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犁《荷花淀——白洋淀纪事之二》原文及赏析

【导语】:

《荷花淀——白洋淀纪事之二》是孙犁写的一篇散文,关于《荷花淀——白洋淀纪事之二》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呢?小编来给大家介绍分享。

  月亮升起来,院子里凉爽得很,干净得很,白天破好的苇眉子潮润润的,正好编席。女人坐在小院当中,手指上缠绞着柔滑修长的苇眉子。苇眉子又薄又细,在她怀里跳跃着。

  要问白洋淀有多少苇地?不知道。每年出多少苇子?不知道。只晓得,每年芦花飘飞苇叶黄的时候,全淀的芦苇收割,垛起垛来,在白洋淀周围的广场上,就成了一条苇子的长城。女人们,在场里院里编着席。编成了多少席?六月里,淀水涨满,有无数的船只,运输银白雪亮的席子出口,不久,各地的城市村庄,就全有了花纹又密、又精致的席子用了。大家争着买:

  “好席子,白洋淀席!”

  这女人编着席。不久在她的身子下面,就编成了一大片。她像坐在一片洁白的雪地上,也像坐在一片洁白的云彩上。她有时望望淀里,淀里也是一片银白世界。水面笼起一层薄薄透明的雾,风吹过来,带着新鲜的荷叶荷花香。

  但是大门还没关,丈夫还没回来。

孙犁《荷花淀——白洋淀纪事之二》原文及赏析

  很晚丈夫才回来了。这年青人不过二十五六岁,头戴一顶大草帽,上身穿一件洁白的小褂,黑单裤卷过了膝盖,光着脚。他叫水生,小苇庄的游击组长,党的负责人。今天领着游击组到区上开会去来。女人抬头笑着问:

  “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站起来要去端饭。水生坐在台阶上说:

  “吃过饭了,你不要去拿。”

  女人就又坐在席子上。她望着丈夫的脸,她看出他的脸有些红胀,说话也有些气喘。她问:

  “他们几个哩?”

  水生说:

  “还在区上。爹哩?”

  女人说:

  “睡了。”

  “小华哩?”

  “和他爷爷去收了半天虾篓,早就睡了。他们几个为什么还不回来?”

  水生笑了一下。女人看出他笑的不像平常。

  “怎么了,你?”

  水生小声说:

  “明天我就到大部队上去了。”

  女人的手指震动了一下,想是叫苇眉子划破了手,她把一个手指放在嘴里吮了一下。水生说:

  “今天县委召集我们开会。假若敌人再在同口安上据点,那和端村就成了一条线,淀里的斗争形势就变了。会上决定成立一个地区队。我第一个举手报了名的。”

  女人低着头说:

  “你总是很积极的。”

  水生说:

  “我是村里的游击组长,是干部,自然要站在头里,他们几个也报了名。他们不敢回来,怕家里的人拖尾巴。公推我代表,回来和家里人们说一说。他们全觉得你还开明一些。”

  女人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她才说:

  “你走,我不拦你,家里怎么办?”

  水生指着父亲的小房叫她小声一些。说:

  “家里,自然有别人照顾。可是咱的庄子小,这一次参军的就有七个。庄上青年人少了,也不能全靠别人,家里的事,你就多做些,爹老了,小华还不顶事。”

  女人鼻子里有些酸,但她并没有哭。只说:

  “你明白家里的难处就好了。”

  水生想安慰她。因为要考虑准备的事情还太多,他只说了两句:

  “千斤的担子你先担吧,打走了鬼子,我回来谢你。”

  说罢,他就到别人家里去了,他说回来再和父亲谈。

  鸡叫的时候,水生才回来。女人还是呆呆地坐在院子里等他,她说:

  “你有什么话嘱咐我吧。”

  “没有什么话了,我走了,你要不断进步,识字,生产。”

  “嗯。”

  “什么事也不要落在别人后面!”

  “嗯,还有什么?”

