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振铎《绅士和流氓》原文欣赏

【导语】:

《绅士和流氓》是郑振铎写的一篇散文,关于《绅士和流氓》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呢?来了解一下《绅士和流氓》原文欣赏。

  绅士和流氓

  因了“海派”的一个名词,曾引起了很大的一场误会的笔墨的官司。在上海的几家报纸上,且有了很激烈的不满的文章。险些儿不惹动南北文士们的对垒。但这都不过是误会。

  地理上的界限,实在是不足以范围作家们。江南多才士,不过是一句话罢了;最伟大的两部小说,《金瓶梅》和《红楼梦》,都不是江以南的人士写的。而张夙翼、沈璟之流的剧曲,虽是出于道地的吴人之手,也未见得便如何地高明。

  与其说是“地理”的区分对于作家们有很大的影响,不如说是“时代”的压力,所给予文大士的为尤大。

  在这个大时代里,我们有了许多可尊敬的作家们:这些作家们的所在地是并不限定在一个区域的。譬如说吧,在上海的所谓“海派”的中心的地方,有许多作家们正在那里努力地写作,而其写作的成就,却是那样地伟大,值得我们的赞叹与崇敬。但,在北平,却也未尝没有我们所敬仰的作家们在着。即在南京以至于其他地方,也时见到我们的、可尊敬的文士们的踪迹。

  那条被号为“天堑”的长江,是不能够隔断了那些被这大时代所唤醒的具有伟大的心胸与灵魂的文人们的联络的。他们在无形里,曾形成了个共同的倾向,一个向前努力的共同的目标,虽然他们不一定真的有什么“同盟”,什么“组织”。

  和这些具有伟大的心胸与灵魂的作家们相对峙的,也不仅是所谓“海派”者的一个支派。还有一个更可怕的戴着正人君子的面具的绅士们,也在那里钩心斗角地想陷害、毁坏文坛的前途。如果“海派”的文丐们是可入所谓“流氓”者的一群的话,那么绅士派的“士大夫”们也正是他们的一流;不过心计更阴险,而面目却比较地严峻、冷刻些而已。

  说来,绅士和流氓,仿佛是相对峙的两种人物。其实在今日看起来,他们是各相反而实相成的;其坑害、毁坏文坛的程度,也正相类似。举一个有趣的近例:有所谓“艺术流氓”和“艺术绅士”的,曾互相攻讦过一时,而不久,却都得到他们所欲的什么,心满意足而去!虽然所使用的手段有点儿小小的不同。

  但所谓“海派”的文氓者,为志小,为心似辣而实疏。从五四运动以来,便久成了新人们的攻击的目标。其活动的领域,也一天天地缩小;虽然不时地有一批批的新的分子加入,然而颓势却终于是不可挽救的。怪可怜的,他们的卑鄙的伎俩;至多只是放冷箭、浮夸、讽刺与冷笑,其秘密容易被拆穿,而谣言,也终于不过是谣言罢了,不会有什么重大的影响的。因为站在传统的被轻视的不利的地位上,根本上便不会有什么听者严重的在听受他们的;而他们,那冷笑与揭发,也便在怪可怜、怪狼狈的情态之下,而红了脸收场。

  可怕的却是绅士的一派。那才是道地的“京朝派”。“长安居大不易”而住久了长安的,却表现出“像煞有介事”那样的一副清华高贵的气象出来!如假说文氓们是扮了丑角,向一部分的观众,打自己的嘴巴,而博得戋戋的养生之资的话,则文绅们的觅食之方,确是冠冕堂皇得多了。尽管是“暮夜乞怜”,在白昼,却终是那副骄人的相儿。因了某某种的机缘,他们是爬登上了被包买、被豢养的无形的金丝织就的笼里。也许他们本来是文氓之流,从此,却也不再放刁,反而装出正人君子的样子,道貌俨然的在给人以“师模”。刻薄话,都换上了宽厚的教训的衣衫。其可恶之处就在此。

  他们是在教圳,是在说正经话,是在示范于人,老实头的听众们便上了当,以为他们也是热情的,有心肝的,是要领导着人们向前走的,是和他们更尊敬的作家们走上一条路的,虽然说话的口音有些不同——所要走的路也有些两样的。但狡猾的文绅们,却早已声明过,那条路也是可以通到大道上去的。

  孔子要诛少正卯,正是此故。如果是优施、优孟之流,便也不必劳动斧钺了。

  他们在文坛上所做的破坏的工作,实在是大,一世纪,半世纪所打下的根基,可以破毁于一旦。

  故,肃清文坛上的败类,是个紧要的事。

  我们不忍看见年轻的有希望的人们,走上了小丑式的文氓的一道,天天以造谣、说谎、自己打嘴巴为职业。同时,更不忍看见一大群的有良心的人们,竟被说服,竟昧了心肝,弃了自己的前途,而群趋于卖身投靠的一途,而更领导别人去投入这火坑!

