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翚《试梁道士笔》原文及鉴赏

【导语】:

〔南宋〕 刘子翚 善将不择兵,善书不择笔,顾所用如何耳!南渡以来,毛颖乏绝,幔亭黄冠以笔遗予,玉表霜里,视之皆触藩之柔毳也。束缚精妙,驱使如意,亦管城之匹亚焉。因念:神州赤

  〔南宋〕刘子翚

  善将不择兵,善书不择笔,顾所用如何耳!南渡以来,毛颖乏绝,幔亭黄冠以笔遗予,玉表霜里,视之皆触藩之柔毳也。束缚精妙,驱使如意,亦管城之匹亚焉。因念:神州赤县半没埃秽中,或言南兵剽轻不足仗者,而春秋吴、楚之霸,六朝晋、宋之捷,不闻借锐于他方,选徒于外境。昔人云:“京口酒可饮,兵可用。”岂用之自有道邪?书生过计,推此理于试笔之间,庶几之裔,不得专美于旧谈;组练之军,或有为于今日。

  ——《屏山全集》

  〔注释〕 毛颖:指兔毫笔。 触藩:羊。 剽轻:强悍而不能持久。 京口:即镇江。 :都是兔。 组练之军:指南方的威武之师。

刘子翚《试梁道士笔》原文及鉴赏

  〔赏析〕“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论语·卫灵公》)。孔老夫子的这个话当然是有道理的。但是,同样的“器”,在不同的人的手中会有不同的效果,这也是事实;甚至还会有高水平的“工”,使用一般的“器”,所产生的效果,并不亚于低水平的“工”使用较好的“器”,这样的事例也是不胜枚举的。因此,就这一面而论,问题又不完全决定于“器”,而在于“工”,而在于所用者的品格、气质、才能、素养、技巧等等。所以,刘子翚说:“善将不择兵,善书不择笔,顾所用如何耳!”看来他的这个想法似乎已经思考得很久,感受也很深,待到下笔之时,便毫不迟疑地将它径直托出,其语气之直率肯定,似亦不许读者作丝毫的怀疑。下面笔势趋缓,将这一感触之由来,观点之形成,有根有据,娓娓叙来。他的感触不来自别人,而是来自于他的时代,他的亲身经历,这就更显得真实有力。“南渡以来,毛颖乏绝”。毛颖,指兔毫笔。韩愈在《毛颖传》中说:秦将蒙恬“围毛氏(指兔)之族,拔其豪,载颖而归,献俘于章台宫,聚其族而加束缚焉。秦皇帝使恬赐之汤沐,而封诸管城,号曰管城子……”。这就是传说中的兔毫笔的诞生,也就是蒙恬造笔的故事。“汉时诸郡献兔毫,出鸿都,惟有赵国毫中用”(王羲之《笔经》)。可见有关北方兔毫质地较优的看法早已有之,然而如今南宋偏安江南,于是便出现了“毛颖乏绝”的问题,这就为梁道士赠笔设置了背景,也为进一步说笔论兵,因小即大,缘事论理,暗下了伏线。我们先从赠笔说起,幔亭,山名,在武夷山顶;黄冠,道士帽,这里代指梁道士。梁道士所赠之笔,内外洁白,如玉如霜,再仔细一看原是柔细的羊毛所做,结扎得很精巧,用起来也令人满意。以上就笔的色泽、原料、制作和使用的效果,一一说来,文字简洁,清晰。接着以“亦管城之匹亚焉”一语,总上启下,承转自然。南方的羊毫完全可以与正宗的北方兔毫比美,这一发现不仅动摇了“专美”兔毫的“旧谈”,更使他想起了另一个,“南渡以来”流行的、虽是错误却也颇有市场的“新调”,诸如“南兵剽轻不足仗者”,“吴楚之脆弱不足以争衡中原”等等。其实,这也正是与不知羊毫之价值一样的不尊重事实,事实是“春秋吴、楚之霸,六朝晋、宋之捷”,不都证明了“南兵”也曾是威武之师吗!所以一度攻入关中,收复洛阳,累建战功的东晋大将桓温,就颇有感慨地说过:“京口酒可饮,兵可用。”“兵可用”既是历史一再证明了的事实,“不足仗”之说也就不攻自破了。那么,问题也就自然不在“兵”,而在“用”了。因此,作者便顺势提出“岂用之自有道邪”?问得深刻,值得深思。我们“东方兵学的鼻祖”——《孙子》一书,对此正是这么分析的:“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致于“笔”,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兔毫无优劣,管手有巧拙”(王羲之《笔经》)。不也是人们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至理名言吗!那些遇事只求客观,不讲主观;只想借诸“他方”、“外境”,不求诸“己方”、“己境”的人,都可以、也应该从这些富有哲理的论述中得到有益的启发。当然,对于南宋统治集团来讲,问题倒并不仅仅在是否“善战”、“善将”,他们之所以放出那些欺人之谈,就如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他们在敌人面前“抖成一团,又必想出一篇道理来掩饰”(《看镜有感》)。作者在这里缘事论理,巧加发挥,剥掉他们的“掩饰”,其面目便不言自明。笔力神韵,均在这“引而不发”之中。