  “不要叫敌人汉奸捉活的。捉住了要和他拚命。”这才是那最重要的一句,女人流着眼泪答应了他。

  第二天,女人给他打点好一个小小的包裹,里面包了一身新单衣,一条新毛巾,一双新鞋子。那几家也是这些东西,交水生带去。一家人送他出了门。父亲一手拉着小华,对他说:

  “水生,你干的是光荣事情,我不拦你,你放心走吧。大人孩子我给你照顾,什么也不要惦记。”

  全庄的男女老少也送他出来,水生对大家笑一笑,上船走了。

  女人们到底有些藕断丝连。过了两天,四个青年妇女集在水生家里来,大家商量:

  “听说他们还在这里没走。我不拖尾巴,可是忘下了一件衣裳。”

  “我有句要紧的话得和他说说。”

  水生的女人说:

  “听他说鬼子要在同口安据点……”

  “哪里就碰得那么巧,我们快去快回来。”

  “我本来不想去,可是俺婆婆非叫我再去看看他,有什么看头啊!”

  于是这几个女人偷偷坐在一只小船上,划到对面马庄去了。

  到了马庄,她们不敢到街上去找,来到村头一个亲戚家里。亲戚说:你们来的不巧,昨天晚上他们还在这里,半夜里走了,谁也不知开到哪里去。你们不用惦记他们,听说水生一来就当了副排长,大家都是欢天喜地的……

  几个女人羞红着脸告辞出来,摇开靠在岸边上的小船。现在已经快到晌午了,万里无云,可是因为在水上,还有些凉风。这风从南面吹过来,从稻秧上苇尖吹过来。水面没有一只船,水像无边的跳荡的水银。

  几个女人有点失望,也有些伤心,各人在心里骂着自己的狠心贼。可是青年人,永远朝着愉快的事情想,女人们尤其容易忘记那些不痛快。不久,她们就又说笑起来了。

  “你看说走就走了。”

  “可慌(高兴的意思)哩,比什么也慌,比过新年,娶新——也没见他这么慌过!”

  “拴马桩也不顶事了。”

  “不行了,脱了缰了!”

  “一到军队里,他一准得忘了家里的人。”

  “那是真的,我们家里住过一些年轻的队伍,一天到晚仰着脖子出来唱,进去唱,我们一辈子也没那么乐过。等他们闲下来没有事了,我就傻想:该低下头了吧。你猜人家干什么?用白粉子在我家映壁上画上许多圆圈圈,一个一个蹲在院子里,托着枪瞄那个,又唱起来了!”

  她们轻轻划着船,船两边的水哗,哗,哗。顺手从水里捞上一棵菱角来,菱角还很嫩很小,乳白色。顺手又丢到水里去。那棵菱角就又安安稳稳浮在水面上生长去了。

  “现在你知道他们到了哪里?”

  “管他哩,也许跑到天边上去了!”

  她们都抬起头往远处看了看。

  “唉呀!那边过来一只船。”

  “唉呀!日本,你看那衣裳!”

  “快摇!”

  小船拼命往前摇。她们心里也许有些后悔,不该这么冒冒失失走来;也许有些怨恨那些走远了的人。但是立刻就想,什么也别想了,快摇,大船紧紧追过来了。

  大船追的很紧。

  幸亏是这些青年妇女,白洋淀长大的,她们摇的小船飞快。小船活像离开了水皮的一条打跳的梭鱼。她们从小跟这小船打交道,驶起来,就像织布穿梭,缝衣透针一般快。

  假如敌人追上了,就跳到水里去死吧!

  后面大船来的飞快。那明明白白是鬼子!这几个青年妇女咬紧牙制止住心跳,摇橹的手并没有慌,水在两旁大声哗哗,哗哗,哗哗哗!

  “往荷花淀里摇!那里水浅,大船过不去。”

  她们奔着那不知道有几亩大小的荷花淀去,那一望无边际的密密层层的大荷叶,迎着阳光舒展开,就像铜墙铁壁一样。粉色荷花箭高高的挺出来,是监视白洋淀的哨兵吧!

  她们向荷花淀里摇,最后,努力的一摇,小船窜进了荷花淀。几只野鸭扑楞楞飞起,尖声惊叫,掠着水面飞走了。就在她们的耳边响起一排枪!

