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振铎《昭君墓》原文欣赏

【导语】:

早晨刚给你一信,现在又要给你写信了。 上午九时半早餐后,出发游昭君墓。墓在绥远城南二十里。希白、雷小姐他们都骑马去。我因为没有骑过马,只好坐轿车。车很干净,三面皆为黑色的

  早晨刚给你一信,现在又要给你写信了。

  上午九时半早餐后,出发游昭君墓。墓在绥远城南二十里。希白、雷小姐他们都骑马去。我因为没有骑过马,只好坐轿车。车很干净,三面皆为黑色的纱窗。但道路崎岖不平,车轴又无弹簧,身体颠簸得厉害。双手紧握着车窗或车门,不敢一刻疏忽。一疏忽,不是头被撞痛,便是手臂或腿部嘭的一声,被撞在车门上。有时,猛烈一撞,心胆俱裂,百骸若散。好在车轮很高,相距亦阔,还不至演出覆车的危险。有马队四人,带了手提机关枪,来保护我们;因为前日城内出过抢案。骡夫走得很慢,骑马的人不时地休息下来等着我们。十时三刻,才到小黑河。水不深,还不到尺。十一时一刻,到民丰渠。浊流湍急,不测深浅,渡河时,人人皆惴惴危惧。一个从者的马匹倒了下去,骑者浑身俱湿。幸渠身不大宽,河水也至多只有两尺多深。大家都不曾再出危险。骡车也安稳地渡过。据说,春时,汽车可达。此时水深,除马及骡车外,无法渡过。十一时三刻到昭君墓。墓甚高,据说有二十丈,周围数十庙。土色特黑,草色青翠,多半是香蒿,高及人腰,香味极烈。墓前列碑七八座,最古者为道光十一年长白升演所书之“汉明妃冢”及他的碑阴的题诗。次有道光十三年长白、珠澜的碑。次有戊申年耆英的碑。此外皆民国时代的新碑。民国十二年立的马福祥的墓碑云:《辽史·地理志》:“丰州下则曰青冢,即王昭君墓。据此则昭君墓之在丰州,已无疑义。又考清初张文端《使俄行程录》云:归化城南直书有青冢,冢前石虎双列,白石狮子仅存其一,光莹精工,必中国所制,以赐明妃者也。又有绿琉璃瓦砾狼藉,似享殿遗址。”民国十九年冯曦的一碑,最为重要。

  “岁庚午,清明后十日,海础李公召集军政各长议定植树冢右。始掘士获梵文经卷,随风湮灭。既而石虎、木柱现,而零星璃瓦,碧苔叠篆,犹不可更仆数。知古人于冢有实右大招提在。”

  冯氏所推测的大致很对,张氏所云,享殿遗址,必是大招提的遗址无疑。“中国所制,以赐明妃者也”语尤无根。惟清初已破败至此,则此遗址至晚必为辽金时代的遗物。惜未获碑文,无从断定。但此冢孤耸于平原上,势颇险竣,如果不是古代一个瞭望台,则也许是一个古墓。至于是否昭君之墓,则不可知了。他日也许能够发掘一次以定之。此望台或古墓的时代当较右有的庙宇为古。石虎一只,今尚倒在田垄间,极粗朴,似非名贵之物。昭君墓,包头附近尚有一座(闻西陲更有一座)。依常理推之,汉时绥归,尚为中土,明妃绝不会葬在这个地方的。但青冢之说,唐人的《王昭君变文》里已提及之,有“青冢寂辽,多经岁月”的话。元人马致远有“沉黑水明妃青冢恨,破幽梦孤雁汉宫秋”一剧,黑水青冢,皆见于此。冢南的大黑河殆即所谓黑水(《元曲选》说白中,指黑水为黑龙江,万无是理),其后明人的《和戎记》《青冢记》诸传奇也都坐实青冢之说。究竟有此富于诗意的古址,留人凭吊,也殊不恶。休息了一会儿,即登冢上。仅有小路,沿山边而上,宽仅容足,一边即为壁立数丈的空际。“一失足成千古恨”,走时,很小心。半山有极小的大仙祠一所。据说,中为一洞,甚深。从前游人们常从大仙借碗汲水喝,今已不能借到了,闻之,为之一笑。冢上白土披离,似为雨冲刷的结果。仅有此方丈之地不生草,四边仍为黑土及绿草。南望,即大黑河,今已枯浅。北望大青山脉,绵延不断,为归绥的天然屏障。西北方即归绥的新旧城所在。太阳光很猛烈。徘徊了一会儿,方下山。在碑阴喝水,吃轻便的午饭。我先坐骡车走。骡夫说,青冢一日有三变,一变似馒头,再变为盖碗。第三变则他已忘记了。骡夫为一老头儿,他说,现年五十六岁,十余岁时已业此,至今已四十余年了。他慨叹地道:“前清的生意好做,民国时是远不如前了。洋车抢了不少生意去。”他似对一切新事物都抱不愤。有自行车经过,骡为所惊。他便咒诅不已。他又说:“这车已经三天不开张了。”我问他:“是你自己的车么?”他说:“不,我替人赶的;买卖实在不好做,每月薪水二元,吃东家的,有时,客人们赐个一毛五分的。东家一天得费五毛钱养车。净赔。卖了也没人要。从前有七八百辆,如今只存二百九十多辆了。”他脸上满是烟容。我问他:“你吃烟么?”他点点头。“一个月两块钱的工钱,如何够吃烟?”他道:“对付着来。”骡车在入城的道上,因骡惊,踢翻了一个水果担子。他道:“不要紧,我赔,我赔。”结果赔了一毛钱。他似毫不容心的,还是笑着。水果贩子还要不依。我阻止了他。骡夫却始从容而迂缓,若不动心的。等到回到公医院,我给了三毛钱的赏钱。

