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戏合集》的主要内容是什么赏析

【导语】:

无声戏合集 清代白话短篇(拟话本)世情小说集。又名《觉世名言连城璧》、《连城璧》。两集十八回。题觉世稗官编次,睡乡祭酒批评。作者李渔(16101680),原名仙侣、笠鸿,字谪凡,号天徒、笠翁

  无声戏合集

  清代白话短篇(拟话本)世情小说集。又名《觉世名言连城璧》、《连城璧》。两集十八回。题“觉世稗官编次,睡乡祭酒批评”。作者李渔(1610—1680),原名仙侣、笠鸿,字谪凡,号天徒、笠翁,别署觉世稗官、新亭客樵、随庵主人、笠道人、湖上笠翁等,浙江兰溪人,清代著名戏曲理论家、戏剧家和小说家。成书于清顺治年间。

  现存主要版本有清顺治刊《无声戏合集》本,残存二回,藏北京大学图书馆;清顺治写刻本,十二回,藏日本尊经阁文库;日本抄本,十六回,藏大连图书馆;清顺治三近堂刊《无声戏合选》本,残存九回,开封孔宪易藏;清康熙写刻本,十八回,藏日本佐伯市立图书馆。1985年台湾天一出版社“明清善本小说丛刊”影印清康熙写刻本,198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小说史料丛书”排印本,中华书局“古本小说丛刊”影印清顺治写刻本及清康熙写刻本,上海古籍出版社“古本小说集成”影印清顺治写刻本及日本抄本,1991年江苏古籍出版社“中国话本大系”、1992年浙江古籍出版社“李渔全集”排印清顺治写刻本及清康熙写刻本。

  第一回 丑郎君怕娇偏得艳

  明朝嘉靖年间湖广荆州府财主阙里侯不仅内才不济,相貌奇丑,浑身上下件件都阙,而且口气、体气、脚气奇臭难闻,故此人送绰号“阙不全”。只因自家有钱,竟先后娶了三位有才有貌的妻子。第一次娶邹长史女邹小姐,才貌双全,进门一月,因不堪忍受里侯的奇丑和臭气,就闭门在书房礼佛。因遭邹小姐坚拒,里侯仗着自己有钱,又娶何运判女何小姐为妻。何小姐进门两日,也因无法忍受“阙不全”,就拜邹小姐为师,一同礼佛,拒绝与里侯接触。里侯两次婚姻失败,只好降格以求。第三次只要娶一个大字不识、粗手笨脚的,只要会当家过日子,能生儿育女即可。谁料所娶吴小姐不仅才貌比前二位更胜一筹,而且心肠善良。吴小姐所作所为使邹、何两人感动,三人共担苦痛,同心奉侍丈夫阙里侯,竟使得一个奇臭奇丑的畸人得了三个才貌双全的美妻。三妻各生子,个个模样俊俏,又聪明伶俐,长大后或中举或出贡,光耀阙家门楣。里侯在三位妻子的精心侍候下活了八十多岁,得以寿终。

《无声戏合集》的主要内容是什么赏析

  第二回 美男子避惑反生疑

  赵家媳妇何氏的卧室与邻居童生蒋瑜的书房一墙之隔,赵家怕媳妇听到书声而动怜才之念,特地把何氏的卧室调至前面。哪知蒋瑜为避嫌疑也将书房移到了前边,恰好仍旧与何氏隔壁而居。一日蒋瑜从书架上意外发现了一个汉玉扇坠,因囊中羞涩就将其出售。不料这个扇坠乃是赵家送给何氏保管之物,赵家以此为罪证把蒋、何二人的“奸情”告到了府衙,蒋、何二人莫名其妙,却被屈打成招。却说知府夫人在知府书房床边发现了媳妇的一只绣鞋,就怀疑知府与媳妇有染。大吵大闹,媳妇含羞上吊。知府经过细心勘察,顺着壁缝找到一个老鼠洞才弄清真相。知府于此联想到了蒋、何二人之事,恍然大悟,最终平反了蒋、何二人的冤狱。

