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人间世》原文、翻译及赏析

【导语】:

人间世 人间世,即人世间,人在世间的生活。时逢乱世,该如何保全自身呢?庄子在本篇列举出颜回见仲尼孔子与诸梁等七则寓言故事,从不同的角度阐明了保全自身就要弃除名利之心,使心境

  人间世

  人间世,即人世间,人在世间的生活。时逢乱世,该如何保全自身呢?庄子在本篇列举出“颜回见仲尼”“孔子与诸梁”等七则寓言故事,从不同的角度阐明了保全自身就要弃除名利之心,使心境达到空明的境地,从而达到以不材为大材、以无用为大用的客观目的。这就是庄子的“心斋说”。“心斋说”可以说是庄子的处世哲学。

  一

  颜回见仲尼①,请行。

  曰:“奚之?”

  曰:“将之卫。”

  曰:“奚为焉?”

  曰:“回闻卫君,其年壮,其行独。轻用其国,而不见其过。轻用民死,死者以国量乎泽若蕉,民其无如矣!②回尝闻之夫子曰:‘治国去之,乱国就之,医门多疾。’愿以所闻思其则,庶几其国有瘳(chōu)乎!③”

  仲尼曰:“嘻,若殆往而刑耳!④夫道不欲杂,杂则多,多则扰,扰则忧,忧而不救。古之至人,先存诸己,而后存诸人。所存于己者未定,何暇至于暴人⑤之所行?且若亦知夫德之所荡⑥,而知之所为出乎哉?德荡乎名,知出乎争。名也者,相轧也;知也者,争之器也。二者凶器,非所以尽行也。”

  “且德厚信矼(kòng)⑦,未达人气;名闻不争,未达人心。而强以仁义绳墨之言,术暴人之前者,是以人恶有其美也,命之曰菑(zāi)人。⑧菑人者,人必反菑之,若殆为人菑夫?

  “且苟为悦贤而恶不肖,恶用而⑨求有以异?若唯无诏⑩,王公必将乘人而斗其捷。而目将荧之,而色将平之,口将营之,容将形之,心且成之。是以火救火,以水救水,名之曰益多。顺始无穷。若殆以不信厚言,必死于暴人之前矣!

  “且昔者桀杀关龙逢,纣杀王子比干,是皆修其身以下伛拊(yǔ fǔ)人之民,以下拂其上者也,故其君因其修以挤之。是好名者也。

  “昔者尧攻丛、枝、胥敖,禹攻有扈。国为虚厉,身为刑戮。其用兵不止,其求实无已,是皆求名实者也,而独不闻之乎?名实者,圣人之所不能胜也,而况若乎!虽然,若必有以也,尝以语我来!”

《庄子·人间世》原文、翻译及赏析

  【注释】

  ①颜回:姓颜,名回,字子渊,鲁国人,孔子的弟子。仲尼:孔子的字。②量:填满。蕉:草芥。如:往。无如:没有地方可去。③则:法则,此指治理卫国的法则。庶几:也许可以,含有希望的意味。瘳:病愈。④殆:恐怕,大概。刑:受刑戮。⑤暴人:施政暴虐的人,即暴君。⑥荡:毁坏、丧失。⑦矼:坚实、笃厚。⑧绳墨:喻指规矩、规范。术:通“述”,陈述。有:有人说为“育”字之误,卖弄的意思。菑:同“灾”,灾害。⑨而:你。⑩若:你。诏:进谏。荧:迷惑。营:营救。厚言:忠诚的言辞。下:下位,居于臣下之位。伛拊:怜爱抚育。修:美好,这里专指很有道德修养。挤:排斥。有扈:古国名。虚:同“墟”,墟所。厉:人死而无后代。实:实利,此指国土、人口和财物。

  【译文】

  颜回拜见老师孔子,向他辞行。

  孔子问道:“你打算去哪里呢?”

  颜回回答:“想到卫国去。”

  孔子问道:“为什么要到卫国去?”

  颜回说:“我听说卫国国君年轻气盛,行为独断专行。他处理国事比较草率,却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他轻率地役使百姓,却不顾惜百姓的生命,百姓流离失所,就好像草芥填满了大泽,百姓实在没有地方可去了!老师您曾经说过:‘可以离开安定的国家,前往动乱的国家去救助,犹如医生家的门前病人多一样。’我想按照您的教诲寻找帮助卫国的方法,这个国家可能还有救吧!”

  孔子说:“唉,如果你去卫国,可能会受到刑罚啊!推行大道不宜喧杂,否则就会多生事端,多事就会自我烦恼,自我心烦就会产生忧患,产生忧患再想自救就晚了。古时候道德高深的至人,总是先充实自己,然后再去帮助他人。假如自己内在空虚,根基不稳,哪里还有工夫去暴君那里推行大道呢?再说,你知道道德衰败、智慧外露的原因是什么吗?道德的衰败是因为追求名声,智慧的表露是因为喜欢争辩是非。名声是互相倾轧的原因,智慧是互相争斗的工具。二者都像是凶器,不可以将它推行于社会。

  “一个人虽然德高望重、品行诚实,但并不一定符合他人的心意;就算不与别人争名夺利,也不一定被他人理解。如果你勉强在暴君面前陈述仁义规范的言论,那么别人会认为你在利用别人的丑行来彰显自己的美德,而被扣上‘害人”的帽子。损害他人的人,一定会遭到他人的损害,你可能要被人害了!

  “如果卫君喜欢贤人而厌恶奸佞之徒,何必让你去显示与他人不同呢?你若不进谏还好,一旦进谏,卫君一定会瞅准机会和你展开辩论。到那个时候,你会眼花缭乱,面色一定会平和下来,只会说一些自救的话,脸上全是卑恭之色,内心也就不会反对卫君的主张了。这样做就好像是用火救火,用水救水,可以称之为错上加错。刚开始就顺从他,以后就会一直顺从下去。虽然你有忠诚之言,但也未必会被信任,一定会死在这位残暴的国君眼前。

  “以前,夏桀砍了关龙逢的头颅,商纣将比干的心脏挖出,这都是因为他们注重修身养德,以臣下的身份去怜爱君王的百姓,以在下的地位去违背在上的君主的心意,所以国君要杀害他们。这就是想出名的下场。

  “从前尧征战丛、枝和胥敖,禹攻打有扈,所到之处皆变成废墟,百姓们成了厉鬼,国君自身也遭受杀戮。这都是因为他们用兵不断、贪图名利所造成的,这都是追求名利的结果,你难道就没听说过吗?名利,就连圣人都摆脱不了,别说是你!虽然这样,你必定有自己的想法,请讲给我听听吧!”