  “是给我的么?”他有点儿惊诧。

  “给你做赏钱。”

  他现了笑容,谢了又谢,显出感激的样子。

  这可爱的人呀!世事在他看来,是怎样简朴而无容思虑。

  回望昭君墓,仅见如三角台形似的一堆绿色土阜。同行的王副官说,这青冢,冬天草枯时,也并不显出土色,远望仍是青的。

  这一天实在是太辛苦了。为了这么一个土阜或古墓,实在不值得写这封信。但又不能不对你诉苦。双腿为了支配的不得当,或盘膝,或伸直,直被颠簸得走路都抬不起来,软软的好像大病方愈。

  最后,还有一件事要说。到昭君墓去的途中,见有不少德政碑。又有禧神庙一所,在路右,已破烂不堪,为乞丐们所占据。然在门外望之,神像虽已不存,而两壁的壁画颇佳,皆清代衣冠,作迎亲送亲的喜祥之进行队,是壁画中所仅见者。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海明威《塞纳河畔的人们》小说原文

    塞纳河畔的人们 从勒穆瓦纳红衣主教路的尽头走到塞纳河有很多条路。最短的一条是沿着这条路径直往前,但是路很陡,等你走上平坦的路

    2022-04-27

  • 海明威《莎士比亚图书公司》小说原文

    莎士比亚图书公司 在那些日子里,我没有钱买书。我从莎士比亚图书公司出借书籍的图书馆借书看。莎士比亚图书公司是西尔维亚比奇开

    2022-04-27

  • 海明威《迷惘的一代”》小说原文

    迷惘的一代 为了享受那里的温暖,观赏名画并与斯泰因小姐交谈,很容易养成在傍晚顺便去花园路27号逗留的习惯。斯泰因小姐通常不邀请

    2022-04-27

  • 海明威《斯泰因小姐的教诲》小说原文

    斯泰因小姐的教诲 等我们回到巴黎,天气晴朗、凛冽而且美好。城市已经适应了冬季,我们街对面出售柴和煤的地方有好木柴供应,许多好咖

    2022-04-27

  • 海明威《圣米歇尔广场的一家好咖啡馆》小说原文

    圣米歇尔广场的一家好咖啡馆 当时有的是坏天气。秋天一过,这种天气总有一天会来临。夜间,我们①?只得把窗子都关上,免得雨刮进来,而冷

    2022-04-27

  • 海明威《潜流》小说原文

    潜流 斯托伊弗桑特宾对开门的女佣咧嘴一笑,正如每次斯托伊弗桑特宾咧嘴一笑时一样,对方也以粲然一笑回报他。 多萝西小姐很快就下楼

    2022-04-27

  • 海明威《梣树树根的腱》小说原文

    梣树树根的腱 从前还 不太开化的时代流行过一句谚语:Invinoveri-tas。①它大致的意思是说,在损人的杯中物的影响下,人能涤去拘谨和习

    2022-04-27

  • 海明威《一个在爱河中的理想主义者的造像》小说原文

    一个在爱河中的理想主义者的造像 故事一则 高架列车铁轨正好从办公室开着的窗户下经过。铁轨对面有另一幢办公楼。火车沿铁轨而行

    2022-04-27

  • 海明威《十字路口》小说原文

    十字路口 肖像选 波琳斯诺 波琳斯诺是我们湖湾区①曾有过的唯一的漂亮姑娘。她犹如一朵百合花从粪堆上直直地生长绽放开来,身体轻

    2022-04-27

  • 海明威《雇佣兵》小说原文

    雇佣兵 故事一则 要是你对在马克萨斯群岛②采珍珠的条件,对筹划中横穿戈壁滩的铁路上谋份差事的可能性,或者对那些以热的辣味肉馅玉

    2022-04-27

  • 海明威《大陆来的大喜讯》小说原文

    大陆来的大喜讯 ①《大陆来的大喜讯》是又一篇以古巴为背景的完整的短篇小说原编者注 接连吹了三天南风,王棕树灰色的树干在狂风里

    2022-04-27

  • 海明威《有人影的远景》小说原文

    有人影的远景 那座公寓里情况奇怪极了。电梯自然已经停开。连电梯顺着上下的那根钢柱都已经弯了,那六层大理石楼梯也有好几级已经

    2022-04-27

  • 海明威《岔路口感伤记》小说原文

    岔路口感伤记 我们是在中午前到达岔路口的,还 开槍误杀了一个法国老百姓。这人当时正快步穿过我们右方的田野,他已经过了农家房子,才

    2022-04-27

  • 海明威《卧车列车员》小说原文

    卧车列车员 到睡觉的时候,爸爸说下铺还 是让我睡吧,因为明天一清早我要看窗外野景的。他说他睡上铺也没关系,不过他想过一会儿再睡。

    2022-04-27

  • 海明威《搭火车记》小说原文

    搭火车记 爸爸把我轻轻一推,我醒了过来。乌黑一其中,只见他在床铺跟前站着。我感觉到他的手还 按在我身上,那时我的脑子已经完全清醒

    2022-04-27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