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文集《治军篇》原文、翻译及解析

【导语】:

治军篇 绿营之兵败不相救 【原文】 今日之兵,极可伤恨者,在败不相救四字,彼营出队,此营张目而旁观,哆口而微笑。见其胜则深妒之,恐其得赏银,恐其获保奏;见其败则袖手不顾,虽全

  治军篇
  绿营之兵败不相救
  【原文】
  今日之兵,极可伤恨者,在败不相救四字,彼营出队,此营张目而旁观,哆口而微笑。见其胜则深妒之,恐其得赏银,恐其获保奏;见其败则袖手不顾,虽全军覆没,亦无一人出而援手拯救于生死呼吸之顷者。以仆所闻,在在皆然。盖缘调兵之初,此营一百,彼营五十,征兵一千,而已抽选数营或十数营之多,其卒与卒已不相习矣,而统领之将,又非平日本营之官。一省所调若此,他省亦如之。即同一营也,或今年一次调百人赴粤,明年一次调五十赴楚,出征有先后,赴防有远近,劳逸亦遂乖然不能以相入,败不相救之故,半由于此。又有主将远隔,不奉令箭不敢出救者,又有平日构隙,虽奉令箭故迟回不往救者。至于兵与勇遇,尤嫉恨次骨,或且佯为相救,而倒戈以害勇,翼蔽以纵贼。
  《给江忠源》咸丰三年八月
  【译文】
  当今的军队,极其令人伤恨的是在“败不相救”四个字。一支军队出营打仗,另一支军队睁大眼睛在一旁观望,裂开嘴巴微笑。看别人打了胜仗就深为妒忌,恐怕别人得到赏银,恐怕别人荣获保奏;看别人打了败仗还袖手旁观,不管不顾,即使全军覆没,也没有一个人伸出援助之手去拯救别人于生死呼吸之刻。以我所听说的,处处都是这样。这是因为当初调兵的时候,这个营一百,那个营五十,征集兵员一千人,被抽调的军营已经达到几个甚或几十个之多,兵士与兵士之间已经不相熟悉了,而统领的将官又不是平日本营的将官。一个省的抽调是这样,其他省也是这样。即使是同一个军营,或者今年一次抽调一百人赴粤,明年一次抽调五十人赴楚,出征时间有先有后,赴防地方有远有近,劳逸程度也就相应有所不同。败不相救的缘故,一半由于此。还有主将相隔较远,没有令箭不敢前去援救的,还有平日相互之间有嫌隙,即使手有令箭却故意迟迟不前往救援的。至于兵与勇相遇,尤其嫉恨入骨,有的佯装相救,却倒戈来害勇,保护敌人逃走。
  《给江忠源》咸丰三年八月
  对将官的四点要求
  【原文】
  带勇之人,第一要才堪治民,第二要不怕死,第三要不汲汲名利,第四要耐受辛苦。治民之才,不外公、明、勤三字。不公不明,则诸勇必不悦服;不勤,则营务细巨皆废弛不治,故第一要务在此。不怕死,则临阵当先,士卒乃可效命,故次之。为名利而出者,保举稍迟则怨,稍不如意则怨,与同辈争薪水,与士卒争毫厘,故又次之。身体羸弱者,过劳则病,精神短缺者,久用则散,故又次之。四者似过于求备,而苟阙其一,则万不可以带勇。故弟尝谓,带勇须智深勇沉之士,文经武纬之才。
  《给彭洋中、曾毓芳》咸丰三年九月
  【译文】
  带领兵勇的人,第一要才能可以治理民众,第二要不惧怕死亡,第三不要急于求取名利,第四要忍受得住辛苦。治理民众之才,不外公、明、勤三个字。不公不明,那么兵勇们就必定不会心悦诚服;不勤,那么大小营务之事都会废弛而得不到治理,所以第一要紧的在这里。至于不惧怕死亡,则是因为亲临战场走在前面,士卒才可能做到效命,所以排在第二。为着名利而出来的,保举稍略微晚些便会埋怨,稍微有些不如意也会埋怨,与同辈争薪水,与士卒们斤斤计较,所以排在第三。身体羸弱的,过度劳累就会病倒,精神缺乏的,过久用力就会神散,所以排在第四。这四点看起来好像过于求取完备,但若是缺少其中一点,则万万不可以带勇。因此我曾经说过,带领兵勇必须用智勇深沉之士、文武经纬之才。
  《给彭洋中、曾毓芳》咸丰三年九月
  用其所长察其不逮
曾国藩文集《治军篇》原文、翻译及解析
  【原文】
  璞山前欲招勇二千,为湘人报七月之仇。国藩亦欲招勇数千,为岷樵添一臂之助,已有成议,将兴举矣。适田家镇之变,下游警急,长沙戒严,中丞命璞山招勇防守省垣。顷闻业招三千,即日可到省城。故国藩嘱其率以往鄂,若其定议,大约十五日前可以启行,十日可抵武昌也。璞山驭士有方,血性耿耿,曾邀吾师赏鉴。惟近日气邻盈溢,语涉夸大,恐其持心不固,视事太易,曾为书规之。兹录呈一览。吾师用其长而并察其不逮,俾得归于深稳之途,幸甚!