  整个荷花淀全震荡起来。她们想,陷在敌人的埋伏里了,一准要死了,一齐翻身跳到水里去。渐渐听清楚枪声只是向着外面,她们才又扒着船帮露出头来。她们看见不远的地方,那宽厚肥大的荷叶下面,有一个人的脸,下半截身子长在水里。荷花变成人了?那不是我们的水生吗?又往左右看去,不久各人就找到了各人丈夫的脸,啊!原来是他们!

  但是那些隐蔽在大荷叶下面的战士们,正在聚精会神瞄着敌人射击,半眼也没有看她们。枪声清脆,三五排枪过后,他们投出了手榴弹,冲出了荷花淀。

  手榴弹把敌人那只大船击沉,一切都沉下去了。水面上只剩下一团烟硝火药气味。战士们就在那里大声欢笑着,打捞战利品。他们又开始了沉到水底捞出大鱼来的拿手戏。他们争着捞出敌人的枪枝、子弹带,然后是一袋子一袋子叫水浸透了的面粉和大米。水生拍打着水去追赶一个在水波上滚动的东西,是一包用精致纸盒装着的饼干。

  妇女们带着浑身水,又坐到她们的小船上去了。

  水生追回那个纸盒,一只手高高举起,一只手用力拍打着水,好使自己不沉下去。对着荷花淀吆喝:

  “出来吧,你们!”

  好像带着很大的气。

  她们只好摇着船出来。忽然从她们的船底下冒出一个人来,只有水生的女人认得那是区小队的队长。这个人抹一把脸上的水问她们:

  “你们干什么去来呀?”

  水生的女人说:

  “又给他们送了一些衣裳来!”

  小队长回头对水生说:

  “都是你村的?”

  “不是她们是谁,一群落后分子!”说完把纸盒顺手丢在女人们船上,一泅,又沉到水底下去了,到很远的地方才钻出来。

  小队长开了个玩笑,他说:

  “你们也没有白来,不是你们,我们的伏击不会这么彻底。可是,任务已经完成,该回去晒晒衣裳了。情况还紧得很!”

  战士们已经把打捞出来的战利品,全装在他们的小船上,准备转移。一人摘了一片大荷叶顶在头上,抵挡正午的太阳。几个青年妇女把掉在水里又捞出来的小包裹,丢给了他们,战士们的三只小船就奔着东南方向,箭一样飞去了。不久就消失在中午水面上的烟波里。

  几个青年妇女划着她们的小船赶紧回家,一个个像落水鸡似的。一路走着,因过于刺激和兴奋,她们又说笑起来,坐在船头脸朝后的一个噘着嘴说:

  “你看他们那个横样子,见了我们爱搭理不搭理的!”

  “啊,好像我们给他们丢了什么人似的。”

  她们自己也笑了,今天的事情不算光彩,可是:

  “我们没枪,有枪就不往荷花淀里跑,在大淀里就和鬼子干起来!”

  “我今天也算看见打仗了。打仗有什么出奇,只要你不着慌,谁还不会趴在那里放枪呀!”

  “打沉了,我也会浮水捞东西,我管保比他们水式好,再深点我也不怕!”

  “水生嫂,回去我们也成立队伍,不然以后还能出门吗!”

  “刚当上兵就小看我们,过二年,更把我们看得一钱不值了,谁比谁落后多少呢!”

  这一年秋季,她们学会了射击。冬天,打冰夹鱼的时候,她们一个个登在流星一样的冰船上,来回警戒。敌人围剿那百顷大苇塘的时候,她们配合子弟兵作战,出入在那芦苇的海里。

  1945年于延安

  〔注〕苇眉子:也叫“席蔑儿”,是由苇茎破成的细而且长的条片儿。白洋淀:位于河北省中部高阳、安新、任丘、雄县之间的大糊。荷花淀是它的一部分。映壁:大门口内可以遮住院子的一堵短墙。荷花箭:没有开放的像箭头一样的荷花苞。冰船:也叫冰床或冰排子,是一种简便的靠人力撑滑的冰上交通工具。

