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老子》原文及鉴赏

【导语】:

[二十三章] 希言自然。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故从事于道者,同于道;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于失。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同于德者,德亦乐

  [二十三章] 希言自然。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故从事于“道”者,同于“道”;“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于失。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同于“德”者,“德”亦乐得之;同于失者,失亦乐得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鉴赏〕 “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语出《老子·二十三章》,它的字面意思是说,狂风刮不了一个早晨,暴雨也下不了一整天。老子于此并不是为了陈述某个自然界的规律,而是为了提示出“道”的客观性、永恒性,并进而提示人们需要循“道”而行。

  天地间万事万物都是遵循着“道”的法则,自然而然地存在和运动着的。不管狂风再怎么肆虐,也有风息的时候;不管雨下得再怎么狂暴,也总会有雨止的时刻。这些都是自然的规则,是我们无法凭主观意志就可以改变得了的,一切都是按照“道”的原则在自然而然地发生着。就像《五章》所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之于万物,本就无所谓拟人性的情感而言。天地间的万事万物无不在遵循着“道”的原则存在和运动着,就连天地本身也无法跳脱出“道”的作用。“道”是那个“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的存在(《二十五章》)。所以,老子才会在第二十三章说:“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而天地也无法违背“道”的法则让飘风终朝、骤雨终日(“不能久”)。

道德经《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老子》原文及鉴赏

  “道”的这种作用却是自然而然的,不是有意志的。在该章一开头,老子就说:“希言自然。”“道”是不说话、不发号施令的,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有意思的是,孔子也曾说过类似的话,他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论语·阳货》)四季的更替,天地间万事万物的生长发育,这些都不是“天”有意志的作为,而是自然而然的生化过程,其中不存在任何人格神的意志于其中,甚至人格神本身都是不存在的。孔子的思想虽然与老子的思想有着种种不同,但是,在这里,两者确实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他们都不承认人格神的存在,也都认为天地间万事万物都是按照客观规律自然而然地生长发育的(“希言自然”、“天何言哉”)。因此,从“天道”的角度来看,“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这句话所蕴涵的哲学意蕴就是,天地和天地间万事万物都是遵循“自然”或“道”的法则自然而然地存在和运动着的,其中既没有人格神的意志,又不需要人格神的神秘性的作用。

  然而,这句话的意思远不止于此,老子在这里也不是止步于陈述其天道观的某个原理,而是“以天道况人道”。在《二十三章》中,老子接着说:“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天地的作用再大,也是依“道”而行,它也无法让飘风、骤雨持续得更久些,更何况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呢?人也应该以“天道”为榜样,遵循“道”的原则,因顺人类社会的“自然法则”,自然而然地生活着。因此,老子又说:“从事于‘道’者,同于‘道’;‘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于失。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同于‘德’者,‘德’亦乐得之;同于失者,失亦乐得之。”这里的“同”字,徐梵澄先生将之理解为“合会”,他说:“‘同’者,合会也。……曰‘故从事于道者,同于道’者,合于道,会于道之谓也。老子以历史眼光,观往事之得失,或尧、舜,或桀、纣,以为其道多有同者。后世如逐秦之鹿,刘氏所以得之,项氏所以失之,皆有道存乎其间,此陆贾《新语》之所为作也。然皆无恒而有恒也。喻之于‘自然’。——末就‘道亦得之,失之’者,视人之与何道合而已”(《老子臆解》)。在现实生活中,人们也应该遵循“道”的法则自然而然地生活着,但是,人们会根据自己各自不同的条件和环境选择不同的人生道路,有的人会选择了以“道”为人生路向(“从事于‘道’”、“同于‘道’者”),那么,只要他坚持下去,就是与“道”相“合会”了,同时“道”似乎也像有意志似的乐意在他身上“显灵”;也有的人会选择以“德”为人生路向(“从事于‘德’”、“同于‘德’者”),那么,只要他坚持下去,也就是与“德”相“合会”了,同时“德”也似乎愿意在他身上“显灵”;也有的人会选择既不是“道”又不是“德”的“失”作为自己的人生路向(“从事于失”、“同于失”),那么,只要他坚持下去,他也自然是与“失”相“合会”的了,而“失”也会在他身上得到彰显。这些人都选择了不同的人生路向并坚持走了下去,那么,他们自然会收获属于他们自己的精彩,而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没有任何神秘性力量主宰着;这一切看似都是个人意志选择的结果,其实这其中又深刻地体现着“道”自然而然的作用,因为不同选择的人都会收获各自不同的精彩,而不会收获或得到他人的那份精彩,就像“从事于‘道’”、“同于‘道’”者则无法收获到“德”,而“德”也不会对他们“乐得之”的。因此,在人道方面,人应该慎重地选择好“与何道合”,“道”的作用也是自然而然的、无意志的。

  因此,“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这句话提示我们,在具体生活世界中,万事万物都是遵循“道”的原则自然而然地存在和运动着,没有什么神秘性力量存在其中;人类社会也是遵循着“道”的法则自然而然地存在和发展着,也没有什么人格神主宰着;同样地,一个人的人生道路也应该遵循“道”的原则自然而然地、坚持不懈地走下去,无须怨天,也无须怨命,更无须尤人。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