  《给吴文镕》咸丰三年十月
  【译文】
  前些天,璞山打算招收两千兵勇,为湖南人洗雪七月份太平军进攻屠戮的冤仇。我也打算招收几千兵勇,为岷樵增添一臂之力,并且谋划已经初具规模,即将着手办理了。恰恰赶上田家镇的变乱,长江下游情况危急,长沙全城戒严,巡抚命令璞山招兵防守省城。不久听说他已经招收三千人,近日内就可到达省城。因此我嘱托他率兵前往湖北,如果他遵守事先谋划的决议,大约十五天内可以启程,十天内就可抵达武昌。璞山带兵有方,热情饱满,曾经得到老师您的夸赞。只是近些日子以来有些骄傲,夸大其辞,唯恐他修养不足,把事情看得过于简单,我曾去信规劝过他。现在这里照录呈上,供您过目。老师您调动他的长处同时观察他的不足,使他能够走上深沉稳健的道路,这就值得庆幸了!
  《给吴文镕》咸丰三年十月
  观人切勿贵耳贱目
  【原文】
  国藩立朝有年,更事孔多,曾不能以泛悠之毁誉,定伦类之优劣,岂有军务所关,不揆事理之当否,而徒贵耳贱目,逞我私臆乎!
  《给夏廷越》咸丰三年十一月
  【译文】
  我在朝廷做官多年,经历的事情很多,过去没有以泛泛所谈的毁与誉来决定人事的优劣,军务关系重大,岂有不依据事理是否得当,而只重视所听到的却不重视所看到的来意气用事吗!
  《给夏廷越》咸丰三年十一月
  须知兵勇从众心理
  【原文】
  愚民无知,于素所未见未闻之事,辄疑其难于上天。一人告退,百人附和,其实并无真知灼见;假令一人称好,即千人同声称好矣。
  《给褚汝航》咸丰三年十二月
  【译文】
  普通百姓无知,对于平日没有见过没有听过的事情,则总怀疑它有如上天一样的困难。倘若一个人退出,那么便有一百个人跟着退出,其实并没有正确而透彻的见解;假使一个人叫好,那么就会有一千个人同声叫好了。
  《给褚汝航》咸丰三年十二月
  治军应该适当分权
  【原文】
  麾下平江勇与恒态微有不同者,他处营官、哨官,各有赏罚生杀之权。其所部士卒,当危险之际,有爱而从之,有畏而从之,尊处大权不在哨官,不在营官,而独在足下一人。哨官欲责一勇,则恐不当尊意而不敢责;欲革一勇,则恐不当尊意而不敢革。营官欲去一哨,既有所惮;欲罚一哨,又有所忌。各勇心目之中,但知有足下,而不复知有营官、哨官。甄录之时,但取平江之人,不用他籍之士。“非秦者去,为客者逐”。营哨之权过轻,不得各行其志。危险之际,爱而从之者,或有一二;畏而从之者,则无其事也。此中之消息,望足下默察之而默挽之。赏罚之权,不妨专属哨官;收录之时,不妨兼用他籍。哨官得人,此军决不可练成劲旅,但总揽则不无偏蔽,分寄则多所维系,幸垂意焉。
  《给李元度》咸丰五年十一月
  【译文】
  你部下的平江勇与其他各处的稍微有所不同之处在于,其他各处的营官、哨官,各自都握有赏罚生杀的权力。他们的部属在遇到危险情况之时,有的是因为爱戴他们而跟随他们,有的是因为畏惧他们而跟随他们。你那里的大权不在哨官和营官手里,而是集中在你一个人手中。哨官就是想要责罚一个士兵,却又害怕不合你意而不敢责罚;想要革除一个士兵,却又害怕不合你意而不敢革除。营官想要辞掉或者惩罚一个哨官,都有所忌惮而不敢施行。因而士兵们心目之中,只知道有你,而不再知道有营官、哨官。选录兵勇的时候,只择取平江地方的人,不录用其他地方的人,这便是所说的“非秦者去,为客者逐”。营官哨官的权力过轻,使他们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办事。遭遇危险的时候,爱戴他们而追随的,或许有十分之一二;畏惧他们而追随的,就没有这样的情况了。这其中的情形,希望你能暗暗观察从而慢慢挽回。赏罚的权力,不妨都交给哨官;录用士兵的时候,不妨并用其他地方的人。哨官过分笼络人心,这支军队决不可能练成强劲的部队,但是一个人总揽大权就多少会出现偏差,将权力下放就能起到维系部属关系的作用,希望你能留意。
