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天地》原文、翻译及赏析

【导语】:

天地 本篇主要论述了为君之德,强调古代明君都是顺应天地自然无为的规律行事的,申明了为君者要以德为本,无心无为,让一切成于自然,从而成为天道的体现者。以万物一府,死生同状来

  天地

  本篇主要论述了为君之德,强调古代明君都是顺应天地自然无为的规律行事的,申明了为君者要以德为本,无心无为,让一切成于自然,从而成为天道的体现者。以“万物一府,死生同状”来告诫人们不要追求个人的荣华富贵,不要拘于一己私利;并阐明了道与物的关系。在此我们节选了部分内容来阐述庄子崇尚自然、反对机心的思想。

  一

  天地虽大,其化均也;①万物虽多,其治②一也;人卒虽众,其主君也。③君原于德而成于天,故曰:玄古之君天下,无为也,天德而已矣。以道观言而天下之君正,以道观分而君臣之义明,以道观能而天下之官治,以道泛观而万物者应备。④故通于天下者,德也;行于万物者,道也;上治人者,事也;能有所艺者,技也。技兼于事,事兼于义,义兼于德,德兼于道,道兼于天。故曰:古之畜天下者,无欲而天下足,无为而万物化,渊静而百姓定。⑤《记》曰:“通于一而万事毕,⑥无心得而鬼神服。”

  夫子⑦曰:“夫道,覆载万物者也,洋洋乎大哉!君子不可以不刳(kū)⑧心焉。无为为之之谓天,无为言之之谓德,爱人利物之谓仁,不同同之之谓大,行不崖异之谓宽,有万不同之谓富。⑨故执德之谓纪,德成之谓立,循于道之谓备,不以物挫志之谓完。⑩君子明于此十者,则韬乎其事心之大也,沛乎其为万物逝也。若然者,藏金于山,藏珠于渊;不利货财,不近贵富;不乐寿,不哀夭;不荣通,不丑穷;不拘(gōu)一世之利以为己私分(fèn),不以王天下为己处显。显则明,万物一府,死生同状。”

  夫子曰:“夫道,渊乎其居也,漻(liáo)乎其清也。金石不得无以鸣。故金石有声,不考不鸣。万物孰能定之!夫王德之人,素逝而耻通于事,立之本原而知通于神,故其德广。其心之出,有物采之。故形非道不生,生非德不明。存形穷生,立德明道,非王德者邪?荡荡乎!忽然出,勃然动,而万物从之乎!此谓王德之人。视乎冥冥,听乎无声。冥冥之中,独见晓焉;无声之中,独闻和焉。故深之又深而能物焉,神之又神而能精焉。故其与万物接也,至无而供其求,时骋而要其宿,大小、长短、修远。”

  【注释】

  ①化:生长、化育。均:均衡。②治:自得而治。③人卒:百姓。主:主宰。④言:名,称谓。正:正当。分:名分。能:才能。官:官吏。治:尽职。⑤畜:养。渊静:深沉静默。⑥一:道。毕:尽。⑦夫子:指庄子。此为门人记述的庄子言论。⑧刳:挖空。⑨无为为之:以无为的态度去做事,即无所作为。天:自然,道。无为言之:以无为的态度去说,即无所教化。德:天德。不同同之:使各种不同的事物回归同一。崖异:突出而与众不同。有万不同:指内心包容着各种差异。⑩执:保持。立:立足社会。备:完备,指众善皆有。韬:宽容,包容。事心:立心。沛:充沛。逝:往。丑:羞耻。拘:通“钩”,获取。私分:个人分内的事情。渊:沉静。漻:清澈。考:叩击。王德之人:大德之人,具有盛德的人。王,大,盛。素逝:抱朴而行。本原:指道。知:同“智”。生:生命。和:应和之声。至无:道体虚无至极。供其求:满足万物的需求。时骋:随时变化运动。要其宿:使万物有所归宿。

