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密《蹇材望》原文及鉴赏

【导语】:

〔南宋〕周密 蹇材望,蜀人,为湖州倅。北兵之将至也,蹇材望毅然自誓必死。乃作大锡牌,镌其上曰大宋忠臣蹇材望。且以银二笏凿窍,并书其上曰:有人获吾尸者,望为埋葬,仍见祀,题

  〔南宋〕周密

  蹇材望,蜀人,为湖州倅。北兵之将至也,蹇材望毅然自誓必死。乃作大锡牌,镌其上曰“大宋忠臣蹇材望”。且以银二笏凿窍,并书其上曰:“有人获吾尸者,望为埋葬,仍见祀,题云‘大宋忠臣蹇材望’。此银所以为埋瘗之费也。”日系牌与银于腰间,只伺北军临城,则自投水中;且遍祝乡人及常所往来者。人皆怜之。

  丙子正月旦日,北军入城。蹇已莫知所之,人皆谓之溺死。既而北装乘骑而归,则知先一日出城迎拜矣。遂得本州同知。乡曲人皆能言之。

  ——《癸辛杂识续集》

  〔赏析〕“虫蛆也许是不干净的,但它们并没有自鸣清高,鸷禽猛兽以较弱的动物为饵,不妨说是凶残的罢,但它们从来就没有竖过‘公理’‘正义’的旗子……”(鲁迅《狗·猫·鼠》)。但是,人毕竟是“万物之最灵”者。不过这“灵”气在有的人身上,主要是用于“表演”,说得准确些就是巧于伪装、善于做作。本是假的,可以装成真的;本是恶的,可以装成善的;本是丑的,可以装成美的;于是乎人世间便出现了像口蜜腹剑者如李林甫之流,《伪君子》中的达尔丢夫之类,还有“静默十分钟,各自想拳经”的“正正经经”的“强盗”们……这位湖州副州官蹇材望也是颇有这种“灵”气的角色。文章开头交待蹇材望的祖籍、身份,虽是平平而起,却也增强了人物的真实感,同时也为下文作了必要的准备,因为有如此身份,才有自封“大宋忠臣”的可能。“时危见臣节,世乱识忠良”(鲍照《代出自蓟北门行》)。所以,那“北兵之将至”的形势,正为蹇材望的“表演”提供了最佳的背景。“毅然自誓必死”,何等坚贞!要显示如此决心,并能让人们相信,一般的“表演”恐怕是难以奏效的,所以他便作了一番精心地设计。首先“作大锡牌”,“大”则引人注目,“锡”是入水不化不烂,这样“大宋忠臣蹇材望”几个字可保无损无伤;其次,再拿出两锭银子,凿个小孔,孔有何用?稍后便知。他还在银锭上写了几句话,那段话有这么三层意思:“有人获吾尸者,望为埋葬”,这是重申“自誓必死”之意;还望获尸者代为祭祀、刻碑、埋葬,意在使这位“大宋忠臣”得以昭然于世,流芳百代,无疑这一切也是以“必死”为前提的;自己虽有这些想法、要求,却也不打算亏待他人,那两锭银子便是安葬的费用。身前身后,安排得多么周到!道具是要在舞台上发挥作用的,蹇材望的锡牌、银锭自然也不会藏之于密室,不过你大概也未曾想到他要整天系于腰间,丁丁当当,招摇于世。原来“凿窍”之举,乃在于“系”,实在煞费苦心。试想这副装扮,已够令人耳目一新,然而蹇材望尚嫌不足,遇到乡人和经常来往的人,总要把自己的打算唠叨一通。缜密的设计,别出心裁的表演,加之反复宣传,果然获得了预期的效果——“人皆怜之”。

周密《蹇材望》原文及鉴赏

  时局不出所料,德祐二年(1276)正月初一,元军入城了。此刻,蹇材望到哪儿去了呢?虽无人知晓,但“人皆谓之溺水”。再一次证明了他的表演确是卓有成效,不可低估。不过戏还没有完,就在大家认为这位大宋忠臣已经杀身成仁之际,他已换上元人的服装,骑着高头大马,得意洋洋地向人们走来。人们在一阵惊讶之后,恍然大悟,原来“莫知所之”之日,便是他“出城迎拜”之时。于是乎这位“自誓必死”的“大宋忠臣”,摇身一变成了“大元忠臣”,照样做他的州官。对于这一切作者只是如实写来,不动声色,不作议论,然其前后表演,两两相形,画皮自落,见之者,闻之者,岂能无动于衷!但是作者依然笔墨沉着,言辞简净,只以“乡曲人皆能言之”一语了之。至于怎样“言之”?“言”他什么?生活在宋末元初的周密大概是不便道破的,而且“人皆能言”,又何必细说呢!因此,对于文章的结尾,既须要谅解,更须要称赞,称赞其简括得妙,含糊得妙,不言之言,而又人人心知,是所谓善用笔者,在虚实之间。

