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捕蛇者说》原文及鉴赏

【导语】:

〔唐〕柳宗元 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然得而腊之以为饵,可以已大风、挛踠、瘘疠,去死肌,杀三虫。其始,太医以王命聚之,岁赋其二。募有能捕

  〔唐〕柳宗元

  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然得而腊之以为饵,可以已大风、挛踠、瘘疠,去死肌,杀三虫。其始,太医以王命聚之,岁赋其二。募有能捕之者,当其租入。永之人争奔走焉。

  有蒋氏者,专其利三世矣。问之,则曰:“吾祖死于是,吾父死于是,今吾嗣为之十二年,几死者数矣。”言之,貌若甚戚者。

  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余将告于莅事者,更若役,复若赋,则何如?”

  蒋氏大戚,汪然出涕曰:“君将哀而生之乎?则吾斯役之不幸,未若复吾赋不幸之甚也。向吾不为斯役,则久已病矣。自吾氏三世居是乡,积于今六十岁矣,而乡邻之生日蹙。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号呼而转徙,饥渴而顿踣,触风雨,犯寒暑,呼嘘毒疠,往往而死者相藉也。曩与吾祖居者,今其室十无一焉;与吾父居者,今其室十无二三焉;与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非死则徙尔!而吾以捕蛇独存。悍吏之来吾乡,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哗然而骇者,虽鸡狗不得宁焉。吾恂恂而起,视其缶,而吾蛇尚存,则弛然而卧。谨食之,时而献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尽吾齿。盖一岁之犯死者二焉,其余则熙熙而乐,岂若吾乡邻之旦旦有是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余闻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蒋氏观之,犹信。呜呼!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故为之说,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

  ——《柳河东集》

  〔赏析〕柳宗元的这篇小品,用今人的眼光看,实是一篇采访记,一篇关于捕蛇者的访谈。

  这篇访谈中,最耐人寻味的,是受访人捕蛇者蒋氏对于捕蛇者自身的生活状况、那前后两番自相矛盾的说道。在先,作者问及捕蛇者的生涯时,蒋氏一味叫苦:“吾祖死于是,吾父死于是,今吾嗣之十二年,几死者数矣。”不仅如此,而且“言之,貌若甚戚者。”然而,当作者郑而重之地提出“余将告于莅事者,更若役,复若赋,则何如”时,蒋氏的态度则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竟大讲起捕蛇者之乐来:“吾恂恂而起,视其缶,而吾蛇尚存,则弛然而卧。谨食之,时而献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尽吾齿。”“弛然而卧”的“弛然”,是放松、没有压力的样子,哪还有什么苦,简直就是甜了。“甘食其土之有”的“甘”,不就是甜吗?

  诚然,捕蛇危险,和毒蛇打交道不是闹着玩的,怪不得虽然“永之人争奔走焉”,到头来还是种田交租的为多,而像蒋氏那样“专其利三世”的捕蛇者为少。须知捕蛇专业户不仅要有捕蛇的技术,而且要有解毒的秘方,这样的绝活和秘方,都是不会外传的。正因为如此,蒋氏才能“专其利三世”。而蒋氏本人捕了十二年的蛇,几次犯险,皆能死里逃生,其中奥妙,文中虽然没有明说,读者根据常识,是可想而知的。

柳宗元《捕蛇者说》原文及鉴赏

  那么,蒋氏早先为什么不讲捕蛇之利,而只是一味叫苦呢?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老百姓对官吏天然的不信任,只是因为苛政的无孔不入,只是因为害怕仅存的空间受到挤压,所以必须叫苦。这一点作者其实也看出来了——“貌若甚戚者”的“若”字,就用得非常微妙。这个“甚戚”,有点像是装出来的。一旦作者表露出真诚与同情,而蒋氏又预感到事将弄巧成拙,他便立即改口,而且“汪然出涕”,这是真哭了,由此道出了实情。不过应该指出,蒋氏所谈的捕蛇之乐,其实也可怜得很——只是相对于种田交租的农夫而言的。

  看看农夫的命运吧——“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号呼而转徙,饥渴而顿踣,触风雨,犯寒暑,呼嘘毒疠,往往而死者相藉也。曩与吾祖居者,今其室十无一焉;与吾父居者,今其室十无二三焉;与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非死则徙耳。……悍吏之来吾乡,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哗然而骇者,虽鸡狗不得宁焉。”农夫过的是什么日子呀,他们面临的是怎样的生活压力和精神负担呀。因此,当捕蛇者暂时忘却了自悲时,反使作者闻而愈悲。