  《给李元度》咸丰五年十一月
  自救与破敌宜并重
  【原文】
曾国藩文集《治军篇》原文、翻译及解析
  凡善弈者,每于棋危劫急之时,一面自救,一面破敌,往往因病成妍,转败为功。善用兵者亦然。
  《给罗泽南》咸丰六年正月
  【译文】
  凡是善于下棋的人,每每在棋局危急的时候,都是一面挽救自己,一面攻击敌方,这样往往能够将失败转化为成功。善于用兵的人也是这样。
  《给罗泽南》咸丰六年正月
  用兵先自治后制敌
  【原文】
  用兵者必先自治,而后制敌。《得胜歌》中言自治者十之九。足下与都司彭君率此军以出,纵使攻不遽克,名不遽立,亦自无妨,要当尽心力以求合于歌中之所云者。不然,日日但求胜敌,我之可以取胜者果安在乎?孙子以攻城为下策。攻城不破,非战之罪也。吾之所望者,但望贼匪来扑。野战交锋之时,我军进退严明,确有不可摇撼之象,则此枝渐成劲旅。此吾之所期望而慰幸者也。望与六琴兄切实讲求,时时以浪战为戒。
  《给罗萱》咸丰六年五月
  【译文】
  军队的指挥者一定要先治理自己的军队,然后才能战胜敌人。《得胜歌》中有十分之九都是讲怎样治理自己军队的。你与都司彭鹏都可率领军队出发作战,纵使攻城不能立即取胜,名声不能立即显扬,这也没有妨碍,一定要尽最大力量来争取按照《得胜歌》中所说的那样治理自己的军队。不然,每天只是希求战胜敌人,我们取胜了就一定安全了吗?孙武把攻城作为下策。攻不破敌人的城防,不是交战的罪过。我所期望的只是让贼匪们来进攻。在旷野中交战的时候,我军进退有方,纪律严明,确实有不可动摇的架势,那么以后这支军队就会逐渐成为一支劲旅。这也是我所期望的,也是我所安慰的。希望你与六琴兄切实讲求实际,时时的鲁莽作战为戒。
  《给罗萱》咸丰六年五月
  联络众志兼取众长
  【原文】
  建德虽未攻克,而贵部多猛士健儿,其气可用,亦足喜也。顷已备公牍,调贵军由彭泽横出鄱境四十里街,系韩军移驻之处,风气各殊,贵军不必共扎一处,以省口角。仍须彼此关注,胜必相让,败必相救,以联众志而遏寇氛。抄示彭泽令致东流信,乃萍乡令三月二十三日席道初入江境之信,挨站递传以至湖彭者也。席军并不由九江行走,计此时已至抚州赴饶,阁下至饶境,当可与席观察会晤,尤望妥为联络。渠军系楚勇流派,有江岷樵、刘印渠之风,于湘霆之外,另有家数,阁下亦可兼取其长。学无常师,道兼众妙,不亦善乎?
  《给李榕》同治二年四月
  【译文】
  建德城虽然没有攻下,但是你的部队大多是猛士健儿,士气可用,也足以令人欣慰。我已准备好公文,抽调你部从彭泽横出鄱阳境内的四十里街,这是韩军驻扎的地方,部队风气各不相同,你部不要同他们驻扎在一地,以免发生冲突。但你们仍须互相关照,打了胜仗彼此谦让,打了败仗互相救援,以便联合我们众人的斗志来遏制敌寇的气焰。我顺便抄下彭泽县令写给东流的信,这封信是萍乡令三月二十三日席道初入江境的信,一个驿站接着一个驿站传递到了湖彭。席军并不从九江行军,估计现在已经到了抚州正向饶州挺进,你到了饶境,应当和席观察会晤,尤其希望你们好好联络。席军属楚勇系统,有江岷樵、刘印渠之风,除了具有霆军的特点之外,还有自己战术,你也可兼取他们的长处。学无常师,道兼众妙,不也很好吗?
  《给李榕》同治二年四月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