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进学解》原文、翻译及鉴赏

【导语】:

国子先生晨入太学,招诸生立馆下,诲之曰: 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①。方今圣贤相逢,治具毕张②。拔去凶邪,登崇畯良③。占小善者率以录,名一艺者无不庸④。爬罗剔抉

  国子先生晨入太学,招诸生立馆下,诲之曰: “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①。方今圣贤相逢,治具毕张②。拔去凶邪,登崇畯良③。占小善者率以录,名一艺者无不庸④。爬罗剔抉,刮垢磨光⑤。盖有幸而获选,孰云多而不扬。诸生业患不能精,无患有司之不明; 行患不能成,无患有司之不公⑥。”

  言未既,有笑于列者曰: “先生欺余哉! 弟子事先生,于兹有年矣。先生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⑦。记事者必提其要,纂言者必钩其玄⑧。贪多务得,细大不捐。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⑨。先生之业,可谓勤矣。觗排异端,攘斥佛老⑩。补苴罅漏,张皇幽眇(11)。寻坠绪之茫茫,独旁搜而远绍(12)。障百川而东之,回狂澜于既倒(13)。先生之于儒,可谓有劳矣。沈浸醲郁,含英咀华(14)。作为文章,其书满家。上规姚姒(15),浑浑无涯。周 《诰》殷《盘》,佶屈聱牙(16)。《春秋》谨严,《左氏》浮夸(17)。《易》奇而法,《诗》正而葩(18)。下逮《庄》《骚》,太史所录。子云、相如(19),同工异曲。先生之于文,可谓闳其中而肆其外矣(20)。少始知学,勇于敢为。长通于方(21),左右具宜。先生之于为人,可谓成矣。然而公不见信于人,私不见助于友。跋前踬后(22),动辄得咎。暂为御史,遂窜南夷(23)。三年博士,冗不见治。命与仇谋,取败几时。冬暖而儿号寒,年丰而妻啼饥。头童齿豁,竟死何裨(24)?不知虑此,而反教人为?”

  先生曰: “吁! 子来前。夫大木为杗,细木为桷(25)。欂栌侏儒,椳闑扂楔(26),各得其宜。施以成室者,匠氏之工也。玉札丹砂,赤箭青芝,牛溲马勃,败鼓之皮(27),俱收并蓄,待用无遗者,医师之良也。登明选公,杂进巧拙,纡馀为妍,卓荦为杰,校短量长,惟器是适者(28),宰相之方也。昔者孟轲好辩,孔道以明,辙环天下(29),卒老于行。荀卿守正,大论是弘,逃谗于楚,废死兰陵(30)。是二儒者,吐辞为经,举足为法,绝类离伦,优入圣域(31),其遇于世何如也?今先生学虽勤而不繇其统,言虽多而不要其中,文虽奇而不济于用,行虽修而不显于众。犹且月费俸钱,岁靡廪粟(32)。子不知耕,妇不知织。乘马从徒(33),安坐而食。踵常途之促促,窥陈编以盗窃(34)。然而圣主不加诛,宰臣不见斥,非其幸欤! 动而得谤,名亦随之,投闲置散,乃分之宜。若夫商财贿之有亡,计班资之崇庳,忘己量之所称,指前人之瑕疵,是所谓诘匠氏之不以杙为楹,而訾医师以昌阳引年,欲进其豨苓也(35)。”