  二

  颜回曰:“端而虚,勉而一,则可乎?①”

  曰:“恶(wū)②!恶可!夫以阳为充孔扬,采色不定,常人之所不违,因案人之所感,以求容与其心。③名之曰日渐之德④不成,而况大德乎!将执而不化,外合而内不訾(zī)⑤,其庸讵可乎!”

  “然则我内直而外曲,成而上比⑥。内直者,与天为徒。与天为徒者,知天子之与己,皆天之所子,而独以己言蕲乎而人善之,蕲乎而人不善之邪?⑦若然者,人谓之童子,是之谓与天为徒。外曲者,与人之为徒也。擎跽(jì)曲拳⑧,人臣之礼也。人皆为之,吾敢不为邪?为人之所为者,人亦无疵焉,是之谓与人为徒⑨。成而上比者,与古为徒。其言虽教,谪⑩之实也,古之有也,非吾有也。若然者,虽直而不病,是之谓与古为徒。若是则可乎?”

  仲尼曰:“恶!恶可!大多政法而不谍。虽固,亦无罪。虽然,止是耳矣,夫胡可以及化!犹师心者也。”

  颜回曰:“吾无以进矣,敢问其方。”

  仲尼曰:“斋,吾将语若。有心而为之,其易邪?易之者,暤(hào)天不宜。”

  颜回曰:“回之家贫,唯不饮酒不茹荤者数月矣。如此,则可以为斋乎?”

  曰:“是祭祀之斋,非心斋也。”

  回曰:“敢问心斋。”

  仲尼曰:“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

  颜回曰:“回之未始得使,实自回也;得使之也,未始有回也,可谓虚乎?”

  夫子曰:“尽矣!吾语若:若能入游其樊,而无感其名,入则鸣,不入则止。无门无毒,一宅而寓于不得已,则几矣。绝迹易,无行地难。为人使易以伪,为天使难以伪。闻以有翼飞者矣,未闻以无翼飞者也;闻以有知知者矣,未闻以无知知者也。瞻彼阕者,虚室生白,吉祥止止。夫且不止,是之谓坐驰。夫徇耳目内通,而外于心知,鬼神将来舍,而况人乎!是万物之化也,禹、舜之所纽也,伏戏、几蘧之所行终,而况散焉者乎!”

  【注释】

  ①端而虚:外表端正而内心谦虚。端,外表端庄。虚,内心虚豁。勉而一:勤勉努力而专心一意。②恶:叹词,驳斥之声。③阳:骄傲之气。充:满。案:压抑。容与:自快。④日渐之德:即小德。⑤訾:采纳。⑥成而上比:引用成说,上比于古人。⑦子:动词,生。而:岂。而人:别人。⑧擎:执笏,举。跽:跪拜。曲拳:鞠躬。⑨徒:同类。⑩谪:指责。病:灾祸的意思。大:同“太”。政法:正人之法。政,通“正”。谍:恰当、妥帖。语若:对你说。若,你。暤:通“昊”,广大。暤天:自然。不宜:不合适。听止于耳:即“耳止于听”。符:合。毒:通“窦”,与“门”的意思相同。一宅:安心于一。一,心思高度集中。宅,这里指心灵的位置。瞻:看。虚室:空灵的精神世界。白:洁净,指什么也不存在的虚无的心理状态。止止:前一个“止”为“处、集”的意思,后一个“止”指空明静止的心境。伏戏:就是伏羲。几蘧:传说中的古代帝王。散焉者:疏散的人,泛指众人。

  【译文】

  颜回说:“我外表端正,内心平静,做事勤勉而心态专一,这样可以吗?”

  孔子说:“唉!不可以!卫君脾气暴躁盛气凌人,而且喜怒无常,没人敢违抗他,因而他压制别人对他的进谏,以求达到自己内心的愉悦。这样的人每天利用小德慢慢感化他是不行的,大德又有什么用呢!他肯定会顽固不化,就算是表面符合,而内心也不愿接受,你的做法又有什么用呢!”

  颜回说:“那么我就内心正直而表面委曲求全,援引成说而上比于古人。内心正直,就是与自然同类。与自然同类,就知道人君与我,都是天生的。这样一来,我怎么还能期望别人称赞自己所讲的话是善,怎么还能期望别人指责为不善呢?像这种做法,众人就会说我是天真无邪的孩子,这就叫作与自然同类。外表委曲求全,就是与一般人一样。执笏跪拜,鞠躬行礼,这是身为人臣的礼节。所有人都这样做,我哪里敢不这样做呢?做大家都做的事情,人们也就无可厚非了,这就叫与世人同类。援引成说而上比于古人,就是与古人同类。所说的虽然是古人的教诲,但事实上却是指责人君的过失,这种做法自古就有,并不是我首创的。像这样做,虽然言语直率了点,却不会受到伤害,这就叫与古人同类。这样做总可以了吧?”

  孔子说:“唉!不可以!纠正人君的方法太多了,又存在着不当之处。这些方法虽然浅陋,不会被卫君惩罚,即使这样,也不过如此而已,又怎么能感化他呢!这仍然是顺从自己的成心啊。”

  颜回说:“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请问老师有什么高见。”

  孔子说:“你先斋戒,然后我再告诉你。你有心去感化卫君,哪里是容易的事情呢?如果你觉得这样做容易,就是与自然不相符合了。”

  颜回说: “我家境贫穷,几个月没喝酒吃肉了。这样做算是斋戒吗?”

  孔子说:“这是祭祀中要求的斋戒,并不是‘心斋’。”

  颜回说:“那么,什么是真正的‘心斋’呢?”

