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妇女问题与社会主义》原文及赏析

【导语】:

[中国]陈独秀 社会主义不止解决妇女的问题且可以解决一切的问题。 【演讲词】 现在我所讲的题目,是女子问题与社会主义。女子问题,近来研究的人很多,但都零零碎碎,没有系统;所以我

  [中国]陈独秀

  社会主义不止解决妇女的问题且可以解决一切的问题。

  【演讲词】

  现在我所讲的题目,是女子问题与社会主义。女子问题,近来研究的人很多,但都零零碎碎,没有系统;所以我今日提出来讲讲,想于没有系统之中,找出一个系统。

  今日所谓伦理,大概有两种观念:一种是帮助弱者抵抗强者;一种是牺牲弱者抵抗强者。现在军国主义,都是牺牲弱者的一种,是牺牲弱者帮助强者;与此相反的,就是社会主义,这主义帮助弱者抵抗强者。社会主义中最要紧的是劳动问题,然而劳动与女子有什么关系呢?我们要知妇女与劳工是社会中最没有能力的,劳工受资本家压迫,妇女受男子压迫,我们今日固要帮助劳工抵抗资本家压迫,尤要帮助妇女抵抗男子压迫。但今日我们专讨论的是女子问题,关于劳工问题,暂且不说。我虽单讲女子问题,然与劳工问题也有关系,因劳动不单是男子的事,女子也与劳动很有关系的。

  女子问题,实离不开社会主义。为什么呢?因为女子与社会有许多冲突的地方,讨论女子问题,首要与社会主义有所联络,否则离了社会主义,女子问题断不会解决的。因社会制度,造成了社会的许多不平等的事情,因社会造成个人的不平等不独立,然后方有社会主义发生。讨论这点,妇女问题,自然是连带发生了,妇女问题虽多,总而言之,不过是经济不独立。因经济不独立,遂生出人格的不独立,因而生出无数痛苦的事情。

  中国妇女,伦理上的信条,是三从主义,所谓三从,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老来从子。因在家从父,女子一切活动,都要受父亲的干涉,而做父亲的干涉女儿,差不多当女子是桌上一个瓶,摆在一块地方,什么用也没有。做父亲的,可以将女儿卖给人,送给人,并且他父亲要恭维人巴结人,可随便把伊送人做妻做妾,女子若不肯嫁给有钱有势的人,是不行的。现在中国女子婚姻问题当中,百人中想自由的不过一二人,其余的多是父母作主。父母也不是单为子女设想,不过为自己联络有权势的人,便送给他人做妻,拿女儿作他一己攀援富贵的敲门砖罢了。女子在家从父,可以谓之全然没有人格。至于出嫁从夫,男子叫女子做事,女子不能抵抗,若是抵抗,社会断不相容,做夫的不但可以命令女子,并且也可以卖,也可以送。我们知道的,有许多男子,因吃鸦片烟,把他妻卖去的,也有强迫他妻去卖淫的。有人告诉我,广东有一处地方——我不知是不是——可以将女子租给别人,在古代社会,这种事很多。我固然不信广东还有这种野蛮行为,但或者形式上没有,而精神上也许有的。

  现在女子结婚,差不多都是父母贪图富贵,不但父母把自己人格取消,而许多女子也把自己的人格取消了。广东情形,我知得不十分清楚,至于上海情形,很是可悲。有一个上海很著名的学校,多数学生没有独立的思想,伊们知识虽好,而思想仅得一个,就是穿着要阔,要时髦,假使有一个不甚时髦,大家都看伊不起,而自己也觉得不像样,伊们最后的思想,就是要嫁一个留学生,回国之后,要做大官。但伊们的衣饰从哪里来呢?伊们既不劳动,当然得不到,所以伊们的希望,只有望男子送来,这样的思想,自然把自己的人格丧失了。现在许多女子不想独立,只想穿阔衣服,也是把自己的人格同时丧失的。

  中国社会上的女子,无论从父从夫,都没有独立的人格;靠父养的,固没有人格,靠夫养的,也没有人格,所以女子丧失人格,完全是经济的问题。如果女子能够经济独立,那么必不至受父、夫的压迫。

  在社会主义之下,男女都要力作,未成年时候,受社会公共教育,成年以后,在社会公共劳动。在家庭不至受家庭压迫,结婚后不会受男子压迫,因社会主义认男女皆有人格,女子不能附属于父,也不能附属于夫。