  第三回 改八字苦尽甘来

  旧家子弟蒋成,家道败落后到刑厅手下充当皂隶。因行杖时下不得毒手,反被刑厅诬为预先得了杖钱,白白吃了一顿好打。就这样,当了一年差,底钱不曾留得半个,倒挨了上千屈棒。同行也笑他:“不是撑船手,休来弄竹篙。衙门里钱这等好趁?要进衙门,先要吃一付洗心汤,把良心洗去;还要烧一份告天纸,把天理告辞,然后吃得这碗饭。”蒋成在受尽屈辱后遇到了算命先生华阳山人。华阳山人戏将他生辰八字更改了一下,恰好与刑厅的八字一样。刑厅从蒋成命纸上发现其与己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八字一样,刑厅做官,蒋成做皂隶,有天壤之别,对之不胜怜惜。于是蒋成得到了刑厅的百般关照,一时成了刑厅的红人。不上三年,就做了数千金的家事。后来刑厅又举荐他做了两任官,官满以后,宦囊竟以万计。

  第四回 失千金因祸得福

  广州府南海县的财主杨百万,放债不依借贷者的资产,而只凭其命相。遇着“富贵相”的就多放,遇“穷相”则少放甚或不放。秦世良与秦世芳面貌身材相同,一同去向杨百万借钱。杨百万相过秦世芳后,认为他今后留不住财,不肯借贷。世芳讨了个没趣。后面的世良心也悲凉,不料杨百万却相他“将来家财,不在小弟之下”,慷慨解囊借给五百两银子。世良借得五百两本钱,买了一些绸缎,飘海去做生意,不想途中却为海盗所劫。杨百万知世良失利后不仅不责怪,反而鼓励他不要灰心,又慨然借他五百两。世良这次先将三百两作本钱,去湖广贩米。途中遇一老仆,因家主落难,急需三百两银子解救,就拐走了世良的本钱。世良无奈,只得再用剩下的二百两仍往湖广贩米。途中在一客店遇到世芳,二人结为兄弟,一起居住。恰值世芳所带去湖广贩米的二百两本钱被窃,店家便将世良的二百两诬为世芳的银子给了世芳。世良有口难辩,只得忍气回家,以教授蒙童糊口。等到世芳在湖广贩米赚了大钱回到家里才得知,自己走时没带本钱,冤枉了世良。于是世芳将所得之财去赔还世良。在杨百万的调停下,两人平分了所得钱财。世芳就此依傍世良再去海外买卖。又遇到了朝鲜驸马,这驸马正是当年劫世良绸缎的海盗,驸马良心发现,以十倍之数赔还世良。此时,南海县的新任知县,竟是拐走世良三百两银子的老仆的主人,到任之后,立即设法补偿了世良五六千金。世良所失千金,却因祸得福。

  第五回 女陈平计生七出

  崇祯年间,陕西西安府武功县的耿二娘聪慧非常,心计颇多。有邻人将鱼钩吞入喉内,扯不出,吞不下,非常难受。二娘用糯米串推到嗓子眼,抵住鱼钩,顺顺当当地将鱼钩取了出来。有个妯娌在将箱子放回架上时,不慎手骨兜住了肩骨,两手朝天,不能动弹。二娘要几个男人揉她身上、腿骨。妇人害羞不肯,一急之下,手臂恢复正常。因此人称耿二娘为“女陈平”,佩服她的聪慧机敏。二娘与耿二郎婚后,和和美美,恩恩爱爱,夫妻感情极好。忽然一日,流贼到来,奸淫掳掠,无所不为。耿二娘被掳以后,第一晚推说自家行经不便,骗过了流贼头目。接着便用巴豆涂抹得生起毒来,还用巴豆抹了流贼头目,致使贼头不能得手。二娘又谎称有一大注银子埋在某处,诱骗流贼头目去掘。流贼头目果然相信,二人化作乞丐去掘银,途中二娘给流贼头目吃了两粒半巴豆,致其下泄不止,成为废物。于是二娘召集乡邻将流贼头目捉拿处死,然后去取得流贼窝藏的大量金银财宝。二娘用计谋不仅保全了自身,而且竟因祸得福。