  孔子说:“你必须心态专一,不要用耳去听,而要用心去听;不仅要用心去听,还要用气去听。耳朵只能听,心只能领悟。只有‘气’才是能够以虚明无形之体来容纳世间万物的。只有达到空明的心境,才能容纳道的聚集。这种空明的虚境就叫作‘心斋’。”

  颜回说:“在领悟‘心斋’之前,我确实感觉到了我的存在;在领悟到‘心斋’之后,不曾有我的感觉,这可以算是虚无空明的境界吗?”

  孔子说:“‘心斋’的道理已尽于此!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去卫国去游说,不要追求虚名,卫君能听进去的话,就说,听不进去的话,就不说。不寻找门路去营求,心灵专一,没有别的杂念,为人处世都不得已而为之,这样做就差不多了。人不走路是很容易做到的,但是要走路,必然会留下痕迹。受欲望驱使,就会作伪,顺应自然就不容易作伪。只知道有翅膀就能飞翔,却不知道没有翅膀也可以飞翔;只知道用心智去获得知识,却不知道不用心智也能获得知识。观照空明的心境,空明的心境便会发出纯白的亮光,吉祥之光只会停止在虚寂空明之心。如果心境无法虚寂空明,就叫作形坐而心驰。摒弃耳目的视听,让空明的心境返听内视,而排除动用一切外在的心机,鬼神也会前来归附,何况是人呢?如此一来,万事万物都会被感化,这正是禹和舜做事的关键,也是伏羲、几蘧始终遵循的行为准则,何况普通的人呢!”

  【智慧全解】

  以暴制暴终伤己

  庄子在此提出“心斋”说,也就是将心志凝聚为一,不用耳朵去听,而用心灵去感应。虚以待物,便无所谓物我;澄清杂念,摒弃妄见,就能以宇宙的气势来面对世界。“心斋说”说白了,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以宽容、平和的态度去对待他人。与人相处,就要宽容,心态平和,心能容下他人,才能被他人接受,对方只有先接受你的人,才有可能接受你的主张、观点。假如你想用到他人的优点,就要先学会包容他人的缺点,胸怀宽广、虚静忘我,你的人际关系才会越走越宽广。

  日常生活中人人都想做个征服者,让他人来服从我们的观点,而征服他人的方式有很多种,不与脾气暴躁者一较高低则是其中的一种方法。脾气暴躁之人火气旺,动不动就发火,和这样的人相处,就要以一颗忍让之心,宽容以待之,平和以避之。如果你一定要与这种人正面交锋,那么最终受伤的很可能会是你自己。对方既然火气正旺,你就用如水的冷静和理智浇灭他的火气,这才是正确而明智的方法。面对暴躁者时,我们可以用到庄子的“心斋说”,让心虚静空明,可以在心中默念几句“一切都好”,不要让对方的怒火点燃自己的愤怒,暴躁者脾气火暴,最喜欢的就是与人争论,那么我们就退避三舍,求个太平吧。

  当暴躁者莫名其妙地向你发火时,我们要向庄子学习,凝聚心志,体悟虚静,以一种宽容平和的心态对待他们,切忌采取“以暴制暴”的方式。你放松了看开了,就等于给对方的怒火和怨言打开了一个宽广的渠道,这样,即使对方的火气再大,也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消散。

  这里的“心斋说”与庄子的“坐忘”“守宗”及止水、明镜说一样,都要求心灵进入“忘我”的境界,在大千世界中随遇而安。

  【阅读延伸】

  以宽容换得一份友善

  玛利亚娜是一家公司的广告部经理,下属中有一个女孩,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名叫海丽斯,有些心高气傲,目中无人。这让玛利亚娜非常看不惯,也非常生气。她决定辞退海丽斯,但是她知道,如果在办公室里宣布这个决定,必将引来争吵,闹得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经过一阵子的思索,她想出一个主意,等下了班,在公交车上再给海丽斯打电话,如果海丽斯发火,她当即就将电话挂掉,这样就避免了大家的尴尬。

  等下了班之后,她坐上了车,掏出手机正要拨通海丽斯的电话,大脑中突然闪现出几年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那一次,她接到母亲的越洋电话,要在一个月后从国外回来。刚好回来的那一天是母亲的生日,又是一年一度的感恩节。玛利亚娜欣喜若狂,第二天到了公司,见了上司的第一句话就是:“老板,您好,我要在一个月后请假两天,因为我的母亲要回来,我要给她过生日,要陪她去旅游一天。”

  “对不起,玛利亚娜小姐,”老板出乎意料地拒绝了她,说道:“公司那天要来一个非常重要的客户,还要制订一个非常重要的计划,你必须到场。”

  玛利亚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认为老板太不近人情了。“亲爱的老板先生,你是知道的,我已经很多年没见到母亲了,而且还是她的生日,我需要感恩,难道你就没有母亲吗?”她厉声质问。

  “真的非常抱歉,以后我会给你补上的,而且加倍。”老板说。

  “我不需要你的补偿,我就要在当天休假!”玛利亚娜咆哮着说了一句,摔上门走了出去。

  因为发生了这一件不愉快的事情,以后的气氛就变得不融洽起来。尽管老板多次试图改变这种现状,每一次见到玛利亚娜,都笑脸相迎,热情地打招呼,但玛利亚娜却对老板不理不睬,而且她也下定了决心,不管老板准不准假,那一天她都不会来上班,哪怕被解雇了也不后悔。

  就这样冷战了几个星期,感恩节马上就要到了。有一天,老板突然将她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和以往一样,仍然面带微笑地请她坐下。

  玛利亚娜知道这下自己完了,老板肯定要解雇她。在竞争激烈的社会里,找一份工作非常不容易,被解雇就意味着她将失去饭碗。她后悔自己的举动,很想向老板道歉,但强烈的自尊心又阻止着她不能低头。

  “我们毕竟在一块做事情,不想闹得不愉快,我已经考虑好了,那一天你可以休假,我另外派人暂时顶替你一下。”老板出人意料地说。

  那一刻,玛利亚娜突然感到自己是多么地自私和狭隘,她对老板的气愤和抱怨也霎那间烟消云散,急忙站起身,冲老板深深行了一礼,说道:“对不起,老板,我为我以前幼稚的行为向你道歉。”

