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岱《湖心亭看雪》原文及鉴赏

【导语】:

〔明〕张岱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

  〔明〕张岱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陶庵梦忆》

  〔注释〕 拏:牵引,引申为划舟。 雾凇沆(hànɡ)砀(dànɡ):乳白色的夜雾笼罩一切。凇,寒气结成的冰花。沆砀,白气弥漫的样子。 三大白:三大杯酒。

  〔赏析〕西湖风光,以温媚俏丽为特色。苏东坡说:“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就说是“淡妆”吧,毕竟还是个“西子”。袁中郎描绘得更为艳气,道是“山色如娥,花光如颊,波纹如绫,温风如酒”。又由于邻近杭州城,这里日常车水马龙,士女群集,歌吹如沸,其繁华喧闹也是一般风景名胜所少见的。

  张岱久在西湖边流连,可算常客。——竟或不是客,而是一个多情的恋人。他的两种笔记,一种便叫《西湖梦寻》,另一种《陶庵梦忆》,也多有关于西湖的文字。他曾说:“西湖如名妓。”那是很体味了她的娇艳迷人的风采。

  然而在这一篇,张岱笔下的西湖,却呈现异乎寻常的面貌。只有白色的雪同白色的雾气,笼罩了湖山,游漾在天空,除此以外更无一声一色,纯然是一个素洁而凝静的世界。对熟悉西湖的人来说,因为日常见惯了它的俏丽与繁华,此时对它的凝静,感觉更为强烈。犹如眼看流光溢彩、嬉声如潮的舞场变得昏暗空寂,造成的印象格外异样。那么,人们从中可以体味到什么?也许是:在纷繁多彩、光怪陆离的物相背后,宇宙还有一种深邃不可测的虚寂无形的本质?或者想到:一切繁华景象、一切美丽事物,都将销亡净尽?但张岱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描绘了一幅清绝的图景,覆盖在人们熟悉的西湖印象上。

  写景的手段巧妙得很。西湖的范围不算大也不算小,若在湖边或湖中看,特别是在夜里或雨天,水面颇显得空阔浩渺;若登上湖旁的山峰俯视,则见长堤如细带,舟船如草叶,人形如豆粒。作者好像电影摄影师在操纵镜头,或用平视,让人看到天地一色的空濛;或用俯视,让人看到湖中景物的渺小。两者结合,西湖之游,似乎成了一粟幻影漂泊于沧海。

张岱《湖心亭看雪》原文及鉴赏

  张氏游西湖,在十二月,在大雪三日、人鸟声俱绝之时,又在更定即深夜以后,小舟独往,显是着意追求孤独之境。其实人生无处不孤独。譬如在万千众中,未尝不觉得周际漠漠;即如亲朋满座,酒酣情浓,笑语四起,忽视之恍恍,犹在陌路,自觉彼此了不相干,亦是常事。说来人生本是偶然,在这路途中结成的所谓亲疏远近,更是偶然中的偶然。但在人群中所感觉的孤独,常伴随失落的迷惘、空洞无所附着的悲哀。只有在凝静的自然中,孤独才是充实而平静的。因这种孤独令人体验到自我与天地宇宙之间的某种内在的、神秘的联系。也许,自然深处无声的韵律,即是生命深处的韵律。那么,张岱是否因为在他那挥金如土、纵情嬉游的生活中意识了生命的空洞与疲倦,来这凝静的自然探求生命的依归?但他什么也没有说。

  如果懂得人世无处不孤独,也就懂得人世无处不可亲近。有时偶入异乡,逢村姑当垆,夸说酒好,老妪献茶,闲话儿孙,虽是片刻邂逅,却也并无阻隔。其实,人与人之间,近则有利害之计较,有利害则远;远则无利害之计较,无利害则近。——远近本是难说。当张氏划船到湖心亭时,见二客对坐,一童子煮酒,自是大出意外,文章忽起波澜。但这意外之遇,并未破坏此番夜游的兴味。因为彼此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了共同的人生情趣与共同的美感。一时知己,别后不见,浮三大白,挥袖而散,真是难得的机缘。这机缘告诉人们什么?是不是说,人与自然可以有一种神秘的感通,人与人,只要脱略利害,同样可以相互感通?是不是说,人世常孤独又常不孤独?但作者还是什么也不说。

