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之四)原文及鉴赏

【导语】:

窗外有枣林,雏雀习飞其下,猫蔽身林间,突噬雀母,其雏四五噪而逐猫,每进益怒,猫奋攫之,不胜,反奔入室。雀母死,其雏绕室啁啾,飞入室者三。越数日,犹望室而噪也。哀哉!猫一搏而夺四五雏之哺

  窗外有枣林,雏雀习飞其下,猫蔽身林间,突噬雀母,其雏四五噪而逐猫,每进益怒,猫奋攫之,不胜,反奔入室。雀母死,其雏绕室啁啾,飞入室者三。越数日,犹望室而噪也。哀哉!猫一搏而夺四五雏之哺。人虽不及救,未有不恻焉慨于中者,而猫且眈眈然,惟恐不尽其类焉。呜呼! 何其性之独忍于人哉? 物与物相残,人且恶之。乃有凭权位、张爪牙、残民以自肥者,何也?

  (《庸庵文编》)

杂记(之四)原文及鉴赏

  【赏析】本文就猫“突噬雀母”一事抒发感慨,对“残民以自肥”的权者深表痛恨。全文可分三层读。第一层写猫“突噬雀母”所造成的惨况。主要着笔于雏雀,写它们起先是“噪而逐猫,每进益怒”; 继而是“绕室啁啾”,“入室者三”;然后是“越数日,犹望室而噪”。虽然是无情之小鸟,然其母死雏悲的凄然之景却不亚于人类,确实令人一生同情之心。第二层写痛恨猫的残忍之性。首先,对雀母惨死而雏雀可怜深表痛惜与哀挽,并借此用人虽不能救,而尚有恻隐之心,反衬猫却“惟恐不尽其类”的残忍。第三层则由物及人,由痛恨猫的残忍,转而痛恨那些“残民以自肥”的权贵的残忍。

  全文三层文字,第一、二层是铺垫,第三层是中心。由第三层点活前文,暗示猫与雀的象征意义。很明显,文中的猫,实际上象征着那些“凭权位、张爪牙、残民以自肥”的权贵; 雀母及雏雀,则象征惨遭迫害的人民。作者揭示和痛恨猫的残忍,正是揭刺和痛恨那些“残民以自肥”的权贵;而对雏雀的悲悯,无疑是对人民中受难弱者的同情。作者通过比拟象征手法,借物态写人情,可作寓言小品读。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