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梦龙《《笑府》序》原文及鉴赏

【导语】:

〔明〕冯梦龙 古今来莫非话也,话莫非笑也。两仪之混沌开辟,列圣之揖让征诛,见者其谁耶?夫亦话之而已耳。后之话今,亦犹今之话昔。话之而疑之,可笑也;话之而信之,尤可笑也。经书

  〔明〕冯梦龙

  古今来莫非话也,话莫非笑也。两仪之混沌开辟,列圣之揖让征诛,见者其谁耶?夫亦话之而已耳。后之话今,亦犹今之话昔。话之而疑之,可笑也;话之而信之,尤可笑也。经书子史,鬼话也,而争传焉;诗赋文章,淡话也,而争工焉;褒讥伸抑,乱话也,而争趋避焉。或笑人,或笑于人,笑人者亦复笑于人,笑于人者亦复笑人,人之相笑宁有已时?《笑府》,集笑话也,十三篇犹云薄乎云尔。或阅之而喜,请勿喜;或阅之而嗔,请勿嗔。古今世界一大笑府,我与若皆在其中供话柄。不话不成人,不笑不成话,不笑不话不成世界。布袋和尚,吾师乎!吾师乎!墨憨斋主人题。

  ——《笑府》

  〔赏析〕绝大多数人看《笑府》之类的书都是为了消遣,他们很少有人会去注意卷首的这篇序,这篇不伦不类,读了让正人君子很不是滋味的序。

  冯梦龙在这篇序中宣称一切都很可笑,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经书子史圣贤之作,鬼话连篇;诗辞歌赋,矫揉造作;而各种逢迎拍马和贬损责骂,更是胡言乱语、胡说八道。人们对这些鬼话、胡话、乱话偏又看得很重,无法摆脱,尤其荒唐,可笑!不仅如此,冯梦龙最后宣称连笑的人也是可笑的。你笑我、我笑你,笑与被笑,被笑与笑,是分不开的。然而尽管如此,我们读了这篇序以后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冯梦龙的“笑”中是有某种让人笑不出的东西。

冯梦龙《《笑府》序》原文及鉴赏

  人是一种非常奇怪的东西。笑往往是情不自禁的,有时想笑却又笑不出。笑在最后才笑得最好,笑得最妙,所以人人都想抿住嘴不笑,以便到最后笑一切人。但是冯梦龙却说笑是没有时间、不分先后的,一个人尽可以憋住气等到他哑然失笑的那一天,但到得那时,恐怕他首先要笑的就是他自己了。

  这样,冯梦龙就在一定意义上通过他的笑把世界把人生怪诞化、荒诞化了。冯梦龙实际上是在展示他的人生观于读者面前。古今世界一大笑府,不话不成人,不笑不成话,不笑不话不成世界,我与你皆在笑府中充笑柄。

  这里,冯梦龙省略了他对现实世界矛盾冲突的描绘,但很显然,他所展示的这种把世界当笑府、把人生当笑话的人生观却正是针对这种矛盾冲突而确立的。人类天性追求安宁舒适,和谐美满,但其生活却无往而不在矛盾与冲突之中。对此,人们既可以奋发图强,积极进取,又可能灰心丧气,消极无为,这些都是人类面对现实世界所采取的条件反射式的态度。但冯梦龙却认为这两种方式都未免太机械被动了,而应该给世界加入人为的色彩,使它怪异有趣起来,荒唐可笑起来,这样生活才有价值。

  这种近乎荒唐和怪诞的幽默和超然至今仍然是我们可以使用的建设人生的高级艺术。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