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游白水书付过》原文及鉴赏

【导语】:

〔北宋〕苏轼 绍圣元年十月十二日,与幼子过游白水佛迹院。浴于汤池,热甚,其源殆可熟物。循山而东,少北,有悬水百仞。山八九折,折处辄为潭,深者磓石五丈,不得其所止。雪溅雷怒

  〔北宋〕苏轼

  绍圣元年十月十二日,与幼子过游白水佛迹院。浴于汤池,热甚,其源殆可熟物。循山而东,少北,有悬水百仞。山八九折,折处辄为潭,深者磓石五丈,不得其所止。雪溅雷怒,可喜可畏。水崖有巨人迹数十,所谓佛迹也。暮归倒行,观山烧,壮甚。俯仰度数谷。至江,山月出,击汰中流,掬弄珠璧。到家二鼓,复与过饮酒,食馀甘煮菜,顾影颓然,不复甚寐,书以付过。东坡翁。

  ——《东坡志林》

  〔注释〕 白水山:旧属广东惠州府,在今增城市东。一名白水岩,即罗浮山东麓。过:苏轼第三子,名过,字叔党,有《斜川集》。此文是作者畅游归来,即兴挥毫写成付给苏过的。 佛迹院:在佛迹岩附近的寺庙。 汤池:温泉。 悬水:即瀑布。仞:古以八尺为仞,此当是泛指。 磓:向下投石。五丈:亦是估量之词。 倒行:即却行。苏轼《和陶〈归园田居〉六首》序云:“(绍圣二年)三月四日,游白水山佛迹岩,沐浴于汤泉,晞发于悬瀑之下,浩歌而归。肩舆却行,以与客言。……”肩舆即今滑竿之类,由两人持竿共抬一竹椅,乘坐者可背向归途,面向山路,等于倒退而行。 山烧(shào):山火,指焚烧山上野草之类。 汰:水波。“击汰”语出《楚辞·涉江》。 珠璧:喻星月在水中的倒影。

  苏轼尝自评其文说:“吾文如万斛泉源,不择地皆可出。”又说:“常行于所当行,而止于所不得不止。”仿佛他写文章只是信手拈来,所谓“随物赋形”,自成格局体段。其实这话只说了一半。苏轼《志林》卷一曾记录欧阳修答孙莘老怎样才能写好文章的一段话云:“无他术,唯勤读书而多为之,自工。世人患作文字少,又懒读书,每一篇出,即求过人,如此少有至者。……”就作文而论,“勤读书”,是吸收知识营养和学习写作技巧,“多为之”,则是要求在实践中下苦功。苏轼才高思捷,自不消说;但他同时也是一位多读多写勤学苦练的人,这一面却往往被人忽略。试看这篇小小游记,大约是没有起草就写成的。可是从文章结构上讲,仿佛几经斟酌锤炼而成。可见有了渊博学问和写作基本功,才谈得上“行”、“止”自如。而控驭文字的能力并非全靠天才禀赋也。

苏轼《游白水书付过》原文及鉴赏

  写游记有两种。一种是正经严肃的写法,如姚鼐《登泰山记》;另一种则是信手拈来的记游小品,如本篇是。两者风格、面貌虽异,却有两个共同点。其一,它们皆出于史书笔法,如《登泰山记》乃正史《地理志》的写法,间有景语,亦似《水经注》;而此篇一开头便点明年月日,是史书纪年体例,然后写“人”(作者及幼子过)和“地”(白水佛迹院),也是作史通例。其二,不论写作态度如何,所记游踪必须有顺序,有层次,或按时间,或依路线,总之必须有条不紊。此文仅百四十字,当然属于小品,但时间由日及夜,游踪脉络井然,结构谨严,笔墨精练,而从事实上我们是知道它并非作者精心结撰而是随手写成的。这就值得我们注意了。

  试看,作者把途中所见景物都放在回家的路上来写,而去时只写了一句“游白水佛迹院”,这就是文章必须有详略烦省的诀窍。只有这样写,文章才显得有分量、够经济。再如,白水岩本身之游所占篇幅仅二分之一强,途中景物和归来感受亦占了约二分之一,这才使文章活泼有情趣,而非刻板的一事一物的静态写生。

