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白蛇》读后感

【导语】:

白蛇是严歌苓的一部经典小说,读完之后不得不折服于严歌苓的笔力,小编来给大家介绍严歌苓《白蛇》读后感,来了解一下吧!

  白蛇读后感一

  《白蛇》看了两遍,还会去看。原因其一是读严歌苓的作品,带着学习汉语写作的目的。她的写作是出了名的强故事性,刚柔并济,极度凝练。她也是个写作大家,自然想从中学习。其二是小说题材十分吸引我,女同性恋。或许我真的有点同性恋倾向。不过我承认,不一样的东西和打破常规的人和物对我有特殊的吸引力。我本身也是个特别的人,这是初中家长会班主任跟我母亲说的话,也成了日后母亲口中的笑柄。

  第一遍,万千种心理像大城市的立交桥一样错综复杂地扭曲在一起。很可悲,对书中的各种配角;很开心,毕竟两情相愿;很难过,最后没在一起。真挚的单恋是辛苦的,相爱没有相守亦是悲剧。这点,归于我稚嫩的心,单纯地希望都是美好的结局。想想小说里都不是happy ending,在现实里还能希望什么?不过拉到现实,现在的女同都很少有美满的结局,更何况当时文革后期的社会环境。撇开当时世人的眼光不讲,(这里我又幼稚了一回,总是希望结局珊珊能带着孙丽坤“私奔”,连自己都在嘲笑自己。)书中原文“她们之间从来没能摆脱轻微的恶心,即使是在最亲密的时候。”她们所受的教育(尽管孙没有)从小就被传授的“正确的伦理”,使得她们在心底也无法真正接受她们这样的感情,即使深深地相爱着。写到这里,感觉心脏又被人捏了一下,有点out of breath。

  小小的嘲笑自己一下,表面上的强悍的女性,内心无比柔软充满少女情怀。呵呵,有点虚伪哦?

严歌苓《白蛇》读后感

  第二遍,特别仔细地看了珊珊和孙在一起的部分,包括之前珊珊女扮男装让孙爱上了“他”的部分。好像特地去观察那一段爱情。读完,感觉我既是珊珊,又是孙丽坤。我有珊珊那种不羁自由,也有孙的粗俗愚目 。

  结局不美满,但是小说是美的,无论是文笔,还是故事,这样结局又美了。它让我的心里波荡起伏,美了;让读者理解了不该的爱情,又美了。​明明是珊珊先爱上的孙,又是珊珊先结的婚。文中有两次,孙丽坤被珊珊的把戏弄痛了,第一次是珊珊让孙爱上“男人”的她又让她发现珊珊的女儿身,第二次是孙还在等着珊珊,而珊珊却要和她不爱的男人结婚。她们最后如若我所期许的“私奔”又能怎样呢?(这里我不屑的哼了一声,又是该死的环境。)不被世人接受,更不被自己接受。(我又无奈的摇了摇头。)最后虽然打破了点常规,但还是回到了陈旧。

  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承认这是最好的结局了。这两个人物没有多完美,而我爱着她们。

  白蛇读后感二

  《白蛇》讲了同性之间的爱情。一直感觉严歌苓的小说带有梦幻感,但我去看了一下她的确是被分在现实作家一派的。

  这个《白蛇》,让我想起了李碧华的《青蛇》。

  其实一开始看完我是有点不解的,只有种惆怅,并不太能够尽得其意。我只是觉得好看。

  看完我感觉,主人公的形象是雾化的,朦朦胧胧看不清的。就算是后面补充了徐群山的身世,她的小习惯,小背景。仍然带有浓浓的戏剧感,整个像戏剧里出来的人。

  孙丽坤也是,白蛇一样的女子。我想象的全是戏剧里的样子,看不到真实的人面。兴许是特殊的时代,人都是有脸谱,在谨慎地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许群珊在扮演许群山,孙丽坤在扮演白蛇。

  所以到结局,一切都褪去了脂粉妆容,行头面具。回归到人世间本色,我才觉得那么怅然。原来,孙丽坤,徐群山,是那么普通又可怜的两个人。真叫人失望。

  我赞同豆瓣上许多人的评价。徐群珊爱“白蛇”,孙丽坤爱“徐群山”。他们爱着彼此扮演的自己理想中的角色,而不是爱对方。徐群山去看孙丽坤,为了把孙丽坤变成白蛇,然后爱上她,获得满足。自虚幻中种下的因,何以收获实际的果实。

  最后孙丽坤对从婚宴上溜下来送她的徐群珊说,“别了,徐群山。”真可谓是极大的讽刺了。

  《青蛇》倒是有几分真情实感的,而《白蛇》让我觉得那么冷。

  所幸徐群山不是徐群山,不然又是白蛇和许仙的奇幻爱情故事了。

  人间只是张去了脂粉的脸。

严歌苓《白蛇》读后感

  白蛇读后感三

  孙丽坤是一个舞蹈演员,她自编自演的舞剧《白蛇传》红极一时。在1966年的时候,她被扣上了反动的帽子,于是才有了后来民间版本中所提到的“国际大破鞋”这种说法。孙丽坤也没有办法反抗,她只能服从,并被迫用想象去杜撰自己和一个又一个男人之间所有不堪的过往,以迎合所有人的渴望。被关进了歌舞剧院的布景仓库的两年监禁生活,让一个人曾经如梦幻般的美丽女子日渐发胖,变得麻木。直到后来“他”的出现。