  第六回 男孟母合教三迁

  嘉靖末年,福建兴化府莆田县的秀才许葳为当时闽中风尚所误,好男风不好女色。妻子死后,典房卖地,娶了娈童瑞郎。成婚之后,二人相亲尤切,瑞郎竟以自阉来报答许葳的恩情。不久,乡中人告发他养使阉奴,有叛逆之志。许葳被太守用刑后命归黄泉。瑞郎自阉之后,便男儿效女,学做女人的一应事宜。他看看在莆田呆不下了,便携带许葳的儿子承先连夜搬至漳州。瑞郎看顾承先极紧,害怕孩子因相貌姣好重蹈覆辙,时常叮咛嘱咐他不可上当被骗。谁料新任知县看中了承先模样,一定要他去做门子。瑞郎无奈,只得全家再迁往广东广州府。从此悉心管教承先,不久承先中举做官。后来,承先偶然得知瑞郎的身份,仍把他当作亲生母亲一样看待,奉养其善终。

  第七回 人宿妓穷鬼诉嫖冤

  崇祯末年,扬州有一个篦头的待诏王四,因看了新戏《占花魁》,艳羡卖油郎秦重的桃花运,忽然风流兴起,心热难熬,痴心妄想也占一次“花魁”。妓女雪娘本是狠毒的花界老手,趁机敲诈王四,提出只要交足一百二十两银子,就可嫁给王四。王四信以为真,一连忙了四五年,等到银子交足,要领雪娘,哪想鸨母与妓女同时翻脸不认账。王四气得半死,告到了江都县,因没有凭据,被当作无赖,挨了三十冤枉大板。王四气愤不过,央求一位才子写得一个百般滑稽的冤单,时时鸣冤叫屈。一日,一个押漕粮的运官替他抱不平,设计将鸨儿拿获,逼她交出坑人所得的银子。运官将银子全数归还王四,为王四出了一口恶气。

  第八回 鬼输钱活人还赌债

  嘉靖初年,苏州王小山惯以赌博掯勒人家钱财,时常勾引富室子弟下场作赌,将他们揽入圈套,直至倾家荡产才罢手。富户王继轩,要往山东、河南粜米,临走时叮嘱儿子竺生要闭门谨守,不可闲行游荡,结交匪人。父亲走后,竺生闲闷在家,母亲让娘家侄儿庆生来陪竺生到外边游玩散闷。谁料玩至王小山的花园赌窟,被王小山引诱上钩。竺生身无分文,小山便让竺生将家财田产写成契据换作赌资。开始,小山伙同众赌徒故意输给竺生,逗得他赌兴大发。三日后,竺生将一份家业输得净光。王继轩在外经商不顺,蚀了许多本钱,就急急返乡。不想到家之后,看到克勤克俭挣得的产业化为乌有,又气又急,不多几日竟一命呜呼了。王小山及众赌客趁势哄闹着竺生出丧。丧事完毕,众人分田分产,将竺生的家业攘夺得一分也无。竺生母亲一气之下也命归黄泉。王继轩死后,阴魂不散,化作一田姓客人携四千两银子诱使王小山招呼客人聚赌,将银子交王小山保管。赌毕,众赌徒自然要与王小山结清赌账,才发觉银子原来是冥钱纸锭。众赌徒咬定王小山私吞,逼他交出家财田产抵账。至此,王小山骗人害己,落得一贫如洗的下场。又整日提心吊胆,害怕王继轩鬼魂继续报复,惊吓而死。

