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祭鳄鱼文》原文、翻译及鉴赏

【导语】:

维年月日,潮州刺史韩愈,使军事衙推秦济,以羊一、猪一,投恶溪之潭水①,以与鳄鱼食,而告之曰: 昔先王既有天下,列山泽,罔绳擉刃,以除虫蛇恶物为民害者,驱而出之四海之外②。

  维年月日,潮州刺史韩愈,使军事衙推秦济,以羊一、猪一,投恶溪之潭水①,以与鳄鱼食,而告之曰:

  昔先王既有天下,列山泽,罔绳擉刃,以除虫蛇恶物为民害者,驱而出之四海之外②。及后王德薄,不能远有,则江汉之间尚皆弃之以与蛮、夷、楚、越; 况潮,岭海之间③,去京师万里哉! 鳄鱼之涵淹卵育于此④,亦固其所。今天子嗣唐位,神圣慈武,四海之外,六合之内,皆抚而有之; 况禹迹所揜,扬州之近地⑤,刺史、县令之所治,出贡赋以供天地、宗庙、百神之祀之壤者哉! 鳄鱼其不可与刺史杂处此土也。

  刺史受天子命,守此土,治此民; 而鳄鱼睅然不安溪潭,据处食民畜、熊、豕、鹿、獐以肥其身,以种其子孙,与刺史亢拒⑥,争为长雄。 刺史虽驽弱, 亦安肯为鳄鱼低首下心, 伈伈����, 为吏民羞⑦,以偷活于此邪! 且承天子命以来为吏,固其势不得不与鳄鱼辨。

  鳄鱼有知,其听刺史言: 潮之州,大海在其南,鲸、鹏之大,虾、蟹之细,无不容归,以生以食; 鳄鱼朝发而夕至也。今与鳄鱼约: 尽三日,其率丑类南徙于海,以避天子之命吏。三日不能,至五日; 五日不能,至七日; 七日不能,是终不肯徙也,是不有刺史,听从其言也。不然,则是鳄鱼冥顽不灵⑧,刺史虽有言,不闻不知也。夫傲天子之命吏,不听其言,不徙以避之,与冥顽不灵而为民物害者,皆可杀。刺史则选材技吏民,操强弓毒矢,以与鳄鱼从事,必尽杀乃止。其无悔!

韩愈《祭鳄鱼文》原文、翻译及鉴赏

  【注释】 ①维:此处是句首语气词,无实义。或作“在”、“于”解。此句有的版本是“维元和十四年四月二十四日”。潮州: 唐代州名,治所在今广东省潮安县。刺史: 秦代设置刺史,监督各郡。隋代以后,刺史为一州的行政长官。隋炀帝和唐玄宗时曾两度改州为郡,改刺史为太守,不久又复旧。衙推: 唐代军府或州郡的属官。节度使、观察使、团练使属下皆有衙推。又刺史领诸军使时,所属下亦有衙推,位在推官、巡官之次。恶溪: 指今广东潮安县境内的韩江。②先王: 指上古时代的五帝三王。列山泽: 用烈火焚烧山野里的草木。列,同 “烈”,放火烧。用典见《孟子·滕文公上》: “舜使益掌火,益烈山泽而焚之,禽兽逃匿。” 罔绳: 结绳为网,用于捕捉。典出 《易·系辞》: “作结绳而为罔罟,以佃以渔。”擉(chuo) 刃: 用锋利的刀枪刺杀。擉,同 “戳”,刺。《庄子·则阳》:“冬则擉鳖于江。” 四海: 古人认为中国四面都是海,四海之外便是异域。③后王: 指东周以后的历代君王。德薄: 德业威望衰落降低。蛮、夷、楚、越: 古人对我国东南部外族的泛称。蛮、夷,古人对少数民族的简称。楚、越,原都是周朝诸侯国。岭海之间: 指五岭以南、南海以北的广大区域。岭,指大庾、越城、都庞、萌渚、骑田五岭。唐玄宗时,潮州改为潮阳郡,地处岭海之间。④涵淹: 潜藏。卵育: 繁殖,生育。⑤神圣慈武: 用典见《书·大禹谟》: “乃圣乃神,乃武乃文。” 据孔颖达疏: “乃圣而无所不通,乃神而微妙无方,乃武能克定祸乱,乃文能经纬天地。”揜: 同 “掩”,掩盖,遮蔽。近地: 禹分天下为九州,扬州是其一。潮州属古扬州地域,相对于四海和六合的辽阔无边而言,潮州是天子的近地。⑥睅(han) 然: 通 “悍然”。凶狠貌。睅,眼睛瞪大、突出,无所畏惧的样子。亢拒: 通 “抗拒”。⑦低首下心: 形容屈服顺从。下心,是降下心志屈服于人之意。伈伈(xinxin): 恐惧貌。����(xianxian): 小视貌, 即不敢睁大眼睛正视。 为吏民羞: 意即如果我屈服于鳄鱼,就是在黎民和属吏面前丢脸,使他们感到耻辱。或解为 “给治民的官员丢脸”。⑧冥顽不灵: 形容愚昧无知,不开窍,即 “顽固不化”。

