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涛阁集《鼠技虎名》原文及鉴赏

【导语】:

楚人谓虎为老虫,姑苏人谓鼠为老虫。余官长洲,以事至娄东,宿邮馆,灭烛就寝,忽碗碟砉然有声。余问故,阍童答曰: 老虫。余楚人也,不胜惊错,曰: 城中安得有此兽?童曰: 非他兽,鼠也。余曰: 鼠何

  楚人谓虎为老虫,姑苏人谓鼠为老虫。余官长洲,以事至娄东,宿邮馆,灭烛就寝,忽碗碟砉然有声。余问故,阍童答曰: “老虫。”余楚人也,不胜惊错,曰: “城中安得有此兽?”童曰: “非他兽,鼠也。”余曰: “鼠何名老虫?”童谓吴俗相传尔耳。

  嗟嗟! 鼠冒老虫之名,至使余惊错欲走,徐而思之,良足发笑。然今天下冒虚名骇俗耳者不少矣。堂皇之上,端冕垂绅,印累累而绶若若者①,果能遏邪萌、折权贵、摧豪强欤? 牙帐之内②,高冠大剑,左秉钺右仗纛者,果能御群盗、北遏虏、南遏诸夷,如古孙、吴、起、翦之俦欤③? 骤而聆其名,赫然喧然,无异于老虫也,徐而叩所挟,止鼠技耳。夫至于挟鼠技、冒虎名、立民上者,皆鼠辈,天下事不可大忧耶?

  (《雪涛阁集》)

雪涛阁集《鼠技虎名》原文及鉴赏

  【赏析】此文上下两段。上段叙事,至细至微,饶有谐趣。下段议论,关系重大,饱含忧愤。故此文既有笑话的趣味性,又有政治的严肃性。

  其时盈科任长洲县令,有事至娄东 (江苏太仓),由于方言的误会,将“老鼠”误为“老虎”,引起一场虚惊。事后,作者觉得非常可笑,但没有一笑了之,经过思索,发现世上象老鼠“冒虚名骇俗耳”的事情很多。而最突出最严重的是,朝廷中的某些官僚虽身居显位而庸碌无能,耽误了国家大事。作者的议论就是针对这个重大问题展开的。

  “堂皇之上”与“牙帐之内”,是作者精心构思的两组长句,从文臣与武将两个方面形象地勾画出朝中大僚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架势; 并对他们的实际能力,能否安邦定国的问题,提出一连串的反诘。“果能”的诘问实际上已经暗示出“不能”。作者可以不必再出示答案,但由于感情的激愤,行文至此,已不可收恰,于是又添加了“骤而聆其名”几句,更加酣畅。“止鼠技耳”,虽然只有四个字,但一针见血,将朝中那些高官显宦的全部家数都抖落出来了。江盈科在《任事》一文中,也以寓言讽刺了“因循苟安”、“一策莫展”的“当事诸公”。只有出于公心,心忧天下,始能有此大无畏的精神,不然对朝廷执政大臣何敢置喙?在此文结尾处,作者就对“鼠技虎名”的现象表示了深切的担忧,“天下事”可能断送在这些“赫然喧然”的诸公手里。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