韩愈《进学解》原文、翻译及鉴赏

  【注释】 ①国子先生:韩愈自称。唐朝的国子监是教育主管机构和最高学府,下辖国子、太学、四门、律、算、书七学。韩愈当时任国子博士。行: 德行,品德。随: 不加思考,随俗因循。②圣贤相逢: 圣君贤臣相逢。治具: 法令。毕张: 都建立起来。③登崇: 提拔。畯: 通 “俊”。④庸: 任用。⑤剔抉 (tijue): 挑选抉择。刮垢磨光: 刮除污垢,使之光亮。喻培养造就人才。⑥有司: 主管官吏。⑦六艺: 六经,指《诗》、《书》、《礼》、《乐》、《易》、《春秋》。披: 分开、翻阅。百家: 诸子百家。⑧钩: 钩取、探索。玄: 玄妙、深奥。⑨膏油: 灯烛。晷 (gui): 日光。兀兀: 用心劳苦。⑩觗(di) 排: 排斥。异端: 异端邪说,指与孔孟不合的学说。攘斥: 排斥。(11)苴 (ju): 本义为草做的鞋垫,引申为填塞的意思。张皇: 张大、阐发。(12)绪: 前人遗留的事业,此指儒学道统。旁搜: 四处寻求。绍: 继续。(13)狂澜: 来势凶猛的波浪,指异端邪说。(14)醲(nong) 郁: 香味很浓的酒。英、华: 精华。(15)规: 学习,取法。姚姒 (yaosi):虞舜姓姚,夏禹姓姒。后来遂以“姚姒”指虞舜和夏禹,也指虞、夏时代的作品。此处指《尚书》 中的 《虞书》 和 《夏书》。(16)周《诰》:指《尚书》中《周书》的《大诰》、《康诰》等。殷《盘》: 指《尚书》中《商书》 的《盘庚》。佶屈: 曲屈,指不通顺。聱 (ao) 牙: 读不顺口。(17)《春秋》: 指孔子根据鲁国史记作的史书。《左氏》: 指鲁国史官左丘明作的 《左氏》,即 《左传》。(18)《易》: 指《易经》,古代卜筮的著作,通过八卦推演阴阳变化。《诗》: 指 《诗经》。(19)《庄》、《骚》: 指战国时庄周的 《庄子》和屈原的《离骚》。太史所录: 指汉朝司马迁写的《史记》。子云、相如: 指西汉辞赋家扬雄和司马相如写的辞赋。(20) 闳 (hong):宏大,博大。肆: 恣肆奔放。(21)方:方术,道理。(22)跋前踬 (zhi)后: 进退两难。(23)遂窜南夷: 指韩愈由监察御史贬为阳山令事。窜,贬谪。南夷,南方僻远地区。(24)头童: 头秃。齿豁:牙齿脱落,露出豁口。裨 (bi): 补益。(25)杗 (mang): 屋梁。桷 (jue): 屋椽。(26)欂栌(bolu): 柱上短木,即头拱,承屋梁用。侏儒: 梁上短柱。椳(wei): 门臼。闑(nie): 古时门中央竖的短木。扂 (dian): 门栓。楔 (xie): 门两旁的木柱。(27)玉札: 中药名,地榆。丹砂: 朱砂。赤箭: 天麻。青芝: 药名,又叫龙芝。牛溲: 牛尿,一说车前草。马勃:药名,又叫马屁菌。败鼓之皮: 破鼓的皮。(28)卓荦 (luo): 特出,超绝。校 (jiao):比较。惟器是适:按照才能的大小合理用人。(29)辙 (zhe) 环天下: 坐着车游说天下。(30)荀卿: 即荀子,赵国人。战国的思想家和教育家。正: 指孔子的学说。兰陵: 山东省枣庄市。(31)二儒: 指孟轲和荀卿。经: 经典。法: 法则。绝类离伦: 超越同辈。圣域: 圣人的领域。(32)靡 (mi): 耗费。廪粟: 指俸禄。(33)从徒: 使仆人跟随。(34)踵 (zhong): 跟从。陈编: 旧书。盗窃: 抄袭。(35)商: 商量,计算。财贿: 财货,利禄。计: 计较。班资: 品级。崇庳 (bei): 高低。量: 能力。称 (chen): 相称。瑕 (xia) 疵: 缺点。杙 (yi): 小木桩。楹: 柱子。訾 (zi): 讥评,毁谤。昌阳: 昌蒲,据药书说久服昌蒲可以延年益心智。引年: 延年。豨苓 (xiling): 即猪苓,药草名。

  【译文】 国子先生早晨走进太学,召集学生站在学馆下面,教育他们说:“学业的精通在于勤奋,而它的荒废是由于玩乐; 德行的具备由于深思熟虑,而它的败坏在于因循随俗。现在圣君和贤臣相逢在一起,法令都建立了。除掉凶恶奸邪的人,提拔才德优良的人。有小优点的人大都被录取,有一技之长的人没有不被任用的。搜罗挑选,培养造就人才。大概有侥幸被选中的,谁说学问多反而不被举荐呢? 你们的学业只担心不能精通,不要担心主管官吏看不清楚;担心的是德行没有成就,不要担心主管官吏办事不公正。”