  【译文】 某年某月某日,潮州刺史韩愈,派军事衙推秦济,把一只羊、一头猪丢进恶溪的深水中去给鳄鱼吃,并且告诉它说:

  上古的帝王统治天下时,焚烧山野里的草木,结绳为网,使用锋利的刀剑刺杀去除掉危害民间的虫蛇恶物,将它们赶到四海以外的异域。到了东周以后的历代君王,德行都很浅薄,不能领有远处的地区,就是长江和汉水流域的土地,尚且抛弃给了蛮、夷、楚、越,何况潮州处在五岭和大海的中间,距离京城还有万里之遥呢! 鳄鱼潜伏繁殖在这里,也本来是适当的地方。而今的真命天子继承了唐朝的帝位,才能出众,仁慈英武,四海以外、宇宙以内的地方,都属于唐朝安抚和统治。何况潮州是大禹的足迹所曾到达过的古代扬州相邻的地方,是刺史、县令所治理的区域,是进呈贡物,缴纳赋税,以供君王祭祀土地、祖宗和各种神灵的地方哩! 鳄鱼是不能跟刺史同住在这个地方的。

  刺史受了天子的命令,来镇守这块土地,治理这里的百姓,鳄鱼却凶暴地不安居在溪潭中,反而盘踞在栖身的地方,抢吃百姓的牲畜和狗熊、野猪、鹿子、獐子这些猎物,来养肥它的身体,来繁殖它的后代; 和刺史对抗,想要争个高低雌雄。刺史即使无能懦弱,又怎么肯对鳄鱼低头拜服,心怀恐惧,睁只眼闭只眼不敢行动,在百姓和属吏面前丢脸,苟且偷生在这个地方呢? 况且我是奉了皇上的命令到这里来做官,这样的情势本来就不能不和鳄鱼明辨是非。

  鳄鱼你如果有知觉,请听听刺史的话: 潮州这个地方,大海在它的南边,鲸鱼和鹏鸟那般大,虾子和螃蟹那般小,没有不被容纳而各自得到归宿,借助大海维持自己的生存饮食。那么鳄鱼你早晨从这里出发,晚上就可以到达那里。今天我和鳄鱼约定: 三天之内,请你率领同伙向南迁移到大海里去,以便避开皇上任命的官吏; 三天时间如不够,延到五天; 五天不够,延到七天; 七天时间还没做到,就是最终不肯迁移了,这是眼中没有刺史,不听从他的命令了!要不然,就是你鳄鱼太愚昧顽固,不堪教化,刺史即使有言在先,听不到也不知道。对抗皇上的命官,不听从他的话,不迁移躲避,和那愚昧顽固、不堪教化、害民害物的东西,都是可以杀的。那么,刺史就要选派有才干和技艺的官吏与民众,拿起强弓毒箭,跟鳄鱼进行战斗,定要杀光才罢休。可不要后悔啊!

  【鉴赏】 这篇奇文貌似“游戏文字”,却以小见大,发人深省,寄寓了鲜明的主题和严峻的现实意义,是一篇气势雄迈的“讨贼檄文”。

  作者通过回顾历史、先后比较,揭示了鳄鱼虐民害物的罪行与跋扈之态,指出其长期肆虐的原因是先王能为民除害,后王浅薄,不能统治远方,连江汉之间都放弃了。韩愈虽未直斥当时君王,但却为文讽谏,可见他很有胆识。从行文手法来看,这是欲擒故纵,欲合先开,为后面蓄势。文中陡然折笔,以今非昔比晓谕鳄鱼,以极力宣扬大唐天子、刺史、县令、天地、宗庙、百神的声威震慑鳄鱼,使之失去再行肆虐的借口。拜读此文,使人感到字字跳跃、流贯如珠、雄辩有力。作者对鳄鱼待之以礼、晓之以理之后,紧接着又凌之以威、绳之以法,义正辞严地宣布了驱逐鳄鱼的命令。这段判决书写得可谓宽严有度,恩威并施,仁至义尽,果决犀利,势不可当,最后落到 “杀”字上似有雷霆万钧之力。“操强弓毒矢”、“必尽杀乃止”,表明作者疾恶如仇,为民除害、敢于斗争的精神。以 “其无悔”三字戛然结尾尤显韩文的峭劲。

  字数:2851

  知识来源:傅德岷,赖云琪 主编.古文观止鉴赏.武汉:崇文书局.2005.第353-356页.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