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华盛顿《告别演说》原文及赏析

【导语】:

[美国]乔治华盛顿 愿上天继续把最精美的赠品它的仁慈赐给你们;愿你们的联邦和兄弟般的情谊千古长存;愿你们一手制定的自由宪法将神圣地保持下去;愿每个部门的工作将显示出智慧与德行;总

  [美国]乔治·华盛顿

  愿上天继续把最精美的赠品——它的仁慈赐给你们;愿你们的联邦和兄弟般的情谊千古长存;愿你们一手制定的自由宪法将神圣地保持下去;愿每个部门的工作将显示出智慧与德行;总之,愿你们在自由的庇护下,认真维护并慎重使用上帝的赐福,各州人民享有更美满的幸福。

  【演讲词】

  朋友们,同胞们:

  重新选举一位公民来管理美国政府的日期,已为期不远,你们必须考虑任命一位能托以重任的人的时刻已经到来。我觉得现在就将谢绝把我置于候选人之列的决心告诉你们是合适的,尤其是因为这可能有助于公众表达更为明确的声音。

  当我盼望结束政治生涯之际,我的感情不允许我不对我可爱的祖国表示深切感谢。我感谢祖国授予了我许多荣誉,并以坚定不移的信心支持我,使我享有一切机会通过坚贞不渝地工作,表现我对祖国的神圣感情,虽然这在效果上与我的热忱并不相称。如果我的供职对我的祖国有所裨益,我们要永远记住:当各方面激起的热情容易把我们引入歧途时,当有时出现捉摸不定而又令人泄气的局势时,当因经常失利而大受责难时,你们坚定不移的支持就是战胜艰难的主要支柱,也是使各项计划有效地实施的一项保证,这才是你们应赞扬的,并应视之为有教益的事例列入史册。我深感此种支持,死后也不会忘记,为此我要不停地为你们祝福:愿上天继续把最精美的赠品——它的仁慈赐给你们;愿你们的联邦和兄弟般的情谊千古长存;愿你们一手制定的自由宪法将神圣地保持下去;愿每个部门的工作将显示出智慧与德行;总之,愿你们在自由的庇护下,认真维护并慎重使用上帝的赐福,各州人民享有更美满的幸福。使你们获得把你们的宪法介绍给其他各国的荣誉,使这部宪法为那些对之还十分陌生的国家所赞美、爱慕和采用。

  也许我的讲话应该到此为止。但我对你们的幸福的关心,这种关心只有在我生命结束时,才会终止,以及因关心而必然要产生的对危险的担心,促使我在此场合向你们提出一些看法,供你们慎重考虑和经常回顾。这些看法是经过多次思考和慎重观察后才产生的。在我看来,这些看法对你们作为一个民族的永久幸福是十分重要的。

  政府的统一使你们组成为一个民族,它对你们是十分珍贵的。这确是如此,因为它是你们真正独立大厦的主要支柱,维护着你们在国内的平静和国外的安宁,保障着你们的安全和各方面的繁荣以及你们如此高度珍视的自由。但是不难预见,总是会有人以种种理由从各个方面,煞费苦心地、不择手段地来动摇你们心中对这一真理的信念。由于它是你们政治堡垒中的要害所在,国内外敌人的矛头便会持续不停并不遗余力地(虽然往往是鬼鬼祟祟、阴险狡诈地)对准着它。因此,极为重要的是,你们应该正当地估计全国性的联合对你们集体和个人幸福的巨大价值,你们应该对它怀有真诚的、经久不变的感情,要习于像对待护佑你们政治上的安全与繁荣的守护神那样想到它或谈到它;要小心翼翼、无微不至地保护它;要驳斥一切抛弃它的想法,即使对它抱有丝毫怀疑亦不允许;要义正词严地反对刚冒头的一切可能使我国的任何部分与其他部分疏远并削弱连接全国各地的神圣纽带的种种企图。

  对此,你们有一切理由抱有同感并表示关切。不论是出生于或选择住在这个共同的国家的公民,这个国家有权要求你们感情专注地爱它。美国人这一名称是属于你们的,你们都是国民。这个名称必须永远凝聚应有的爱国主义自豪感,要高于任何因地域差别产生的名称。你们之间尽管有一些差异,但毕竟有相同的宗教、风俗、习惯和政治原则。你们在共同的事业中战斗在一起,胜利在一起。你们拥有的独立和自由是群策群力的结果,是经历了共同的危险、苦难和胜利后取得的。

  因此,我国各地都感到联合与它们的直接的和特殊的利益息息相关,它们在统一的步调下,共同努力,便会产生更大的力量,获得更丰富的资源,能够更好地抵御外来的危险,它们的和平就会较少地受到外国的干扰。其无法估计的价值还在于:联邦能避免他们之间的争吵和战争。那些内部不受同一政府约束的邻邦,战祸频仍;它们内部的纷争即足以挑起战争,而国外的敌对的同盟、各种依附关系和阴谋又从中挑拨使之激化。因此,有一个联合的政府,即不必要拥有过分庞大的军事建制,而庞大的军事建制在任何形式的政府里都是不利于自由的,对共和国式的自由更为有害。因此,你们的联邦应被视为你们自由的主要支持,爱自由就必须维护联邦。