  第九回 变女为儿菩萨巧

  万历初年,扬州府泰州盐场富户施达卿,为富不仁,悭吝刻薄,并无子息。为求子嗣,施达卿吃斋念佛,虔心奉持了二十年。当六十岁生日之际,苦求菩萨。菩萨显灵,嘱他乐善好施,不可利欲熏心,刻薄穷民。只要肯以钱财去忏悔,子息一事,菩萨决不失信。后来,施达卿将家财散去二千多两,妻子果然怀了孕。施达卿见妻子有孕,思前想后,踌躇非常。生下来的若是女儿,少不得妆奁;万一是儿子,更要承家守业。总之,左右为难。于是停止了施舍。结果生下来的竟是一个不男不女的怪胎。施达卿再去拜问菩萨,原来是他背弃承诺,悭吝病复发,菩萨嫌他只做了一半,所以生子之事也就应他一半。后来施达卿按菩萨忠告,重新施舍,怪胎变成了男孩。儿子渐渐长成,聪明伶俐,进了学、补了廪,做了一任知县,一任知州。

  第十回 移妻换妾鬼神奇

  韩一卿之妻马氏因误食了有毒的食物,面庞臃肿,美貌佳丽变成了癞皮。韩又娶一妾陈氏。陈氏知马氏得了不治之症,内心盼望马氏早死,表面上则虚情假意、花言巧语。不料马氏大难不死,病竟奇迹般地一天好似一天。陈氏大失所望,就在马氏的药中偷偷放了毒药,想趁早取而代之。却不料弄巧成拙,以毒攻毒,毒药治好了马氏的病,马氏又恢复了当初的花容月貌。陈氏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挑拨离间丈夫折磨马氏。她自己偷钱物贴补娘家却栽赃到马氏头上;又趁马氏表兄来借宿之机,挑起事端,造成马氏与其表兄偷奸的假相,折磨得马氏死去活来。可是好景不长,陈氏自己染上了癞病,神差鬼使地招认了迫害马氏的真相,从此失去了丈夫的宠爱。害人害己,自食苦果。

  第十一回 儿孙弃骸骨僮仆奔丧

  单龙溪的仆人百顺,随家主经商,讲信义,重然诺,处事仁厚又不古板,待人以古道热肠,无论家主还是行家店户都十分喜欢他。他与龙溪之间,虽是主仆,实似父子。龙溪将一应外事都交由他经手。相比之下,龙溪的儿孙单玉、遗玉倒是见利忘亲、不孝不义的逆子贪夫了。龙溪为了让儿子学一点立身的本事,带他们外出经商,一路上不仅增添了许多无端的麻烦,而且单玉、遗玉拿腔作势的大少爷派头又得罪了不少商家客户。单龙溪劳累困顿,心力交瘁,终于支撑不住而生起病来。看看病事渐重,死前交待了给儿孙的积产。单玉、遗玉却等不得龙溪断气就迫不及待地赶回家中翻箱倒柜,争夺家中的金银。叔侄之间也因为钱财进行了一场火并,结果遗玉打死了叔父,后自己也死于牢里。百顺在龙溪病中百般照料,任劳任怨。龙溪为其信义所感动,愤恨儿孙的不仁不孝,最终立下遗嘱,把家产全部留给百顺。百顺料理丧事后又以义子自称,逢时扫墓,遇忌修斋。

  第十二回 妻妾抱琵琶梅香守节

  精通医道的马麟如有一妻罗氏,一妾莫氏,还收有一个通房丫环碧莲,三人中仅莫氏生有一子。马麟如得了一场重病,有意试探一下三人在自己死后的打算。妻妾都信誓旦旦称要守节,只有碧莲并不急于表态,唯诺在两可之间。麟如病愈,自然疏远了碧莲。马麟如无心科举,与好友万子渊一起到扬州行医。他医术高明,因医好了知府的病,声名大起,人称“华佗再世”。后来知府升任陕西副使,马麟如也随同前往。万子渊仍留在扬州继续行医,但却打着马麟如的幌子。后来万子渊突然病死,人皆误以为是马麟如。消息传到马家,罗氏、莫氏相当绝情,争相嫁了人,各奔东西,并裹走了马家的许多财物。只有碧莲抚孤守节。后马麟如在陕西副使的帮助下,重振学业并考中举人,回到家乡,问明了事情的原委,感戴碧莲的大义,立为正妻。