  现在尚有另一问题,许多人可以说:不必社会主义,女子也可独立;不在社会主义之下,也可不受父母男子的压迫。这句话初看来,很有道理,但很错了,因离了父母家庭去谋独立生活,是不行的。何以见得呢?因女子离了家庭的奴隶生活,自然去谋独立生活,但社会是不许的。我们想想:女子离家庭而独立生活,去什么地方生活呢?在什么地方能谋生活呢?无论什么地方,都在资本制度之上,一部分雇人做事,一部分帮人做事。女子若离了家庭,雇人做事呢?还是被雇于人?如果要雇人,真是笑话,不会有的。伊们既不能雇人,一定要受人雇,一定附于资本家,那么,就会变成资本家的奴隶了。从前女子是家庭的奴隶,而离了家庭,便变成了资本家的奴隶。无论如何,都是奴隶,女子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在社会主义之下,不是这样。工人资本家没有分别,大家都要作工,所以必到社会主义时候,才能根本解决。女子在家庭,固有独立的人格,在社会,也有独立的人格。

  我今天所讲妇女问题与社会主义,因为女子问题有许多零零碎碎,不能解决,非先提社会主义,无以概括。妇女的痛苦,十件总有九件经济问题,而社会主义不止解决妇女的问题且可以解决一切的问题。我们所讲的伦理,不是牺牲弱者以助强者,而是帮助弱者抵抗强者,后者就是社会主义。女子与劳动者全是弱者,所以我们要帮助弱者抵抗强者,除了社会主义,更没有别的方法。我以为不论男女,都要研究社会主义,而女子比男子更要奋斗才好。如果把女子问题分得零零碎碎,如教育、职业、交际等去讨论,是不行的,必要把社会主义作唯一的方针才好。这不单是女子的事,而男子也是这样。所以希望男女要全部努力于社会主义,男女实行联合弱者以抗强者,就是我今日讲社会主义的意思。

陈独秀《妇女问题与社会主义》原文及赏析

  【鉴赏】

  中国几千年宗法社会的一部妇女生活史,就是一部女性被摧残、被奴役的历史,男尊女卑、妇女受压迫便是中国妇女地位最本质的特征。辛亥革命使中国妇女主要是资产阶级与小资产阶级知识妇女,投入了反帝爱国运动和推翻清王朝专制统治的政治革命。她们把参政作为妇女解放的目标,要求与男子分享政治上的权利。辛亥革命并没有改变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性质,中国人民没有人权,更不可能实现女权。

  十月革命后,中国进步的知识分子从马克思主义学说中受到启蒙,开始从社会经济的角度去分析考察诸多的社会问题。五四运动中,中国妇女的觉醒与争取解放的斗争都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五四以后,有关妇女问题的诸种问题日益受到重视。马克思的唯物史观,特别是阶级斗争学说极大地影响了中国的知识分子。

  在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下,陈独秀开始用全新的理论重新考察妇女问题,眼光不局限于反对封建礼教对妇女的压迫,也在一定程度上否定了自己单纯通过争取民主权利来解放妇女的主张。1921年1月间,他在广州作了7次大型演讲。1月29日,他以《妇女问题与社会主义》为题目,在广东女界联合会召开的会议上发表演讲。演讲贯穿了将妇女问题与劳动问题,妇女解放和社会解放相联系的基本思想。他指出“妇女问题虽多,总而言之,不过是经济不独立”。而经济不独立不平等,乃是“社会制度”造成的,因此在讨论妇女问题时,“如果把妇女问题分得零零碎碎,如教育、职业、交际等去讨论,是不行的,必要把社会主义作唯一的方针才好”。

  这里陈独秀所讲的社会主义,是以推翻现行制度为根本目的的社会革命,他还批驳了“不必社会主义,女子也可独立”的论点,指出“女子若离了家庭,雇人做事呢?还是被雇于人?”“伊们既不能雇人,一定受人雇,一定附于资本家,那么,就会变成资本家的奴隶了”。陈独秀明确提出“社会主义作唯一的方针”,号召妇女姐妹与男子“全部努力于社会主义”,才能真正使妇女在政治上、经济上和男子完全平等。只有实行社会主义,消灭剥削阶级,与无产阶级携手,这才是无产阶级妇女运动和资产阶级妇女运动的根本区别所在。在演讲中,陈独秀运用多种方法来加强效果,如运用问答法来引起听众注意,运用直言法来激发听众情感,运用概括法来增强听众记忆,等等。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他把极普通的妇女问题与在某些人看来极深奥的社会主义相联系,对妇女问题条分缕析,一步步把听众的思路引导到赞同“把妇女解放置于社会革命这个总目标下”这一论点上来,这为今后一段时期内妇女运动的发展提出了正确的方向,也为以后一大批先进妇女谋求自身解放、创办诸多妇女刊物提供了理论指导,更为半年后创建的中国共产党制订妇女工作纲要提出了依据。陈独秀的这篇演讲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在他的支持和影响下,广东共产主义小组创办了《劳动与妇女》刊物,宣传妇女和劳动者联合起来,共同解决“压迫在劳动妇女上面的阶级制度所产生的经济制度”,提高了人们对妇女解放的认识层次。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