  【译文】

  天地虽然广大,可是它们化育万物却是公平的;万物虽然繁多,可是它们各得其所却是一样的;百姓虽然众多,可是他们的主宰者只有国君。国君管理天下本于德行,成全于自然,所以,远古的君主治理天下,出于无为,顺应自然罢了。以道的观点来看称谓,那么天下国君的地位是恰当的;以道的观点来看职分,那么君臣之间上下贵贱的差别就分明了;以道的观点来看才能,那么天下的官吏就称职了;以道的观点普遍地看待万物,那么万物就没有不完备的。所以,贯通于天地的,是德;通行于万物的,是道;君王治理百姓,靠的是礼乐政刑诸事;人们能够有所专长,靠的是技巧。技巧统属于事物,事物统属于义,义统属于德,德统属于道,道统属于自然。所以说,古代治理天下的君王,自己没有私欲而能使天下富足;施行无为的治理策略,而万物能够自生自化;深沉静默而百姓安定。《礼记》中说:“通晓大道能使万事成功,心无杂念能让鬼神敬服。”

  先生说:“这个道,是覆盖和托载万物的,实在是辽阔而广大啊!君子必须摒弃心智去效法。无所作为就是顺应天道,无所教化就是顺应天性,对人和物施加慈爱和恩惠就是仁,让各类事物回归同一的本性就叫作大,行为不与大众相异就叫作宽,能够包容世间万物就叫作富。所以,能够持守天德就称得上是把握了万物的纲纪,成就了德行就是功业的确立,能够顺应大道就是修养完备,不因外物挫折心志就是德行完美。君子如果明白了上述十个方面,那么他就是心地宽广足以包容万物,德泽充盈足以让万物归往。如果能够做到这样,就能任黄金深藏大山之中,珠宝深藏深渊之间;不贪图钱财,不追求富贵;不以长寿而喜,不以夭折而悲;不以显达而荣,不以穷困而耻;不以捞取利益为己有,不以统治天下为显赫。显赫就会炫耀,万物原本归结为一,生死原本是一样的。”

  先生说:“这个道,安定得如同深渊,清澈得如同泉水。金石制成钟、磬之类的乐器一旦失去道就没有办法鸣响,所以钟磬之类的乐器虽然能够发出声响,但是如果没有道的敲击是不会发出声响的。世间万物都是这样,谁能测定它呢!具有盛德的人,持守素朴而行事,以通行俗事而羞耻,立足于大道而智慧通达于高深莫测的境界,所以他的德性宽阔广大。他的心志就算有所显露,也是由于对外物的感应。所以说,形体离开了道就不会产生生命,生命失去德行就不会彰明。保存形体,享尽天年,确立德行,彰明大道,这岂不正是具有盛德之人的行为吗?浩大啊!忽然出现,勃然而动,无心无意,万物却都紧紧随从!这就是具有盛德之人。这个道,看上去幽暗不明,听起来无声无息。幽暗之中,却能见到光明的景象,无声无息中却能听到和谐的声音。所以,虽然在幽深之中,却能支配万物;虽然神秘莫测,却能产生精气。所以,道与万物相接,虽然虚无,却能满足万物的需求;时时变化运转,却能成为万物的归宿,无论是大是小,是长是短,是深是远。

  【智慧全解】

《庄子·天地》原文、翻译及赏析

  快乐是一种自我感觉

  庄子认为不应把长寿看成是快乐,不把夭折看成是悲哀,即“不乐寿,不哀夭”,庄子的意思,说白了,就是说快乐与悲伤都是来自于自身的感觉,源自你对事物的看法,生活中的快乐是自己去寻找的,面对别人认为可以快乐的事,而你却毫无兴趣,你又怎么能快乐呢?

  人是需要享受生命的。无论你多忙,你总有时间选择两件事:快乐还是不快乐。早上你起床的时候,也许你自己还不晓得,不过你的确已选择了让自己快乐还是不快乐。

  现实中,多数人一生中不见得有机会可以赢得大奖,如诺贝尔奖或奥斯卡奖,大奖总是保留给少数精英分子的。理论上来说,每个地区出生的孩子都有当上总统的机会,但是实际上大多数人都会失去这个机会。

  不过,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得到生活的小奖,比如生活中的一个拥抱,一个亲吻,或者只是一个就在大门口的停车位!生活中到处都有小小的喜悦,也许只是一杯冰茶,一碗热汤,或是一轮美丽的落日。更大一点的单纯乐趣也不是没有,生而自由的喜悦就够你感激一生的了。这许许多多点点滴滴都值得我们细细去品味,去咀嚼,还有什么可烦恼的呢?也正是这些小小的快乐,让每一个人的生命更可亲,更值得眷恋。

  不管是大奖大誉,还是小奖小喜,你得到了务必心怀感激。但即使它们与你失之交臂,也无须嗟叹。尽情去享受生命的每一个喜悦吧!昨日的英雄只是今日的尘土,生命的大奖只是雪泥鸿爪,瞬间消逝,但是那些小小的喜悦却是日常生活中俯拾即是,无虞匮乏的。人生的大喜毕竟少有,可是只要你用心体会就可以发现,小喜悦无处不在。

  会生活的人,总是保持着一种恬然无忧的心境,以微笑面对生活,不管生活中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都会乐观、积极,以宽大的胸怀去面对。他们不受外物牵累,不被世俗名利蒙蔽,内心始终保持恬淡、从容,对每一个日子,无论得失,他们都能宽容、愉悦地接纳、拥抱。因为他们懂得,快乐从来都是源自内心的自我感觉,没有外物强加于你的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

  【阅读延伸】

  生命的选择

  乔娜是个不同寻常的女孩,她的坚强和阳光让许多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她有一句口头禅:“无论遇到多么不愉快的事情,都要选择看事情的正面。”她是一家公司的广告策划经理,对待生活自有一番热情,非常善于和下属交流,所以,每当下属心情不好的时候,都愿意向她诉说,乔娜便开始帮其分析,劝对方怎么去看事物的正面。因此,她在公司里具有很强的号召力和感染力,每一次跳槽的时候,身边都有一班子追随者,而每当有人问起她生活和工作的时候,她总是笑着回答说:“我当然快乐无比!”

  有一次,她的一个朋友追问乔娜说:“一个人不能总是看事情的光明面,这很难办到,你是怎么做到的?”

  乔娜回答道:“每天早上我一醒来就对自己说,乔娜,你今天有两种选择,你可以选择心情愉快,也可以选择心情不好。我选择心情愉快。然后我命令自己要快快乐乐地活着,于是,我真的做到了。每次有坏事发生时,我可以选择成为一个受害者,也可以选择从中学些东西。我选择从中学习。我选择了,我做到了。每次有人跑到我面前诉苦或抱怨,我可以选择接受他们的抱怨,也可以选择指出事情的正面。我选择后者。”

  “你说得很对!可是并没有那么容易做到吧?”朋友不相信地说。

  “就是那么容易。”乔娜依然笑着,意味深长地说,“人生就是选择。每一种处境面临一个选择。你选择如何面对各种处境,你选择别人的态度如何影响自己的情绪,你选择心情舒畅还是糟糕透顶。归根结底,你自己选择如何面对人生。”

  后来,乔娜被确诊患上了中期乳腺癌,必须立即做手术。在手术之前,乔娜和平常一样,生活十分规律。她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做一些轻微的运动,然后吃些早点,便开始将房间整理一番。到了中午,和往常一样喝午茶。到了傍晚的时候,插插花,写写日志,然后睡觉。唯一有不同的是,每天下午三点半的时候要接受医院规定的检查。

  每当医生进来的时候,乔娜总是笑脸相迎,让医生们感到轻松无比。尽管检查的时候,大多感觉十分不舒服,乔娜也努力忍受着不表现出来,以免给医生们增加压力。一直到手术麻醉之前,她还对主治医师摩尔开玩笑说:“摩尔,你答应过我,明天傍晚前用你拿手的比萨饼换我的插花!别忘了!上次的奶酪火腿配西芹的比萨,味道真好,让人难以忘怀!”

  摩尔听后,哭笑不得,他被乔娜如此的淡定和从容深深地折服了。手术进行得十分顺利,术后恢复也很好。后来,她的朋友茜丽来探望她,乔娜忘记了伤口处的疼痛,取出自己刚刚做好的插花要送给茜丽。几个月后,她康复出院,同房的病人和医院科室的人都和她成了亲密的朋友。

  后来在和朋友的谈话中,乔娜再提及此事时说:“我一直心情很好!现在,想不想看看我的伤疤?愈合得不错,对吧!当时在我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件事就是我对自己说有两个选择;一是死一是活。我选择了活,而且是快乐地生活。于是,我要坚强地笑一笑,我要让摩尔放松下来,以稳健的心情给我做手术。我相信,我们会配合得很好,手术也会很顺利,尽管成功率只有50%。显然,我很幸运!”