  蹇材望的表演已成过去,但是人类这点“灵”气并没有消失,人们不能指望在生活中不再出现这类真真假假的“表演”,不再出现这类“虫蛆”不如之物,而只能从“人皆怜之”,“人皆谓之溺水”中去吸取教训,那就是管他什么“毅然自誓”之言,还是什么新奇精巧的“表演”,都不得轻信。其实这话也并不新鲜,马克思不早就把轻信视为不可宽恕的过失吗!我们的先人也说过:“察其言,观其行,而善恶彰焉”;“善欲人见,不是真善;恶恐人知,便是大恶”;等等。看来人类在这个问题上,教训颇多,总结也不少,问题是要时时记取。当然,有谁能在他们“表演”的时候,就掀开麒麟皮露出马脚,“使不是东西之流缩头”,使善良的人们免遭其骗,免遭其害,自然更好,更值得大大称赞!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刘义庆《木犹如此》原文及鉴赏

    〔南朝宋〕刘义庆 桓公北征,经金城,见前为琅邪时种柳,皆已十围。慨然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枝执条,泫然流泪。

    2020-11-05

  • 王季重十种《剡溪》原文及鉴赏

    浮曹娥江上,铁面横波,终不快意。将至三界址,江色狎人,渔火村灯,与白月相上下,沙明山静,犬吠声若豹,不自知身在板桐也①。

    2020-11-25

  • 袁宏道《小修诗叙》原文及鉴赏

    〔明〕袁宏道 弟小修诗,散逸者多矣,存者仅此耳,余惧其复逸也,故刻之。弟少也慧,十岁余即著《黄山》、《雪》二赋

    2020-10-20

  • 刘义庆《谢安郝隆》原文及鉴赏

    谢公始有东山之志,后严命屡臻,势不获已,始就桓公司马。于时人有饷桓公药草,中有远志。公取以问谢:此药又名小草,

    2020-10-15

  • 祝允明《谯楼鼓声记》原文及鉴赏

    〔明〕祝允明 居卧龙街之黄土曲北,鼓出郡谯。声自西南来,腾腾沉沉,如莫知其所在。呜呼!鸣霜叫月,浮空摩远,敲寒击

    2020-11-03

  • 苏舜钦《沧浪亭记》原文及鉴赏

    〔北宋〕苏舜钦 予以罪废无所归,扁舟南游,旅于吴中,始僦舍以处。时盛夏蒸燠,土居皆褊狭,不能出气,思得高爽虚辟

    2020-11-19

  • 袁枚《随园记》原文及鉴赏

    〔清〕袁枚 金陵自北门桥西行二里,得小仓山,山自清凉胚胎,分两岭而下,尽桥而止。蜿蜒狭长,中有清池水田,俗号干

    2020-10-24

  • 《醉啸轩记》原文及鉴赏

    醉而啸,醉宜;啸而醉,啸宜。环流于二者之间,庶几古达者也。功园主人作醉啸轩,华不穉雕镂,朴不虞陀陊①,窃而幽,袤广悉称。

    2020-11-22

  • 汤显祖《答吕姜山》原文及鉴赏

    〔明〕汤显祖 寄吴中曲论良是。唱曲当知,作曲不尽当知也,此语大可轩渠。凡文以意趣神色为主。四者到时,或有丽词俊

    2020-11-16

  • 金圣叹《答沈丈人永令》原文及鉴赏

    〔清〕金圣叹 诗非无端漫作,必是胸前特地有一缘故,当时欲忍更忍不住,于是而不自觉冲口直吐出来,即今之一二句是也

    2020-11-16

  • 孔尚任《与宗定九》原文及鉴赏

    〔清〕孔尚任 不见我梅岑者又两月矣。缕缕欲言,一时难理。念足下高卧东原,独寤寐处,不知尘市者久矣。一旦命棹百里

    2020-10-23

  • 《晴窗书事》原文及鉴赏

    月来阴雨黯晦,檐溜滴沥,如远公山房莲漏①,丁丁吉吉,使人春愁暗长。今午风日稍霁,取架上书一卷,伏几读之。瓶梅细细作寒香

    2020-11-23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