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海内北经》原文、翻译及赏析

【导语】:

海内西北陬以东者①。 蛇巫之山②,上有人操柸而东向立③。一曰龟山。 西王母④梯几而戴胜、杖⑤,其南有三青鸟,为西王母取食⑥。在昆仑虚北。 有人曰大行伯⑦,把戈。 其东有犬封国⑧。贰

  海内西北陬以东者①。

  蛇巫之山②,上有人操柸而东向立③。一曰龟山。

  西王母④梯几而戴胜、杖⑤,其南有三青鸟,为西王母取食⑥。在昆仑虚北。

  有人曰大行伯⑦,把戈。

  其东有犬封国⑧。贰负之尸在大行伯东。

  犬封国⑨,曰犬戎国,状如犬。有一女子,方跪进柸食⑩。有文马⑪,缟身朱鬣,目若黄金,名曰吉量⑫,乘之寿千岁。

  鬼国⑬在贰负之尸北,为物人面而一目。一曰贰负神在其东,为物人面蛇身。

  蜪犬⑭,如犬、青⑮,食人从首始。

  穷奇⑯状如虎,有翼,食人从首始,所食被发⑰。在蜪犬北。一曰从足。

  帝尧台、帝喾台、帝丹朱台、帝舜台⑱,各二台⑲,台四方⑳,在昆仑东北。

山海经《海内北经》原文、翻译及赏析

  〔注释〕 ① 《海内北经》自西北向东北记述的人文活动场景如下。 ② 蛇巫之山: 蛇巫山又名“龟山”,疑原名当作“蛇龟山”。我国古代四方神兽,东方青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而玄武即蛇龟一体之像。据此,蛇巫山上“东向立”者,当有操龟使蛇之功力,疑即北方玄武之神像。 ③ 有人操柸而东向立: 柸或作“棓”,农具连枷,亦指木棒。《淮南子·诠言篇》云:“羿死于桃棓。许慎注: 棓,大杖,以桃木为之,以击杀羿,由是以来鬼畏桃也。”一说有人操柸亦可指下文的大行伯。 ④ 西王母: 此处描述的西王母,居住在昆仑虚的北面。 ⑤ 梯几而戴胜、杖: 梯,凭也;几,梳妆台;戴胜,发髻装饰物;杖,权杖。 ⑥ 为西王母取食: 西王母的三青鸟,在其他古籍里又作“三足乌”。 ⑦ 大行伯: 此处大行伯即前文蛇巫山上“东向立”者。 ⑧ 其东有犬封国: 此处六字原应属于下一节。 ⑨ 犬封国: 一曰“犬戎国”,已见于《大荒北经》。 ⑩ 方跪进柸食: 郭璞注“与酒食也”。 ⑪ 文马: 指斑马或斑驴。 ⑫ 吉量: 或作“吉良”、“吉皇”。 ⑬ 鬼国: 此处鬼国或即《西山经》中槐江山的槐鬼离仑、有穷鬼的后裔。袁珂注:“即一目国。” ⑭ 蜪(táo)犬: 犬戎国驯化的战斗犬。 ⑮ 如犬、青: 或作如犬而青。 ⑯ 穷奇: 此处穷奇,可能与蜪犬属于同类。在古史传说中,穷奇状或如牛,或似虎、狗。 ⑰ 所食被发: 指穷奇专吃“反缚两手与发”的罪犯或俘虏。 ⑱ 帝尧台、帝喾台、帝丹朱台、帝舜台: 祭祀帝尧、帝喾、帝丹朱、帝舜的金字塔式祭坛。 ⑲ 各二台: 疑原当作“各二重”。 ⑳ 台四方: 众帝之台均为两层的四方台。

