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大昕《跋方望溪文》原文及鉴赏

【导语】:

〔清〕钱大昕 望溪以古文自命,意不可一世,惟临川李巨来轻之。望溪尝携所作曾祖墓铭示李,才阅一行即还之。望溪恚曰:某文竟不足一寓目乎?曰:然。望溪益恚,请其说。李曰:今县以桐

  〔清〕钱大昕

  望溪以古文自命,意不可一世,惟临川李巨来轻之。望溪尝携所作曾祖墓铭示李,才阅一行即还之。望溪恚曰:“某文竟不足一寓目乎?”曰:“然。”望溪益恚,请其说。李曰:“今县以桐名者有五:桐乡、桐庐、桐柏、桐梓,不独桐城也。省桐城而曰桐,后世谁知为桐城者。此之不讲,何以言文!”望溪默然者久之。然卒不肯改,其护前如此。金坛王若霖尝言灵皋以古文为时文,以时文为古文。论者以为深中望溪之病。偶读望溪文,因记所闻于前辈者。

  ——《潜揅堂文集》

  〔注释〕 望溪:清代散文家方苞的号。 李巨来:李绂字巨来,江西临川人。清代的达官、理学家。 王若霖:王澍,字若霖,号虚舟。江苏金坛人。清代著名学者、书法家。 灵皋:方苞的字。时文:明清时代称科举应试的八股文为时文。

  〔赏析〕方苞是桐城派古文家,写过许多好文章,雍容大雅,为世公认。他当然也有缺点,却未必如这里所说的那样不堪。《朱子语类》卷一百三十九有一条语录云:“前辈文字有气骨,故其文壮浪。欧公、东坡亦皆于经术本领上用功。今人只是于枝叶上粉泽尔。如舞讶鼓然,其间男子、妇人、僧道、杂色无所不有,但却是假底。旧见徐端立言,石林尝云:今世安得文章,只有个减字法、换字法尔。如湖州必须去州字,只称湖,此减字法也。不然则称霅上,此换字法也。”方苞是信奉程朱理学的,朱熹的这条语录,按理也应读过,总不至于犯这样普通的错误吧。何况现存的《望溪文集》中并没有那篇曾祖墓铭。

  再来看钱大昕,他总是盯住方苞不放,除本跋外,在《与友人书》中,再度提起王若霖批评方苞的话,并论断说:“若方氏乃真不读书之甚者。”言之凿凿,仿佛真有那么回事。不过,钱氏讲汉学,与方氏的宋学本不相容,拿他的文章开刀,亦是可能的事。而且钱氏或许也读过《朱子语类》,以方苞所尊崇的人批评过的毛病,加诸方氏头上,岂不更为有力!

  这事虽有可疑,但是真是假,一时也难以判断,不过跋文倒是写得十分生动简练的。其中写李绂的盛气凌人,方苞的无奈窘态,都跃然纸上。作为清初学术界的一段小插曲,倒也值得一读。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