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祥子中虎妞的人物形象分析

【导语】:

虎妞是老舍笔下骆驼祥子中的人物,很多人都非常关注虎妞的人物形象是怎样的,小编来给大家揭秘。

  虎妞的人物形象是怎样的?

  虎妞是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中的主要人物之一,祥子的妻子,是车厂厂主刘四爷的女儿。长的虎头虎脑,性格大胆泼辣,因此吓住了男人,成了没人敢娶的老姑娘。她是个办事的好手,有类似男人的爽快和利落。在和祥子的爱情纠葛中,一直处于主动地位,是个敢于追求个人自由爱情的人。身上有很多阶级剥削的色彩,既有许多恶习,也是当时黑暗社会的牺牲品。

  特定年代、特定环境造就了虎妞形象的复杂丰富

  作为一个“个人”,虎妞大概属于生活环境奇特的个体。她是人和车厂老板刘四的女儿, 一个三十七八还未出嫁,模样丑陋的老姑娘。其父刘四年轻时当过兵,设过赌场,买卖过人口,放过阎王债,是深知怎样对付穷人的厉害角色。虎妞从小失去母亲,与父亲一起生活,长期的耳濡目染和实践锻炼,成长为父亲管理人和车厂的好帮手,把人和车厂治理得铁桶一般。家庭熏陶,整天与车夫打交道,无论是家庭环境还是社会环境都将她男性化。“她什么都和男人一样,连骂人都有男人的爽快,有时候更多一些花样”,③ 在如此特定的环境下虎妞养成了许多恶习,甚至形成了一种被扭曲的变态心理。老舍深谙环境对人的影响,他将虎妞放置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中,真实地表现了虎妞不同于一般女性的泼辣、粗俗、强悍和市侩的男性化的性格。这种性格不仅与虎妞的身份、处境、经历与教养有机统一,而且是多重性格特征的集合体,有善有恶,有美有丑,有邪有正,无不烙印上她的生活印记。

骆驼祥子中虎妞的人物形象分析

  (一)泼辣的虎妞

  “高大粗壮,黄发,脸上施一斤白粉还不能掩住她的黑,一双红鞋有一尺有余。”“她天生一副悍凶之相,豪横之心。她把夏家全翻了个过儿,她降服了夏家,扯掉了夏老者的胡子,扇掉了夏廉的牙,赶走了夏大嫂即夏廉的大老婆,霸了夏家的财产。”这是老舍在《柳屯的》中描写泼妇——柳屯的形象时的言语。④ 从这段描写里我们可以看到在老舍的笔下,某类女性的形象有被夸张、丑化的意味。《骆驼祥子》中描写的虎妞形象与柳屯的形象似有异曲同工共之妙。虎妞的出场安排独具匠心,富有深意。作者先介绍了虎妞的出身流氓的混混父亲,一个不安分、性格极其复杂的人物,也是我们常说的城市游民中内心有狠劲的人。俗话说“虎父无犬子”。虎妞有这么厉害的父亲,让读者很好奇他的女儿是个怎样的人物。接着作者细致传神地描写了虎妞的形象与性格:“她长得虎头虎脑,因此吓住了男人,帮助父亲办事是把好手,可是没人敢娶她做太太。她什么都和男人一样,连骂人也有男人的爽快,有时候更多一些花样。”这段简洁的描写,与老舍介绍柳屯的方式同出一辙。形象的从外貌的角度表现出出身于一个市侩家庭像男人又像娘们的母夜叉比一般女性更泼辣、强悍、粗俗的性格特点。另外在描写虎妞为了与祥子结婚而假装怀孕时的情境,也是很经典的,半夜找到祥子,向他诉说时泼辣粗野“我就知道你小子吃硬不吃软,跟你说好算白饶!”“我不论,我喜欢你,喜欢你就得了嘛,管他娘的干什么!”虎妞追求祥子并没有因为祥子的地位而变得遮遮掩掩,而是大方的、真心的、利索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个事非我自己办不可,我就排上你了”。当得知父亲虽然喜欢祥子的勤快老实,但因为祥子的地位而不同意婚事时,虎妞与刘四的争吵,更是凸显虎妞强势泼辣,她不虚伪,什么事都直接了当,自私不掩盖,贪婪不掩盖,想算计别人不掩盖,连性爱的追求也不掩盖,这些描写细节,让人物的鲜明个性跃然纸上。

