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翃柳眉金钱记》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导语】:

元杂剧《李太白匹配金钱记》作者乔吉。他留传至今的还有《杜牧之诗酒扬州梦》、《玉萧女两世姻缘》两剧,均演才子佳人故事,有着浓厚的浪漫情调。 杂剧的主人公韩翃,字君平,河南南阳人。

  元杂剧《李太白匹配金钱记》作者乔吉。他留传至今的还有《杜牧之诗酒扬州梦》、《玉萧女两世姻缘》两剧,均演才子佳人故事,有着浓厚的浪漫情调。

  杂剧的主人公韩翃,字君平,河南南阳人。公元754年中进士,生卒年不详。韩翃颇富诗才,深得唐德宗喜爱,要授他官职。当时另有一同名同姓的韩翃,吏部不知道要授与二人中谁,上表请示,御批云:“‘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与此韩翃。”(宋计有功《唐诗纪事》)传为一时佳话。唐传奇《柳氏传》也写韩翃,说他是天宝年间昌黎人,寄居在京城一个姓李的朋友家。李某有一个宠姬柳氏,见韩翃往来皆名流雅士,知其日后必定发达,便用情于他。李某知之,遂把柳氏许给韩翃。安史乱中,韩柳夫妇离散,柳氏被番将沙吒利抢去,韩翃无力夺回,愁闷欲死。手下虞候许俊,一向以勇武自负,愿为韩翃效力,直入沙吒利厅堂,夺回柳氏,夫妻二人终于团聚。杂剧内容与唐传奇不同,若论相同,仅在男女主人公姓氏。恐杂剧由韩翃的另一轶闻敷演而成。

  杂剧第一折,写时值三月三日,京城人等俱去九龙池赏“杨家一捻红”。长安府尹王辅受圣人特旨,着女儿柳眉儿首出闺门赏花。派了老成伴当,又嘱疾去早来。这边,学士贺知章正风风火火赶往九龙池,找寻中途离席、酒意方酣的朋友韩翃,担心他见了九龙池上官家妻妾美女惹出事来。

  九龙池上,韩翃与柳眉儿一见钟情。一个云:“你看此女子非凡,真乃九天仙女也。”一个道:“我见了这秀才,不由我不动心也。”韩翃幻想花间四友——莺燕蜂蝶传个消息,柳眉儿则十分现实,她避开丫头,把脖子上挂的开元通宝金钱五十文作为信物,故意遗落在地上,临行前还回头说上一句:“我心间万般哀苦事,尽在回头一望中。”韩翃更是魂不附体,拾起通宝,正好贺知章赶到,拉他回家继续饮酒。韩翃痛苦地说道:“哥哥,休道是酒,便是玉液琼浆,我咽不下。小生有些紧要的勾当。”说完就追着柳眉儿的车子跑去。

《韩翃柳眉金钱记》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第二折,韩翃望见柳眉儿的车影,撞入王府后花园中。恰好府尹回来,以为来者非奸即盗,又口出狂言,吩咐佣人把韩翃吊起来,等他酒醒后慢慢审问。这时学士贺知章尾随赶到,见此场面,忙对府尹说吊者正是皇帝赏识的韩翃,撺了卷子、只等除授。府尹亦久仰其名,即令人解下,并请贺知章劝说韩翃留下做门馆先生,好早晚与他讲学论道。贺知章只怕委屈了朋友,哪知韩翃得知此事后,正中下怀、喜从天降。他唱道:

  〔倘秀才〕谢你个贺知章举贤的 这荐贤,便是这韩飞卿荣迁也那骤迁。你着我在桃源洞收拾些学课钱,着宋玉为师范,巫娥女做生员,小生也乐然。

  韩 得意忘形,把王府比作了“桃源洞”,把自已命为“宋玉”,把未来的学生视为“巫娥女”,教书与恋爱合二为一。

  第三折开始,两个弟子抱怨先生韩翃一个月来不曾把书教,还把心思用在“歪道”上。“当日请到书房里,四书经典并不教。每日看着后厅哭,口题小姐女多娇。他是无饥无饱吃酒肉,嘻着贼脸前后瞧。”学生的话未免刻薄了些,又何尝不因为先生的举止太出格了呢?韩翃这时正在做梦,梦中与小姐厮会,哪顾得上正经的工作!醒后,韩翃又拿出当日小姐送的金钱占卜,口中唱道:

  [红绣鞋]钱也我自道你有姻缘 成就,钱也谁承望你无倒断阻隔绸缪,钱也我不曾将那十万贯腰缠着上扬州。我还不了那风流债,乾买下些个断肠愁,钱也则俺这眼中人何处有?

  韩翃睹物思人,神思恍惚、日渐消瘦。府尹得到御酒十瓶,前来与韩翊痛饮,见韩翃愁容满面,虽多方问询,总不得要领。顺手拿起韩翃读的《周易》,从中掉下一枚金钱,府尹大惊——这是皇上赐给自已的金钱,挂在女儿项上,怎么到了韩翃的手中?其中必有暗味。遂传来女儿对质,叱骂一通;又叫佣人把韩翃高高的吊起,细细拷问。这时贺知章赶到,宣圣人的旨,传韩翃入朝加官。韩翃又一次得救。

  第四折,是一出大团圆戏。韩翃得了状元,他的婚事皇上也甚为关注。皇上为他和柳眉儿主婚,由李太白宣旨,成就了这对金钱姻缘。全剧最后一曲道:

  〔太平令〕这都是五十文开元通 宝,成就了美夫妻三月桃夭。从今后一生荣耀,双双的齐眉到老。想草茅遇遭这圣朝,呀,知甚日把隆恩补报。(《乔吉集》山西人民出版社》)

  乔吉是元后期与张可久并称的两散曲家之一,明人李中麓评他的曲道:“蕴藉包含,风流调笑,种种出奇而不失之怪,多多益善而不失之烦,句句用俗而不失其为文。”(姚燮《今乐考证》)《金钱记》中第一折的〔寄生草〕、第二折的〔滚绣球〕、〔煞尾〕等曲,文辞都极为精彩。

  〔煞尾〕我本是个花一攒、锦一 簇芙蓉亭有情有意双飞燕,却做了山一带、水一派竹林寺无影无形的并蒂莲。愁如丝,泪似泉,心忙杀,眼望穿,只愿的花有重开月再圆,山也有相逢石也有穿,须觅鸾胶续断弦,对抚瑶琴写幽怨,闲傍妆台整鬓蝉,同品鸾箫并玉肩,学画娥眉点麝烟。几时得春日寻芳斗草轩,夏藤簟纱厨枕臂眠;秋乞巧穿针会玉仙,冬赏雪观梅列玳筵;指淡月疏星银汉边,说海誓山盟曲槛前;唾手也似前程结姻眷,绾角儿夫妻称心愿?藕丝儿将咱肚肠牵,石碑丕将咱肺腑镌,笋条儿也似长安美少年,不能勾花朵儿似春风玉人面,乾赚的相如走偌远,空着我赶上文君则落的这一声喘。

  在元代,还有石君宝《柳眉儿金钱记》,今不传。清代薛旦《九龙池》传奇,亦以金钱为媒,演顾况与贺兰洛珠的恋爱故事。其后谢堃作《十二金钱》传奇,题材与《九龙池》相同,今佚。弹词有《十二金钱全传》。《金钱记》叙韩翃与贺知章为朋友,且后者助其婚事,与史实不符。贺知章卒于公元744年,十年后韩翃才中进士,二人不可能同处。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