  张岱的小品从来不爱讲道理,他只是感受人生,描绘人生。在这篇游记中,作者的态度、举止,也只是静静地观赏、静静地体味。凡是情绪比较活跃的地方,都是从他人写出。见知己而大喜的是“客”,喃喃言雪夜游湖之痴的是“舟子”。他始终是淡然的,似乎深深有会于心而难以言说,亦令读者有会于心而已。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左传《子西论夫差》原文及鉴赏

    吴师在陈,楚大夫皆惧,曰: 阖庐惟能用其民,以败我于柏举。今闻其嗣又甚焉,将若之何?子西曰: 二三子恤不相睦,无患吴矣。昔

    2020-12-06

  • 《九里松》原文及鉴赏

    九里松者,仅见一株两株,如飞龙劈空,雄古奇伟。想当年万绿参天,松风声壮于钱塘潮,今已化为乌有。更千百岁,桑田沧海,恐北

    2020-11-24

  • 张岱《自题小像》原文及鉴赏

    〔明〕张岱 功名耶落空,富贵耶如梦。忠臣耶怕痛,锄头耶怕重,著书二十年耶而仅堪覆瓮。之人耶有用没用? 《琅嬛文集》

    2020-10-17

  • 黄庭坚《书家弟幼安作草后》原文及鉴赏

    〔北宋〕 黄庭坚 幼安弟喜作草,携笔东西家,动辄龙蛇满壁,草圣之声欲满江西,来求法于老夫。老夫之书,本无法也,但

    2020-10-31

  • 皮子文薮《悲挚兽》原文及鉴赏

    江泽之场,农夫持弓矢,行其稼穑之侧,有苕顷焉,农夫息其傍。未久,苕花纷然,不吹而飞,若有物娭。 视之, 虎也。 跳踉哮㘎, 视

    2020-11-30

  • 《病梅馆记》原文及鉴赏

    江宁之龙蟠,苏州之邓尉,杭州之西溪,皆产梅。或曰: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 以欹为美,正则无景; 梅以疏为美,密则无态。固也。

    2020-11-22

  • 《虚受堂文集》《女慰慈圹铭》原文及鉴赏

    女慰慈期有二月而字②,自菴先生之第三孙③,又八月而殇。女生数月能言,秀外而中慧,问以家人居室,历指不爽。闻予声辄欢跃

    2020-11-21

  • 晏子春秋《极大极细》原文及鉴赏

    景公问晏子曰:天下有极大物乎?晏子对曰: 有。北溟有鹏,足游浮云,背凌苍天,尾偃天间,跃啄北海,颈尾该于天地①。然而濯濯乎

    2020-12-04

  • 《七怪(其二)》原文及鉴赏

    昔之学者,学道者也;今之学者,学骂者也。矜气节者则骂为标榜,志经世者则骂为功利,读书作文者则骂为玩物丧志,留心政事者则

    2020-11-24

  • 戴表元《题画》原文及鉴赏

    〔元〕戴表元 子昂作画,初不经意,对客取纸墨游戏点染,欲树即树,欲石即石,然才得少许便足,未尝见从容宛转如此卷

    2020-10-23

  • 萧子晖《冬草赋》原文及鉴赏

    〔南朝梁〕萧子晖 有闲居之蔓草,独幽隐而罗生;对披离之苦节,反蕤葳而有情。若夫火山灭焰,汤泉沸泻;日悠扬而少色,天

    2020-11-21

  • 冯梦龙《露水桌子》原文及鉴赏

    〔明〕冯梦龙 一人偶于露水桌子上以指戏画我要做皇帝五字。仇家见之,即掮桌赴府,首彼谋反。值官府未出,日光中,露

    2020-11-05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