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振铎《“封锁线”内外》原文欣赏

【导语】:

《“封锁线”内外》是郑振铎写的一篇散文,关于《“封锁线”内外》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呢?来了解一下《“封锁线”内外》原文欣赏。

  “封锁线”内外

  “生”与“死”,刻画得像黑白画似的明显清晰地同在着:这一边熙熙攘攘,语笑欢哗,那一边凄凉冷落,道无行人;这一边是生气勃勃,那一边是死趣沉沉;这一边灯火通明,摊肆林立,那一边家家闭户,街灯孤照;这一边是现实的人间,活泼的世界,那一边却是“别有天地”的“黄泉”似的地狱了。

  “生”与“死”,面对面地站立着,从来没有那么相近,那么面对面地同时出现过。

  它们之间相隔的不过是一堵墙,一道门,甚至不过一条麻绳,或几只竹架,或一道竹篱笆。惨痛绝伦的故事就在那一堵墙,一道门,或一条麻绳的一边演出;而别一边却在旁观着,无可奈何,无能为力。

  这封锁线,在上海,有大小圈之分;大的一圈包括四郊在内,小的一圈包括旧公共租界及旧法租界。临时的更小的封锁线却时时地在建立着,也不时地被撤除。

  我没有进出过那大小两封锁线。听说,进出口的地方,都有敌兵在站岗,经过的人一定要对他脱帽行礼。无辜地被扣留,不许通过,无辜地被殴辱,被掌颊、拳打、脚踢,被枪柄击,甚至,被刺刀杀死的事,时时发生。有一次,一个大雪天,一个归家的旅人,偷偷地越过竹篱笆。当夜,不曾被发觉。第二天,巡逻的敌兵经过,跟循着雪地上的足迹,到了他家,把这人捉住,不问情由地当场斩首,悬在竹篱笆上示众。

  米贩子被阻止、被枪杀的故事,听到的更多。一个车夫告诉我:他经过封锁线时,眼见一个十三四岁的童子,负着一小袋米,被敌兵把米袋夺下,很随便地把刺刀戳进这童子的肚子上。惨叫不绝。没有一个人敢回头看一眼。后来,这半死的童子被抛进附近的一条小河里去了。

  更惨的是,被刺刀杀而未死的人,一直被抛在地上,任他喊叫着多少天才死去。没有一个人赶去救,敢去问一声讯。

  南市某一个地方被封锁,经过了好久的才开放。封锁线内,饿死了不少人。但没有一个人敢于越线而逃出。有人向线内抛进馒头一类的食物,但也不能救活多少人。默默地被拦在“死亡线”内;默默地受饥饿而死。这不可思量的可怕的耐受苦难与厄运的精神啊!

  为了一件小小的盗劫案或私人暗杀案,也往往造成敌人把上海最繁华地带封锁了十天八天的。大新公司至先施公司的一段,便这样地被封锁了不止两次三次。有种种最残酷、最恐怖的传说流行着。

  多少人不知怎样地便失踪了;多少人便无缘无故地被饿死在街上衢间了!

  我亲自看见一幕蒲石路被封锁的情形。

  在一个夜间,有一个住在那个地方的伪军军官被暗杀。这个事件一发生,那一带立刻便被封锁。出事的地点的四周都用一根麻绳拦住。居民们总有十万人以上被阻止不能进出。访友进去的,无端地不能归去了;出外办事的人,无端地到了街口,不得其门而入。最惨的是:小贩们和人力车夫们,只好在冷清清的街上徘徊着,彷徨无措,茫然地睁着大眼睛,望着封锁线外,一筹莫展。最后,还被赶到小弄里去。那恐怖失神的一双双眼睛,简直像牵到屠场去的牛群。我不敢多看,也不能多想象。我只有满腔的愤怒。

  这种封锁,平常总在十天左右便开放了。开放的条件据说是若干百万的私赂。

  临时的封锁,自两三小时至半天左右的,成了“司空见惯”的把戏。

  有一天,我到三马路的一家古书铺去。已可望见铺门了,突然地叫笛乱吹,一对敌人的宪兵和警察署的汉奸们,把住了路的两头,不许街上的任何一个人走动。古书铺里的人向我招手,我想冲过街去,但被命令站住了。汉奸们令街上的人排成了两排,男的一边,女的一边:各把市民证执在手上。敌兵荷枪站在那里监视着。汉奸们把一个个的人检查,盘问着。挟着包裹或什么的,都一一地被检查过。发现了几个没有带市民证的,把他们另外提到一边去,开始严厉地盘诘。

  “市民证忘记了带出来。”

  啪、啪、啪地一连串地挨了嘴巴,或用脚来乱踢一顿。

  一个人略带倔强的态度,受打得格外厉害。一下下掌颊的响声,使站在那一边的我,捏紧了拳头,涨红了脸;心腔中的血都要直奔出来。假如我执有一支枪啊!……

  我也不会忘记,那个穿着黑色短衣裤的家伙或东西,喂得胖胖的,他的肥硬的手掌,打人打得最凶,那“助纣为虐”的东西,实在比敌人还要可恶可恨十倍!

