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冰鉴·六·五行顺逆,相生相克》原文及赏析

【导语】:

六 五行顺逆,相生相克 【原文】 五行有合(1)法,木合火,水合木,此顺而合。顺者多富,即贵亦在浮沉之间。金与火仇(2),有时合火,推之水土者皆然,此逆而合者,其贵非常。然所谓逆合

  六 五行顺逆,相生相克

  【原文】

  五行有合(1)法,木合火,水合木,此顺而合。顺者多富,即贵亦在浮沉之间。金与火仇(2),有时合火,推之水土者皆然,此逆而合者,其贵非常。然所谓逆合者,金形带火则然,火形带金,则三十死矣;上形带上则然,上形带水,则孤寡终老矣;木形带金则然,金形带木,则刀剑随身矣。此外牵(3)合,俱是杂格,不入文人正论。

  【注释】

  (1)合:五行之间的相互作用。

  (2)仇:火能克金,因此金以火为仇。

  (3)牵:勉强之合。

  【译文】

  五行之间具有相生相克关系,这种关系称为“合”,而“合”又有顺合与逆合之分,如木生火、水生木,金生水,土生金,火生土,辗转相生此为顺合。顺合之相中多会致富,但是却不会得贵,即便偶然得贵,也总是浮浮沉沉、升升降降,难于保持永久。金仇火,有时火与金又相辅相成,如金无火炼不成器的道理一样,类而推之,水与土等等之间的关系都是这样,这就是逆合,这种逆合之相非常高贵。然而在上述的逆合之相中,如果是金形人带有火形之相,便非常高贵,相反,如果是火形人带有金形之相,那么年龄到了30岁就会死亡;如果是水形人带有水形之相,那么就会一辈子孤寡无依;如果是木形人带有金形之相,便会非常高贵,相反,如果是金形人带有木形之相,那么就会有刀剑之灾,杀身之祸。至于除此之外的那些牵强附会的说法,都是杂凑的模式,不能归入文人的正宗理论。

  【解读】

  古人认为,宇宙万物都是由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构成,人为万物之灵长,万物之精华,其构成元素当然也该合自然之性,因此说:“禀五行以生,顺天地之和,食天地之禄,未尝不由五行之所取,辩五行之形,须尽识五行之性。”意思是,人生于五行,与天地相合,既然来自五行,那么想了解五行的形态,就必须知道五行的状态,知根知底,才能把握事物的本质。

  典例阐幽

  性格决定命运,态度决定高度

  范蠡,字少伯,春秋楚国宛(今河南南阳)人。春秋末着名的政治家、谋士和实业家。后人尊称“商圣”。经商期间三次成巨富,三散家财,自号陶朱公,是我国儒商之鼻祖。世人誉之:“忠以为国;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

  陶朱公原名范蠡,他帮助越王勾践兴国败吴以后,功成身退,转而经商,辗转到了陶地,自称朱公,人们都称他为陶朱公。后来他的二儿子因杀人被囚在楚国,陶朱公想用金钱赎回二儿子的性命,于是决定让小儿子带着许多钱财去楚地办理这件事。长子听说后,坚决要求父亲派他去,他说:我是长子,现在二弟有难,父亲不派我去反而派弟弟去,这不是说明我不孝顺吗?并声称要自杀,陶朱公的老伴说:“你现在派小儿子去,还不知道能不能救老二呢,却先丧了长子,可如何是好?”朱公不得已就派长子去办这件事,还写了一封信让他带给以前的好友庄生,并交代说:“你到了之后,立即把钱给庄生,一切听从他的安排,不要管他怎么处理此事。”

曾国藩《冰鉴·六·五行顺逆,相生相克》原文及赏析

  长子到了楚国后,便找到了庄生的住处,发现庄生家徒四壁,院内杂草丛生。按照父亲的嘱托,把钱和信交给了庄生。庄生说:“你就此离开吧,即使你弟弟出来了,也不要问其中的原委。”但是长子离开后并未回家,而是想:这么多钱给他,如果二弟救不出来,那不是吃了大亏?欲留下来打听消息。庄生虽然穷,却非常廉直,楚国上下都很敬重他。陶朱公的贿赂,他并不想接受,只是准备在事成之后还给他,所以那些钱分毫未动。朱公的长子不知其中原委,以为庄生无足轻重。