  这个“他”,就是徐群山。“他”气派十足,风度翩翩,那种致命的魅力吸引着孙丽坤,并让所有人都跟着沉醉。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每天都来看望她,孙丽坤的生活也起了变化。她又开始练舞,并渐渐瘦回了原来的身形,她的眼睛也开始有了光亮。后来,他派人把孙丽坤接出去待了好几个小时,又把她送了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

  在此之后,孙丽坤性情大变,最后竟然疯了。她被接到医院,在医院的时候,一直有一个叫姗姗的女孩儿,陪在她的身边。等她平了反,出了院,姗姗也便不见了。

  这是这个故事最表层的一个版本,我不想告诉你,其实,“他”就是姗姗。是的,她们相爱了,在一个混乱的年代。“他”酷似男人的外表和气度让孙丽坤爱上了他自己,又在孙丽坤住院期间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去陪伴她。

  我是第一次读这种题材的作品,竟还写得如此凄美。我被她们的爱情所感动,惊奇的是,我发现自己竟然有点理解了。

  原来真的有跨越性别的爱恋,但是也仅仅止于混乱的年代。当一切人都恢复了“正常”,这样的感情反而都被扼杀掉了。

  小说的结尾:姗姗就要结婚了,孙丽坤也有了未婚夫,尽管她们真的相爱,但“她们之间从来就没能摆脱一种轻微的恶心,即使在她们最亲密的时候。”

  她们俩那低人一等的关系中,一切牵念、恋想都可以止息了。姗姗在笨手笨脚地学做一个女人。

  这样的体例,让我想到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狂人日记》是一个狂人的自述,“语颇错杂无伦次,又多荒唐之言”,正如《白蛇》中那“不为人知的版本”一样。然而,他们最终都恢复了“正常”的生活,这才是真正的悲剧所在。这种所谓的“正常”,其实正是人物对环境的妥协。

  一个年轻人因为小的时候对偶像的迷恋,进而在成年之后追求偶像、并与偶像相恋的这样一个题材,我之前还接触过一个,那就是陈数主演的《剧场》。

  孙丽坤注定无法和姗姗在正常人的世界中相爱,因为束缚太多,世俗的眼睛能杀人于无形。

  能写出这样精妙的作品,我对严歌苓真是甚为叹服。严歌苓在附录中解释道:《白蛇》的创作得益于病态的敏感。写《白蛇》的那段时间严歌苓正经历严重的失眠,等到后来严歌苓的病痊愈之后,他便再也没有这样天才的灵感。

  然而,我们要生活下去,好在我们可以选择“是否正常”,而不是“被迫正常”,这是我们的幸运。

  这本小说,让我深感震感。我欣赏严歌苓这样的作家,她在用灵魂去写作。谨以此文,表示敬意。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红岩》第三十章读后感分享

    《红岩》第三十章读后感 徐鹏飞坐镇在总指挥部,心情焦躁,不断看表。由于战局急转直下,国防部通知各军事、行

    2022-05-22

  • 《红岩》第二十九章读后感分享

    《红岩》第二十九章读后感 夜深了,歌乐山上狂风呼啸。余新江守在牢门口,焦急不安。与地下党失去了联系,无法

    2022-05-22

  • 《红岩》第二十八章读后感分享

    《红岩》第二十八章读后感 这两天,刘思扬发现胡好的情绪不断起伏变化,昨夜,又发现他翻开楼板,偷偷写作。刘

    2022-05-22

  • 《红岩》第二十七章读后感分享

    《红岩》第二十七章读后感 胜利的日子正在接近,地下党有条件集中力量,全面开展迎接解放的工作,工作的中心是

    2022-05-22

  • 《红岩》第二十六章读后感分享

    《红岩》第二十六章读后感 江姐等人的牺牲,影响了监狱党预定的越狱计划,特务随时可以开枪扫射,牢门外是高墙

    2022-05-22

  • 《红岩》第二十五章读后感分享

    《红岩》第二十五章读后感 共产党召开的政协会议上,宣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西南各地区情况更加恶化,如

    2022-05-22

  • 《红岩》第二十四章读后感分享

    《红岩》第二十四章读后感 刘思扬在图书馆里没有找到成岗和齐晓轩,其实他们在图书馆的楼板下面。此处极端秘密

    2022-05-22

  • 《红岩》第二十三章读后感分享

    《红岩》第二十三章读后感 成岗和刘思扬被换到了新的牢房里,这间牢房只关了七个人,牢房四周是砖墙,铁窗多,

    2022-05-22

  • 《红岩》第二十二章读后感分享

    《红岩》第二十二章读后感 白公馆上校官阶的所长陆清,正坐在家中,听收音机,收音机里共产党节节胜利的消息,

    2022-05-22

  • 《红岩》第二十一章读后感分享

    《红岩》第二十一章读后感 楼七室又关进来四个人,其中有一个重伤,余新江帮助他们把昏迷的人扶进牢房。门边风

    2022-05-22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