  孙犁《荷花淀——白洋淀纪事之二》赏析

  孙犁同志的作品,虽然绝大部分都是小说,却具有近似于诗歌和音乐那样的艺术魅力,像诗歌和音乐那样的打动人心,其中有些篇章,简直是可以当作抒情诗来诵读,当作抒情乐曲来欣赏的。例如《荷花淀》这一篇,就能够把我们引进一种诗的境界、音乐的境界。

  《荷花淀》是孙犁同志在一九四五年写的。由于这篇作品具有革命的政治内容和相当完美的艺术形式,历来都被认为是作者的代表作之一。作品主要写:在抗日战争期间,河北省中部白洋淀地区一个农村里有七个青年要去参军,在县委报了名。他们怕家里的人拖后腿,就公推了一个名叫水生的游击组长回去跟他们的家里说明白。水生连夜赶回家里,辞别了自己的妻子,又到别人的家里做了些说服工作,第二天就匆匆走了。过了两天,这些青年妇女想去看看参了军的丈夫,给他们捎点衣裳。她们偷偷坐在一只小船上,划到对面的马庄去。谁知道她们赶到那里,部队刚巧在前一天晚上开走了。她们只好回家去,可是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一只日本鬼子的运输船。她们拼命逃避,把小船划进荷花淀里,鬼子却穷追不舍。幸亏我们有一支部队埋伏在荷花淀里,给鬼子一个迎头痛击,把鬼子全部歼灭,鬼子的船也被打沉了。青年妇女们这才发现,原来伏击鬼子、在危急关头救了她们性命的,正是她们这些新参军的丈夫。战士们完成了伏击任务,又和爱人见了面,就兴高采烈地带着战利品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

  作品一开头,用寥寥几笔就在我们面前展开了一幅饱含着诗情画意的风景画,同时也是风俗画。作者写道:

  月亮升起来,院子里凉爽得很,干净得很,白天破好的苇眉子潮润润的,正好编席。女人坐在小院当中,手指上缠绞着柔滑修长的苇眉子。苇眉子又薄又细,在她怀里跳跃着。

  ……

  这女人编着席,不久在她的身子下面,就编成了一大片。她像坐在一片洁白的雪地上,也像坐在一片洁白的云彩上。她有时望望淀里,淀里也是一片银白世界。水面笼起一层薄薄透明的雾,风吹过来,带着新鲜的荷叶荷花香。

  应该说,这一段景物描写,本身就是一首情景交融的散文诗,就是一曲情意酣畅的田园交响乐,就是一幅意境清幽的水彩画。这里面不仅写出了荷花淀浓郁的生活气息,明丽的地方色彩,而且还弥漫着荷花淀清新的香气呢!

  作者不但把劳动生活的场景写得那么富有诗意,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能够把战斗生活的场景也写得同样富有诗意。比如青年妇女们从马庄回来,路上碰到鬼子运输船那一段,不分明是一首浪漫主义色彩非常浓烈的叙事诗么?这是在写战争,写抗日战争期间白洋淀地方武装部队打的一场漂亮的伏击战,可是写得多么美,多么有声有色,又多么有风趣。你瞧,荷花忽然变成了人,变成了这些女人们心上的人。他们打垮了敌人,救了她们的命,这真有点传奇的色彩。打完了仗,水生还拍打着水去追赶一盒飘在水面上的饼干。这场仗打得多么漂亮,战士们的心情又是多么轻松愉快啊。自然,这样的战争场面是被充分浪漫主义化了的。乍看起来,有些细节好像不大真实。但是,透过这么一幅战争图景,我们不是可以亲切地感到冀中军民那种坚定乐观的战斗精神,那种用艰苦的战斗赢来的欢乐么?这一切又都是真实感人的。同时,这样的浪漫主义精神也是健康的、积极的。