  《连城璧》第一回 谭楚玉戏里传情 刘藐姑曲终死节

  少女刘藐姑善演戏文,少年谭楚玉为了接近刘藐姑主动要求入班学戏,以争取两人同台演出。戏班规矩极严,无法倾吐爱慕之情。楚玉爱藐姑的心思甚切:“此生即使前世无缘,不能与她同床共枕,也在戏台上面借题说法,两下诉诉衷肠。我叫她一声妻,她少不得叫我一声夫,虽然做不得正经,且占那一时三刻的风流,了了从前的心事,也不枉我入班一场。”于是就出现了“以齿颊传情”的精彩的一幕。他们只能借做戏互表爱慕之情,竟将戏情演成真状,扮得尽情极致,感人至深。因此为戏班带来了极好的生意。当地富翁有妾十一房,欲娶藐姑到家凑作金钗十二行,逼迫演完堂会后,当晚成亲。藐姑虽是戏子,但心气甚高,不为金钱权势所诱。因知在劫难逃,只得在表演《荆钗记》时,借题发挥,怒斥富翁,唱完曲子,两人双双跳入戏台下的洪流中。两人紧紧合抱顺流而下,幸被莫渔翁夫妇救活。二人回到了谭楚玉家乡,谭读书三年,进学中举,又中进士,选了福建汀州府推。后来辞官归隐,白头偕老。

  《连城璧》第三回 乞儿行好事 皇帝做媒人

  明朝正德年间,山东奇士某,秉性廉介清高,仗义疏财,喜欢为人抱打不平,由此,不几年家财荡尽。他见世风日下,便抛却妻小,乐得自在逍遥。做了乞丐,他亦葆真性情,依旧施困济危。人送诨名“穷不怕”,远近闻名。人家慕他清名,凡“穷不怕”上门,也乐得施钱舍饭。一日乞讨到山西太原府,因被先前一个乞丐假充“穷不怕”之名,坏了名声,他乞讨不得,几乎饿得半死。正在九死一生之际,得遇刘姓名妓。刘妓十二、三岁时,曾得“穷不怕”接济安葬母亲,此时知恩报德,救了他一命。又送他五十两一个元宝,苦心相劝,让他寻些生意做做,又赠送戒指一枚,劝戒他不得浪用撒泼,好自为之。正当“穷不怕”要悔过自新之际,遇到一个周姓寡妇,寡妇女儿被乡宦所骗,收作小妾,每日受大妇虐待。周寡妇因指望女儿赘婿养老,每日在乡宦门首磕头,乞请乡宦还她女儿。乡宦便讹诈周寡妇:欲救女儿,须交六十两身价银。“穷不怕”将五十两元宝、几吊铜钱并刘妓所赠戒指一起送与周寡妇赎女儿。不料横祸飞来,乡宦勾结知县以盗窃官银之名要治“穷不怕”的罪。正在危急之时,“穷不怕”被解进京御审。原来刘妓所赠元宝是她得遇正德皇帝所赠之物。正德皇帝此时已将刘妓接入皇宫,封了贵妃。闻听“穷不怕”受屈,特地要皇帝招他进京,为其雪冤。乡宦和知县被一并治罪。正德皇帝做媒人,将周寡妇女儿许配“穷不怕”,又封他做了皇亲。满朝文武都敬重他。“穷不怕”时常私访民间,多行好事,以达上听。后来他的三个儿子都做了显官,自己八十八岁寿终天年。