  大蜂其状如螽①。朱蛾其状如蛾②。

  蟜③,其为人虎文④,胫有䏿,在穷奇东。一曰,状如人,昆仑虚北所有。

  阘非⑤,人面而兽身,青色。

  据比之尸⑥,其为人折颈被发⑦,无一手。

  环狗⑧,其为人兽首人身。一曰猬,状如狗,黄色。

  袜⑨,其为物人身黑首从目⑩。

  戎⑪,其为人人首三角。

  林氏国⑫有珍兽,大若虎,五采毕具,尾长于身,名曰驺吾⑬,乘之日行千里。

  昆仑虚南所有氾林⑭,方三百里。

  从极之渊⑮,深三百仞,维冰夷恒都⑯焉。冰夷人面,乘两龙。一曰忠极之渊。

  阳汙之山⑰,河出其中;凌门之山⑱,河出其中。

  王子夜之尸⑲,两手、两股、胸、首、齿,皆断异处⑳。

  〔注释〕 ① 大蜂其状如螽(zhōng): 大蜂指一种体型巨大的蜂。 ② 朱蛾其状如蛾: 郭璞注:“蛾,蚍蜉也。” ③ 蟜: 毒虫。此地之人名蟜,可能与豢养并驱使大蜂、朱蛾有关,或即《中山经》中平逢山饲养蜜蜂的神骄虫。 ④ 为人虎文: 皮肤或衣服上装饰有虎纹图案。 ⑤ 闒(tà)非: 闒耳,或可指耳朵小的人,或可指听力差的人。此处闒非,疑指被割去耳朵的人,与据比尸同为受酷刑之状。 ⑥ 据比之尸: 或谓据比之尸即《海外东经》、《大荒东经》的奢比之尸,不确。 ⑦ 折颈被发: 乃据比遭受酷刑之惨状。 ⑧ 环狗: 袁珂注:“观其形状,盖亦犬戎、狗封之类。” ⑨ 袜: 即“魅”。 ⑩ 黑首从目: 戴着黑头纵目面具。纵目,即竖目或凸目。 ⑪ 戎: 为古族名,泛指西北各族,殷、周时有鬼戎、西戎。此处经文人首三角或作人身三角,当系戎族的特色装束和装饰。 ⑫ 林氏国: 《周书·史记篇》云:“昔有林氏召离戎之君而朝之。”又云:“林氏与上衡氏争权,俱身死国亡。”即此国。 ⑬ 驺吾: 又名“驺虞”,骑兵的战马。 ⑭ 氾林: 毕沅注:“《淮南子·地形训》有樊桐,云在昆仑阊阖之中。《广雅》云:‘昆仑虚有板桐。’《水经注》云:‘昆仑之山,下曰樊桐,一名板桐。’案氾、樊、板声相近,林、桐字相似,当即一也。”据此,昆仑虚南面有梧桐林,正是凤凰栖息的好地方。 ⑮ 从极之渊: 或作“从极之川”、“忠极之渊”,其地即今黄河壶口瀑布。 ⑯ 维冰夷恒都: 冰夷又作“冯夷”、“无夷”,亦即河伯、黄河之神。 ⑰ 阳汙之山: 阳纡山即阳汙山,河宗氏即负责祭祀黄河的世袭家族,周穆王向黄河祭献的物品有玉璧、牛马豕羊等。 ⑱ 凌门之山: 凌门山又作“陵门山”,郝懿行注:“或云即龙门,凌、龙亦声相转也。凌门山之名当指黄河河道呈门状。” ⑲ 王子夜之尸: 王子夜即商王子亥,亦称王亥,其遇害故事已见于《大荒东经》中困民国。 ⑳ 皆断异处: 古代一种巫术观念,即分尸而葬,以防止遇害者灵魂复活。

  舜妻登比氏①生宵明、烛光②,处河大泽③,二女之灵能照此所方百里。一曰登北氏。

  盖国④在钜燕⑤南,倭⑥北。倭属燕。

  朝鲜在列阳东⑦,海北山南。列阳属燕。

  列姑射⑧在海河州中。射姑国在海中,属列姑射,西南,山环之。

  大蟹在海中⑨。

  陵鱼⑩人面,手足,鱼身。在海中。

  大鯾⑪居海中。

  明组邑⑫居海中。

  蓬莱山⑬在海中。

  大人之市⑭在海中。

  〔注释〕 ① 舜妻登比氏: 舜妻除帝尧二女娥皇、女英之外,又有登比氏,这表明所谓“妻”者实际上是指相互通婚的部落,一个部落可以与若干其他部落通婚;同时也表明帝舜可以指一个朝代,该朝代可能有多个名“舜”的首领,而并不特指一个唯一的“舜”。 ② 宵明、烛光: 顾名思义,她们是人造光源的发明者和使用者、管理者。 ③ 处河大泽: 人造光源用于黄河流经的大湖泽,位于黄河河套(古为大湖泽),亦即《西山经》的泑泽和稷泽。 ④ 盖国: 郝懿行注:“(《三国志》)《魏志·东夷传》云:‘东沃沮在高句丽盖马大山之东。’《后汉书·东夷传》同。李贤注云:‘盖马,县名,属玄菟郡。’今案盖马疑本盖国地。” ