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伽蓝记《景乐寺》原文及鉴赏

【导语】:

景乐寺,太傅清河文献王怿所立也。怿是孝文皇帝之子,宣武皇帝之弟。阊阖南御道东,西望永宁寺正相当。寺西有司徒府,东有大将军高肇宅,北连义井里。 义井里北门外有桑树数株,枝条繁茂,下有

  景乐寺,太傅清河文献王怿所立也。怿是孝文皇帝之子,宣武皇帝之弟。阊阖南御道东,西望永宁寺正相当。寺西有司徒府,东有大将军高肇宅,北连义井里。

  义井里北门外有桑树数株,枝条繁茂,下有甘井一所,石槽铁罐,供给行人,饮水庇阴,多有憩者。

  有佛殿一所,像辇在焉,雕刻巧妙,冠绝一时。堂庑周环,曲房连接,轻条拂户,花蕊被庭。至于大斋,常设女乐,歌声绕梁,舞袖徐转,丝管寥亮,谐妙入神。以是尼寺,丈夫不得入。得往观者,以为至天堂。及文献王薨,寺禁稍宽,百姓出入,无复限碍。后汝南王悦复修之。悦是文献之弟。召诸音乐,逞伎寺内。奇禽怪兽,舞抃殿庭,飞空幻惑,世所未睹。异端奇术,总萃其中。剥驴投井,植枣种瓜,须臾之间皆得食。士女观者,目乱睛迷。自建义已后,京师频有大兵,此戏遂隐也。

  (《 洛阳伽蓝记》)

洛阳伽蓝记《景乐寺》原文及鉴赏

  【赏析】毛晋《洛阳伽蓝记跋》说: “铺扬佛宇,而因及人文。著撰园林歌舞鬼神奇怪兴亡之异,以寓其褒讥,又非徒以记伽蓝已也。” 《景乐寺》正是这样的篇章。

  文章正面记景乐寺,用墨不多。佛殿和堂庑用笔殊泛泛,没有很突出之处,佛象“雕刻巧妙,冠绝一时” ,虚笔点染,也并非刻意形容。记述歌舞、异端则是本文的重点。它分二层写,一是“寺禁稍宽”前大斋时的歌舞女乐。“歌声绕梁,舞袖徐转,丝管寥亮”,从歌、舞、乐三方面着意渲染豪华美妙,再加上总评一句“谐妙入神”,唱叹已极,却更从侧面补上浓重的一笔: “得往观者,以为至天堂”,虚实相发,给读者无穷的想象余地。其二是“寺禁稍宽”之后,音乐歌舞一笔带过,禽兽舞殿庭,幻戏现奇异,渐用重笔。“植枣种瓜,须臾之间皆得食”,拈出实例,前面几句描述顿时更见精神,栩栩如生。“士女观者,目乱睛迷”,再次运用侧笔,以观者的反映来衬托高超的“异端奇术”,这种从对面落笔的手法,加强了感染力量,是值得称道的。

  此文以寺的兴衰和世事贯穿全篇,其中虽不无兴亡之叹,但娓娓而道,辞气安详,脉络清晰,呼应有方。文章用辞华美,意趣洁静,多四字句,骈散相间,工整谐畅。钱钟书说《洛阳伽蓝记》行文“雍容自在,举体朗润” (《管锥编·全北齐文卷三》) ,诚非虚誉。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