  但作者在详略取舍上有没有原则或标准呢?答曰:有,只选择重点来写,只拣有特色的事物写,而不平均使用力量,把一路见闻记成流水账。其实这说来容易而写得恰到好处则很难。我们不妨略加分析。白水岩的名胜特点有三:即温泉(汤池)、瀑布(悬水)和佛迹。作者写汤池,只突出了个“热”字,用夸大的想象说了句“其源殆可熟物”,让读者感受到它真是够热也就行了。至于佛迹,实无特色可言,故仅以“所谓佛迹也”一笔带过。而写瀑布则最详。先写其所在方位:“循山而东,少北”;继写见到“悬水千仞”;然后写瀑布落点:“山八九折,折处辄为潭”,已是奇观;而究竟下距涧底有多深,虽似实而虚地写了句“磓石五丈”,终于还是“不得其所止”。这样,瀑布的起、落、折、险,全已写到,但还缺少声和色,于是用“雪溅雷怒”形容之,“雪溅”状其色,“雷怒”绘其声,且这声与色还都是动态而非静止的。最终写到人的感受:“可喜可畏”。寥寥三四十字,瀑布之奇伟瑰丽已尽收笔底。浓缩凝炼至此,真是以诗为文,文胜于诗了。

  归途之景有二:一是乘肩舆“倒行”,回顾半山在暮色苍茫中的“山烧”,衬着晚霞夕照,十分壮丽;二是江清夜静,身在舟中,“击汰中流”,星月交辉,把唐人于良史的诗句“掬水月在手”改为“掬弄珠璧”,便觉设想新奇而光彩照人,真是点铁成金。这归途景色显然是昼间所无,必须写入文中。如果作者一开头便把去时路线一一说明,则归途所见即使不重复也会减色不少。这就叫笔墨经济,重点突出。

  最后写到家情景。由于入夜始归,进餐较晚,即使一般菜蔬也觉分外香甜。加上这一天游得尽兴,虽劳倦而尚不思睡,于是乘兴写成文字,付与苏过。从结尾处可体会出作者的兴致不浅。然而这却是作者远谪惠州的开始,明知有更严酷的考验等待自己,而从这篇小文便已看出作者的旷达和乐观,绝无半点矫情和虚伪。“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作岭南人”,其心胸盖自初到惠州时便已豁然开朗了。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陶渊明《与子俨等疏》原文及鉴赏

    〔东晋〕陶渊明 告俨、俟、份、佚、佟: 天地赋命,生必有死,自古圣贤,谁独能免?子夏有言曰: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四

    2020-10-23

  • 苏轼《记游松风亭》原文及鉴赏

    〔北宋〕苏轼 余尝寓居惠州嘉祐寺,纵步松风亭下,足力疲乏,思欲就林止息。望亭宇尚在木末,意谓是如何得到?良久,忽

    2020-11-07

  • 刘义庆《温峤娶妇》原文及鉴赏

    〔南朝宋〕刘义庆 温公丧妇。从姑刘氏家值乱离散,唯有一女,甚有姿慧,姑以属公觅婚。公密有自婚意,答云:佳婿难得

    2020-10-19

  • 贝琼《木偶对》原文及鉴赏

    〔元〕贝琼 岸海有古祠,奉捍沙神者,余暇日过之。循其垣,则恶木枓然而乌鸢噪其颠;入其户,则毒草茀然而蛇虺蟠乎中。

    2020-11-05

  • 戴名世《乙亥北行日记(四则)》原文及鉴赏

    〔清〕戴名世 六月初十日,宿旦子冈。甫行数里,见四野禾苗油油然,老幼男女俱耘于田间。盖江北之俗,妇女亦耕田力作

    2020-10-22

  • 归有光《项脊轩志》原文及鉴赏

    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尘泥渗漉,雨泽下注,每移案,顾视无可置者。又北向,不能得日

    2020-10-14

  • 王昶《游珍珠泉记》原文及鉴赏

    〔清〕王昶 济南府治,为济水所经。济性洑而流。抵巇辄喷涌以上。人斩木剡其首,杙诸土,才三四寸许,拔而起之,随得

    2020-10-18

  • 屈原《渔父》原文及鉴赏

    〔战国楚〕屈原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欤?何故至于斯?屈原

    2020-10-19

  • 陈仁锡《重建焦山塔记》原文及鉴赏

    大江中一笔判吴楚,吸江海,如高才生,滔滔无择言,其笔雄浑而奔放;一笔闯飞仙之窟,挟万丈云霞,呼三诏精爽,其笔幽

    2020-10-14

  • 龚自珍《记王隐君》原文及鉴赏

    〔清〕龚自珍 于外王父段先生废簏中见一诗,不能忘。于西湖僧经箱中见书《心经》,蠹且半,如遇簏中诗也,益不能忘。

    2020-11-07

  • 陆灼《认真》原文及鉴赏

    〔明〕陆灼 艾子游于郊外,弟子通、执二子从焉,渴甚,使执子乞浆于田舍。有老父映门观书,执子揖而请,老父指卷中真

    2020-10-31

  • 陆龟蒙《蠹化》原文及鉴赏

    〔唐〕陆龟蒙 橘之蠹,大如小指,首负特角,身蹙蹙然,类蝤蛴而青。翳叶仰啮,如饥蚕之速,不相上下。人或枨触之,辄

    2020-11-11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