  《荷花淀》这篇作品之所以具有这么强烈的艺术感染力量,能够给读者这么美好的美感享受,不能不归功于作者艺术技巧的圆熟。先不说别的,单就语言来说,也可以看出作者是认真下过工夫的。这篇作品中的语言,真可以说得上是一种美的语言。它们不但能够准确地表达出作者的思想感情,描绘出鲜明的生活图景,刻画出生动的人物形象,而且还能够赋予作品以一种独特的诗意和艺术魅力。有些好词佳句,只要你读过一两遍,就会留下深刻的印象,甚至可以背诵出来。除了上面提到的段落外,还可以随手举出一个小小的例子。这篇作品里面有一句话:“女人们到底有些藕断丝连。”“藕断丝连”这四个字,在表面上看来似乎很平常,其实是独具匠心的。如果作者写的是别的地方,这四个字当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可是他写的是荷花淀。文学的语言应当顾到联想,荷花淀的风味,荷花淀的情调,都包含在“藕断丝连”这四个字之中了。据作者告诉我说,他当时想到了好几个意思大致相同的词儿,经过几番斟酌,才决定采用“藕断丝连”这一个。听说有一位同志认为“藕断丝连”这四个字不好,建议作者改为“牵肠挂肚”,究竟“藕断丝连”好呢,还是“牵肠挂肚”好呢?我想,凡是细心品味过这篇作品的读者,都能够分辨出来的。

  当然,要使一篇作品产生真正打动人心的感染力量,光靠艺术技巧的圆熟、艺术形式的完美是不够的,更主要的,还是作者对人民的热爱、对生活的深情和激情在起着决定的作用。从《荷花淀》这篇作品里,我们可以感觉到一种亲如骨肉的战斗感情,一种长期在同甘苦、共患难的环境中培养起来的阶级感情。比如,作品里有一段关于水生告别妻子去参军的描写,就写得感人肺腑,焕发着劳动人民至真至切的人情美。这里所写的当然不是一般的“儿女情,家务事”,也不仅是一对青年夫妇的“悲欢离合”,而是深刻动人地体现了中国劳动人民那种“公而忘私,国而忘家”的壮烈精神,体现了解放区人民和前方战士那种相依为命、同生共死的亲密关系。“不要叫敌人汉奸捉活的。捉住了要和他拚命。”这是一句多么悲壮的嘱咐,多么庄严的誓言啊!整篇作品的思想力量和艺术感染力量,主要是建筑在这样庄严的主题思想之上的。作品里最能打动人心的地方,也正是这些焕发着劳动人民至真至切的人情美的地方,那些激荡着强烈的爱国主义感情的地方。

  从这些地方看来,作者虽然大量采用了浪漫主义的艺术表现手法,使作品洋溢着革命浪漫主义精神,可是他并没有把生活写得轻飘飘和甜蜜蜜。他对待生活的态度仍然是十分严肃的。《荷花淀》这篇作品,不仅是一首令人心神陶醉的抒情乐曲,同时也是一支振奋人心、鼓舞斗志的战歌。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契卡杜阿《办公室里的悲喜剧》原文及赏析

    机关办公室。靠近写字台坐着一个堂堂的男子,他正在拨电话。电话拨通了。 是你吗,扎尔马? 敬礼! (笑)老兄,你在坐着

    2020-10-21

  • 屠格涅夫《小丑》原文及赏析

    世间曾有一个小丑。 他长时间都过着很快乐的生活;但渐渐地有些流言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说他到处被公认为是个极其

    2020-10-21

  • 契诃夫《柔弱的人》原文及赏析

    前几天,我曾把孩子的家庭教师尤丽娅瓦西里耶夫娜请到我的办公室来。需要结算一下工钱。 我对她说:请坐,尤丽娅瓦

    2020-10-21

  • 契诃夫《喜事》原文及赏析

    那是夜里十二点钟。 密嘉古尔达诺夫带着激动的脸和乱蓬蓬的头发,飞奔到爹娘的家里,急急忙忙穿过所有的房间。他

    2020-10-21

  • 契诃夫《钉子上》原文及赏析

    一群十二品文官和十四品文官刚下班,在涅瓦大街上慢腾腾地走着。今天是斯特鲁奇科夫的命名日,他正带着他们到他家

    2020-10-21

  • 契诃夫《威胁》原文及赏析

    有一个贵族老爷的马被盗了。第二天他在所有的报纸上都刊登了这样一个声明:如果不把马还给我,那末我就要采取我父

    2020-10-21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