  从此以后,玛利亚娜和老板就成了好朋友,一直到今天。

  想到这里,玛利亚娜拨通了电话,她决定请海丽斯小姐吃一顿便饭,她相信,过了今天,不,就在今天,她们也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心态宽容平和,可以吹开冰冷的湖面,可以融化他人内心的冰冷。人人都有一颗宽容之心,人与人之间就都充满了友善。

  三

  叶公子高将使于齐,①问于仲尼曰:“王使诸梁也甚重②,齐之待使者,盖将甚敬而不急。匹夫犹未可动,而况诸侯乎!吾甚慄之。子常语诸梁也曰:‘凡事若小若大,寡不道以欢成。事若不成,则必有人道之患③;事若成,则必有阴阳之患。若成若不成而后无患者,唯有德者能之。’吾食也执粗而不臧,爨(chàn)无欲清之人。④今吾朝受命而夕饮冰,我其内热⑤与!吾未至乎事之情而既有阴阳之患矣!事若不成,必有人道之患。是两⑥也,为人臣者不足以任之,子其有以语我来!”

  仲尼曰:“天下有大戒二:其一命也,其一义也。⑦子之爱亲,命也,不可解于心;臣之事君,义也,无适而非君也,无所逃于天地之间。是之谓大戒。是以夫事其亲者,不择地而安之,孝之至也;夫事其君者,不择事而安之,忠之盛也;自事其心者,哀乐不易施⑧乎前,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为人臣子者,固有所不得已。行事之情而忘其身,何暇至于悦生而恶死!夫子其行可矣!

  “丘请复以所闻:凡交,近则必相靡以信,⑨远则必忠之以言。言必或传之。夫传两喜两怒之言,天下之难者也。夫两喜必多溢美之言,两怒必多溢恶之言。凡溢之类妄,妄则其信之也莫,莫则传言者殃。⑩故法言曰:‘传其常情,无传其溢言,则几乎全。’

  “且以巧斗力者,始乎阳,常卒乎阴,大至则多奇巧;以礼饮酒者,始乎治,常卒乎乱,大至则多奇乐。凡事亦然,始乎谅,常卒乎鄙;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夫言者,风波也;行者,实丧也。风波易以动,实丧易以危。故忿设无由,巧言偏辞。兽死不择音,气息茀(bó)然,于是并生心厉。克核大至,则必有不肖之心应之,而不知其然也。苟为不知其然也,孰知其所终!故法言曰:‘无迁令,无劝成。过度,益也。’迁令劝成殆事。美成在久,恶成不及改,可不慎与!且夫乘物以游心,托不得已以养中,至矣。何作为报也?莫若为致命,此其难者。”

  【注释】

  ①叶公子高:楚庄王玄孙尹成子,名诸梁,字子高。使:出使。②甚重:非常重要的任务。③人道之患:国君的惩处。④臧:善。爨:烧火做饭,此指烹饪食物的人。⑤内热:内心烦躁和焦虑。⑥两:内外两方面的灾祸。⑦命:指禀受自然的性分。义:人应尽的社会义务。⑧易施:改变。施,移动。⑨靡:顺。信:信用。⑩溢:满,超出。莫:不,无。奇乐:荒淫无度。谅:诚信。鄙:欺诈。茀:通“勃”,勃然,怒火勃然发作。心厉:恶心,狠戾。法言:古代的格言。益:同“溢”,超出限度。致命:传达君王命令。

  【译文】

  叶公子高即将出使齐国,特向孔子请教说:“楚王交给我的使命很重大啊,而齐国对待外国使者,表面上表现得很恭敬,实际上却很怠慢。普通人我都无法感化,何况是诸侯呢?我特别害怕。您常对我说:‘不管事情是大是小,很少有不按道义去办而能痛快成功的。如果事情办不成功,那么必定会受到国君的惩处;事情如果能够办成功,那么就会在阴阳失调的情况下酿出疾患。事情无论成功不成功,都不会留下祸患的,只有道德高尚的人才能做到。’我每天粗茶淡饭,不求精美,所以厨师不会因为烧火做饭嫌热而思求清凉。如果我早上接到使命,晚上就要喝凉水,我可能患了内热之病了吧!我还没有出使就因为喜惧交困、阴阳失调而患病了!如果将来事情办不成,一定还会受到国君的惩罚。我面临着双重的灾患,实在承受不起,请问先生有什么避灾的良策吗?”

  孔子说:“世上有两条需要特别注意的戒律:一是天命,一是道义。子女孝敬父母,这是天命,永远不可能解除;臣子效忠君王,这是道义,身为人臣必须尽到的职责,世上任何地方都有君主,所以这是谁也无法逃避的。这就是需要我们特别注意的戒律。所以,子女孝敬父母,不管在什么环境中生活,都要使父母感到安心舒适,这就是最大的孝心;臣子效忠君主,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遵从君主的旨意,这就是最大的忠心;注重自我修养的人,无论悲欢哀乐,都不会改变原来的心境,明知道一些事情的发展无法预料,仍然会全身心地投入去做,这就是道德修养的最高境界。每一个臣子都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只要按照实情去做,置自己于不顾,哪里还会产生贪生怕死的念头呢?你尽管这样去做就行了。

  “我还是要把我听到的道理告诉你:国家之间相交往,邻近的国家要以诚信使相互之间和顺亲近,远方的国家要以语言来维持彼此之间的忠诚。国与国之间交往的语言需要有人相互传递。传递两国君主喜悦的言辞时必然多有溢美之辞;两国君主愤怒的言辞在传递时必然多有溢恶之辞。任何过度超出实际的言辞都是虚伪的,虚伪的东西就谈不上什么诚信了,不诚信的传言必然会给使者带来祸害。所以古代的格言说:‘传达真实的言辞,不要传达过分不实的话语,那么也就差不多可以保全自己了。