  庄生向楚王进谏说某某星宿相犯,这对楚国不利,只有广施恩德才能消灾,楚王听了庄生的建议,实行大赦。陶朱公的长子听说马上要大赦,弟弟一定会出狱,而给庄生的金银就浪费了,于是又去见庄生,向庄生索要钱财,并暗自庆幸。庄生觉得整个楚国都对我如此的敬重,竟被一个小孩欺骗,很是恼怒,又进宫见楚王说:我以前说过星宿相犯之事,大王准备修德回报。现在我听说富翁陶朱公的儿子在楚国杀了人被囚,他家里拿了很多钱财贿赂大王左右的人,所以大王并不是为了体恤社稷而大赦,而是因为陶朱公的儿子才大赦啊!楚王听了于是就下令杀了陶朱公的次子,然后施行大赦。结果陶朱公的长子只好取了弟弟的尸骨回家了。

  长子回家后,陶朱公悲愤地说:“我早知道你一定会杀死你弟弟的,你并不是不爱你弟弟,只是因为你少时就跟我一起谋生,手头不宽裕,所以吝惜钱财,而小儿子一出生就看见我十分富有,所以轻视钱财,挥金如土。以前我要派小儿子去办这件事,就是因为他舍得花钱!”

  性格定型后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阅历丰富了,鲁莽之人也可能学会适当的谨慎,勇而无谋的人也可能学会相时而动。从性格上识别人才,应当充分把握其恒定不变的特征和后天环境造成的变化,准确把握人才的个性是事情成败的前提。

  心胸狭隘,气量狭小

  三国时期东吴大都督周公瑾是一位腹有雄才大略的英雄人物,但令人可惜的是,他却未能尽其才而英年早逝,这跟他的气量很有关系。

  东汉建安十三年,曹操亲率大军三十万,沿长江摆开阵势,想一举灭了东吴,实现他一统天下的夙愿。孔明为了实现隆中时对天下大势的分析,造就了三足鼎立的局面,为了巩固孙刘联盟,随鲁肃过长江出使东吴游说孙权,共同抗曹。

  诸葛亮来到东吴以后,他知道只有说服周瑜这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才能坚定孙权抗曹的决心。足智多谋的诸葛亮针对周瑜气量狭小,心胸狭隘的性格,故意把曹植的《铜雀台歌》中的“连二桥于东西兮,若长空之蝃蝀”改成了“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激起了周瑜对曹操的满腔怒火,使他痛下不灭曹贼誓不为人的决心。

  一天晚上,鲁肃引诸葛亮去见周瑜,鲁肃问周瑜说:“今曹操率兵南侵,是战是和,将军欲如何?”周瑜说:“昔日,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今日,曹操挟天子以攻诸侯,难以抗命,而且曹操兵力强盛,不可轻敌,战则不保,和则易安。”鲁肃大惊道:“将军之言差矣,江东三代基业,岂可一朝白白送与他人?”周瑜道:“江东六郡,八十一州千百万生命财产,如遭战祸,必生灵涂炭,损失殆尽,百年之后,后人指谁而骂,还不是我等吗,所以我决心讲和。”

  诸葛亮了解周公瑾抗曹决心已定,只是想以此言试探自己的真正意图罢了。诸葛亮说:“我有一条妙计,江东无需割地,也无需献金纳贡,只需驰一叶扁舟,送两个人给曹操,曹操的百万大军必卷旗而撤,江东便可相安无事。”周瑜说:“是怎么的两个人?”诸葛亮回答说:“是两个绝世美女,曹操最想得到的就是江东乔国老家中的两个女儿,一个叫大乔,一个叫小乔”周瑜怒道:“你说曹操想得到大乔小乔,可有证据?”诸葛亮说:曹操曾在漳河边上建造了一座铜雀台,雕梁画栋非常壮观。又令曹植作赋一首名曰《铜雀台赋》。立誓要娶‘二乔’。周瑜问:“那赋是怎么写的,你可记得”诸葛亮答道:“我十分喜欢赋中的文笔华丽,曾偷偷背了下来。”接着就诵读起来:从明后以嬉游兮,登层台以娱情……立双台于左右兮,有玉龙与金凤。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

