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义庆《张季鹰吊顾彦先》原文及鉴赏

【导语】:

〔南朝宋〕刘义庆 顾彦先平生好琴。及丧,家人常以琴置灵床上。张季鹰往哭之,不胜其恸。遂径上床鼓琴,作数曲,竟。抚琴曰:顾彦先颇复赏此不?因又大恸,遂不执孝子手而出。 《世说

  〔南朝·宋〕刘义庆

  顾彦先平生好琴。及丧,家人常以琴置灵床上。张季鹰往哭之,不胜其恸。遂径上床鼓琴,作数曲,竟。抚琴曰:“顾彦先颇复赏此不?”因又大恸,遂不执孝子手而出。

  ——《世说新语》

  友情恰似生命中的阳光,带给你多少温馨和慰藉!在没有友情的人群中生活,正如在暗夜的荒漠中行走,人生将变得怎样孤寂?

  深挚的友情弥足珍贵。所以当友人溘然而逝,任凭你千呼万唤,也不能微笑醒来再看你一眼,不能在人生路上再伴你一程,那时,留给你的,将是多么巨大的空虚和悲哀!

  张季鹰(即张翰)对于顾彦先的病逝,大约正有这样的感觉。他们同是吴中的名士——张翰洒脱不羁,有“江东步兵(阮籍)”之称;顾荣(彦先)与陆机兄弟齐名,曾被时人号为“三俊”。他们同在齐王司马冏手下任职,经历了西晋末年的“八王之乱”。在天下震荡之际,他们更同怀高蹈之志,执手相约着“采南山薇,饮三江水”。当秋风吹起的时候,张翰思念家乡的菰菜、鲈鱼,终于命驾而归;顾荣则由于种种牵肘,不得不仍在诸王间周旋。“顾彦先平生好琴”,张翰又正是琴声之知音——许多个清风月夜,该都在企盼着故人造访,一奏那高山流水之曲罢?而今盼来的,竟是顾荣病卒的噩耗,他能不“不胜其恸”么?

刘义庆《张季鹰吊顾彦先》原文及鉴赏

  张翰去吊丧时,灵床上正放着那张熟悉的琴。这是友人的心爱之物,也是他们患难友情之见证。然而琴在人亡,数尺灵幡,已如永闭的大门,将他们分隔在了两个世界!从此生死相违、音容渺茫,谁还会与他一起琴歌相和,吟啸松风?逝去的故友,你独自走在通往彼岸的渺渺幽途,不会感到寂寞吗?那么就让我以琴当哭,再送你一程,让琴声倾诉这永难静歇的哀思吧!

  这便是张翰吊丧时充溢心间的唯一念头。这念头使他全忘了礼节,忘了身旁还倚立着的故人亲属——“遂径上床鼓琴”,多么鲁莽而无礼的举动!然而死者的家人竟不加阻止:他们想必早已熟知,这位“江东步兵”哀乐所至,从来就是这样超旷脱俗的——世俗的礼法又怎奈他何?

  张翰弹了些什么?人们已无从知道。但这琴曲,顾荣生前无疑是最赏识的:它也许在早岁仕吴的无牵无挂中弹过?也许在动乱中相约归山时弹过?那些个山月相伴、溪水潺潺的春夜,那些个秋雨潇潇、思乡念远的黄昏,都早已随时光如飞逝去;但琴声如梦,刹那间又从他记忆中全被追回——张翰迷茫了,奏罢数曲,竟然抚琴而问:“顾彦先,你还是那样欣赏我的琴曲么?”——仿佛故人从来就未曾离他而去,仿佛顾荣依然坐在对面,正凝神聆听,含笑不语……

  这是张翰凭吊友人的最动情的一幕。当他从瞬间的静寂中“醒”来,才发现友人已不再能回答他的询问:琴弦犹存,故人却早已去到冥冥之中。留在眼前的,只有素洁的灵床,含悲堕泪的吊客!钟子期死,伯牙不复鼓琴。他即使能像往日那样鼓琴,又将与谁共赏?此后的忧愁与欢乐,酸辛与希望,又有谁能分担、分享?想到这些,张翰“因又大恸”——他再也抑制不住翻涌胸间的巨大伤痛。可是他没有说话:他全部的深情,都已溶进抚琴时对友人的那一声呼唤中了;他也没有痛哭,丧友的悲痛,早已借铮铮的琴曲尽情倾泻。于是便径自下床而去——再一次忘记了丧吊的礼节,忘记了他本该和那位侍立一旁的孝子,去“执手”慰抚一番的。