  这篇短文起得明快,接得从容,收得深沉。深沉之处自不在“之裔,不得专美于旧谈”,因为那已经有“触藩之柔毳……亦管城之匹亚”的事实为证了。而在于朝廷日益衰败,局势每况愈下,“组练之军”,能否有成于“今日”,这才是作者的希望,作者的忧愤,无疑也是文章的重心之所在。陈善说:“文章亦应宛转回复,首尾相应,乃为尽善。”(《扪虱新话》)这篇文章采取双起、双承、双结,首以“兵”引出“笔”,终以“笔”归结到“兵”,首尾钩连,同而不同,双管齐下,而能主次分明,实可谓“善”中之“善”也。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黄汝亨《复吴用修》原文及鉴赏

    〔明〕黄汝亨 怀足下意非楮墨可了,彼此穷愁,亦复默会,姑与足下陈说两境。 泉声咽石,月色当户;修竹千竿,芭蕉一片。

    2020-11-14

  • 卫泳《闲赏·中秋》原文及鉴赏

    银蟾皎洁,玉露凄清,四顾人寰,万里一碧。携一二良朋,斗酒淋漓,彩毫纵横,仰问嫦娥:悔偷灵药否?安得青鸾一只,跨

    2020-10-14

  • 全唐文《木兰赋序》原文及鉴赏

    华容石门山有木兰树,乡人不识,伐以为薪。余一本,方操柯未下。县令李韶行春见之,息马其阴,喟然叹曰: 功列桐君之书,名载骚

    2020-12-01

  • 高阜《与周减斋先生》原文及鉴赏

    〔清〕高阜 寒家敝垣上藤萝,见者多赏其初夏展放时,新绿如染,叶叶鳞次,微风过去,作碧波千万顷。而某更领略秋冬之

    2020-10-23

  • 袁宗道《极乐寺纪游》原文及鉴赏

    〔明〕袁宗道 高梁桥水,从西山深涧中来,道此入玉河。白练千匹,微风行水上,若罗纹纸。堤在水中,两波相夹,绿柳四

    2020-11-13

  • 李慈铭《越缦堂日记(选一)》原文及鉴赏

    光绪元年元月初五日,晴,上午有风,严寒。晓卧中疾动,傍午始起。料检家常器物,厨当洗涤,历两时许,聊云作苦,兼以

    2020-10-15

  • 《辕马说》原文及鉴赏

    余行塞上,乘任载之车,见马之负辕者而感焉。古之车,独辀①加衡而服两马。今则一马夹辕而驾,领局于轭②,背承乎韅③,靳前而

    2020-11-22

  • 《木芙蓉赋序》原文及鉴赏

    湖西节镇幕府之庭,有木芙蓉,倚乎东楹。根株盛长,枝叶缥碧; 鲜葩皆敷①,殷泫欲滴。当兹凉秋佳月,白日爽皑,清都葳蕤②,标致

    2020-11-23

  • 袁枚《沙弥思老虎》原文及鉴赏

    〔清〕袁枚 五台山某禅师收一沙弥,年甫三岁。五台山最高,师徒在山顶修行,从不一下山。后十余年,禅师同弟子下山,

    2020-11-01

  • 张大复《茶说》原文及鉴赏

    〔明〕张大复 天下之性,未有淫于茶者也;虽然,未有贞于茶者也。水泉之味,华香之质,酒瓿、米椟、油盎、醯罍、酱罂之

    2020-11-16

  • 苏轼《荔枝龙眼说》原文及鉴赏

    〔北宋〕苏轼 闽越人高荔子而下龙眼,吾为评之。荔子如食蝤蛑大蟹,斫雪流膏,一噉可饱。龙眼如食彭越石蟹,嚼啮久之

    2020-11-05

  • 黄庭坚《书家弟幼安作草后》原文及鉴赏

    〔北宋〕 黄庭坚 幼安弟喜作草,携笔东西家,动辄龙蛇满壁,草圣之声欲满江西,来求法于老夫。老夫之书,本无法也,但

    2020-10-31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