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中鹿子霖是个怎样的人物形象分析

【导语】:

鹿子霖是白鹿原中重要的人物,其中鹿子霖一直在死磕白嘉轩。那么鹿子霖是个怎样的人?具有怎么样的性格特点呢?来了解一下吧!

  《白鹿原》中出色细腻地刻画了许多经典人物形象,而其中人性的复杂性和多元性更是此作品高度关注的现实意义之一。从文中人物鹿子霖的身上所表达出来的人性形象以及人物背后的思考,无一不将人性中的优劣点表达得淋漓尽致。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鹿子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吧!

  鹿子霖的人物形象是怎样的

  (一)《白鹿原》中鹿子霖的人物形象

  小说《白鹿原》成功塑造了许多经典人物形象,如仁义为先的族长白嘉轩、饱经苦难,柔弱却又极具反抗意识,大胆追求幸福的田小娥以及黑娃、鹿兆鹏、鹿兆海、朱先生……等等一系列性格鲜明,人物形象饱满的人物。其中因作品构思布局不乏对文学人物形象的美化之笔,而其中关于鹿子霖的描写刻画,却是完完整整地将一个“真实的人”展现在了我们面前。相较于文中其他人物而言,鹿子霖具有更多的真实的人性体现。在文中,白嘉轩和鹿子霖无疑是这部小说塑造出对比最强烈的两个人物——同样显赫的白、鹿两大家族,仅因性格迥异便注定了完全不同的结局。鹿子霖不仅有正面人性光辉,也同样有着人性的弱点,自私与嫉妒。相对于白嘉轩这样稍显理想化的人物,他的身上更多了几分“人味”,也更接近于我们的真实生活。

《白鹿原》中鹿子霖是个怎样的人物形象分析

  从《白鹿原》中对鹿子霖的描写,我们不难看出这个人物身上的精明强干,争强好胜的特点,同时从他的行为处事也让我们看到了他无原则,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一面。人都是有私欲的,当他看到无依无靠又漂亮美丽的田小娥,见色起意,他的侵占之心油然而生。这是鹿子霖身上自私性格的深刻体现。同作为白鹿村中显赫家族的当家人,白嘉轩的族长身份却始终是他心口的一根尖刺,日日夜夜扎在他的心里。所以他的嫉妒之心使得他暗中作梗,怂恿田小娥去勾引白孝文,随后揭发,让这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白嘉轩的脸上。以至白孝文的堕落、卖房。白家的困局都与鹿子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可以说,鹿子霖是这一切幕后黑手,最后,鹿子霖有灵性的生命被抽走,生不如死,毫无尊严。鹿子霖的人物命运也同样具有这悲剧意蕴,只不过,他的悲剧成因更多的是由他自己造成的,与时代无关,与社会无关。

  (二)“双面性”的人性特点

  鹿子霖是《白鹿原》中人性复杂化和多元化的典型人物,甚至可以称之为“双面人”,在人前他是维护乡约村规传统仁义的“乡长”正面形象,他精明强干,受人尊敬。但是他却又思想大胆,不顾仁义道德;以至于多生恶端。这一点与白嘉轩“僵直的腰板”仁义于心的性格特点形成了鲜明而强烈的对比。鹿子霖的性格上的阴暗面却在私下里暴露无遗。鹿子霖是极善于伪装的。

  这个人物形象十分丰富,亦正亦邪。正如电视剧版《白鹿原》中鹿子霖的扮演者何冰所说的那样:“不能单纯的把鹿子霖这个人物定义成一个反派人物。”他身上所体现出来的人性的优劣是值得我们去探究与思考的。

《白鹿原》中鹿子霖是个怎样的人物形象分析

  (三)从人物鹿子霖身上所展示的形象意义

  几乎作为《白鹿原》中的稍反派人物,狡诈无耻、虚伪卑鄙等小人的特质都在他身上显示得淋漓尽致。但同时他身上隐藏着复杂的人性,讲不出绝对的善恶,最终的人物命运也是令人唏嘘不已。虽然鹿子霖与白嘉轩同为《白鹿原》中的核心人物,可是鹿子霖却有意作为白嘉轩的“陪衬”对象,读者会自然而然地把这两个人物进行对比。以鹿子霖的形象去反衬白嘉轩的人物形象,从而更凸显白嘉轩的仁义形象。实则鹿子霖的人物形象更具有象征的艺术意义。他不能简单被定义为反派人物形象,我们更应该看到这个人物身上的丰富的人性体现,更应该看到他饱满的人物情感,从他身上深入探究人性的复杂与多样性。

