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渔《沐浴》原文及鉴赏

【导语】:

〔清〕李渔 盛暑之月,求乐事于黑甜之外,其惟沐浴乎?潮垢非此不除,浊污非此不净,炎蒸暑毒之气亦非此不解。此事非独宜于盛夏,自严冬避冷,不宜频浴外,凡遇春温秋爽,皆可借此为乐

  〔清〕李渔

  盛暑之月,求乐事于黑甜之外,其惟沐浴乎?潮垢非此不除,浊污非此不净,炎蒸暑毒之气亦非此不解。此事非独宜于盛夏,自严冬避冷,不宜频浴外,凡遇春温秋爽,皆可借此为乐。而养生之家则往往忌之,谓其损耗元神也。吾谓沐浴既能损身,则雨露亦当损物,岂人与草木有二性乎?然沐浴损身之说,亦非无据而云然。予尝试之。试于初下浴盆时,以未经浇灌之身,忽遇澎湃奔腾之势,以热投冷,以湿犯燥,几类水攻。此一激也,实足以冲散元神,耗除精气。而我有法以处之:虑其太激,则势在尚缓;避其太热,则利于用温。解衣磅礴之秋,先调水性,使之略带温和,由腹及胸,由胸及背,惟其温而缓也,则有水似乎无水,已浴同于未浴。俟与水性相习之后,始以热者投之,频浴频投,频投频搅,使水乳交融而不觉,渐入佳境而莫知,然后纵横其势,反侧其身,逆灌顺浇,必至痛快其身而后已。此盆中取乐之法也。至于富室大家,扩盆为屋,注水为池者,冷则加薪,热则去火,自有以逸待劳之法,想无俟贫人置喙也。

  ——《闲情偶寄》

李渔《沐浴》原文及鉴赏

  〔赏析〕这是篇越看越有意思的文章,使人想到了“度”与“法”。

  凡事皆须有“度”,过了“度”就要出毛病,就要走向反面。洗澡能去污活血,肯定是好事;但也不可太多,过于频繁就确如中国养生家所说的,容易“损耗元神”。据说法国人,哪怕是养尊处优的上层人物,也对洗澡有所忌讳,什么原因不清楚,但法国香水因此更加畅销却是事实。“度”在不同民族、不同地区的标准,也是不一样的。以中国的广东来说,夏季热得难以入睡,往往一夜要冲凉好几次,大约无论穷富都是如此。至于寒冷的北方,除了三伏盛夏的那几天是必须每日入浴的,其他日子在一般人来说,洗澡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甚至要算作奢侈的事了。

  洗澡还须有“法”,这是读过此文忽然悟到的。无法而洗,仅为去污;有法而洗,强身就成为第一位的目的。我相信洗澡是有法的,李渔说的未必尽善尽美,但他所琢磨出的这一套,起码对他是有实效的。至于文章最后提到的富人洗澡之法,特点在于以逸待劳,李渔认为“无俟贫人置喙”,实际上是有不同看法。洗澡诚然可以有多种洗法,各有各的趣味和妙处,如我们现在知道的“桑拿浴”、“土耳其浴”、“泥浴”、“蒸汽浴”等等,但从性质上讲,又可以分为“主动的”与“被动的”两大类。富人除了在赚钱上主动,在享受方面却追求以逸待劳,瞩目于被动方式;穷人在享受上没那个条件,便只能去主动进行。我以为,洗澡大体上仍可算作一种运动,似乎只有主动进行才合乎“法”。只要不是病人,洗澡还是稍稍累一点的好;当然,主动也须有“度”,洗澡洗得太累了不仅划不来,而且确实会伤及身体,影响休息的。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黄庭坚《题自书卷后》原文及鉴赏

    崇宁三年十一月,余谪处宜州半岁矣。官司谓余不当居关城中,乃以是月甲戌抱被入宿子城南余所僦舍喧寂斋。虽上雨旁风,

    2020-10-14

  • 汪洪度《与渐江上人》原文及鉴赏

    〔明〕汪洪度 往往从友人处见公画,便如游一名山,梦魂犹在烟霞间也。十年牖下,弗获壮游,不意宇宙间名山,反得阅历

    2020-10-23

  • 黄百家《书后苇碧轩诗稿后》原文及鉴赏

    〔清〕黄百家 翁祖石先生有诗集曰《后苇碧轩》,家大人既删定而序之,命某持以授先生。某走谒,一揖外未暇问无恙,先

    2020-11-03

  • 论语《子击磬于卫》原文及鉴赏

    子击磬于卫,有荷蒉而过孔氏之门者,曰: 有心哉,击磬乎! 既而曰: 鄙哉,硁硁乎!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子曰

    2020-12-04

  • 渭南文集《跋韩晋公牛》原文及鉴赏

    予居镜湖北渚,每见村童牧牛于风林烟草之间,便觉身在图画。自奉诏紬史,逾年不复见此,寝饭皆无味。今行且奏书矣,奏后三日

    2020-11-29

  • 袁宏道集笺校《天目》原文及鉴赏

    天目幽邃奇古不可言。由庄至颠①,可二十余里。凡山,深僻者多荒凉,峭削者鲜迂曲,貌古则鲜妍不足,骨大则玲珑绝少,以至山高

    2020-11-25

  • 欧阳修《养鱼记》原文及鉴赏

    〔北宋〕欧阳修 折檐之前有隙地,方四五丈,直对非非堂。修竹环绕荫映,未尝植物。因洿以为池,不方不圆,任其地形;不

    2020-10-22

  • 《匡庐二峰》原文及鉴赏

    二十一日,别灯①,从龛后小径直跻汉阳峰。攀茅拉棘,二里,至峰顶。南瞰鄱湖,水天浩荡,东瞻湖口,西盼建昌,诸山历历,无不俯首

    2020-11-24

  • 晏子春秋《极大极细》原文及鉴赏

    景公问晏子曰:天下有极大物乎?晏子对曰: 有。北溟有鹏,足游浮云,背凌苍天,尾偃天间,跃啄北海,颈尾该于天地①。然而濯濯乎

    2020-12-04

  • 鸡肋集《新城游北山记》原文及鉴赏

    去新城之北三十里,山渐深,草木泉石渐幽。初犹骑行石齿间。旁皆大松,曲者如盖,直者如幢,立者如人,卧者如虬。松下草间有泉

    2020-11-29

  • 王昶《游珍珠泉记》原文及鉴赏

    〔清〕王昶 济南府治,为济水所经。济性洑而流。抵巇辄喷涌以上。人斩木剡其首,杙诸土,才三四寸许,拔而起之,随得

    2020-10-18

  • 陈仁锡《题春湖词》原文及鉴赏

    〔明〕陈仁锡 尝笑红粉心长,节侠气短,西湖不然。节侠心即红粉心,拜岳先生,齿牙尽裂;才过第一桥,浑眼娇粉,以此二

    2020-10-24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