  “比如那些用技巧来相互较量的人,刚开始的时候明来明去,到了最后就常常暗使诡计,过分的时候就诡计百出了;那些按照礼仪饮酒的人,开始的时候还规规矩矩,到最后常常会一片混乱大失礼仪,过分的时候就放纵无度了。不管什么事情都是这样的,开始时彼此信任,到最后常常相互欺诈;开始的时候十分单纯,等到事情快结束时就变得非常艰巨,无法收拾了。言辞就像风波一样捉摸不透;而传递言辞的人,自然也会有失实的地方。风波容易兴起,失实容易使人陷入困境。因此,愤怒发作的原因无它,只是因为花言巧语和片面之辞。野兽被逼入绝境,会发出奇怪的叫声,怒气勃然发作,于是就会产生伤人的念头。做事过于苛刻、过分,肯定会让人产生报复的恶念,不过他自己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如果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么谁能预料到他最后要遭受的结果呢!所以古代格言说:‘不要随意改变所要下达的命令,不要勉强把事情办成。超过正常的尺度,就是犯了夸大失实的错误。’改变成命,强求成功,都会把事情办砸。好事的成就需要很长时间,而坏事如果出现了,再想纠正也来不及了,这怎能不慎重呢!顺应自然,自由闲适,托身于自然,不得已而顺应,这样来修身养道,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何必为了报答君命而刻意去做呢?还不如如实地传达君主的命令,这样做已经让人很为难了。”

  四

  颜阖将傅卫灵公太子,而问于蘧(qú)伯玉①曰:“有人于此,其德天杀②。与之为无方,则危吾国;与之为有方,则危吾身。其知适足以知人之过,而不知其所以过。若然者,吾奈之何?”

  蘧伯玉曰:“善哉问乎!戒之,慎之,正女身也哉!形莫若就,心莫若和。③虽然,之二者有患。就不欲入,和不欲出。④形就而入,且为颠为灭,为崩为蹶;⑤心和而出,且为声为名,为妖为孽⑥。彼且为婴儿,亦与之为婴儿;彼且为无町畦(tǐng qí)⑦,亦与之为无町畦;彼且为无崖,亦与之为无崖⑧;达之,入于无疵。

  “汝不知夫螳螂乎?怒其臂以当车辙,不知其不胜任也,是⑨其才之美者也。戒之,慎之,积伐而美者以犯之,几矣!⑩

  “汝不知夫养虎者乎?不敢以生物与之,为其杀之之怒也;不敢以全物与之,为其决之之怒也。时其饥饱,达其怒心。虎之与人异类,而媚养己者,顺也;故其杀者,逆也。

  “夫爱马者,以筐盛矢,以蜄(shèn)盛溺。适有蚊虻仆缘,而拊之不时,则缺衔、毁首、碎胸。意有所至,而爱有所亡,可不慎邪!”

  【注释】

  ①颜阖:鲁国的贤人。傅卫灵公太子:给卫灵公太子作师傅。蘧伯玉:卫国的贤大夫,姓蘧,名瑗,字伯玉。②其德天杀:生性刻薄、凶残。③就:将就、顺从。和:调和。④入:陷入。出:外露。⑤崩:垮掉。蹶:跌倒。⑥孽:祸患,灾祸。⑦町畦:田地的界限,喻指分界、界线。⑧无崖:没有约束。崖,山边或岸边。⑨是:动词,自恃。⑩积:多次。伐:炫耀。几:危险。时:通“伺”,侍奉。达:引导。矢:通“屎”,粪便。蜄:大蛤,这里指蛤壳。溺:尿。

  【译文】

  颜阖即将去卫国做太子的师傅,他向蘧伯玉请教说:“有一个人,天性凶残。如果不用法度约束他,肯定会使国家受到危害;如果用法度去约束他,肯定会让我受到危害。他的智商只能认识到他人的过错,却不知道别人为什么会犯这样的过错。类似这样的情况,我该如何是好呢?”

  蘧伯玉说:“问得好啊!一定要警惕啊,要谨慎啊,要端正你的行为啊!对于这种人,表面上要将就顺从,内心要抱着调和的态度。即使这样,这两种态度仍然会存在隐患。表面顺从而不能陷入太深,内心调和而不能过于显露。如果外表过分顺从,就会招致堕落、垮台和失败;内心调和过于显露,就会招致名声之祸、妖孽之灾。如果他像婴儿般天真无邪,你也暂且跟他一样像婴儿般天真无邪;如果他不受界限的约束,你也暂且像他一样不受界限的约束;如果他放荡不羁,你不妨也跟他一样放荡不羁;这样做,就能够引导他逐渐达到没有过失的境地。

  “你难道对螳螂不了解吗?它奋力举起臂膀去阻挡车轮,却不知道自己根本就做不到,它是过于高估自己的能力了。要警惕啊,要谨慎啊!多次夸耀自己的才能去触犯他,那你就危险了!

  “你难道对那养虎人不了解吗?他从来不给老虎喂活的动物,这是因为他害怕老虎在吃活物的时候诱发其兽性;他也从来不敢把整个动物喂给它,这是因为他担心老虎在撕裂动物的时候诱发其凶残的本性。养虎人给老虎喂食总是伺候着老虎的饥饱,了解它的习性。老虎与人虽不同类,却与喂养它的人很亲近,这是因为养虎人能够顺应老虎的性子;老虎之所以会伤害人,是因为那些人违逆了它的性情。

  “那些喜爱马的人,用精致的竹筐盛马粪,用珍贵的蛤壳接马尿。如果有蚊虻叮咬马,爱马的人如果拍打得晚了,马就会愤怒,咬断勒口,挣断辔头。原来是爱护马,没想到结果却适得其反,这怎能不谨慎呢?”

  【智慧全解】

  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庄子在此说出了一个成语典故“螳臂挡车”:“汝不知夫螳螂乎?怒其臂以当车辙,不知其不胜任也,是其才之美者也。戒之,慎之,积伐而美者以犯之,几矣。”意思是你难道对螳螂不了解吗?它奋力举起臂膀去阻挡车轮,却不知道自己根本就做不到,它是过于高估自己的能力了。要警惕啊,要谨慎啊!多次夸耀自己的才能去触犯他,那你就危险了!