乔治·华盛顿《告别演说》原文及赏析

  在考虑到可能扰乱我们联邦的各种原因的同时,有一件亟须严重关注的事情,即地理差别居然成为区别党派的特点的根据,如北方的和南方的,大西洋的和西部地区的;而诡谲之徒可能力图煽动人们相信,地方利益和观点的确存在差异。党派在特定区域内获得势力的手段之一,乃是将其他地区的意见和目的加以歪曲。你们应尽量提高警惕,克制由此种歪曲所引起的妒忌与不满。妒忌与不满易使本应亲如手足般地聚集在一起的人们彼此疏远。

  不幸得很,这种党派性是和我们的本性不可分的,在人类心灵最强烈的感情中扎下了根。它以不同的形式存在于一切政府之中,多多少少受到阻扼、控制或压抑。但是在那些民主形式的政府中,可见其散发剧毒,成为政府的最危险的敌人。

  一派轮流对另一派进行的统治,会因政党间不和而自然产生的复仇心成为苛政。这种复仇心在不同年代和不同国家中曾犯下最可怕的罪行。因此,这种轮流统治本身就是可怕的专制,并终将导致更加正式的和永久的专制。轮流统治造成混乱和苦难会逐渐地使人们赞同个人具有绝对权力,以求得安全与宁静。迟早某一个比他的敌手更有能力、更为幸运的掌权派的首领会利用这种倾向来达到自己正位的目的,从而毁坏了公众的自由,即使不相信会发生这种极端的事例(这种事的确不应发生),但是党派性所造成的那些常见的、无止境的危害应足以引起每一个明智的人的关注和责任感,去阻拦和制止其滋长。

  有一种意见,认为自由国家的政党对政府的行政机构可起有用的制约作用,并且可用以使自由的精神富有生气。这一点在某种限度内也许是真实的。在一个君主政体型的政府中,爱国主义可以宽容(如果不是赞同)党派性。但是在那些民主型的国家里,在纯粹选举产生的政府里,这是不值得鼓励的一种风气。

  同样重要的是,在一个自由的国家里,思考的习惯会使那些受命管理国家的人谨慎从事,不超越宪法规定的他们各自的权限,避免一个部门在行使职权时去侵犯另一个部门的权力。侵犯职权的风气易使各部门的权力集中为一,这样,不管建成何种形式的政府,都会产生一种地道的专制。正确估计支配人类心灵的对权力的迷恋及滥用权力的癖好,就完全可以使我们相信这种情况是真实的。行使政治权时,必须把权力分开并分配给各个不同的受托人以便互相制约,并指定受托人为公众福利的保护人以防他人侵犯。这种相互制约的必要性早已在古代的和现代的试验中显示出来。我国也在进行某些试验,而且就在我们自己的眼前。有必要进行这些试验,也有必要继续这些试验。如果根据人民的意见,认为宪法规定的权力的分配和修改有错误的话,可用宪法规定的修正办法予以改正。

  对一切国家要讲信义和公正。要力求与一切国家和睦相处。宗教和道德责成我们这样做,难道好的政策就不要求我们这样做吗?在不久的将来,这个国家将称得上是一个自由的、进步的伟大的国家。它为人类树立了一个始终由正义与仁慈所指引的民族的高尚而且新颖的榜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与事物的发展,这样一种计划的成果将充分补偿由于坚持此项计划而失去的任何暂时利益,这是任何人都不会怀疑的。难道上帝没有把一个国家永久幸福与它的德行连接在一起吗?这次试验至少是根据人类本性可以为善的观点而进行的。难道可以因为其罪恶就认为此项计划是不可能实行的吗?

  在执行这样一项计划中,重要的莫过于应该排除对个别一些国家抱着永久的、根深蒂固的反感以及对另一些国家的感情上的依附。取而代之的应该是培养正直的、和睦的感情来对待一切国家。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习惯性的偏爱或习惯性的偏恶,这样的国家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无异于一个奴隶,是一个受自己的仇恨或偏爱摆布的奴隶。无论是做哪一种奴隶,都足以使自己偏离自己的职责和利益。

  同样,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感情上的依附会产生种种罪恶。在并没有真正的共同利益存在的情况时,同情自己喜好的国家会产生一种错觉,幻想有一种假想中的共同利益,也会使自己对另一方抱有敌意,这样就会无缘无故地把自己引入参加以后的争吵和战争的歧途上去。在这种感情支配下还会将别的国家不能享有的权利让给自己喜好的国家,这就容易加倍地损害正在作出让步的国家,不必要地放弃本来应该保持的东西,并在不能享受平等权利的各方中激起妒忌、恶意以及报复。

