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訄书》《冯桂芬祠堂记》原文及鉴赏

【导语】:

昔者余在苏州,过冯桂芬祠堂,人言同治时,桂芬为郡人减赋,功德甚盛。 余尝闻苏州围田皆在世族,大者连阡陌,农夫占田寡而为佣耕。其收租税,亩钱三千以上。有阙乏,即束缚诣吏,榜笞,与逋赋等②

  昔者余在苏州,过冯桂芬祠堂,人言同治时,桂芬为郡人减赋,功德甚盛。

  余尝闻苏州围田皆在世族,大者连阡陌,农夫占田寡而为佣耕。其收租税,亩钱三千以上。有阙乏,即束缚诣吏,榜笞,与逋赋等②。桂芬特为世族减赋,顾勿为农人减租,其泽格矣③!

  荀悦言汉世田制: 官收百一之税,而民输豪强太半之赋。官家之惠优之三代,豪强之暴酷于亡秦。是以惠不下通,而威福分于豪民,今不正其本,务言复除,适足以资富强也。

  桂芬于苏州,仕宦为达,诸世族皆姻娅,通门籍。编户百万号呼之声未彻于耳④,将厚薄殊邪?其闿立祠堂⑤,宦学者为请之⑥。农夫入其庭庑,而后知报功也!

  (《訄书》)

《訄书》《冯桂芬祠堂记》原文及鉴赏

  【赏析】此文是针对苏州豪绅为冯桂芬建祠请功一事而作,旨在戳穿冯“为郡人减赋,功德甚盛”的谎言。

  开篇先引传闻以为靶子,接着采取夹叙夹议、步步进逼的方法,运用确凿无疑的事实,对冯氏作剔肤见骨的揭露,使其“特为世族减赋,顾勿为农人减租”的地主阶级本质暴露无遗,从而告诉人们,其所谓“功德”,实是罪恶! 而苏州豪绅为其建祠请功的用心也就不言而喻了。全文目光如炬,观点鲜明,论据充分,揭批深刻有力。

  本文善用讽刺。首先,作者采用向以颂扬死者功德为主要内容的“记”的形式,来揭露冯氏之丑,本身就具有强烈的揶揄意味。其次,出语含蓄冷峻,极嘲讽挖苦之能事。

  “为郡人减赋,功德甚盛”,“其泽格矣”,“农夫入其庭庑,而后知报功也”等反语的运用,更是寓激愤于平淡之中,对冯氏作了入木三分的讽刺,读后耐人寻味,其艺术效果是显著的。

  本文用词准确而概括力强。“榜笞,与逋赋等”,一个“等”字,活画出了豪绅对农民恣意盘剥的穷凶极恶的嘴脸; “桂芬特为世族减赋”、“其泽格矣”、“适足以资富强也”,“特”、“格”、“适”、“资”等词,十分准确地概括了冯氏为豪绅刻意效劳的地主阶级本质; “诸世族皆在姻娅”的“皆”字,鲜明地揭示了冯氏与豪绅之间极其密切的关系,指出其“资富强”的阶级根源,具强烈的批判性。

  作者为文向以艰深为尚,较晦涩。而本文则较为显畅易懂,实属难得。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