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女情寄菩萨蛮》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导语】:

《菩萨蛮》(有中华书局版《无曲选》本),为元未明初戏曲作家贾仲明的杂剧作品。题目《张云杰饱存君子志》,正名《萧淑兰情寄(一作寄情)菩萨蛮》。《曲海总目提要》简称为《萧淑兰》。共

  《菩萨蛮》(有中华书局版《无曲选》本),为元未明初戏曲作家贾仲明的杂剧作品。题目《张云杰饱存君子志》,正名《萧淑兰情寄(一作“寄情”)菩萨蛮》。《曲海总目提要》简称为《萧淑兰》。共四折。故事亦载于《词苑丛谈》。

  这一则爱情故事写的是,浙江温州书生张世英,字云杰,自幼熟读经史,在友人萧山萧公让家作馆,教授萧的二子。萧妹淑兰,年十九,未曾聘人,容貌出众,善于吟咏。一日值清明佳节,萧公让夫妇前去上坟祭祖。淑兰因平时窥见世英“外貌俊雅,内性温良,才华藻丽,非凡器也。”因而托病不去上坟,留在家中,伺机与世英见面。她携带梅香前往书院,向世英表达了爱慕之情。不想张世英拘谨异常,淑兰再三表达情愫,世英一味正言抢白,甚至下令逐客。淑兰无奈,惶恐而退。(第一折)

  萧淑兰虽被拒绝,一片真情,不能自己。乃作〔菩萨蛮〕一阕,词云:“君心情远迷蓬岛,妾心命薄连芳草。芳草正凄凄,君心知不知?妾身轻似叶,君意坚如铁。妾意为君多,君心弃妾何?“烦请身边管家嬷嬷持词到书房送与世英。嬷嬷劝世英:“男子三十而娶。”并言淑兰温雅,“淑女可配君子,”表示愿做月老保媒。说毕将淑兰之词送上。张世英大为恼火,指责嬷嬷:“怎生持此淫词戏我,是何道理?”并说:“这首词便是指证,我则说与萧公去。”将嬷嬷逐出。反复寻思:“此间难住,必寻退步。”于是题诗在墙壁,不辞而别,前往西兴朋友家躲避去了。(第二折)

  萧公让返回,到书房不见世英。忽见壁上题诗,不明就里,遂修书一封,遣仆到西兴请回世英。此时萧淑兰因嬷嬷投词被拒,更增烦恼,悲从中来,遂染疾病。嫂嫂崔氏前来看望,见淑兰不茶不饭,情思昏昏,未曾惊动而回。而淑兰此时恰在入梦,梦中见到张世英,上前搭话,世英并不理睬,将淑兰一推,淑兰从梦中惊醒。梅香报知,兄长修书遣仆去西兴请世英,淑兰遂又写就〔菩萨蛮〕一首,瞒了兄嫂,要梅香偷偷封入书内。词云:“无情水满西兴渡,多情人往西兴去。西兴去路遥,教奴魂梦劳。今将心内苦,联作相思句。君若见情词,同谐连理枝。”(第三折)

《萧女情寄菩萨蛮》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萧公让发现信中有妹妹的词,了解了淑兰染病的原由,便与妻子崔氏商议,不如将妹妹招聘了张世英。崔氏亦正有此意。夫妇遂遣官媒到西兴去提亲。张世英这时才同意了这桩婚姻,于是返回萧山举行婚礼。萧公让夫妇以三千贯财礼聘妹,择吉日良辰,为萧淑兰与张世英圆满完婚。(第四折)

  全剧结尾有诗赞曰:“贤嫂嫂合成金贯锁,亲哥哥配上玉连环。张世英饱存君子志,萧淑兰情寄〔菩萨蛮〕”。

  《菩萨蛮》的作者贾仲明(1343——?),为元未明初杂剧作家,一作仲名,号云水散人。山东淄川(今淄情)人。明成祖即位前,曾为侍从。后徒居兰陵(今枣庄)。著有《云水遗音》及《录鬼薄续编》。作杂剧十六种今存《玉梳记》、《菩萨蛮》、《玉壶春》、《金安寿》、《升仙梦》五种,一说《裴度还带》也是他所作。卒于永乐二十年(1422)之后。有评论说他“丰神秀拨,天性明敏,博究群书,善吟咏,尤精乐章、隐语。”《太和正音谱》称其词如“锦幄琼筵”。但日本青青正儿对其评价不高,说贾仲明的剧作《金安寿》、《对玉梳》、《萧淑兰》等关目曲辞均平凡”“才力甚劣。”青木对《萧淑兰》的评价是:“曲辞虽稍艳丽,情事陈腐平板不足取。”(青木正儿《中国近世戏曲史》作家出版社版)

  我们认为,青木的评价过于严苛了些。《萧淑兰》还是刻划了一个大胆追求婚姻自主的女性形象。她美丽聪明,有才华,她爱上张世英后,敢于大胆突破“闺训”,主动表示爱情,虽遭拒绝,仍锲而不舍。前后两首〔菩萨蛮〕虽非绝妙好词,但真情毕现,还是很感人的。当然总的说来,青木所见也不无道理,故事稍嫌简单;人物也不够丰满;曲词虽美,“骈丽工巧,”却不够有生气;还有卖弄技巧的毛病。

