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自珍《松江两京官》原文及鉴赏

【导语】:

〔清〕龚自珍 御史某与侍郎某相惇也。御史公得大学士和珅阴事,欲劾之,谋于侍郎。侍郎曰:大善!比日上不怿,事不成,徒沽直名;诚恤国体者,迟十日可乎?御史诺:缓急待子而行。 上幸木

  〔清〕龚自珍

  御史某与侍郎某相惇也。御史公得大学士和珅阴事,欲劾之,谋于侍郎。侍郎曰:“大善!比日上不怿,事不成,徒沽直名;诚恤国体者,迟十日可乎?”御史诺:“缓急待子而行。”

  上幸木兰热河,留京王大臣晨入直,有急报自行在至,发之,和珅答侍郎书,大略云:和珅顿首谢,种种有处置矣。月余报至,亦和珅与侍郎书,辞甚啴,谓君绐我。侍郎惭,急诣御史曰:“可矣!”御史方饮酒,劾竟上。是月,以弊典罢官,亦无祸。

  浙后进曰:御史颓放人也,安虑天下有穽己者哉?欲明不欺,成其狱,虽易地以计,乌可已?顾负忼直之意,侦主喜愠,乃一发声,留隙俟处置以败,信道可不笃耶?设少年悍者击之,中矣。

  ——《龚自珍全集》

  〔赏析〕这是一篇纪实小品,集中在一件小事上,先叙后议,揭示清王朝的腐败和官场上的奸诈,批判了败坏道德、卖友求荣的小人。

  文中的和珅,是有清一代最大的贪赃枉法的大官僚。乾隆朝时,他极受宠信,权力很大。此人贪心极大,常常枉法弄权,聚敛财富,一时财势逼人,满朝文武,对他都畏嫉。和珅由侍卫擢户部侍郎兼军机大臣,累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封一等公,执政二十余年。家中积累财富,在他被嘉庆帝抄没家产时计,达国库年收入十分之一。当和珅在权力顶点时,许多没有骨气的贵族官僚,千方百计去巴结和珅,企图升官晋爵。《松江两京官》正是当时官场风气的富有戏剧性的故事。

  文章可分叙和议两部分。叙写故事,议论析其事。议论又以“浙后进曰”为引出。这个“浙后进”,即是作者。

龚自珍《松江两京官》原文及鉴赏

  在叙的部分中,最使人注意的是,作者把一件官场丑闻当作一个戏剧小品来描写,因此,笔墨集中在人物的言行上,对于攻劾和珅的奏章和内容本身,轻轻带过。这里有三个人物。一个是御史公,正直、敢言,却又有书呆子气,轻信同乡朋友。当他侦知和珅阴私的事,先是找人商量,再是由别人决定他上奏章的时机,最后在自己毫不清醒的酒醺醺时仓促上奏,既失密,又失时,更加上轻信,失败是必然的。不过,这个御史仍不失为一个有骨气的正直官吏。第二个人物是侍郎。此人位居高位,但权力欲和贪欲,仍然使他处心积虑向上爬。当他知道同乡要弹劾和珅时,认为机会到了,先是稳住御史,造谣说皇上最近心情不好(不怿),暂不上奏为佳。骗得信任,赢得时间,迅速密报给随乾隆巡视热河的和珅,使和珅有了应变准备。更为可耻的是,那位大大咧咧的御史忘了弹劾这事,以致和珅白白准备而指斥侍郎的时候,侍郎为了个人升沉,竟然急不可待地怂恿御史上奏章弹劾。实际上是侍郎与和珅串通做好的陷阱,由侍郎骗御史往里跳。结果可想而知。侍郎开始仅仅是卖友求荣,后来又加上自保,于是,种种无耻的阴谋手段都用出来。以这个人的行为,可见他内心是多么卑鄙无耻。第三个人是和珅。人物并没有出场,只有两封信。第一封说“顿首谢,种种有处置矣”,显示这位权臣应变的能力,可见其炙手可热。一个“谢”字,暗示了将来提拔侍郎的许诺,也很有内涵。第二封信更简,“辞甚啴(平和),谓君绐(欺骗)我。”欺骗和珅,这罪名对侍郎来说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君绐我”三个字,具有明显的指责和威胁。结果逼使侍郎再去催御史上奏那封毫无作用的弹劾。和珅前恭后倨,基于他对权势的依存关系。这三个人物,面目各异。在场上的御史和侍郎,形象尤为鲜明。

  议的部分,是作者的观感。作者主要从批评御史轻信的角度,论析这次弹劾失败的必然性。侧面也剖析了在清王朝官场上,坚持正直,维护正义,又是十分艰难的事。由此可见官场风气的腐败丑恶。对于侍郎、和珅,作者不置评讥,实在是不屑评讥:他们只是黑暗势力的一种代表,也是腐朽垂死力量的代表而已。