  这篇文章的另一耐人寻味之处,是“吾祖死于是,吾父死于是,今吾嗣为之十二年,几死者数矣”这一段话,使作者联想到《礼记·檀弓下》里的一则记事。记事中一位苦命的妇人对孔子哭诉说:“昔者吾舅死于虎,吾夫又死焉,今吾子又死焉。”孔子问她:“何为不去也?”她说:“无苛政。”于是孔子叹息道:“小子识之,苛政猛于虎也!”由此,作者得出“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的感慨。

  按,作者当时被贬为永州司马,根据白居易的描述,司马是“无言责,无事功”的闲职。纵然体察到了民情,也只能告之于“莅事者”即他的上司,寄望于“观民风者”即下乡来视察的长官,所以文中隐隐流露出一种无能为力的悲哀。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王褒《与周弘让书》原文及鉴赏

    〔北周〕王褒 嗣宗穷途,杨朱歧路。征蓬长逝,流水不归。舒惨殊方,炎凉异节。木皮春厚,桂树冬荣。想摄卫惟宜,动静

    2020-10-23

  • 黄庭坚《题自书卷后》原文及鉴赏

    崇宁三年十一月,余谪处宜州半岁矣。官司谓余不当居关城中,乃以是月甲戌抱被入宿子城南余所僦舍喧寂斋。虽上雨旁风,

    2020-10-14

  • 拾遗记《云舟》原文及鉴赏

    帝常以三秋闲日,与飞燕戏于太液池,以沙棠木为舟,贵其不沉没也。以云母饰于鹢首,一名云舟。又刻大桐木为虬龙,雕饰如真

    2020-12-02

  • 黄庭坚《书家弟幼安作草后》原文及鉴赏

    〔北宋〕 黄庭坚 幼安弟喜作草,携笔东西家,动辄龙蛇满壁,草圣之声欲满江西,来求法于老夫。老夫之书,本无法也,但

    2020-10-31

  • 张岱《自题小像》原文及鉴赏

    〔明〕张岱 功名耶落空,富贵耶如梦。忠臣耶怕痛,锄头耶怕重,著书二十年耶而仅堪覆瓮。之人耶有用没用? 《琅嬛文集》

    2020-10-17

  • 《不二斋》原文及鉴赏

    不二斋,高梧三丈,翠樾千重; 墙西稍空,腊梅补之。但有绿天,暑气不到。后窗墙高于槛,方竹数竿,潇潇洒洒,郑子昭 满耳秋声横

    2020-11-24

  • 柳宗元《愚溪诗序》原文及鉴赏

    〔唐〕柳宗元 灌水之阳,有溪焉,东流入于潇水。或曰,冉氏尝居也,故姓是溪曰冉溪。或曰,可以染也,名之以其能,故

    2020-10-19

  • 全唐文《木兰赋序》原文及鉴赏

    华容石门山有木兰树,乡人不识,伐以为薪。余一本,方操柯未下。县令李韶行春见之,息马其阴,喟然叹曰: 功列桐君之书,名载骚

    2020-12-01

  • 《傍花村寻梅记》原文及鉴赏

    维阳城西北,陵陂高下,多瓦础荒塚。唐人所咏十五桥者,已漠然莫考。行人随意指为此地云。地接城堙①,富贵家园亭,一带比列

    2020-11-22

  • 刘子翚《试梁道士笔》原文及鉴赏

    〔南宋〕 刘子翚 善将不择兵,善书不择笔,顾所用如何耳!南渡以来,毛颖乏绝,幔亭黄冠以笔遗予,玉表霜里,视之皆触藩

    2020-10-31

  • 萧绎《采莲赋》原文及鉴赏

    〔南朝梁〕萧绎 紫茎兮文波,红莲兮芰荷,绿房兮翠盖,素实兮黄螺。于时妖童媛女,荡舟心许。鹢首徐回,兼传羽杯。棹

    2020-11-15

  • 陶隐居集《答虞中书书》原文及鉴赏

    栖六翮于荆枝,望绮云于青汉者,有日于兹矣。而春华来被,草石开鲜,辞动情端,志交衿曲。信知邻德之谈,无虚往牍。夫子虽迹躔

    2020-12-02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