  在庄子眼中,那些眼高手低,喜欢做超出自己能力范围事情的人就如同螳螂,不自量力,竟然拿自己的臂膀去阻挡车轮。

  生活中,每个人都想成为组织单位备受重视的对象。能够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能够为单位立下汗马功劳,无疑是受到重视的一个重要途径。但是,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任何人都不可能熟悉所有的领域,不可能胜任所有工作。遇到自己不熟悉的工作,就要坦然承认,切不可贸然接受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任务,否则很可能完不成任务,还会受到上级的责怪。

  老话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一心想担当重任的愿望是好的,但也得量力而行。在某个方面没有足够的能力是挑不起该方面的重担的。做人做事,不能妄自菲薄,认为自己毫无能力,但也要认识到自己的能力是有限的,有很多事情是你无法完成的,千万不要做那只用自己的臂膀去阻挡车轮的螳螂,那样只会让你陷入困境甚至是绝境之中。

  【阅读延伸】

  纸 上 谈 兵

  春秋战国时期,秦赵两国长期交恶。公元前262年,两军对峙于上党之地。赵军老将廉颇率领赵军采取保守的防御战术,坚守不攻。秦兵虽然兵力强大,却也拿他没办法。秦军长年在外,后勤补给成了问题,眼看粮草将尽,只想速战速决,于是便采用离间计,四处宣传廉颇功高盖主,心怀谋反之意。赵王果然中计,将廉颇调回都城,准备派赵括来接替主将的位置。

  赵括是赵国大将赵奢的儿子,耳闻目睹、潜移默化之中,颇有些军事才能,很早就因为屡献奇策而闻名。只是他从来没有带过兵打过仗。他的父亲虽然常常向他问计问策,但内心里认为他缺乏实战经验,不堪大用,可是赵王却不这样认为。

  赵王亲自召见了赵括,问他:“假如派你来领兵出征,你能打败秦兵吗?”赵括不假思索地点头,并表示现在的秦军将领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自己绝对能够迅速击败秦军大胜而归。赵王听后很高兴,很快就任赵括为大将,取代了廉颇。公元前260年,赵括率领几十万兵马到达长平,马上废除了廉颇坚守不出的命令,要求全军做好准备,随时出战。

  秦军得知赵王中计,任命赵括为帅后,立即任名将白起为帅。白起善于用兵,他先佯败几次。赵括不知是计,觉得秦军怕自己,顿时喜出望外,命令赵军连连追击,结果追到了秦军的埋伏圈中。赵军被围困了四十六天,赵括率精兵突围,突围不成反被秦军射杀。主将战死,赵军只好投降,最后全部被秦军坑杀。长平之战后,赵国一蹶不振,再也没有能力对抗秦军。赵括本人也因此在历史上被嘲笑为“纸上谈兵”,贻笑千古。

  赵括的行为就是不自量力,没有自知之明,轻易地接受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任务。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仅有满腔热情是不够的,还要考虑清楚自己的能力,切不可像赵括那样,最终战死沙场,也没落个好名声。

  五

  匠石之齐,至于曲辕,见栎(lì)社树。①其大蔽数千牛,絜(xié)之百围,其高临山十仞而后有枝,其可以为舟者旁十数。②观者如市,匠伯③不顾,遂行不辍。

  弟子厌观④之,走及匠石,曰:“自吾执斧斤以随夫子,未尝见材如此其美也。先生不肯视,行不辍,何邪?”

  曰:“已矣,勿言之矣!散木⑤也。以为舟则沉,以为棺椁(guǒ)则速腐,以为器则速毁,以为门户则液(mán),以为柱则蠹(dù),是不材之木也。⑥无所可用,故能若是之寿。”

  匠石归,栎社见梦⑦曰:“女将恶乎比予哉?若将比予于文木邪?夫柤(zhā)梨橘柚果蓏(luǒ)之属,⑧实熟则剥,剥则辱。大枝折,小枝泄(yè)。此以其能苦其生者也。故不终其天年而中道夭,自掊击于世俗者也。物莫不若是。且予求无所可用久矣!几死,乃今得之,为予大用。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且也,若与予也皆物也,奈何哉其相⑨物也?而几死之散人⑩,又恶知散木!”

  匠石觉而诊其梦。弟子曰:“趣取无用,则为社何邪?”

  曰:“密!若无言!彼亦直寄焉!以为不知己者诟厉也。不为社者,且几有翦(jiǎn)乎!且也,彼其所保与众异,而以义喻之,不亦远乎?”

  【注释】

  ①匠石:一个名叫“石”的匠人。之:往。栎社树:把栎树当成社神。②絜:用绳子计量周围。围:两手合抱。临山:高出山头。临,从上往下看,称为“临”。③匠伯:即匠石。“伯”这里用指工匠之长。④厌:满足,后写作“餍”,今简化为“厌”。“厌观”,即看了个够。⑤散木:指不成材的树木。⑥以为:即“以之为”,把它做成。液:浸渍。:松木心。液:一说为一树名,其心似松。蠹:蛀蚀。⑦见梦:托梦。⑧柤:山楂。蓏:瓜类等蔓生植物的果实。属:类。⑨相:视。⑩散人:不成材的人,相对“散木”说的。诊:通“畛”,告诉的意思。趣:志趣。密:闭嘴。诟厉:辱骂、伤害。义喻:以常理来衡量。

《庄子·人间世》原文、翻译及赏析

  【译文】

  一个名为石的木匠前去齐国,走到曲辕时,看到一棵被百姓尊为社神的栎树。这棵树大到可以为几千头牛遮荫,用绳子量树身,足足有一百多围,树梢高出山头八丈以上才生出枝条,其中能够造船的枝干就有十来枝。前来参观的人就像赶集一样,可是姓石的木匠根本不屑一顾,照样径直往前走。

  他的弟子们在树旁看了个够,追上姓石的木匠问:“自从我拿起刀斧跟随师傅以来,还没有看到过如此好的木材呢!师傅为什么不停下来看它一眼呢?”

