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义庆《小时了了》原文及鉴赏

【导语】:

〔南朝宋〕刘义庆 孔文举年十岁,随父到洛。时李元礼有盛名,为司隶校尉。诣门者,皆俊才清称及中表亲戚乃通。文举至门,谓吏曰:我是李府君亲。既通,前坐。元礼问曰:君与仆有何亲

  〔南朝·宋〕刘义庆

  孔文举年十岁,随父到洛。时李元礼有盛名,为司隶校尉。诣门者,皆俊才清称及中表亲戚乃通。文举至门,谓吏曰:“我是李府君亲。”既通,前坐。元礼问曰:“君与仆有何亲?”对曰:“昔先君仲尼与君先人伯阳有师资之尊,是仆与君奕世为通好也。”元礼及宾客莫不奇之。太中大夫陈韪后至,人以其语语之,韪曰:“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文举曰:“想君小时,必当了了。”韪大踧踖。

  ——《世说新语》

  〔注释〕 孔文举:即孔融。 父:孔宙。 李元礼:即李膺。 踧踖(cù jí):窘迫。

刘义庆《小时了了》原文及鉴赏

  老子号伯阳父,相传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所以孔融这样回答李膺。《世说》注引《融别传》云:“韪曰:‘人小时了了者,长大未必能奇。’融应声曰:‘即如所言,君之幼时,岂实慧乎?’膺大笑,顾谓融曰:‘长大必为伟器。’”

  御人口给,反唇相讥,正见得孔融之夙慧早智;语有锋棱,也和他日后遭祸的词锋相照映。《世说新语》收在“言语”篇。

  后来孔融果如李膺所说成为“伟器”,文列建安七子之首,官由北海相而至太中大夫。“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但因傲慢而语不检点,得罪曹操,终于被杀,“伟器”毁于一旦。

  同篇又记孔融被捕时,中外惶怖。孔融的两个儿子,大者九岁,小者八岁,“故琢钉戏,了无遽容。融谓使者曰:‘冀罪止于一身,二儿可得全不?’儿徐进曰:‘大人岂见覆巢之下,复有完卵乎?’寻亦收至”。注引孙盛《魏氏春秋》:融见收,二子“弈棋端坐不起,左右曰:‘而父见执。’二子曰:‘安有覆巢而卵不破者哉?’遂俱见杀”。二子的早慧敏对,似有父风,但此事后人也有怀疑,以为八九岁的小孩,见到父亲被捕,不可能这样镇定,毫不惊慌,说话的口气,也不像是小孩。固然怀疑得很有道理,但覆巢之下,难保完卵,当是当时遭祸之家的常见现象。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