  乔娜能完美地战胜病魔,除了医生的医术高明之外,她对生活的乐观态度自然也功不可没。乔娜是快乐的,因为她重视自己内心的感受,总是坚强地选择生活的正面,让自己的每一天都快乐。

  二

  黄帝游乎赤水①之北,登乎昆仑之丘而南望。还归,遗其玄珠②。使知索之而不得,使离朱索之而不得,使喫(chī)诟索之而不得也。③乃使象罔④,象罔得之。黄帝曰:“异哉!象罔乃可以得之乎?”

  【注释】

  ①赤水:虚构的地名。②玄珠:虚构的珠名,喻指道。③知:虚构人名。离朱:古代的明白者,比喻善于明察。喫诟:虚构人名,比喻善于言辩。④象罔:虚构人名,比喻无心。

  【译文】

  黄帝在赤水的北岸游玩,登上昆仑山向南眺望。返回的途中,丢失了玄珠。黄帝派知去寻找,知没有找到;派离朱去寻找,离朱也没能找到;又派喫诟去寻找,喫诟还是没能找到;于是又派象罔去寻找,象罔终于找回了玄珠。黄帝说:“奇怪啊!难道只有象罔可以找到玄珠吗?”

  三

  子贡南游于楚,反于晋,过汉阴,见一丈人方将为圃畦,凿隧而入井,抱瓮而出灌,搰(kù)搰然用力甚多而见功寡。①子贡曰:“有械于此,一日浸百畦,用力甚寡而见功多,夫子不欲乎?”

  为圃者卬(yáng)②而视之曰:“奈何?”

  曰:“凿木为机,后重前轻,挈水若抽,数如泆汤,其名为槔(gāo)。③”

  为圃者忿然作色而笑曰:“吾闻之吾师,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④机心存于胸中,则纯白⑤不备;纯白不备,则神生⑥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载也。吾非不知,羞而不为也。”

  子贡瞒然⑦惭,俯而不对。

  有间,为圃者曰:“子奚为者邪?”

  曰:“孔丘之徒也。”

  为圃者曰:“子非夫博学以拟圣,于(wū)于以盖众,独弦哀歌以卖名声于天下者乎?⑧汝方将忘汝神气,堕汝形骸,而庶几乎!而⑨身之不能治,而何暇治天下乎!子往矣,无乏吾事。”

  子贡卑陬(zōu)失色,顼(xū)顼然不自得,行三十里而后愈。⑩

  其弟子曰:“向之人何为者邪?夫子何故见之变容失色,终日不自反邪?”

  曰:“始吾以为天下一人耳,不知复有夫人也。吾闻之夫子,事求可,功求成。用力少,见功多者,圣人之道。今徒不然。执道者德全,德全者形全,形全者神全,神全者,圣人之道也。托生与民并行而不知其所之,汒(máng)乎淳备哉!功利机巧,必忘夫人之心。若夫人者,非其志不之,非其心不为。虽以天下誉之,得其所谓,謷然不顾;以天下非之,失其所谓,傥然不受。天下之非誉,无益损焉,是谓全德之人哉!我之谓风波之民。”

  反于鲁,以告孔子。孔子曰: “彼假修浑沌氏之术者也。识其一,不知其二;治其内,而不治其外。夫明白入素,无为复朴,体性抱神,以游世俗之间者,汝将固惊邪?且浑沌氏之术,予与汝何足以识之哉?”

