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贞《题海天落照图后》 原文及鉴赏

【导语】:

〔明〕王世贞 海天落照图,相传小李将军昭道作,宣和秘藏,不知何年为常熟刘以则所收,转落吴城汤氏。嘉靖中,有郡守,不欲言其名,以分宜子大符意迫得之。汤见消息非常,乃延仇英实

  〔明〕王世贞

  海天落照图,相传小李将军昭道作,宣和秘藏,不知何年为常熟刘以则所收,转落吴城汤氏。嘉靖中,有郡守,不欲言其名,以分宜子大符意迫得之。汤见消息非常,乃延仇英实父别室,摹一本,将欲为米颠狡狯,而为怨家所发。守怒甚,将致叵测。汤不获已,因割陈缉熙等三诗于仇本后,而出真迹,邀所善彭孔嘉辈,置酒泣别,摩挲三日而后归守,守以归大符。大符家名画近千卷,皆出其下,寻坐法,籍入天府。隆庆初,一中贵携出,不甚爱赏,其位下小珰窃之。时朱忠僖领缇骑,密以重赀购,中贵诘责甚急,小珰惧而投诸火,此癸酉秋事也。

  余自燕中闻之拾遗人,相与慨叹妙迹永绝。今年春,归息弇园,汤氏偶以仇本见售,为惊喜,不论直收之。按《宣和画谱》称昭道有落照、海岸二图,不言所谓海天落照者。其图之有御题,有瘦金瓢印与否,亦无从辨证,第睹此临迹之妙乃尔,因以想见隆准公之惊世也。实父十指如叶玉人,即临本亦何必减逸少《宣示》、信本《兰亭》哉!老人馋眼,今日饱矣,为题其后。

  ——《弇州山人四部稿》

  〔注释〕 小李将军昭道:唐代著名画家李思训之子李昭道。李思训曾任右武卫大将军,因此人们对李昭道称小李将军。 宣和:宋徽宗年号。这里指宋徽宗。秘藏:内府所藏。 刘以则:明代一收藏家。 吴城:苏州。 嘉靖:明世宗年号。 分宜:明代奸臣严嵩,因其是江西分宜人,故称为分宜。大符:严嵩之子严世蕃,字大符。迫得:逼迫取得。 延:请。仇英:字实父,号十洲,明代著名画家。别室:指密室。 米颠;宋代书画家米芾。狡狯:狡猾的手段。 怨家:仇家。发:揭发。 致:加。叵测:指灾祸。 割:裁去。陈缉熙:名鉴,当时著名收藏家。 彭孔嘉:名年,苏州人,书画家。 寻:不久。坐法:受法律制裁。 籍:登记没收。天府:内府。 隆庆:明穆宗年号。 中贵:太监。 小珰:小太监。 朱忠僖:名希孝,谥忠僖。缇骑:明代的缉捕人员。癸酉:明神宗万历元年(1573)。 拾遗人:旧货商人。 弇园:王世贞家花园名。 《宣和画谱》:宋徽宗时记录内府名画的册子。 御题:指宋徽宗的题字。 瘦金:宋徽宗自号其书体为瘦金体。瓢印:宋徽宗使用的瓢形印。 隆准:高鼻梁,古人说隆准龙颜是帝王的相貌。隆准公:指李昭道,因他是唐宗室。 叶玉人:典出《列子·说符》,一匠人能把玉雕刻成薄叶。 逸少:王羲之,晋代书法家。宣示:三国魏钟繇所书《宣示表》,楷书书帖。传世者为王羲之所临。信本:欧阳询,字信本,唐书法家。兰亭:《兰亭序》,传世之定式兰亭帖为欧阳询所临。

王世贞《题海天落照图后》 原文及鉴赏

  〔赏析〕作为明代“后七子”的领袖王世贞,在李攀龙死后,曾独主文坛二十年。所谓“一时士大夫及山人词客衲子羽流,莫不奔走门下,片言褒赏,声价骤起”(《明史·王世贞传》),可想见当日盛况。“文必秦汉,诗必盛唐,大历以后书勿读”(同上),代表了他文学上的复古主义主张。但到了晚年,他放弃了复古主张,诗风、文风渐趋平淡自然。《题海天落照图后》就是他晚年的作品。

  《题海天落照图后》委曲详尽而又简洁明了地叙述了《海天落照图》收藏得失的经过,揭露了严世蕃的贪暴行为,字里行间隐藏着很深的愤慨,因此,我们不能把它作为一般的题跋文来看待。文章由两个部分组成。前一部分写《海天落照图》真迹收藏得失的经过。后一部分写作者得到《海天落照图》仇英摹本的情况和喜悦心情。

