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非子·外储说左上《棘刺之母猴》原文及鉴赏

【导语】:

燕王好微巧,卫人曰: 能以棘刺之端为母猴。燕王说之,养之以五乘之奉。王曰: 吾试观客为棘刺之母猴。客曰: 人主欲观之,必半岁不入宫,不饮酒食肉,雨霁日出视之晏阴之间,而棘刺之母猴乃可见

  燕王好微巧,卫人曰: “能以棘刺之端为母猴。”燕王说之,养之以五乘之奉。王曰: “吾试观客为棘刺之母猴。”客曰: “人主欲观之,必半岁不入宫,不饮酒食肉,雨霁日出视之晏阴之间,而棘刺之母猴乃可见也。”燕王因养卫人不能观其母猴。

  郑有台下之冶者谓燕王曰: “臣为削者也,诸微物必以削削之,而所削必大于削。今棘刺之端不容削锋,难以治棘刺之端。王试观客之削能与不能可知也。”王曰: “善。”谓卫人曰: “客为棘以削之?”曰: “以削。”王曰: “吾欲观见之。” 客曰: “臣请之舍取之。” 因逃。

  (《韩非子·外储说左上》)

韩非子·外储说左上《棘刺之母猴》原文及鉴赏

  【赏析】韩非的政论文章严峻峭拔,剖析入骨。“棘刺之母猴”虽是寓言小品,但同样具有这些特点。

  燕王喜爱微小巧妙的玩艺儿,卫人乘机行骗,燕王赐予他五车大夫的俸禄。燕王想看看微巧的母猴,卫人提出极其苛刻的条件;必须半年不能入宫朝政,不吃酒肉荤腥。而且还得等到雨晴日出的那一天,在半明半暗的光线下,才能看得见棘刺上的小母猴。对卫人的弥天大谎,燕王竟然深信不疑,可谓执迷不悟了。接着作者借铁匠之口,直言不讳地推证事理: “所削必大于削”,“棘刺之端不容削锋”,一下子就彻底撕破了卫人的谎言。论证绵密干脆,分析精辟入里,笔锋爽捷犀利。正如郭沫若说的: “他的文章,你拿到手里只感到他的犀利,真是其锋不可当。” (郭沫若《韩非子的批判·十批判书》)

  严峻之中暗寓讽刺也是此文的一个特点。卫人哄骗燕王一段带有明显的讽刺色彩; 燕王听了铁匠的一番推理分析后,请卫人去拿刻刀来瞧瞧以及最后卫人逃之夭夭,我们从那冷静严肃的叙述中也能咀嚼得出辛辣嘲讽的味道来。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文章几乎纯用对话,唇吻相当贴合。举凡燕王的蠢笨,卫人的狡诈,铁匠的睿智,作者以简洁的对话,粗粗几笔一勾一描,全都活脱脱地呈现在我们面前了。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