  (二)精明的虎妞

  虎妞的耍心眼、精明在小说中比比皆是,她工于心计,不仅帮助父亲刘四把“人和车厂”打理得井井有条,颇有名气,还体现在她假装怀孕拢住祥子,并为了让祥子最终能成为刘四认同的女婿所做出的非常周密的安排上。她精明,用理智而非感情来处理日常事务。她计算父亲刘四的财产,“爸爸到底是爸爸。他呢,只有我这么个女儿,你又是他喜爱的人,咱们服个软,给他陪个‘不是’,大概也没有过不去的事。这多么现成!他有钱,咱们正当正派的承受过来,一点没有不合理的地方。”在劝祥子娶自己时,她也以己之心度祥子之腹,替祥子打算:“便宜是你的,你自己细细的算算得了”,这种精明更典型地体现在买二强子的旧车上。祥子迷信,认为这辆车不吉祥,不想要。“虎妞不这么看,她想用八十出头买过来,便宜!车才拉过半年来的,连皮带的颜色还没怎么变,而且地道是西城的名厂德成家造的。买辆七成新的,还不得个五六十块吗?她舍不得这个便宜。”虎妞的精明还体现在她对人对事主要是一种归于金钱的实利态度。她说祥子:“你不是娶媳妇呢,是娶这点钱”。对小福子,她提出每次小福子用房间,须给她两毛钱。“朋友是朋友,事情是事情,……两毛钱绝不算多,因为彼此是朋友,所以才能这样见情面。”虎妞的精明还体现从经济效益的最大化而主要不是从关心祥子的身心出发,反对祥子卖苦力拉车赚钱“告诉你吧,就是不许你拉车!……你有你的注意,我有我的主意”。虎妞认为通过商业或租赁的方式会使财富增加得更快,更有经济效益。因此,她对祥子说:“受累的命吗!”她筹划的是,“不爱闲着,作个买卖去。” “咱们买两辆车租赁出去,你在家里吃车份儿行不行?”

骆驼祥子中虎妞的人物形象分析

  (三)市侩的虎妞

  作为车厂主的女儿,虎妞比祥子有钱,社会地位也高一些,但无论她父亲还是她自己,都还算不得一个真正的资产阶级,他们身上都比祥子有着更多的游民习气。虎妞的生活环境及其意识形态,特别是对市民社会及其密切相关的商品经济、价值观、伦理观,有着相当的亲和与理解。她好玩心机,看不起穷拉车的,而不得不做车夫妻子的矛盾纠结的心理,老舍在作品的第十六章中细腻生动地进行了描写:“为自己的舒服快乐,非回去不可;为自己的体面,以不去为是。”她一会儿“几乎后悔嫁给了祥子”,一会儿又“任凭他去拉车,他去要饭,也得永远跟着他”。作者描述虎妞内心的挣扎与矛盾的性格只着墨了300多字,但它使读者清晰地了解到一个真实具体的虎妞和围绕着她的一切。虎妞的矛盾与挣扎源于她内心的爱欲与生存的搏斗。而嫁与祥子为妻,意味着可能将失去以前那种富足、无忧的生活。因为她已经习惯了车厂的生活,已经习惯了是车场主女儿的身份,害怕未来的不确定性和不安全性,所以虎妞内心纠结。为了与祥子结婚,不惜与父亲闹翻,最终离家出走,和祥子搬到大杂院。大杂院是底层市民的生活环境,是三教九流集聚的场所,传递的是肮脏、贫穷、狭窄、压抑、沉闷、委琐,有的拉车,有的做小买卖,有的当巡警,有的当仆人,各人有各人的事,谁也没个空闲,连小孩子也都提着小筐,早晨去打粥,下午去 拾煤。虎妞是个例外,“她是唯一一个有吃有喝,不用着急填饱肚子而四处走走逛逛的人,她不管出门进门都会昂着头,既能突出自己地位的优越,并告诉那些贫民自己与他们是不同的。”虎妞虽现在沦落在这样一个地方,但她是来享受的,她断不可以让这些穷人看到她受苦的模样。她不会怜悯穷人,永远高人一等,对大杂院保持着敏感、戒备和防范。