  在第一部分里,作者叙述了宝图屡遭磨难、几易其主的经过。作者所知道的最早的民间收藏者是明代收藏家刘以则,至于宝图怎样自宣和内府流落到民间,已经不得而知。自刘以则起,至小太监止,宝图先后几易其主,但在作者写来,却既委曲而详尽,又简洁而分明。这是由于作者把时间线索交代得非常清晰,“宣和”、“不知何年”、“嘉靖中”、“寻”、“隆庆初”、“癸酉秋”,前后映带,了了分明。同时,也由于作者用词简洁传神,“宣和秘藏”的“秘”字,“名画近千卷,皆出其下”的“皆”字,“密以重赀购”中的“密”字、“重”字,都十分传神地写出了《海天落照图》的珍贵。再如:写太监窃画,用一个“携出”,就活脱脱地写出了中贵利用出入皇室之便,顺手牵羊偷窃宝图的劣迹。在第一部分里,作者叙述的重点是严世蕃逼取《海天落照图》的经过。通过这个经过的叙述,有力地揭露了严世蕃的贪暴行为。严世蕃为了得到《海天落照图》,指令郡守大张伐挞。郡守先是借势凌人,强行索取。逼取不得,又企图以法治人,欲置汤氏于死地。为了一幅名画,竟然明火执仗,动用国家机器逼害无辜,这就充分暴露了严世蕃的凶残暴虐,暴露了明代社会的黑暗。同时,通过这段经过的叙述,我们也看到了汤氏对名画的挚爱之深。汤氏明知大祸临头,仍敢冒死秘请著名画家仇英临摹一本,希望能够以假乱真,不料被冤家告发,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汤氏才交出真迹。在交出真迹之前,汤氏先是从真迹上割下陈缉熙等三诗补在仇本之后,既而,邀请自己的好朋友置酒泣别,然后,又摩挲三日,这才恋恋不舍地交出真迹。一个古董商人对一幅名画挚爱,面对权贵却不摧眉折腰,实在可敬可佩。严世蕃为得到《海天落照图》而不择手段,吴城汤氏为保护这幅画而敢冒风险,这又进一步证明了这幅画的珍贵。

  第二部分一开始,作者写道:“余自燕中闻之拾遗人,相与慨叹妙迹永绝。”这里前一句话交代了上面消息的来源,后一句话表现了作者对《海天落照图》真迹亡绝的深深的惋惜,而这种惋惜中又包含了作者对严世蕃暴行的强烈的怨愤。作者用这两句话作为衔接上下文的纽带,显得非常自然。正当读者与作者相与慨叹之时,忽然传来得见仇本的喜讯,特别是,作者不说“真迹永绝”,而是下一个“妙”字,这就为下文仇本使妙迹再现,制造了一个反铺垫,大有山穷水尽、柳暗花明之妙。仇英摹本使《海天落照图》妙迹再现,作者的欣喜心情溢于言表。他先是“为惊喜,不论直收之”,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来充当这幅名画摹本的保护人,使它不至于像真迹一样横遭不测。接着,盛赞仇本临迹之妙。最后,以“老人馋眼,今日饱矣”,作为全文的结语,抒发了自己欣赏艺术妙品以后心理上的一种极大的满足。在盛赞仇本时,作者连用传说中的叶玉人、王羲之临的《宣示表》和欧阳询临的《兰亭序》作比,给仇英的临摹技艺和《海天落照图》的摹本以很高的评价。这里,作者毫不掩饰的喜悦与上文深深隐藏着的愤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上文的愤慨不便直说,所以,只是深深隐藏在不动声色的客观叙述之中;而这里的喜悦直说无碍,所以,作者毫不掩饰。但是,由于喜悦心情的坦露,与上文的气氛形成了明显的不和谐,这又自然地把上文中隐藏着的怨愤显露出来。这正是本文的一大特色。

  王世贞对严嵩父子的倒行逆施是深恶痛绝的,特别是其父王忬为严嵩所害,使他更清醒地认识到严嵩父子的真实面目。人们曾因此而附会出“苦孝说”,说王世贞作《金瓶梅》,以毒水印刷,想毒死严世蕃。这种说法并无凭据,但是,王世贞曾写了一些诗文揭露严嵩父子的暴行,却是事实。著名的诗有《太保歌》,揭露了严嵩炙手可热的声势。散文方面,《题海天落照图后》可以作为一个代表。本文为《海天落照图》而题,却并不介绍和描写《海天落照图》本身,而是以叙述宝图的得失经过为线索,来揭露严世蕃的贪暴行径。这正表明了本文的主旨乃在揭露,而不在题跋。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