  先生的话还没有说完,有学生在队列中笑着说: “先生在骗我们吧! 我们向先生学习,到现在已有多年了。先生口里不停地吟读六经的文章,手里不停地翻阅诸子百家的书。对记事类的文章必定要掌握它的要点,对说理的文章必定要探索出它深奥的道理。总是贪图多学些务必有收获,无论大小都不放弃。经常点燃灯烛,夜以继日,经常用心劳苦地度过一年。先生对学业,可以说是很勤奋。抵制异端邪说,排斥佛教和道教。填补儒学缺漏的地方,阐明儒学的幽深微妙。寻找那茫无头绪衰落了的儒家道统,一个人独自四处寻求以远接孔、孟的学说。防阻百川的水泛滥,使它东流入大海,把倾泻出去的狂澜挽转回来。先生对儒学,可以说是很辛劳的了。沉浸在意味浓厚的典籍里,细细咀嚼体味书中的精华。写出的文章,摆满了房间。向上学习 《虞书》、《夏书》,内容深远无边际。《尚书》 中的 《诰》、《盘庚》,文词艰深,读不顺口。《春秋》 文辞讲究,《左传》铺张而夸大。《易经》 阐明的事理正常、变化奇妙,《诗经》 内容纯正而辞藻华美。向下一直到 《庄子》、《离骚》 和太史公的 《史记》,扬雄、司马相如的文章,虽然风格不一样,却同样美好。先生的文章,可以说内容博大而文辞恣肆奔放了。先生少年时开始懂得学习,勇于实践。长大后精通治学的道理,做事到处都得心应手。先生的为人,可以说很成熟了。然而办起公事来不被别人信任,办起私事来得不到朋友的帮助。进退两难,一动总是遭到指责。才做了监察御史,就被贬谪到边远的南方。做了三年的国子博士,在闲散的职位上显露不出治政功绩。命运总是在和仇敌打交道,不时遭到失败。冬天很暖和时孩子们却大声喊冷,年成丰收时妻子却为饥饿而哭。先生头顶秃了牙齿松动脱落了,这样到老死又有什么补益呢? 你不知道考虑这些事情,却反而来教训别人吗?”

  先生说: “唉,你到前面来! 那些大木料做屋梁,小木料做屋椽。柱上的短木、梁上的短柱、门臼、门栓、门中和门两旁竖的木料,它们各自得到合适的安排。用它们建成了房屋,这是木匠的精心安排。地榆、朱砂、天麻、青芝,牛尿、马勃,破鼓的皮,都把它藏好,等到需要用的时候才取出来而不遗漏掉,这就是医师的高明之处。提拔人才看得明白作得公正,好的差的都得到录用,为人含蓄委婉被认为是美好的,为人超绝被认为是杰出,比较人的高下长短,按照才能的大小合理用人,这是宰相用人的方法。从前孟轲善于辩论,使孔子的学说因此得以阐明,他车迹遍天下,终于老死在游说路途。荀卿坚守孔子之道,把孔子的学说发扬光大,为了逃避谗言到了楚国,还是丢了官死在了兰陵。这两位大儒,他们的言辞成为经典,行动成了后人的法则,超越了同辈,可进入到圣人的领域,然而他们在当时的遭遇是怎么样呢? 现在我钻研学问虽然勤奋,却没有遵循儒学的系统,言论虽多却不能把握住要点,文章虽然写得好,可对实际应用没有帮助,德行虽然有修养,却没有在众人中显露出来。还每月领取俸禄,每年耗费禄米。儿子不会种田,妻子不会织布。我骑马时有仆人跟随,坐着有吃有喝。我只随着世俗的道路谨慎地走,看看旧书抄袭着。然而圣明的君主没有责罚,宰相没有贬斥我,这不是我的幸运吗?我一动就遭致毁谤,名声也跟着受到毁坏,我被放在闲散的职位上,是本分所应该的。至于计算利禄的有无,计较官位的高低,忘记了自己的能力和什么位置才相称,却指责前人的毛病,那就是人们所说的责问木匠不把小木料做屋的柱子,讥笑医师用昌蒲作延年益寿的药,却想推荐他自己的猪苓呀。”

  【鉴赏】 本文借国子先生和学生的问答,表面上是说明治学德行的道理,实际上是曲折地反映了自己有很高的才德却被放在闲散的职位上的怨恨情绪,指责了当时的执政者不识贤愚,大材小用的错误做法。另外,对治学提出了精深的见解,倡导勤奋刻苦,独立思考,长年坚持。“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和治学应作有系统的研究,文章要有实际意义,对后世有很大的教育和启迪作用。因此历代对此文的评价很高。

  本文属于赋的范畴,但在骈文的形式中夹杂着散文化的句子,显得活泼而富于变化。

  字数:4469

  知识来源:傅德岷,赖云琪 主编.古文观止鉴赏.武汉:崇文书局.2005.第309-313页.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