  周瑜听罢,勃然大怒,霍然站起来指着北方大骂:“曹操老贼欺我太甚!”诸葛亮急忙阻止,其实是火上浇油。说道:“都督忘了,古时候单于多次侵犯边境,汉天子许配公主和亲,你何必爱惜民间的两个女子呢?”这时鲁肃说:“先生有所不知,大乔是孙策将军的夫人,小乔是公瑾爱妻啊。”诸葛亮佯装失言,向周瑜请罪。周瑜怒道:“我与曹贼誓不两立”诸葛亮故作姿态劝道:“请都督不可意气用事,望三思而后行。”周瑜道:“我承蒙伯符重托,岂有投降曹操之理?我早有北伐之心,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变卦的,劳先生助我一臂之力,同心协力,共破曹贼。”因此孙刘联盟得到了巩固,最终于赤壁大败曹操。

  周瑜虽然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将帅之才,但与诸葛亮比起来稍逊一些,这是周瑜所不能容忍的,最后以一句“既生瑜,何生亮”悲愤而死。诸葛亮曾说:公瑾其才不下于我,而屡败与我,为何,性情也。诸葛亮正是利用周瑜这一弱点,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五代南唐有位画家叫钟隐,他从小喜欢画画,经名师指点,自己又刻苦练习,年纪不大就成了名。钟隐成了名以后,家中的宾客络绎不绝,有求画的,有求教的,有切磋探讨画艺的,当然也有巴结奉承的,好不热闹,真可谓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要是换了肤浅的人,遇到这种情况,一定会自鸣得意,沾沾自喜,可是钟隐对这一切却无动于衷,每天仍然在书房里潜心作画,除了万不得已,一切应酬的事全让家人代劳。无意之中,连自己的新婚妻子也给冷落了。

  钟隐的妻子出嫁前也是个大家闺秀,她在娘家时,就听说钟隐少年得志,很倾慕他的才华。而她自己又长得端庄秀丽。人们都说她和钟隐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地成一双。没想到,嫁到钟家以后,丈夫虽是才华横溢,对自己也很体贴,只是总觉得他对画画比对自己更着迷,心中渐渐有些不快了。

  一天,钟隐正在画画,他的妻子悄悄走进书房,帮他研墨,钟隐感谢地向她点点头,继续作画。妻子几次欲言,又几次闭口,最后实在忍耐不住,说道:“夫君何必自己困扰自己,你已有万贯家财,又有如花闭月的娇妻,自己的才华也受到世人的赞赏,还有什么值得你这样每日辛苦呢?”钟隐放下手中的笔,从书架上取下一幅画,在妻子面前打开,说道:“你看这上面的鸟画得怎么样?”妻子说:“我不懂画,说不出门道,不过我觉得那鸟像活了似的,翅膀正在动”。钟隐又取出另一幅画,打开放在妻子面前,问道:“你再看看这幅画怎么样?”妻子摇摇头说:“这怎能跟那幅相比,那鸟画得呆头呆脑,像是贴上去的。”钟隐把画轻轻卷起,笑着说“谁说你不懂画,看得很准,只是那第一幅是别人画的,第二幅才是你丈夫画的。虽说在画山水画上我已经有了点功夫,可画花鸟还差得远呢,你说,我怎能不练习呢?”

  妻子的脸红了。她也理解了丈夫的心思,再也不让钟隐辍笔了。

曾国藩《冰鉴·六·五行顺逆,相生相克》原文及赏析

  钟隐深知,自学一年,不如拜师一天。要想画好,必须有名师指点,也免得走歪路;事倍功半。他四处打听哪有擅画花鸟的名师高手,自己好前去拜师学艺。可是打听了很久,也一无所获,钟隐心中十分烦恼。这一天,他与故人侯良一起饮酒,酒到酣处,二人的话也就多了。钟隐诉说了自己的苦恼,并问侯良是否能给引荐个擅画花鸟的名师。侯良说:“这你可找对人了。我的内兄郭乾晖就很擅长画花鸟画。我妻子说,有一次他画的牡丹,竟把蜜蜂给招来了。不过这个人性格古怪孤僻,别说收学生,就连自己画的画儿也轻易不给人看。更怪的是他画画还总躲着人,恐怕人家把他的技法偷学去。”钟隐倒觉得郭乾晖这个人很有意思。他如此保守,必有诀窍。可是怎么才能接近他呢?这倒得费费脑筋了。

