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汲郑列传大将军青既益尊》原文、翻译及鉴赏

【导语】:

人或说黯曰:自天子欲群臣下大将军[2],大将军尊重益贵,君不可以不拜。黯曰:夫以大将军有揖客,反不重邪[3]?大将军闻,愈贤黯,数请问国家朝廷所疑,遇黯过于平生[4]。 淮南王谋反[5

  人或说黯曰:“自天子欲群臣下大将军[2],大将军尊重益贵,君不可以不拜。”黯曰:“夫以大将军有揖客,反不重邪[3]?”大将军闻,愈贤黯,数请问国家朝廷所疑,遇黯过于平生[4]。

  淮南王谋反[5],惮黯,曰:“好直谏,守节死义,难惑以非[6]。至如说丞相弘,如发蒙振落耳[7]。”

  天子既数征匈奴有功,黯之言益不用。

  始黯列为九卿,而公孙弘、张汤为小吏。及弘、汤稍益贵,与黯同位,黯又非毁弘、汤等[8]。已而弘至丞相,封为侯;汤至御史大夫;故黯时丞相史皆与黯同列[9],或尊用过之[10]。黯褊心[11],不能无少望[12],见上,前言曰:“陛下用群臣如积薪耳,后来者居上。”上默然。有间黯罢,上曰:“人果不可以无学[13],观黯之言也日益甚[14]。”

  居无何,匈奴浑邪王率众来降[15],汉发车二万乘[16]。

  县官无钱,从民贳马[17]。民或匿马,马不具[18]。上怒,欲斩长安令[19]。黯曰:“长安令无罪,独斩黯[20],民乃肯出马。且匈奴畔其主而降汉[21],汉徐以县次传之[22],何至令天下骚动,罢弊中国而以事夷狄之人乎[23]!”上默然。及浑邪至,贾人与市者[24],坐当死者五百馀人[25]。黯请间,见高门[26],曰:“夫匈奴攻当路塞[27],绝和亲,中国兴兵诛之,死伤者不可胜计,而费以巨万百数[28]。臣愚以为陛下得胡人,皆以为奴婢以赐从军死事者家;所卤获[29],因予之,以谢天下之苦,塞百姓之心[30]。今纵不能,浑邪率数万之众来降,虚府库赏赐[31],发良民侍养[32],譬若奉骄子[33]。愚民安知市买长安中物而文吏绳以为阑出财物于边关乎[34]?陛下纵不能得匈奴之资以谢天下,又以微文杀无知者五百馀人[35],是所谓‘庇其叶而伤其枝’者也,臣窃为陛下不取也[36]。”上默然,不许,曰:“吾久不闻汲黯之言,今又复妄发矣[37]。”后数月,黯坐小法,会赦,免官。于是黯隐于田园[38]。

  【段意】 大将军卫青认为黯很贤,常以国家朝廷大事请教他;淮南王谋反忌惮他;唯武帝越发不听用他的话;原先位在黯下的公孙弘、张汤都爬到黯之上,他对武帝晋升不公表示不满。浑邪王率众来降,长安官民遭害。身为京师右内史的汲黯两次向武帝直谏,批评他征匈奴大伤中国元气。浑邪王来降,一边车迎恩赏,一边横征斩令;一边奉为骄子,一边屠杀与骄子通商的五百民众,这些作法是伤害国家根本。武帝不听。数月后罢官还乡。突出汲黯好直谏的个性和王公对他的敬惮,揭示武帝“内多欲而外施仁义”的两面作风。

  字数:1072

《史记·汲郑列传大将军青既益尊》原文、翻译及鉴赏

  注释

  [1]亢礼:亢,同“抗”。黯与卫青平等相见,只作揖不拜。

  [2]人或说(shui):说,用话劝说使人听从己意。欲群臣下大将军:要群臣屈降在卫青之下。

  [3]以大将军有揖客,反不重邪:凭大将军的尊贵而门有长揖之客,难道不更尊贵么?

  [4]遇黯过于平生:对汲黯的亲切超过平生交往的人。

  [5]淮南王:名刘安,高帝孙,武帝堂叔,谋反事败,自杀。详见《淮南衡山列传》。

  [6]难惑以非:难以用不正当的理由迷惑引诱他。非,指策反。

  [7]发蒙振落:揭开器物的盖,摇落几片枯叶。用此以比喻公孙弘立场之容易动摇,与汲黯“守节死义”截然相反。

  [8]非毁:非难戳穿。毁,毁坏,引申为戳穿。

  [9]故黯时丞相史皆与黯同列:丞相史,《汉书·汲黯传》作“丞史”,《史记会注考证》也无“相”字,“相”是衍字。此句说,原先汲黯属下的官吏都提升起来与他同位。

  [10]或尊用过之:有的被重用还超过了他。

  [11]褊心:心胸狭隘。

  [12]少望:些许怨望,即发牢骚。

  [13]人果不可以无学:确实,人不可以不多读儒家诗书。

  [14]观:体察。日益甚,指汲黯的言论一天比一天退步。时武帝尊儒术,黯奉黄老,因此武帝认为黯越来越跟不上形势。

  [15]浑邪(hun ye)王率众来降:浑邪王与休屠王都是匈奴右地的名王,屡被霍去病打败,亡失数万人。单于大怒,欲召杀之。二人谋降汉。休屠后悔,浑邪王于元狩二年(前121)秋,袭杀休屠,并其众降汉,故云率众来降。

  [16]发车二万乘(shèng):乘,古称四匹马拉的车一辆为一乘。发,征。征车二万乘前往接运降者。

  [16]县官无钱,从民贳马:县官,天子的代称,后世称官家,引申为国库。贳(shi),借贷。此句说,国库无钱,向百姓借马。

  [17]匿(ni):隐藏。此句说,有的老百姓把马藏起来,预计征调的马匹不足数。

  [19]欲斩长安令:征调民马不足,武帝认为长安令办事不力,故欲斩之。

  [20]独斩黯:汲黯当时任京师右内史,长安令是他下属,属官有罪,上司应首先承当责任,故云。

  [21]畔:同“叛”。

  [22]徐以县次传之:慢慢地由所经各县挨次传送匈奴降众。

  [23]罢弊中国:使中国大伤元气。事夷狄:事,奉养。

  [24]贾人与市者:汉商人与匈奴降人做买卖。

  [25]坐当:犯法判罪。

  [26]黯请间,见高门:汲黯请求给机会接见,谒见武帝于未央宫高门殿。

  [27]当路塞:挡在匈奴入侵要道上的边塞。

《史记·汲郑列传大将军青既益尊》原文、翻译及鉴赏

  [28]巨万百数:数百亿。巨万,即万万,一亿。

  [29]所卤获:指所缴获的财物。卤,同“虏”。

  [30]以谢天下之苦,塞百姓之心:用这些向天下饱尝战争苦难的人道歉,满足百姓的心。谢,道歉。塞,满足。

  [31]虚:耗尽。

  [32]侍养:伺候奉养。

  [33]奉:同“俸”,供奉、伺候。

  [34]绳:依法惩处。阑:没有凭证出入边关叫阑。阑出财物于边,即今所谓走私偷运。全句说,无知的百姓怎知买卖长安当地货物而法官便依法惩处认为他们是走私偷运呢?

  [35]微文:严刑峻法。微,繁密。文,法律条文。

  [36]窃:谦指自己。此句说,我私下认为陛下这样作是不宜采取的。

  [37]今又复妄发矣:现在又乱说一通。此与上“甚矣,汲黯之戆也”、“人果不可以无学,观黯之言日益甚”诸语相应。

  [38]隐于田园:在家闲居。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特别推荐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