  匠人石说:“好了,别再提它了!那是一棵没用的木材。用它来造船,船很快会沉没;用它来做棺材,棺材很快会腐烂;用它来做器具,器具很快就会毁坏;用它来做门,门很快就会渗出脂桨;用它来做梁柱,梁柱很快就会生蛀虫。这是一棵没有一点价值的树木。正是因为它没有什么用处,所以它才能活这么久。”

  石木匠回到家后,栎树托梦对他说:“你拿什么东西来跟我比呢?你要用那些质地细密的树跟我相比吗?那些山楂树、梨树、橘树、柚子树以及瓜果之类,果实成熟后会遭受摧残,被摧残就会落个扭折的下场。大枝被折断,小枝被扯下来。这都是因为它们的才能害苦了自己的一生。所以不能善终而中途夭折,这都是自己招来世俗之人的打击。世间万物都是这样的。再说我寻求没有什么用处已经很长时间了!多少次差点被砍掉,直到现在才有幸保全,这正是我的大用。如果我对人真的很有用,我哪里还能长这么高、这么大呢?况且你我都是世间之物,你为什么要将我看成是无用之木呢?你这样一个将死的人,又哪里会了解什么是无用的散木呢!”

  木匠醒来后便向弟子们讲了自己的梦。徒弟问他,说:“它的志向既然是追求无用,那它还作社树干什么?”

  匠人石说:“闭嘴!别说了!它只是故意借社树来寄托自己的形体而已!这才使它遭受那些不了解实情的人的辱骂。如果不当社树,可能早就被砍伐了。再说了,它的自我保护办法与众不同,你从常理去评价它,不是相差太远了吗?”

  六

  南伯子綦游乎商之丘,见大木焉,有异,结驷(sì)千乘,将隐芘(pí)其所(lài)。①子綦曰:“此何木也哉!此必有异材夫!”仰而视其细枝,则拳曲②而不可以为栋梁;俯而视其大根,则轴解而不可以为棺椁;③咶(shì)④其叶,则口烂而为伤;嗅之,则使人狂酲(chéng)⑤三日而不已。子綦曰:“此果不材之木也,以至于此其大也。嗟乎,神人以此不材!”

  宋有荆氏者,宜楸柏桑。⑥其拱把而上者,求狙猴之杙(yì)者斩之;⑦三围四围,求高名之丽者斩之;七围八围,贵人富商之家求椫(shàn)傍⑧者斩之。故未终其天年而中道之夭于斧斤,此材之患也。故解之以牛之白颡(sǎng)者,与豚之亢鼻者,与人有痔病者,不可以适河⑨。此皆巫祝以知之矣,所以为不祥也。此乃神人之所以为大祥也。

  【注释】

  ①南伯子綦:虚构人物。商之丘:即商丘,在今河南省,地名。驷:一辆车套上四匹马。将隐:一说“隐将”之误。芘:通“庇”,遮蔽的意思。:荫蔽。②拳曲:弯弯曲曲的样子。③大根:树的底部。轴解:树干中间出现了裂纹。④咶:通“舐”,舔。⑤酲:酒醉。⑥荆氏:地名。楸:一种木质细密的乔木。⑦拱:两手相合。把:一手所握。杙:小木桩,用来系牲畜的。斩:指砍伐。⑧椫傍:指由整块板做成的棺材。⑨适河:沉入河中以祭神。

  【译文】

  南伯子綦到商丘旅游,看见一棵大树,它的茂盛与众不同,即便集结千百辆车马停在树下面,也能遮蔽得住。子綦说:“这是什么树啊!它的材质肯定不同寻常吧!”他仰头观看大树的树枝,发现它弯弯曲曲的,不能做梁柱;低下头看了看它的躯干,发现它的轴心已经有了裂纹,不能做棺材;用舌头舔一下树叶,嘴就溃烂而受到了伤害;闻了闻它的气味,发现它能使人烂醉如泥,三天都醒不过来。子綦感叹道:“这棵树果然是一棵无用之树,正因为此,它才能长这么高大茂盛。唉,神人也是用不材的面目显示于人的啊!”

  宋国有个地方叫荆氏,那里适宜种植楸树、柏树、桑树之类质地细密的树木。等到树干长到一两把粗的时候,就有人砍掉它用作木桩去栓猕猴;当它长到三四把粗的时候,就有声名显赫的人家将之砍去用作梁柱;当它长到七八把粗的时候,就有富商之家将之砍去用作独板棺材。因此那些树木不能尽享天命而中途夭折于刀斧之下,这就是有用之材遭到的祸患。古人在求雨的时候,不会用白额的牛和翘鼻子的猪作为给河神的祭祀品,也不会使用生了痔疮的人。这些情况巫祝们全都知道,在他们看来,这些事物都是不干净的,会带来不利。然而,这正是神人因其可以保全自己而认为是最大的吉祥。

  七

  支离疏者,颐隐于脐,肩高于顶,会撮指天,五管在上,两髀(bì)为胁。①挫针治(jiè)②,足以糊口;鼓(cè)播精,③足以食十人。上征武士,则支离攘臂而游于其间;④上有大役,则支离以有常疾不受功;⑤上与病者粟,则受三钟⑥与十束薪。夫支离其形者,犹足以养其身,终其天年,又况支离其德者乎!

  【注释】

  ①支离疏:虚构人物。“支离”暗含形体不全的意思。颐:下巴。脐:肚脐。会撮:发簪。指天:朝天。五管:五官。旧说指五脏的腧穴。髀:大腿。胁:腋下肋骨所在的部位。②:洗衣。③鼓:簸动。:小簸箕。播:扬去灰土与糠屑。④上:指国君、统治者。攘臂:捋起袖子。攘,捋。⑤以:因。常疾:残疾。功:当差。⑥钟:古代粮食计量单位,合六斛四斗。

  【译文】

  有个名叫支离疏的人,下巴缩在肚脐之下,双肩高于头顶,后脑的发髻指向天空,脊背间五脏的穴位也都向上,两条大腿和两边的胸肋贴在一起。他给人缝衣浆洗,足够糊口度日;他替人筛糠簸米,足够养活十口人。国君征兵时,支离疏捋袖扬臂在闹市走来走去;国君有大的差役,支离疏因身有残疾而免除劳役;国君向残疾人赈济米粟,支离疏还领得三钟粮食、十捆柴草。像支离疏那样形体残缺不全的人,都能养活自己,享尽天年,更何况那些忘掉德行的人呢!