  钟隐是个倔脾气,什么事只要他想做,就一定要千方百计地做成。他四下打听,听说郭乾晖要买个家奴。他想,这倒是个好机会,我何不扮个家奴,一来可以进郭府,二来可以看到郭乾晖画画,于是钟隐置办了几件奴仆穿的粗布衣服,打扮成仆人的样子,就到郭府应聘去了。管家对钟隐很满意,又把他带到郭乾晖面前,说道:“老爷,您不是想找个伺候您的仆人吗,我看他年轻利落,长得也机灵,您就留在身边吧。”郭乾晖上下打量了一下钟隐,他一身粗布短衫,脚穿大草鞋,像个干活的人,可他那张细皮嫩肉、聪慧灵气的脸,却与众不同,便问他:“你是本地人吗?”钟隐回答:“不是,我本想进京赶考,不料把盘缠全丢了,只好暂时与人为奴,挣够了路费便走。”郭乾晖暗暗得意:“我的眼力不错,果然是个读书人”。接着说道:“那好,就留下吧,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但有一样,让你做的你一定做好,不让你做的你绝不许做。”钟隐满口答应,就这样,他进了郭府。在郭府,钟隐每天端茶递水,打扇侍候,什么杂活儿都干。他毕竟是富家子弟,一切生活起居从来都是由别人照顾,哪里干过这些粗活,一天下来,累得腰酸腿疼。唯一使他感到安慰的是他看到了一些郭乾晖画的画,那可真是名副其实的上乘之作。

  钟隐想尽办法,坚持不离郭乾晖左右,希望能亲眼看见他作画,而每次作画,郭乾晖不是让他去干这,就是让他去干那,想方设法把他打发走。就这样,钟隐虽然卖身为奴,还是没有看到郭乾晖作画。一连两个月过去了,钟隐还是一无所获,几次他都产生了走的念头,但心中又总是还有一线希望使他留下来。再说钟隐的家里,钟隐卖身为奴去学画的事情谁也没有告诉,连他的妻子也只知道他是出远门,去会朋友。钟隐毕竟是个名人,每日高朋满座。可这些日子,朋友来找他,家人都说他出门了。问去哪儿了,又都说不知道。一次两次,可以搪塞过去,时间一长,人们就起了疑心。最后连家人也疑心重重,特别是钟夫人,非要把他找回来不可。

  一天,郭乾晖外出游逛,听人家说名画家钟隐失踪了两个月了。连家人也不知他去了哪儿。再听人家描述钟隐的岁数和相貌,郭乾晖觉得这个人好像在哪儿见过。细一想,想起来了,跟家里的那个年轻的人相像,他也正好来家里两个月。“怪不得他总想看我作画呢”,郭乾晖恍然大悟,“不过他倒真是个好青年,能带这样的学生,是老师的幸运。我也就后继有人了。”郭乾晖急急忙忙地跑回家,把钟隐叫到书房里,说道:“你的事情我全知道了,为了学画,你不惜屈身为奴,实在使老夫惭愧。我多年来不教学生,自有我的道理,今天遇到你这样虚心好学的青年,我也不能不破例,将来你会前途无量的。”

  钟隐终于以执着的求学精神感动了郭乾晖,名正言顺地成了他的学生,郭乾晖把自己多年的体会和技艺倾囊而授。

  卧薪尝胆,复国雪耻

  春秋时期,吴越两国是世仇。吴国强大,越国弱小,可越王勾践是个雄心勃勃的人,他率兵攻打吴国,结果大败。吴国乘势占领了越国,越国的存亡处在紧要关头。

  勾践听从了大夫文种和范蠡的劝说,派人到吴国求降,并答应亲自到吴国做奴仆,服侍吴王。吴国的相国伍子胥对吴王说:“大王不要答应。我们正好借这个机会灭掉越国,把越国并入吴国的领域。”于是,夫差拒绝了勾践的请求。勾践听了,非常绝望,就想和吴国拼死一战。大夫文种说:“臣听说,吴国的太宰伯噽为人贪婪,我们可以请他向吴王通融。”

  于是,文种就带着珠宝美女去见伯噽,果然打动了他。伯噽就帮助文种说服了吴王,同意接受越国的投降。按照约定,勾践带着夫人和大臣范蠡等人到吴国去当奴仆。夫差故意羞辱勾践,把他关在石屋里,要他在吴国的先王阖闾的坟前守坟喂马。勾践对吴王服服帖帖,每天尽心尽力地干着粗活,表示臣服。吴王上下马,他都要跪在地上,给吴王当马镫。