  欧洲有一套基本利益,我们则没有,或关系甚疏远。因此欧洲必定经常忙于争执,其起因实际上与我们的利害无关。因此,在我们这方面通过人为的纽带把自己卷入欧洲政治的诡谲风雨,与欧洲进行友谊的结合或敌对的冲突,都是不明智的。

  我国位于隔离的和遥远的位置,这要求我们并使我们追寻另一条不同的道路。如果我们还是一个民族,在一个有效的政府下,则那样一个时代就不会太远了,到那时我们可以避免外来烦扰所造成的物质上的毁坏,并使我们在任何时候决心保持的中立态度会获得严格的尊重。当交战各国无望获得我们的支持,也不敢轻率地冒险向我们挑衅时,我们就可以根据我们的正义所指引的我国利益来选择和平或战争。

  为什么摒弃在如此特殊形势下的有利条件呢?为什么离开我们自己的立场而站在外国的立场呢?为什么要把我们的命运与欧洲任何地区的命运交织在一起从而把我们的和平与繁荣陷入欧洲的野心、竞争、利益、好恶或反复无常的罗网里去呢?

  我们真正的政策是避开与外界任何部分的永久联盟,我的意思是说我们所做的不应超越我们目前所负的义务。不要把我的话理解为可能赞成不遵守现有的协定(我坚信诚实始终是最上策,这一箴言对公共事务和私人事务都同样地适用)。因此我再重复说一遍,让那些协议按照它们的真正的含义予以遵守吧。但依我看来,超越这些协议是不必要的,也将是不明智的。

  我们应始终注意保护适当的军队,使自己处于有利的防御状态,这样我们就可能有把握地信托暂时的联盟以应付特别紧急的情况。

  同胞们,在向你们提出这些出于一位亲爱的老朋友的忠告时,我不敢希望这些忠告将产生强烈的和持久的印象,但我愿这些忠告会抑制通常产生的感情冲动,或防止我们的国家走上迄今为止留着各国命运印迹的老路。但是如果我竟能希望这些忠告可能产生部分的效益和一些暂时的好处,可以不时提醒你们要避免党派性的泛滥并预防外来的离间阴谋,警惕伪装的爱国主义的欺诈行为,那么,为你们幸福而担忧的心情将得到充分的补偿,这些忠告就是根据这一希望提出的。

  【鉴赏】

  乔治·华盛顿,美利坚合众国的奠基人。他出身于大种植园家庭,幼年丧父,没有受过传统的贵族教育。23岁在英国殖民军中担任陆军指挥官,接着参加反抗英军统治,争取美国殖民地自由的革命运动。北美独立战争爆发后,被推选为大陆军总司令,领导北美十三州的独立战争,直到取得最后胜利。1787年主持费城会议,制定《美利坚合众国宪法》,1789年宣誓就任第一届总统,1793年连任。

  早在1792年,第一届总统任期期满时,华盛顿就欲退出政治舞台,回到安静的维尔农山庄。但在汉密尔顿和杰弗逊的极力请求下,连任第二届总统。1795年,他受到的抨击日益激烈,同时他已完全厌倦了政治生活,因此,决定在第二届总统任期期满后放弃总统职位。

  这是华盛顿在第二届总统任期期满前夕发表的演说,也是他最负盛名的演说。在演说中,他一开始就以恳切的言辞,表达了自己不做第三届总统的愿望。他表示,“你们必须考虑任命一位能托以重任的人的时刻已经到来”,决心“谢绝把我置于候选人之列”。华盛顿谢绝担任第三届总统,为美国总统只能连任一届开创了先例,这一做法后来通过法律形式保留至今。因此,其意义是十分深远的。

  华盛顿虽然盼望结束自己的政治生涯,但他对国家和人民还是充满神圣的感情。他在演说中用热忱的言语,深情地表达了对国家、对人民最美好的祝愿。作为一位开国元勋,华盛顿告别演说并不只停留在表达谢意和祝愿上,他要将自己执政以来所总结的经验教训作为一份厚礼,留给他的后人。

  在演说中,华盛顿从国家的内政、外交等治理国家的一些重要方面提出了自己深思熟虑的见解。如他要求人们努力维护政府的统一,保持和维护联邦的团结,反对分裂和破坏团结的倾向;要求对一切国家讲信义和公平,力求与一切国家和睦相处等等。华盛顿所提出的治国之道无疑是一笔重要的政治遗产,他以一片诚挚之心向国人作了重要的政治交代。

  这篇演说充满了谦虚、质朴、平和的特点,通篇没有口号式的宣言,更没有居功自傲、凌驾于人的气势,有的只是平等和亲切之感。因此,他的演说娓娓道来,贴近听众,使人们在接受他的思想观点的同时感受到他那为国家和人民尽心尽责的诚意和崇高的人格力量。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