  鹿子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首先,鹿子霖就是一个盗名欺世的卑鄙小人。

  在《白鹿原》中被尊为“先知”的朱先生在劝解前来求学的黑娃时说过:“读书原为修身,正己者才能正人正世;不修身不正己而去正人正世者,无一不是盗名欺世……”,“不修身不正己而去正人正世者,无一不是盗名欺世”是对鹿子霖最好的写照。

  鹿子霖也是一个可怜之人。

  《白鹿原》中白鹿两姓原本同宗同族,因多年前改姓,老大为白姓,老二为鹿姓,在修建祠堂之初就立下规矩,族长由长门白姓子孙承袭。其中鹿家祖先可以说为了学艺吃苦耐劳,勤学肯干,正因如此才能学有所成。然而一直到鹿子霖这一辈,鹿家也就出了一个秀才。到了晚年,鹿子霖不但没有为祖宗长脸,甚至下场凄惨,这个享受了大半辈子算得上锦衣玉食的生活的鹿子霖,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一个可以搭救自己的朋友。这是他的可怜之处。一直秉持祖先遗志,渴望有所作为,然而却有点郁郁不得志。渴望和原上普通人家一样,儿孙绕膝想天伦之乐,然而这些简单的愿望都不能实现。

《白鹿原》中鹿子霖是个怎样的人物形象分析

  鹿子霖还是一个粗鄙淫荡之人。

  白鹿原的人评他“见了女人就走不动”。他诱奸田小娥,还定下日子准时光顾田小娥所住的窑洞。他在年迈体弱力衰之时,还禁不住诱惑和老相好的勾搭,在原上认下几十个干娃。小说中花了不少的笔墨来描写淫荡的本性,其中有不少大尺度的性描写。

  而在电影版《白鹿原》,直接把田小娥演成了一个荡妇,完全没了苦命和无奈。——“隔两三日即逢五,鹿子霖耐着性子俟到逢十的日子,又一次轻轻弹响了那木板门。如果逢五那天去了,间隔太短,万一小娥厌烦反倒不好,间隔长点则能引起期待的焦渴。鹿子霖吃罢晚饭,给他的黄脸女人招呼一声,就到神禾村去了,自然说是有公事。他在那儿推牌九手气大红,用赢下的钱在村子小铺里买了酒和牌友们干抿着喝了。他现在不需要像头一次那样繁冗的铺陈,一进门就把光裸着身子的小娥揽进怀里,腾出一只手在背后摸到木闩插死了门板,然后就把小娥托抱起来走向炕边,小娥两条绵软的胳膊箍住了他的脖子....”。

  鹿子霖更是一个卑鄙虚伪之人。

  他借口为田小娥报仇,让田小娥去色诱白孝文,并以此让白嘉轩在族人面前抬不起头。同时他担心和田小娥苟且之事败露,竟设下圈套,把狗蛋抓住送到族人面前,一副贼喊捉贼的丑陋嘴脸,鹿子霖的卑鄙表露无遗。鹿子霖从未约束过自己的德行,却要在族人面前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形象。因此最终也不过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这些都是鹿子霖的可恨之处。

  不过,鹿子霖也有他的底线,就是守住乱伦的诱惑,最后没有和大儿媳有不伦之事。鹿子霖的坏是到了无以复加,但是他坚持了人伦的底线。尽管这种坚守几乎没人相信。鹿子霖坚守住这条底线,仿佛是一个挡板,一下子让人们对他印象反弹,觉得他虽然坏,总归是个人,也就是说,并不是坏人就会做出所有天下不齿之事,其善其恶,真的不能以偏概全。从这点看,也是作者的底线,也让这个反面教材有更丰富的人物形象。

  可以说,在鹿子霖的身上可以看到,那个时代所代表的财主乡绅这一类人的真实写照。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