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纲《与萧临川书》原文及鉴赏

【导语】:

〔南朝梁〕萧纲 零雨送秋,轻寒迎节;江枫晓落,林叶初黄。登舟已积,殊足劳止。解维金阙,定在何日?八区内侍,厌直御史之庐;九棘外府,且息官曹之务。应分竹南川,剖符千里。但黑水初

  〔南朝·梁〕萧纲

  零雨送秋,轻寒迎节;江枫晓落,林叶初黄。登舟已积,殊足劳止。解维金阙,定在何日?八区内侍,厌直御史之庐;九棘外府,且息官曹之务。应分竹南川,剖符千里。但黑水初旋,未申十千之饮;桂宫既启,复乖双阙之宴。文雅纵横,即事分阻。清夜西园,眇然未克。想征舻而结叹,望横席而沾襟。若使宏农书疏,脱还邺下;河南口占,倘归乡里。必迟青泥之封,且觏朱明之诗。白云在天,苍波无极,瞻之歧路,眷慨良深。爱护波潮,敬勗光采。

  ——《梁简文帝集》

  〔注释〕 维:系船之绳。金阙:天子所居,代指京都。 “八区”四句:意谓萧子云离开京师,正可免去侍奉朝廷的繁重负担,到外地为官,没有杂务,可得安逸。八区:指皇宫。御史:朝内高级官员。九棘:朝臣之位。外府:即外廷。 分竹:与下文“剖符”同义。竹、符均是君上与臣下的凭信之物,一分为二,君臣各执其一,故曰分、剖。 “黑水”四句:意谓作者回到京都,朋友已经离去,不能再在一起痛饮欢宴了。黑水:无所考,据《尚书·禹贡》“黑水西河惟雍州”语,这里乃以黑水作雍州的代称。十千之饮:本曹植《名都篇》“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语,喻痛饮。双阙之宴:即宫廷之宴。 西园:又名铜雀园,曹丕未做皇帝时常在这里与文人好友宴游,这里借指作者的宫苑。 横席:即张帆。 “若使”二句:《六朝文絜》黎经浩注:“魏曹植留守邺,数与弘农杨修书,修亦答书焉。”这里借指今后要多通书信。 河南:指陈遵,《汉书·陈遵传》谓“遵为河南太守,召善书吏十人于前,治私书,谢京师故人”,这里乃以遵喻萧子云,希望他不要忘记京师故人。口占:口授。 青泥之封:指书信。 觏(gòu):见到。朱明之诗:指诗歌,“朱明”为一首迎夏乐歌的名称。 爱护波潮:是说水程波浪起伏,一路上要多保重。

萧纲《与萧临川书》原文及鉴赏

  此信写于中大通三年(531)。时昭明太子卒,作者萧纲被册立为皇太子,由雍州刺史调归京师。受信人“萧临川”即萧子云,他本是前朝齐高帝的孙子,入梁后降为子爵,却与梁武帝诸子多所友善,与萧纲关系更好。萧纲尚未抵京,而萧子云受命临川内史,即要起程赴任。萧纲恐赶不上送行,于是写了这封信来道别。

  这是一封善于使事抒情的送别短笺,处处关合彼此,自有一种缠绵意态。作者以秋景起兴,为全篇刷上一层萧瑟的氛围。这是作者在归京途中见到的景色,萧子云离京赴任不也是在这肃杀的季节吗?这便是巧妙的关合处。“解维金阙,定在何日?”于是转向对方,先对萧子云离开京师免却了许多繁重的杂务表示欣慰。但二人毕竟因此“分阻”一方,失去了聚首欢宴的乐趣,不得不令人神伤。一放一收,感情跌宕,也渗透着两人之间的深挚情意。无法当面送别,只好“想征舻而结叹,望横席而沾襟”,将感情又推进一步。无奈何,日后岁月全凭书信来沟通彼此了,是劝勉,也是自慰。一咏三叹,至此别意已足,复以“白云在天,苍波无极,瞻之歧路,眷慨良深”与起首绾合,缠绵意态尽皆披露出来。最后以诚挚的祝愿作结。

  本文用事较多,也用了一些诸如“金阙”、“桂宫”、“八区”、“九棘”之类的华丽生僻的字眼,为阅读增加了些困难。但统观全篇,仍不失清秀的格调,主要原因就在于以情取胜。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