  但是,贾仲明所始料不及的,是他着力刻划的一个正派君子张世英,现在看来,恰恰被他写成了一个极端迂腐的书生。这于迂腐书生的形象,在贾仲明笔下层次分明地勾划出来。

  且看,张世英首次亮相的四句上场诗即云:“虽无汗马眠霜苦,曾受囊萤映雪劳。金榜一朝标姓字,此时方显读书高。”这四句诗,概括了这个书生的全部世界观,暴露了他对人生的全部追求。

《萧女情寄菩萨蛮》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当萧淑兰和他初次相见,向他坦率地表现了爱慕之情后,他的认识和评价是:“女人家不遵父母之命,不从媒妁之言,廉耻不拘,与外人交言,是何礼也?”“女孩儿休要弄险。”他认为萧淑兰向他口头表示爱情是“出淫言相戏”;寄与诗词则是“持此淫词戏我”。他对自己的要求是:“既读孔圣之书,必达周公之礼。”“小生素无瑕玷,俺读书人岂肯做这等非礼之事,可不丧了行止?”“耻见天下士大夫也”。

  但是,当他表示自己清白,以诗题壁离去时,却要在诗中说明自己的去处:“遣使者直至西兴,请回来便知下落。”目的是“使萧公知之,好往西兴来接我也”。当管家嬷嬷来提亲时,他本以“小生在此处馆,惟知守严父之训,读圣人之书,岂有求亲之念哉。”来推托;而当萧公让使媒说合后,他却又一改初衷,说什么:“古人云:男子生而愿为之有室,女子生而愿为之有家。男婚女聘,人伦大礼。”表面上,他以“感公让如此美意”,答应了亲事,骨子里则另有潜台词:“况其家本名门,何辱于小生?”于是他便迫不及待了:“今日便回萧山去成就此事。”并且自己认为这样做,“不为过也”。

  待到举行婚礼之前,他还要表示自己,说:“这亲事非吾乐就,只为令兄尊命,勉强而已。”当他见到萧公让夫妇重金聘妹:“酒斟着鹦鹉杯,光映着玛瑙盘;茶烹着丹凤髓,香浮着碧玉碗。”一派高贵兴阔气象,又忙对萧公让捧场说:“小生暗想,此系宿缘,恐非人力所能谋也。”并终于承认:“如此受用,诚为可乐”。这样看来,这书生张世英不仅迂腐,且具有两面性,心地不够光明坦荡。无怪乎萧淑兰说他“如此古。”“有多少胡讲歪谈信口,乔文物拘耻拘廉;划地乱讲歪谈一万端,尚古自苦涩寒酸。”自叹“秀才每难托志诚心。”当萧淑兰最终看到张世英的真实表现时,向丫环说道:“梅香,你看这生在书院相见之时,许多道学身分,今都到那里去了?”尽管萧淑兰不可能有透彻的目光看清张世英的内心世界,但这句话仍是很好地勾画了张的面貌。虽则如此,贾仲明仍是作为美满姻缘,让他们皆大欢喜地大团圆了。

《萧女情寄菩萨蛮》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可以说,这个爱情故事的男主人公张世英自始至终根本没进入角色。他没有爱,他没有片言只字对一个钟情于他的女子稍示温情,他不需要爱情,直到最后他也并非是受到萧淑兰的一片痴情所感动而和她结合,他只是和萧家的门第结合了。他只是一味地爱惜自己,保持所谓“名节”,以便通过科举,达到“金榜一朝标姓字”的目的。这是一个被理学、制举制度严重扭曲了的人物,是个和至诚种子张君瑞完全不同的人物,很不可爱。

  《菩萨蛮》的版本,有脉望馆校《古本名家杂剧》本;《元曲选》本;顾曲斋刊刻《元人杂剧选》本;《柳枝集》本等。以《元曲选》本最为流行。剧名《录鬼簿续编》著录;《也是园书目》、《今乐考证》、《曲录》均著录正名。

  这里还要说明的是,话本故事中也有一则名为《菩萨蛮》的故事,收于《京本通欲小说》中,后来被冯梦龙选入《警世通言》卷七,改题名《陈可常端阳仙化》。故事说的是“大宋高宗绍兴年间”,少年陈可常聪明多才,因迷信天命之说,在杭州灵隐寺出家做了和尚。他经常填制〔菩萨蛮〕词,极得皇后之兄吴七郡王吴益的宠爱。后因所作〔菩萨蛮〕词中有“赏新荷”之语,被诬与王府侍妾名新荷的私通,横遭杖楚。待冤情辨白,可常亦圆寂了。故事被归入“烟粉类”,是一则冤案,含有浓重的演说佛教的色彩。与前面的《菩萨蛮》完全不同,也不相干。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