  【注释】

  ①反:同“返”,回来。汉阴:汉水的南岸。山南水北为阳,山北水南为阴。丈人:古代对老年男子的尊称。圃畦:种菜的园子。搰搰然:用力的样子。见功寡:收到的功效很少。②卬:同“仰”,抬起头。③数:迅疾。泆:溢出。槔:即桔槔,古代用来提水的工具。一种原始的提水工具。④机事:机动之事,此类事使人疲劳。机心:机变的心思。产生这种心思使人伤神。⑤纯白:纯粹质朴之性。⑥神生:精神。生,通“性”。⑦瞒然:目无光彩的样子。⑧于于:夸饰的样子。独弦:自唱自和。⑨而:通“尔”。下面句子中的“而”相同。⑩卑陬:惭愧的样子。顼顼然:怅然若失的样子。反:同“返”,恢复。夫人:那个人,指种菜的老人。托生:寄生在尘世间。所之:到哪里。汒乎:茫然无知的样子。淳备:纯朴完备。謷:同“傲”,高傲的样子。傥然:无心貌。风波之民:容易受是非波动的人。假:借。浑沌氏:虚构人物,喻指虚寂无为。入素:达到纯白的境界。抱神:持守专一的神情。固:胡,何。

  【译文】

《庄子·天地》原文、翻译及赏析

  子贡向南到楚国游览,返回晋国经过汉水南岸时,见到一位老人正在整理菜畦,只见老人挖了一条地道直通到井中,抱着水瓮从井中取水灌地,耗费了很大力气可是收效不大。子贡说:“现在有一种机械,一天可以浇灌上百畦,用不了多大力气,功效却很大,老先生不想试试吗?”

  浇灌菜畦的老人抬起头看着子贡说:“那是什么东西啊?”

  子贡说:“那是用木料加工而成的机关,后头重而前头轻,用它来提水就如同从井中抽水一般,速度快得如同沸水往外溢出一样,它的名字叫桔槔。”

  浇灌菜畦的老人听了,脸上现出愤怒之色,不过却笑着说:“我从我的老师那里听说过这样的话,使用机械之类的东西,必定要从事机务之事,从事机务之事,必定会生出机动之心。内心一旦产生机动之心,就不具备纯洁朴素的天性了;纯洁朴素的天性一旦不再完备,人的精神就会摇摆不定;精神如果摇摆不定,那么就无法容载大道了。我并不是不知道那种机械,只是不愿使用罢了。”

  子贡眼无神采,羞愧难当,低头不语。

  不久,浇灌菜畦的老人说:“你是做什么的啊?”

  子贡说:“我是孔丘的学生。”

  浇灌菜畦的老人说:“难道就是那个以广博学识处处和圣人相比、依靠夸饰来压倒众人、自唱自和抚琴悲歌、以周游天下卖弄名声的人吗?你如果忘掉你的神气,抛弃你的形体,就几乎与道相接近了!你自己都不善于修为,哪里还有工夫去治理天下呢!你走吧,不要耽误我做事。”

  子贡羞愧无比,神色突变,怅然若失,浑身不自在,离开菜园子三十里后才慢慢恢复了常态。

  子贡的弟子说:“刚才碰到的那个是什么人啊?先生为什么见了他容色大变,一整天都不能恢复常态呢?”

  子贡说:“起初我一直认为天下只有我的老师孔丘是一个圣人呢,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人。我从我的老师那里听说,做事情要寻求可行,功业要讲求成效,用力小而功效大,就是圣人之道。今天才明白事情不是这样的。掌握大道的德行完备,德行完备的形体健全,形体健全的精神圆满,精神圆满的就是圣人之道了。这样的人将生命寄托于世间,跟万民生活在一起,却不去考虑自己的归宿,这样的人内心茫然无知却德行淳厚完备!在这种人心中,功利机巧是不可能存在的。像这种人,不合于自己心志的肯定不会去追求,不合于自己思想的肯定不会去做。就算天下人都称誉他,与他的看法一样,他也会孤高而不顾;就算天下人都非议他,与他的意愿不合,他也会无动于衷,不予理睬。天下人的诋毁和称赞,对他而言既无增益又无损害,这就是德行完备的人啊!像我这样的人,只是风吹草动的人。”

  子贡返回到鲁国,将这件事说给了孔子听。孔子说:“他是个修炼浑沌氏道术的人。只知道这个道术,不知道其他事情;只知道持守内心的纯一,却不为外物所驱使。像他这样心智清明而达到纯洁无暇的境界,虚寂无为而复归自然本性,体悟自性而持守精神,生活在世俗之中的人,你怎么能不惊讶呢?再说,对于浑沌氏的道术,我和你怎么能够辨识呢?”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