  好容易审诘完毕,又是一声长长的叫笛一响,那一批东西向北走,又向别的地域干着同样的把戏去了。

  被封锁住的人们,吐了一口长气,如释重负。

  我走进那家古书铺,双手还因受刺激而发抖着。

  这样的情形,天天有得遇到。

  早上出外做事的人,带着自己的生命和命运同走,不知晚上究竟能不能回家。等到踏进了自己家门口,才能确切地知道,这一夜算是他自己的了。

  在敌人的铁蹄蹂躏之下,谁的生命会有保障呢?

  这样的封锁线,天天不同地在变换着。谁也不能料到,今天在封锁线外的,明天或后天会不会被圈划进封锁线内去,默默地受苦受难,默默地受饥饿而死去。

  在敌人的后方,生命的主权是不握在自己的手里的。随时随地,最可怖的命运便会降临到他的和他的一家的身上。

  “生”和“死”,那间隔是如此地相近啊!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海明威《塞纳河畔的人们》小说原文

    塞纳河畔的人们 从勒穆瓦纳红衣主教路的尽头走到塞纳河有很多条路。最短的一条是沿着这条路径直往前,但是路很陡,等你走上平坦的路

    2022-04-27

  • 海明威《莎士比亚图书公司》小说原文

    莎士比亚图书公司 在那些日子里,我没有钱买书。我从莎士比亚图书公司出借书籍的图书馆借书看。莎士比亚图书公司是西尔维亚比奇开

    2022-04-27

  • 海明威《迷惘的一代”》小说原文

    迷惘的一代 为了享受那里的温暖,观赏名画并与斯泰因小姐交谈,很容易养成在傍晚顺便去花园路27号逗留的习惯。斯泰因小姐通常不邀请

    2022-04-27

  • 海明威《斯泰因小姐的教诲》小说原文

    斯泰因小姐的教诲 等我们回到巴黎,天气晴朗、凛冽而且美好。城市已经适应了冬季,我们街对面出售柴和煤的地方有好木柴供应,许多好咖

    2022-04-27

  • 海明威《圣米歇尔广场的一家好咖啡馆》小说原文

    圣米歇尔广场的一家好咖啡馆 当时有的是坏天气。秋天一过,这种天气总有一天会来临。夜间,我们①?只得把窗子都关上,免得雨刮进来,而冷

    2022-04-27

  • 海明威《潜流》小说原文

    潜流 斯托伊弗桑特宾对开门的女佣咧嘴一笑,正如每次斯托伊弗桑特宾咧嘴一笑时一样,对方也以粲然一笑回报他。 多萝西小姐很快就下楼

    2022-04-27

  • 海明威《梣树树根的腱》小说原文

    梣树树根的腱 从前还 不太开化的时代流行过一句谚语:Invinoveri-tas。①它大致的意思是说,在损人的杯中物的影响下,人能涤去拘谨和习

    2022-04-27

  • 海明威《一个在爱河中的理想主义者的造像》小说原文

    一个在爱河中的理想主义者的造像 故事一则 高架列车铁轨正好从办公室开着的窗户下经过。铁轨对面有另一幢办公楼。火车沿铁轨而行

    2022-04-27

  • 海明威《十字路口》小说原文

    十字路口 肖像选 波琳斯诺 波琳斯诺是我们湖湾区①曾有过的唯一的漂亮姑娘。她犹如一朵百合花从粪堆上直直地生长绽放开来,身体轻

    2022-04-27

  • 海明威《雇佣兵》小说原文

    雇佣兵 故事一则 要是你对在马克萨斯群岛②采珍珠的条件,对筹划中横穿戈壁滩的铁路上谋份差事的可能性,或者对那些以热的辣味肉馅玉

    2022-04-27

  • 海明威《大陆来的大喜讯》小说原文

    大陆来的大喜讯 ①《大陆来的大喜讯》是又一篇以古巴为背景的完整的短篇小说原编者注 接连吹了三天南风,王棕树灰色的树干在狂风里

    2022-04-27

  • 海明威《有人影的远景》小说原文

    有人影的远景 那座公寓里情况奇怪极了。电梯自然已经停开。连电梯顺着上下的那根钢柱都已经弯了,那六层大理石楼梯也有好几级已经

    2022-04-27

  • 海明威《岔路口感伤记》小说原文

    岔路口感伤记 我们是在中午前到达岔路口的,还 开槍误杀了一个法国老百姓。这人当时正快步穿过我们右方的田野,他已经过了农家房子,才

    2022-04-27

  • 海明威《卧车列车员》小说原文

    卧车列车员 到睡觉的时候,爸爸说下铺还 是让我睡吧,因为明天一清早我要看窗外野景的。他说他睡上铺也没关系,不过他想过一会儿再睡。

    2022-04-27

  • 海明威《搭火车记》小说原文

    搭火车记 爸爸把我轻轻一推,我醒了过来。乌黑一其中,只见他在床铺跟前站着。我感觉到他的手还 按在我身上,那时我的脑子已经完全清醒

    2022-04-27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