,走短命路”,而儿子反斥父亲“伤天害理,干欺心事”、“丧心病狂”(第二幕第二场)。在这里,父子情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赤裸裸的金钱关系。

  再次,他抠门到极点。最突出的体现在第三幕玛丽雅娜要来相亲,阿尔巴贡布置迎宾的场景。他叫仆人看管酒瓶,如有损毁,从工资里扣除;不给裤子后头破了窟窿的仆人换新裤,而是让他“想办法背朝墙,总拿前脸儿冲人”;吩咐女儿当心别糟蹋掉撤下去的东西;要求仆人“倒酒喝,只在人家渴了的时候才许倒……要倒,也得人家问过不止一次才倒。而且要记住多往里头兑水”,“搭配一些不对胃口的东西,不吃便罢,一吃就饱”(第三幕第一场);当厨师雅克师傅说准备“开四份好汤,五道主菜”的时候,阿尔巴贡惊叫:“活见鬼哟!可以款待全城的人了。”这些言辞,活灵活现地刻画了一个吝啬鬼形象,读之令人发笑。

  阿尔巴贡形象逼真而深刻的展示,得力于莫里哀高超的艺术手法:矛盾冲突的巧妙设置和解决,寓讽刺于幽默的高超语言技巧,巧合情节的奇特构思。莫里哀在剧中设置了不少矛盾冲突,如父子冲突、主仆冲突、仆人之间的冲突等,但着力于父子冲突。父子冲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金钱上的冲突,一是婚姻上的冲突。父亲对子女金钱上的苛刻,使克莱昂特和艾莉丝无法过上一种舒适自如的生活,更无法使克莱昂特改善意中人的生活。最后只好铤而走险借高利贷,不想幕后债主就是自己的父亲;更让克莱昂特愤愤不平的是,自己的意中人玛丽雅娜,也是父亲相中要娶的对象。艾莉丝有自己的意中人,即法赖尔,但阿尔巴贡私下把艾莉丝许给了一位年长的昂塞耳默爵爷。矛盾冲突的最后解决在于“钱”。仆人阿箭把阿尔巴贡埋藏着的钱匣子偷了,拿来威胁阿尔巴贡;由于法赖尔与玛丽雅娜竟是亲兄妹,更是昂塞耳默爵爷失散多年的子女,因而昂塞耳默把举办婚事的费用全包了,不用阿尔巴贡出一分钱,于是,在“钱”面前,阿尔巴贡让步,冲突圆满解决。

  莫里哀喜剧语言有一大特色,即寓讽刺于幽默。本剧通过几乎所有与阿尔巴贡有过接触的人的夸张谈话,以及阿尔巴贡自己的夸张言行,从各个方面来刻画主人公阿尔巴贡,揭示他的吝啬鬼性格。仆人阿箭时时不忘讽刺他,在向福洛席娜介绍阿尔巴贡时这样说:“在人类当中,阿尔巴贡先生是顶不讲人情的人,心最狠、手最紧的人。凭你帮什么忙,要他感恩承情,能把钱包打开呀,那等于做梦。你要恭维,你要敬重,你要顺水人情,你要朋友交情,应有尽有,可是钱呀,下辈子见。……他恨透了‘给’这个字;他从来不说‘我给你日安’,只说‘我借你日安’。”“他爱钱比爱名声、荣誉和道德厉害多了。他一见人伸手,就浑身抽搐。这等于打中他的要害,刺穿他的心,挖掉他的五脏。”(第二幕第四场)尤其福洛席娜那一番恭维的话:“您这副长相儿就该入画。请您转转身子。妙不可言。我看看您走路。这才算得上亭亭玉立,潇洒自如,没有一点儿可挑剔的。”(第二幕第五场)这话观众和读者大概都会在恶心之余忍俊不禁,但当事人阿尔巴贡听了却甘之如饴。“相亲”那出戏里,雅克师傅的话,法赖尔的话,无不夸张幽默,特别是雅克师傅转述的话语,让人捧腹。阿尔巴贡的吝啬鬼形象就在这些言语中树立起来了。

  戏剧讲究巧合,巧合运用得当,既可增强故事情节的曲折性,达到很好的戏剧效果,也可加深读者和观众的印象,给人留下冥想的空间。本剧中,作者就巧妙地运用了巧合手法:克莱昂特借债,债主竟是其父;克莱昂特爱恋玛丽雅娜,而父亲要娶的也是她;玛丽雅娜是法赖尔失散已久的妹妹,而昂塞耳默又是这对兄妹失散已久的父亲;艾莉丝与法赖尔相爱,阿尔巴贡却又把她许配给昂塞耳默。这些巧合一个一个呈现在观众和读者面前,最后给人豁然开朗之感,为全剧增色不少。但从整个剧情看,这些巧合显得过多过巧,甚至到了难以置信的地步,也可算是白璧微瑕吧。

  莫里哀用生花妙笔塑造的阿尔巴贡,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吝啬鬼的代名词,成为世界文学艺术人物长廊里的经典形象,具有永恒的艺术魅力。

  (杨修正)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