  【智慧全解】

  无 用 之 用

  在这里庄子虚构了一个病残人物——支离疏,说此人形体不全,却可以缝洗衣服、簸米筛糠过活。兵役徭役来了,正常人要逃匿躲避,他可以大摇大摆;政府赈济贫困,他又可以安享三钟米十捆柴。这就是“无用”的好处。

  庄子多次强调无用之用,此处的“无用”是世俗之人眼中的“无用”。世俗之人受外物牵累,被利益蒙蔽双眼,往往将能够帮助人保全性命、保人尽享天年的大用视为无用;而对世俗推崇的“有用”的危害,却视而不见。这样做是相当愚蠢的,有智之士绝对不会如此。

  越是有大智慧的人越明白聪明人处世难,容易招致他人妒嫉、非议、排挤,甚至会因聪明而丢掉生命。因此,他们表现出愚笨的样子,以迷惑他人,以便在他人的轻视和疏忽中找到自我发展的空间,这就是大智若愚的智慧。大智若愚、遗形忘智,很多时候能够在立身处世中逢凶化吉、远离灾难,就像支离疏那样。

  生活中,当形势不明的时候,以静制动,形势对我们不利的时候,学会示弱,藏匿自己的想法和实力,不正面与他人争辩、冲突,就有可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阅读延伸】

《庄子·人间世》原文、翻译及赏析

  司马懿装傻夺权

  三国时期,魏明帝曹睿死时,太子曹芳年幼,大将军司马懿与曹爽共同辅政。起初曹爽对司马懿很恭敬,任何国事都会告知司马懿作决定。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曹爽心里暗生不满情绪,在朝堂之上请求魏主曹芳将司马懿封为太傅。如此一来,司马懿看似升了职,事实上却被剥夺了兵权。从那时起,魏国兵权悉数落入曹爽一人之手。司马懿非常聪明,当然明白曹爽此举的意思,就是想除掉自己。司马懿仔细分析了当前的形势,认识到自己当下还没有能力与曹爽对抗,于是便采取以退为进的办法,对外称病,并让自己的两个儿子也辞官赋闲。

  曹爽知道司马懿的行为后更加得意了,他认为一个半死的老头子,能掀起什么大浪呢?于是他每天与亲信们饮酒作乐。只是曹爽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也担心司马懿是在装病,于是他趁着亲信李胜外出赴任之机,让其前往司马懿府上辞行,其真正目的则是探一探司马懿的虚实。

  李胜刚到太傅府,司马懿就收到了消息,他马上摘下帽子,披头散发坐在床上,并让两个婢女搀扶着,请李胜里屋相见。李胜看到司马懿的病状,赶紧到床前问候:“这段时间没见太傅,没想到太傅病得如此之重。如今天子命我赴荆州任刺史,特来向太傅请辞。”司马懿装出疑惑的样子说:“去并州?并州离朔方很近,你要好好驻守,防卫边疆。”李胜赶紧解释说:“我去荆州,不是并州。”司马懿继续装糊涂:“哦,你说你刚从并州来向我道别?”直整得李胜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又凑上前大声说:“上荆州,不是并州!”司马懿听了哈哈大笑:“哦,原来你是从荆州来的呀,早说嘛!”

  李胜没办法,就把自己的话写在纸上拿给司马懿看,可司马懿说:“我老了,耳朵不好使。”过了一会儿,司马懿在喝茶的时候又碰翻了托盘,茶水洒了一身。

  李胜出了太傅府就直奔曹爽府上,把看到的情况一一讲给了曹爽。曹爽听后大喜:“司马懿现在是真的没什么用了,我可以高枕无忧了。”

  曹爽在放松警惕的同时,司马懿却加紧了谋划。一次,曹爽陪曹芳前去祭祀先帝,司马懿趁机带着两个儿子和部下发动了兵变,诛杀了曹爽一家以及党羽,独揽了朝中大权。

  司马懿在形势于己不利的时候,装病充傻,让曹爽放松了警惕。曹爽信以为真,认为司马懿没有什么大用了,便不再防备他,于是司马懿抓住机会给曹爽一族以致命的反击。这就是无用之用的处世哲学。

  八

  孔子适楚,楚狂接舆①游其门曰:“凤②兮凤兮,何如德之衰也?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也。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无道,圣人生③焉。方今之时,仅免刑焉!福轻乎羽,莫之知载;④祸重乎地,莫之知避。已乎⑤,已乎!临人以德。殆乎,殆乎!画地⑥而趋。迷阳⑦迷阳,无伤吾行。郤(xì)曲⑧郤曲,无伤吾足。”

  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⑨,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

  【注释】

  ①楚狂接舆:楚国的隐士,姓陆名通,字接舆。②凤:凤鸟,这里用来比喻孔子。③生:保全生命。④乎:于,比。莫:不。载:取。⑤已乎:算了。⑥画地:在地面上画出道路来。喻指人为的规范让人们去遵循。⑦迷阳:指荆棘。⑧郤曲:刺榆,指一种带刺的小树。⑨桂可食:桂树的肉与皮可以调味。

  【译文】

  孔子前往楚国,楚国隐士接舆故意来到孔子的门前唱道:“凤凰啊,凤凰啊!你的德行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衰微了呢?未来不能等待,往事不堪回首。天下有道,圣人可以成就事业;天下无道,圣人只能保全生命。当今这个时代,仅能免遭刑辱!幸福比羽毛还轻,却不知道珍惜;祸患比大地还重,却不知道躲避。算了吧,算了吧!不要在人前宣扬显耀自己了!危险啊,危险啊!不要人为地划出一条道路让人们去遵循!迷阳啊迷阳,不要妨碍我的行走!刺榆啊刺榆,不要伤害我的双脚!”

  山上的树木都是因为材质可用而招致砍伐,油脂燃起烛火都是因为可以燃烧照明而招来熔煎。桂树可以食用,因而遭到砍伐;漆树因为可以用作涂料,所以遭受刀斧割裂。人们都知道有用的用处,却不知道无用的用处。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