  士林风气和官场腐败,常常是近代正直人士抨击的要点。官僚是支撑封建国家机器的主要力量之一,后备官吏的士和已成官吏的腐败,直接导致一个王朝的衰亡。因此,龚自珍这一代先进的中国人,对官场腐败的抨击,实际上是他们对整个腐朽的封建制度抨击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时的人们,可以从这些尖锐的散文中作出自己的判断。

  这篇散文,富于戏剧性,情节性,这是龚自珍散文的一个特点:常常在形象的活动的画面中,体现出深刻的社会内容。同时,作者谨慎巧妙地处理纪实与戏剧性的关系。这件事是有出处的。御史名曹锡宝,字鸣书,上海人。官陕西道御史,弹劾和珅,因为不合事实,革职留任。和珅败亡后,嘉庆时赠副都御史。侍郎名吴省兰,字泉之,上海南汇人。官工部侍郎、侍读学士。勾连和珅,出卖友人曹锡宝,终于身败名裂。龚自珍以曹、吴二人事实为据,但作了戏剧性的处理。把二人的籍贯归于松江,把二人交往活动写得富有情节性。不用真名实姓,这既有存忠厚之心的意味,主要的是为主题所需。对于揭示这一件官场丑闻来说,主要的并不是揭丑,而是透过这件丑闻,昭示整个清王朝官僚体系的腐败黑暗。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宋荦《游姑苏台记》原文及鉴赏

    〔清〕宋荦 予再莅吴将四载,欲访姑苏台未果。丙子五月廿四日,雨后,自胥江泛小舟出日晖桥。观农夫插莳,妇子满田塍

    2020-10-18

  • 珂雪斋集《西山十记(之一)》原文及鉴赏

    出西直门,过高梁桥,杨柳夹道,带以清溪,流水澄澈,洞见沙石,蕴藻萦蔓,鬣走带牵,小鱼尾游,翕忽跳达,亘流背林,禅刹相接,绿叶秾

    2020-11-25

  • 潘之恒《仙度》原文及鉴赏

    〔明〕潘之恒 杨姬行六,子字,更名曰超超。 人之以技自负者,其才、慧、致三者,每不能兼。有才而无慧,其才不灵;有慧

    2020-10-22

  • 祁彪佳《小斜川》原文及鉴赏

    〔明〕祁彪佳 当凿池时,畚锸才兴,石趾已稜然欲起。及深入丈许,岝怒出,有若渴骥奔泉、俊鹘决云者。水入罅齿间,微

    2020-10-20

  • 吴敏树《说钓》原文及鉴赏

    〔清〕吴敏树 余村居无事,喜钓游,钓之道未善也,亦知其趣焉。当初夏中秋之月,蚤食后出门,而望见村中塘水,晴碧泛

    2020-10-25

  • 《簾珠记》原文及鉴赏

    高子病痿,不出内户者旬月。客散拥榻,目无所寄,则常属之窗与簾。簾附窗,而嫟于壁,壁之穴虫多缘而游。有蛛初来登簾,若涉大

    2020-11-22

  • 《醉啸轩记》原文及鉴赏

    醉而啸,醉宜;啸而醉,啸宜。环流于二者之间,庶几古达者也。功园主人作醉啸轩,华不穉雕镂,朴不虞陀陊①,窃而幽,袤广悉称。

    2020-11-22

  • 屈原·楚辞《渔父》主要内容是什么赏析

    楚辞《渔父作者》全文注解与读后感赏析 屈原既放, 屈原遭到了放逐, 游于江潭。 在沅江边上游荡。 行吟泽畔, 他沿江行

    2020-10-13

  • 杜甫《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序》原文及鉴赏

    〔唐〕杜甫 大历二年十月十九日,夔府别驾元持宅,见临颍李十二娘舞剑器,壮其蔚跂,问其所师,曰:余公孙大娘弟子也

    2020-11-11

  • 米友仁《米元晖画题》原文及鉴赏

    〔北宋〕米友仁 绍兴乙卯初夏十九日,自溧阳来游苕川,忽见此卷于李振叔家,实余儿戏得意作也。世人知余喜画,竞欲得

    2020-11-04

  • 林纾《冷红生传》原文及鉴赏

    〔近代〕林纾 冷红生,居闽之琼水,自言系出金陵某氏,顾不详其族望。家贫而貌寝,且木强多怒,少时见妇人,辄踧踖匿

    2020-11-14

  • 侯白《鄠人》原文及鉴赏

    〔隋〕侯白 鄠县有人将钱绢向市,市人觉其精神愚钝,又见颏颐稍长,乃语云:何因偷我驴鞍桥去,将作下颔?欲送官府,此

    2020-11-07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