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林集《灵兔塜记》原文及鉴赏

【导语】:

先癸丑四年,客有见白兔于天台山者,守三年而得之,珍重宝爱。历游诸王侯公卿间,未遇也。迨癸丑秋八月,携之白门,门下士汪生辈捧以归余。予笼以金镂,题以玉衡,偃仰一室,旷若林麓,与之周旋者

  先癸丑四年,客有见白兔于天台山者,守三年而得之,珍重宝爱。历游诸王侯公卿间,未遇也。迨癸丑秋八月,携之白门,门下士汪生辈捧以归余。予笼以金镂,题以玉衡,偃仰一室,旷若林麓,与之周旋者凡三年。其体莹皓月,眼含赤霞,冰姿绝伦,雪态横逸,若蹲若卧,名状千变。客或见其一班,予日摩娑爱玩之,未有穷也。

  今年春二月先一夕,梦有黑衣童子,双眸下睇,界以赤文,若绕膝置辞者。予惊而寤,起视之,作欠伸态,踯躅者三,遂死矣。予怆然若丧者久之。岂记所谓五百年而白,五百年而黑者,其变征乎?夫迁无超有,理之大常; 含灵表异,物有至贵。每见径山标灵鸡之塚,河东记鹦鹉之塔,斯皆资始道玄,托体山阿。余之斯兔,岂不同然。遂裹以文车,封之灵鹫山腰,韬光庵下,识曰灵兔塚。即委蜕一时,流耀千载,讵忍堙灭不称,草木俱腐哉?明万历乙卯孟夏朔日玉衡主人书石。

  (《寓林集》)

寓林集《灵兔塜记》原文及鉴赏

  【赏析】这是作者隐居杭州小蓬莱时所作。

  这篇记叙小品由 “先癸丑四年”和“今年春二月”各领起前后两大段。前一段写得兔之缘由和作者对白兔之珍爱赏玩。先是有客守3年得一白兔,然在诸多王侯公卿间却未遇赏知者,后来由 “汪生辈捧以归余”。短短几句话,得此兔之不易、客与汪生辈之好事以及作者之独爱此兔,已使人感到新奇有趣。而接下来的一些行动: 放入考究的笼子,题上自己的室号,仿佛白兔仍在林麓之间,以至能与之周旋3年,还真有点“痴”的味道。出于这样一种“痴”情来描绘白兔的形象,白兔之可爱自然显得非同一般。作者在对白兔的描绘中突出了两点: 一是白兔之白几乎到了纯净、晶莹、剔透的地步; 一是突出了白兔之仪态千变,难以名状。所谓“客或见其一班”,说明只着一眼是远不能赏鉴其无尽的美的仪态,故令作者“摩娑爱玩之,未有穷”。这两点合在一起,也就是白兔之“灵”的表征。整个一大段,充溢着一种痴迷得意的情调。

  后一大段以一奇特梦境带出灵兔之死,叙立塚之由,表现作者对灵兔的痛悼留恋之情。梦见黑衣童子是不吉的征兆。这征兆在现实中终于应验,白兔果然死去。由于作者对白兔一片痴情,白兔之死自然给他带来极度的悲伤。“五百年”两句是自我宽慰,带有浓重的宿命的悲怆意味,而悲怆的背后则是对白兔的留恋之情。接下来便叙立塚取名之由。这里有说理有叙事,主要意思是: 灵异之物由自然造就,最终也当与自然共存。这段话中出现了4个“灵”字: 物有“含灵表异”之理,径山 (天目山东北峰) 有灵鸡之塚,白兔最终埋于灵鹫山腰,标识日灵兔塚。不管这算不算一种巧合,客观上终究强调了作者痴迷钟爱白兔主要在一“灵”字。至此作者已可以打住收笔,但他还是忍不住要再发四句感叹,而且语气更加沉重。这里的 “委蜕”指自然赋予的躯壳。仔细体味一下,生命一时当能“流耀千载”,而不忍灰飞烟灭与“草木俱腐”,这固然是伸足前面立塚之由,但同时,难道不也表达出作者对人生的慨叹之情? 由此,这篇小品文所含文蕴终于得到某种升华。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屠隆《与张肖甫大司马》原文及鉴赏

    〔明〕屠隆 连朝冻云垂垂,都城雪花如手,含香之署,凄然怀冰矣。日与二三同心,拥榾柮,煨蹲鸱而啖之,有少黄米酒佐

    2020-10-23

  • 张岱《秦淮河房》原文及鉴赏

    〔明〕张岱 秦淮河河房,便寓,便交际,便淫冶,房值甚贵而寓之者无虚日。画船箫鼓,去去来来,周折其间。河房之外,

    2020-11-04

  • 袁枚《戏答陶怡云馈鸭》原文及鉴赏

    〔清〕袁枚 赐鸭一只,签标雏字,老夫欣然,取鸭谛观,其哀葸龙钟之状,乃与老夫年纪相似,烹而食之,恐不能借西王母

    2020-10-19

  • 陈衎《与何彦季》原文及鉴赏

    〔明〕陈衎 雨花堂细草绵软如茵,坐卧其上,不见泥土,他山所无也。摄山往祖堂,磴道幽甚。清凉寺前,草坡平旷,极宜

    2020-10-23

  • 《琼花观看月序》原文及鉴赏

    游广陵者,莫不搜访名胜,以侈归口,然雅俗不同致矣。雅人必登平山堂,而俗客必问琼花观。琼花既已不存,又无江山之可眺,久之

    2020-11-22

  • 《雁奴说》原文及鉴赏

    雁之性善睡,宿于野,恐人谋己,则使孤者司警。有所见,高鸣戛戛,若传呼然,群雁辄随之起,谓之雁奴。 有黠者贮火竹管中,潜行至

    2020-11-23

  • 水经注·江水注《三峡》原文及鉴赏

    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 至于夏水襄陵,沿溯阻绝。或王命急宣,有

    2020-12-01

  • 沈起凤《贫儿学谄》原文及鉴赏

    〔清〕沈起凤 嘉靖间,冢宰严公,擅作威福。夜坐内厅,假儿义子,纷来投谒。公命之入,俱膝行而进。进则崩角在地,甘

    2020-11-03

  • 王思任《让马瑶草》原文及鉴赏

    〔明〕王思任 阁下文采风流,吾所景羡。当国破众散之际,拥立新君,阁下辄骄气满腹,政本自出,兵权在握,从不讲战守

    2020-11-03

  • 韩愈《毛颖传》原文及鉴赏

    〔唐〕韩愈 毛颖者,中山人也。其先明眎,佐禹治东方土,养万物有功,因封于卯地,死为十二神。尝曰:吾子孙神明之后

    2020-11-04

  • 王安石《回苏子瞻简》原文及鉴赏

    〔北宋〕王安石 某启,承诲喻累幅,知尚盘桓江北,俯仰逾月,岂胜感慨。得秦君诗,手不能舍,叶致远适见,亦以为清新

    2020-11-14

  • 刘义庆《木犹如此》原文及鉴赏

    〔南朝宋〕刘义庆 桓公北征,经金城,见前为琅邪时种柳,皆已十围。慨然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枝执条,泫然流泪。

    2020-11-05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