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传《屠蒯佐酒》原文及鉴赏

【导语】:

晋荀盈如齐逆女,还,六月,卒于戏阳。殡于绛,未葬。晋侯饮酒,乐。膳宰屠蒯趋入,请佐公使尊,许之。而遂酌以饮工,曰: 女为君耳,将司聪也。辰在子卯,谓之疾日,君撤宴乐,学人舍业,为疾故也。君

  晋荀盈如齐逆女,还,六月,卒于戏阳。殡于绛,未葬。晋侯饮酒,乐。膳宰屠蒯趋入,请佐公使尊,许之。而遂酌以饮工,曰: “女为君耳,将司聪也。辰在子卯,谓之疾日,君撤宴乐,学人舍业,为疾故也。君之卿佐,是谓股肱。股肱或亏,何痛如之?女弗闻而乐,是不聪也。”又饮外嬖嬖叔,曰: “女为君目,将司明也。服以旌礼,礼以行事,事有其物,物有其容。今君之容,非其物也; 而女不见,是不明也。”亦自饮也,曰:“味以行气,气以实志,志以定言,言以出令。臣实司味,二御失官,而君弗命,臣之罪也。”公说,撤酒。

  (《左传》)

  【赏析】中国古代的高度集权统治,造就了机智巧妙的进谏术。臣僚们为了能使帝王君主采纳自己的意见,而又不至于内心不悦,于是费尽心思地寻找一种适可而止、恰到好处、忠言悦耳的语言表达方式。

左传《屠蒯佐酒》原文及鉴赏

  本文便是记载了这无数令人叹为观止的进谏术的一种。晋国大臣荀盈死在出差的半道上了。尚未下葬,而晋国国君却照常饮酒奏乐。于是他的厨师屠蒯看不下去了,闯了进来。然而却并非正面数落国君的不是,而是以敬酒为名,先质问乐师: 逢忌日,君王理当撤消宴乐,而今股肱之臣死了,乃莫大悲痛,你作为君王的耳朵,却充耳不闻照常奏乐,就好比是聋了一般。接着又质问一旁的宠臣:你作为君王的眼睛,却对今日君王不合常理的表现视而不见,就好比是瞎了一般。这么绕一大圈,仍唯恐君王动怒,于是又来作贱自己说,自己作为君王的舌头不称职而导致君王未有下令处罚乐师与宠臣的失职行为。终于,晋国国君被他这番机智婉转并且不乏幽默的说辞逗乐了,下令撤去酒宴。

  在屠蒯的这一番精彩说辞中,最令人叹服的,是他那种能够由远及近、由不相关到相关的语言诱导术。比如,在检讨自身失职的一段中,他从“味”字开始推导,口味使血气贯通,血气调和使心志坚定,在心为志,出口成言,而言语则可用以发号施令。如此一番周折,竟把与政治毫不相干的“味”,引伸到君王的政令上去了。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