  一次,吴王生了病,勾践假装十分忧伤,他亲自尝了尝吴王的粪便,表示对吴王的关心。吴王很是感动,以为勾践是真心的臣服了。文种在越国留守,不断地派人给伯噽行贿,伯噽于是不断地在吴王面前为勾践说话。三年过去了,夫差不顾伍子胥的极力反对,放越王勾践一行人回国。越国经过这场失败,已经是百业凋敝。勾践知道,要报仇雪耻,没有强大的国力根本不行。于是就采用了文种、范蠡提出的“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国策,减轻税负,要百姓在耕地之余养蚕、织布。为了增加人口,他还鼓励百姓生育,生了男孩奖励一壶酒,一条狗;生女孩,奖励一壶酒,一头猪;生两个儿子的,国家负责抚养一个;生三个孩子的,国家负责养育两个。勾践和百姓一道在田间耕种,夫人在家里养蚕织布。为了让自己不忘报仇雪耻,他每天都睡在柴草上面,还在屋里挂了一个苦胆,每天吃饭前都要尝尝,以此来激励自己。他又同诸侯国广泛结交,暗中抗衡吴国。

  过了几年,吴王夫差要去讨伐齐国,伍子胥表示反对说:“我们的心腹之患是越国而不是齐国。我听说,勾践每顿饭从不吃两样好菜,他这样是在和百姓同甘共苦,目的就是要向我们吴国报仇!”夫差不以为然地说:“相国过虑了,以寡人看来,勾践已经是真心臣服了。就算是他不服,以吴国的强大,他又能怎样呢。相国不必整天疑神疑鬼的了。”于是,夫差挥兵北上,大胜而归。胜利使吴王变得飘飘然,他对伍子胥的进谏也开始反感起来。为了探明吴王是不是真的对越国放松警惕,文种就故意到吴国去借粮。伍子胥主张不借,夫差却说:“越国是我们吴国的属国,他们有了困难,我们怎么能不管呢?”伍子胥非常生气,大声说:“大王不听我的忠告,用不了三年,吴国一定会变成一片废墟!”文种又通过伯噽,离间夫差和伍子胥。伯噽向吴王告发伍子胥暗中勾结齐国,夫差就将一把剑送给了伍子胥,让他自杀。伍子胥临死前说:“只请把我的头挂在城门上,我死了也要看着越国的军队进入吴国!”勾践听到这个消息就问范蠡说:“现在可以进攻吴国了吧?”范蠡说:“不行,伍子胥虽然死了,但是吴国还是很强大。我们还要等等。”第二年春天,吴王到黄池会合诸侯,带去了精锐部队,只留下太子和老弱残兵留守吴国。这时勾践又问范蠡说:“现在可以进攻吴国了吧!”范蠡说:“现在时机已成熟。大王下令发兵吧。”于是,越王派出水军和陆军进攻吴国,杀死了吴国的太子。又过了几年,越王的军队把夫差围困在姑苏山上,吴王拔剑自杀说:“我死不足惜,就是没脸去见伍相国啊!”

  于是,夫差用衣襟掩面自杀而死。越王雪了国耻,从此威名大振,称霸中原,成为春秋的霸主之一。

  献计救赵,自杀谢恩

曾国藩《冰鉴·六·五行顺逆,相生相克》原文及赏析

  战国时期,齐有孟尝君,赵有平原君,魏有信陵君,楚有春申君,史称战国四公子,他们都曾位至相国,受封食邑,权倾一时,这四人都是富而不骄的人中豪杰。身为显贵却能礼贤下士。

  侯嬴是个贫穷的老头,年过七十,仍为大梁城东门的守门人,素有隐士之称。信陵君听说了,特意去结交他,并关怀备至,但侯嬴一直对信陵君很傲慢。有一次,信陵君设宴大会宾客,请的人都到齐了,信陵君却说:“还有一位贵宾没来。”然后亲自驾车,去请侯嬴赴宴。侯嬴穿着破衣旧帽,竟直登马车,在上座坐定,毫不谦让。左右都很诧异,认为眼前这老头倚老卖老太过分了,谁知道信陵君没有什么反应,毫不介意,还亲自为侯嬴驾车。车行半路,侯嬴要求绕行到屠市,侯嬴下车访友,故意站在那里和朱亥长谈,斜着眼看信陵君有何反应。信陵君不但不生气,脸色反而越来越温和,交谈许久,侯嬴才回到车上。

  信陵君载着侯嬴回到府里,满堂宾客都在等着,想一睹这位贵宾的风采。不想,从车上下来的是个老头,还穿得破破烂烂的。更令在场宾客惊奇的是信陵君对老头恭敬有加,请他坐最尊贵的席位,老头也不答谢,大大咧咧就坐。这席酒宴下来,宾客们议论纷纷,尽管对侯嬴不以为然,然而对信陵君礼贤下士的风度却交口称赞。