  (四)变态的虎妞

  一个长期在男人圈里打拼的老姑娘,虎妞的表面大胆泼辣,但内心世界是孤独苦恼的,她有追求幸福生活的需求,但因这种需求不能正常实现而心理变态。作为作品中看似与虎妞关系最为融洽的小福子,算是虎妞唯一的“朋友”了。“朋友”对于虎妞和小福子的关系而言,是扭曲、变态的。虎妞之所以能和小福子成为朋友,不是因为出于对小福子悲惨经历的怜悯,而是出于好奇心理。虎妞与小福子之间根本不存在友谊,而是一种五味杂陈的相互揣摩相互提防的女人关系。虎妞觉得在小福子身上发生的悲惨的遭遇,能够为自己带来陌生的新奇感受,小福子为她阅读女人提供了一个有趣的差异性视角,为此,她一次次撕开小福子的伤口,反复咀嚼,用来打发自己无聊的生活。小福子被父亲卖给了军官后,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这样的事情作为一个正常人听到后,第一反应应是对小福子的遭遇感到痛惜,怜悯安慰小福子,但虎妞听到小福子诉说了自己的遭遇后,却是叫小福子再说一遍。她不觉得这样的做法是可恨可恶的,反而觉得别人悲惨的遭遇对于她来说是听觉盛宴,是种乐趣。后来,小福子为了养活弟弟,不得不卖身筹钱,虎妞“成全”了她,自己还在旁边偷看。看到这些描写,我们内心深处所涌现出来的感受,除了绝望还是绝望。也许,这的的确确就是社会底层灰色的人生图景,但它以这样一种极端的方式,在激活个体生命欲望的同时,果断地颠覆了日常生活伦理,扭曲了底层平民的基本人性,催生了恶与丑的滋长。虎妞的变态还表现在与祥子的关系上,她喜欢祥子的踏实,厚道,喜欢祥子憨憨的模样,喜欢祥子坚实的身体,她大胆地追求祥子,终于如愿以偿,坐着八抬大轿风风光光的嫁了。但性格即命运,变态的性格使她不自觉的流露出对祥子的压迫和控制的欲望。婚后,她强横地表达对丈夫的“疼爱”和好意。她以畸形而又充满世俗味的心理作派,追求自己正当的或非分的,好意的或无耻的目的。作品中反复地写到了婚后的祥子身体明显的变衰弱的细节。不得不说,虎妞爱祥子,只是一种虎妞式的虐爱。她只是把祥子当做了一只宠物,完全从她自身的需要出发,以她那种畸形的、祥子接受不了的方式去处理他们之间的婚姻关系。“祥子不仅不能获得自己追求的,甚至无法拒绝自己所厌恶的”。⑤ 因此,她和祥子都是社会悲剧下的性格悲剧。

  怎评价虎妞

  虎妞,车厂老板刘四爷的女儿,三十七八岁。虎妞是一个流氓资本家的性格鲜明的女儿,她长得虎头虎脑,外表丑陋,小说中说她像一个大黑塔,不讲仁义,粗俗凶悍。她在书中是一个有些矛盾的人物,一方面她是一个财主的女儿,可是另一方面她又是一个车夫的妻子,待人泼辣,用祥子的话来说,她做哥们儿好,但难把她当作一个女人看待,对外人她不讲理,但是对祥子,她的确是真心爱他的。她想在祥子身上找回被自私父亲剥夺的青春。

  当然,虎妞对于祥子,也不能说是没有一些感情。祥子也得到她的关心--一种虎妞式的、近乎粗野的"疼爱";而更多的,是她那种畸形的、祥子所接受不了的性的纠缠与索取,这是完全从她自身的需要出发,甚至也可以说,就是对祥子心灵和肉体两方面的摧残,她害了祥子。不合理的社会和剥削家庭造成了她的不幸,而她介入祥子的生活,又造成了祥子身心崩溃的悲剧结局。虎妞是祥子向上进取的阻力和障碍,是导致祥子走向堕落的外在原因之一。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