  《连城璧》第七回 妒妻守有夫之寡 懦夫还不死之魂

  明朝洪武、永乐年间,浙江衢州府常山县人费隐公,家多姬妾,正夫人贤淑,满堂和气,不见酸风。不料,隐公正室亡故。那些惧内的亲戚朋友想方设法撺掇他娶了一位有“醋大王”之称的妒悍妇人。隐公很快便轻而易举地制服了“醋大王”,众人叹服其为“妒总管”。远近惧内人士纷纷前来讨教治内之术。隐公隔壁穆子大五十出头,因为无嗣,妻子又悍妒,内心十分焦急,特地拜隐公为师,以求降服“阃内将军”之法宝。隐公设计让子大装死。妒妇在子大“死后”,守孝不到半年,渐渐打熬不住,准备嫁人。媒婆是隐公熟人,妒妇欲嫁之人正是子大。终于,堵住了妒妇佯装贞洁的口,煞了她嫉妒的威风,变得服服帖帖。后穆子大二妾生三子,一家和睦。

  《连城璧》第九回 寡妇设计赘新郎 众美齐心夺才子

  明朝弘治年间,吕哉生在妻子亡故后,因为鳏旷不过,只好去章台楚馆消遣解闷。众娼喜欢他的俊雅,其中沈留云、朱艳雪、许仙俦就像三房姬妾一般终日守着他,立定主意要嫁他。吕哉生因正室未娶,不好纳妾。三位妓女便自做主张替他聘定乔小姐为妻。吕哉生自己结识了寡妇曹婉淑,决意娶她续弦。在媒婆从中调停下,乔小姐做大,曹婉淑次之,三位妓女做小。五位佳丽共住一处。吕哉生安心读书,连中两榜,直做到宪副。

  《连城璧》第十二回 贞女守贞来异谤 朋侪相谑致奇冤

  明朝弘治年间,广东琼州府安定县秀才马既闲与妻子上官氏结婚十年,感情笃厚,恩爱异常。一日,社友姜念慈醉后谵言妄语,声称上官氏与己有奸情,绘声绘色,煞有介事。马心生狐疑,回家后将婢女屈打成招,一纸休书将上官氏赶出了门。此时姜念慈酗酒过度而身亡,上官氏无从质对。安定县知县包继元详察案情,伪作城隍阴司判牒与姜念慈供状以释疑。冤情昭雪,马既闲夫妇和好如初。马既闲得此教训,后来为官警醒清正。包继元直升至尚书。

  《连城璧》外编卷之三 说鬼话计赚生人 显神通智恢旧业

  万历初年,淮安府桃源县书生顾有成,除略通文墨之外,钱财不知数,米粮不知升斗,饥饱冷热不懂,礼数事务不通,是一个十足的书呆子,人送外号“顾混沌”。其妻也是个好吃懒做、百事不能的婆娘。一个家庭,有此一对宝货,不上几年便家财荡尽,妻也亡故了。顾有成续弦娶了一位贫士之女,名唤云娘。云娘过门后,看到夫家仓无一粒,囊无半文,连娶她的聘金和成亲的酒水都是借欠的,心里十分焦急。经询问丫环,得知顾有成不嫖不赌,主事家奴也是个守本分的人。家财究竟落到哪里去了?于是遂产生了疑团。云娘经过细心观察,发现丫环在夹墙里设有小小仓廒,正是这个墙洞漏去了主家的米粮。又发现家中钱财,都被管家埋于菜地之中。云娘不动声色,没有去惊动他们,却早已计谋在心。云娘暗度陈仓把地下钱财取出部分以还债主,又用丫环仓廒中米做得“无米之炊”,惊得丫环、家奴直以为云娘是位神仙。顾有成呆气十足,竟以为讨了一个能点石成金的仙女。云娘设计在让尼姑礼忏大娘之灵时,用阴间报应镇住了管家和丫环,堵住了钱财米粮的漏洞。之后,把菜园中的钱财买了米粮囤积发卖。不上几年,顾有成就成了桃源县第一个财主。云娘生下的儿子又百伶百俐,肖母不肖父,顾家又兴旺了起来。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