  公元前257年,魏安嫠王二十年,秦昭王在长平大败赵军,接着派兵围攻邯郸。信陵君的姐姐是赵国平原君的夫人,多次给魏安嫠王和信陵君写信,请求救援。魏安嫠王派大将军晋鄙带领十万大军去救赵国。秦昭王知道这个消息,就亲自到邯郸督战,并派人对魏安嫠王说:“邯郸早晚都会被秦国攻下来。谁敢去救赵国,我灭了赵国后,就攻打谁。”魏安嫠王听了很害怕,就派人追上晋鄙,让他就地安营,不要进军。晋鄙就把十万大军驻扎在邺城,按兵不动。

  赵国不断的派使者催促魏国进军,可魏安嫠王害怕秦国,不敢进兵,平原君写信责备信陵君说:“我之所以跟魏国联姻,是因为您道德高尚,愿意热心帮助别人。现在邯郸危在旦夕,可魏国的救兵还没来,您急人之难的精神表现在哪里呢?就算您看不起我,难道也不怜惜您的姐姐吗?”信陵君非常着急,三番五次的劝说魏安嫠王进兵,可魏安嫠王说什么也不同意。信陵君毫无办法,对门客说:“大王不愿意发兵援救,我只好自己去救赵国,和他们一起与秦军决战。”很多门客愿意和信陵君一起去。信陵君带领他们经过东门时,去见侯嬴,向他告别。侯嬴说:“您好好努力吧,我不能跟您一起去。”信陵君走出了好几里路,心里越来越不舒服,又乘车返回,想找侯嬴问个究竟。

  侯嬴一见信陵君,就笑着说:“我知道您会回来的。”又说:“你们这样去赵国打秦兵,就像把一块肥肉扔到饿极了的老虎嘴边,等于白白送死,徒劳无益。”信陵君叹了口气说:“我也知道毫无意义,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侯嬴支开其他人,对信陵君说:“听说晋鄙的兵符就藏在魏王的卧室里,如姬最受大王的宠爱,只有她能够随意出入大王的卧室。当初,如姬的父亲被人害死,她求魏王找到那个仇人,可是找了三年都没有找到。后来,您派门客找到了那个人,替如姬报了仇。她为此非常感激您,如果您能请如姬把兵符偷出来,她肯定会答应。您拿到兵符,去接管晋鄙的军队,带兵和秦军作战,不比空手去送死强多了吗?”

  信陵君如梦初醒,马上派人去求如姬,如姬果然答应了,当晚就偷出兵符,送给了信陵君。信陵君拿了兵符,准备上路,侯嬴问:“如果晋鄙接到兵符,不交出兵权,您准备怎么办?”信陵君回答不出来,侯嬴接着说:“我的朋友朱亥是魏国数一数二的大力士,您可带他去。如果晋鄙交出兵权那最好不过;如果他推三阻四,你就让朱亥杀了他。”信陵君听后就哭了起来,侯嬴问:“您怕死吗?为什么要哭呢?”信陵君说:“晋鄙是魏国有名的老将军,我怕他不听从命令,就要杀了他,所以难过,并不是怕死。”

  信陵君请来朱亥,准备出发,侯嬴说:“我应该和您一起去,可是我已年迈力竭。您到达晋鄙军中的那一天,我会面向北边自杀,以答谢您的知遇之恩。”到了那一天,侯嬴果然自杀了。信陵君到了邺城,见到晋鄙,假传魏安嫠王的命令,要晋鄙交出兵权。晋鄙验了兵符,确定是真的,但是还是有点怀疑,说:“这是军机大事,我要请示了大王,才能照办。”晋鄙话音刚落,朱亥大喝一声,拿出一个四十斤的大铁锥,向晋鄙砸去,晋鄙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就已经命丧黄泉了。

  信陵君拿着兵符,宣布了一道命令:“父子都在军中的父亲可以回去,兄弟都在军中的,哥哥可以回去;独子都回去照顾父母,其余的跟我一起去救赵国。”信陵君选出精兵八万,亲自率领向秦军的军营冲杀。邯郸城里的平原君见救兵来了,也亲自率军冲杀秦军大营,秦军两面受敌,于是就撤回国了,邯郸得就,赵国得保。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