  张翰之吊顾彦先,正是这样不拘礼俗:既不去安慰死者亲属,也不在故人灵前洒泪痛哭。只是登门径入,“径上床鼓琴”,最后又下床径去。在这过程中,他只说了一句话,却又是对于死者的奇特询问——似乎可笑,似乎“无礼”之至,然而均出自内心的真情,出自时光流逝也永难冲淡的深切哀思。人们常指斥张翰的狂放,指斥他只顾“眼前一杯酒”、不问“身后名”的荒诞。殊不知在假仁假义的“礼法”社会,在欺世盗名的权势争夺之中,能够不为世俗所染,不为名利所移,而保持独立自主的人格,已是何等不易!至于他对故人的深挚情谊,又岂肯受“礼法”、“流俗”的拘束——情之所至,琴歌啸傲。这哀乐之不同流俗,较之于屈从“礼法”,故作嘶声号泣之态,究竟孰更真诚、孰更动人?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拾遗记《云舟》原文及鉴赏

    帝常以三秋闲日,与飞燕戏于太液池,以沙棠木为舟,贵其不沉没也。以云母饰于鹢首,一名云舟。又刻大桐木为虬龙,雕饰如真

    2020-12-02

  • 《秦淮河房》原文及鉴赏

    秦淮河河房,便寓,便交际,便淫冶,房值甚贵,而寓之者无虚日。画船箫鼓,去去来来,周折其间。河房之外,家有露台,朱栏绮疏,竹

    2020-11-24

  • 萧绎《采莲赋》原文及鉴赏

    〔南朝梁〕萧绎 紫茎兮文波,红莲兮芰荷,绿房兮翠盖,素实兮黄螺。于时妖童媛女,荡舟心许。鹢首徐回,兼传羽杯。棹

    2020-11-15

  • 张岱《湖心亭看雪》原文及鉴赏

    〔明〕张岱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

    2020-11-13

  • 李日华《味水轩日记(之二)》原文及鉴赏

    〔明〕李日华 〔万历三十八年庚戌九月十三日 大晴〕自颊口起行,五里至高路,五里至横溪桥,十里至岭脚。过车盘岭,五

    2020-10-21

  • 郑燮《潍县署中与舍弟墨第二书》原文及鉴赏

    〔清〕郑燮 余五十二岁始得一子,岂有不爱之理!然爱之必以其道,虽嬉戏顽耍,务令忠厚悱恻,毋为刻急也。平生最不喜笼

    2020-10-18

  • 戴名世《穷鬼传》原文及鉴赏

    〔清〕戴名世 穷鬼者,不知所自起,唐元和中,始依昌黎韩愈,愈久与之居,不堪也,为文逐之,不去,反骂愈。愈死,无

    2020-11-04

  • 说苑·建本《师旷论学》原文及鉴赏

    晋平公问于师旷曰: 吾年七十,欲学恐已暮矣。 师旷曰: 何不炳烛乎?平公曰: 安有为人臣而戏其君乎?师旷曰: 盲臣安敢戏君?臣

    2020-12-04

  • 李渔《桂》原文及鉴赏

    〔清〕李渔 秋花之香者,莫能如桂。树乃月中之树,香亦天上之香也。但其缺陷处,则在满树齐开,不留余地。予有《惜桂

    2020-11-13

  • 戴表元《题画》原文及鉴赏

    〔元〕戴表元 子昂作画,初不经意,对客取纸墨游戏点染,欲树即树,欲石即石,然才得少许便足,未尝见从容宛转如此卷

    2020-10-23

  • 王绩《五斗先生传》原文及鉴赏

    〔唐〕王绩 有五斗先生者,以酒德游于人间,有以酒请者,无贵贱皆往,往必醉,醉则不择地斯寝矣,醒则复起饮也。常一

    2020-10-22

  • 舒梦兰《游山日记(二则)》原文及鉴赏

    〔清〕舒梦兰 七月廿八日 晴凉,天籁又作。此山不闻风声日盖少,泉声则雨霁便止,不易得,昼间蝉声松声,远林际画眉声

    2020-10-18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