  我说,做一个小工,做一个没齿无闻的田夫或小市民,也比读了几句书,便扮小丑,以打自己的嘴巴为业,或装绅士,烂掉自己的良心,以坑或扫有前途的文坛为事的要强些。

  该明白自己的作用;那支笔实在可怕;从笔尖沙沙地划着白纸的所写出的什么,其影响有非自己所知道的。

  昔人有一首题“笔冢”的诗道:

  髡友退锋郎,

  功成鬓发霜。

  冢头封马鬣,

  不敢负恩光。

  把笔锋写秃了的,曾想到自己使“笔”成就的是什么“功”么?曾想到不曾使那支无罪过的忠心的笔,受到了什么无可控诉的冤抑与不幸么?

  抬起头来,看看今日的时代与中国!

  有良心的作家们,还忍去欺骗、造谣。扮小丑,装绅士以自欺欺人么?

  宁愿不读书,不识字,不执笔,但不愿做毁坏了文坛的尊严与前途的什么“绅”与“氓”!

  以此自誓,亦以勉人!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海明威《塞纳河畔的人们》小说原文

    塞纳河畔的人们 从勒穆瓦纳红衣主教路的尽头走到塞纳河有很多条路。最短的一条是沿着这条路径直往前,但是路很陡,等你走上平坦的路

    2022-04-27

  • 海明威《莎士比亚图书公司》小说原文

    莎士比亚图书公司 在那些日子里,我没有钱买书。我从莎士比亚图书公司出借书籍的图书馆借书看。莎士比亚图书公司是西尔维亚比奇开

    2022-04-27

  • 海明威《迷惘的一代”》小说原文

    迷惘的一代 为了享受那里的温暖,观赏名画并与斯泰因小姐交谈,很容易养成在傍晚顺便去花园路27号逗留的习惯。斯泰因小姐通常不邀请

    2022-04-27

  • 海明威《斯泰因小姐的教诲》小说原文

    斯泰因小姐的教诲 等我们回到巴黎,天气晴朗、凛冽而且美好。城市已经适应了冬季,我们街对面出售柴和煤的地方有好木柴供应,许多好咖

    2022-04-27

  • 海明威《圣米歇尔广场的一家好咖啡馆》小说原文

    圣米歇尔广场的一家好咖啡馆 当时有的是坏天气。秋天一过,这种天气总有一天会来临。夜间,我们①?只得把窗子都关上,免得雨刮进来,而冷

    2022-04-27

  • 海明威《潜流》小说原文

    潜流 斯托伊弗桑特宾对开门的女佣咧嘴一笑,正如每次斯托伊弗桑特宾咧嘴一笑时一样,对方也以粲然一笑回报他。 多萝西小姐很快就下楼

    2022-04-27

  • 海明威《梣树树根的腱》小说原文

    梣树树根的腱 从前还 不太开化的时代流行过一句谚语:Invinoveri-tas。①它大致的意思是说,在损人的杯中物的影响下,人能涤去拘谨和习

    2022-04-27

  • 海明威《一个在爱河中的理想主义者的造像》小说原文

    一个在爱河中的理想主义者的造像 故事一则 高架列车铁轨正好从办公室开着的窗户下经过。铁轨对面有另一幢办公楼。火车沿铁轨而行

    2022-04-27

  • 海明威《十字路口》小说原文

    十字路口 肖像选 波琳斯诺 波琳斯诺是我们湖湾区①曾有过的唯一的漂亮姑娘。她犹如一朵百合花从粪堆上直直地生长绽放开来,身体轻

    2022-04-27

  • 海明威《雇佣兵》小说原文

    雇佣兵 故事一则 要是你对在马克萨斯群岛②采珍珠的条件,对筹划中横穿戈壁滩的铁路上谋份差事的可能性,或者对那些以热的辣味肉馅玉

    2022-04-27

  • 海明威《大陆来的大喜讯》小说原文

    大陆来的大喜讯 ①《大陆来的大喜讯》是又一篇以古巴为背景的完整的短篇小说原编者注 接连吹了三天南风,王棕树灰色的树干在狂风里

    2022-04-27

  • 海明威《有人影的远景》小说原文

    有人影的远景 那座公寓里情况奇怪极了。电梯自然已经停开。连电梯顺着上下的那根钢柱都已经弯了,那六层大理石楼梯也有好几级已经

    2022-04-27

  • 海明威《岔路口感伤记》小说原文

    岔路口感伤记 我们是在中午前到达岔路口的,还 开槍误杀了一个法国老百姓。这人当时正快步穿过我们右方的田野,他已经过了农家房子,才

    2022-04-27

  • 海明威《卧车列车员》小说原文

    卧车列车员 到睡觉的时候,爸爸说下铺还 是让我睡吧,因为明天一清早我要看窗外野景的。他说他睡上铺也没关系,不过他想过一会儿再睡。

    2022-04-27

  • 海明威《搭火车记》小说原文

    搭火车记 爸爸把我轻轻一推,我醒了过来。乌黑一其中,只见他在床铺跟前站着。我感觉到他的手还 按在我身上,那时我的脑子已经完全清醒

    2022-04-27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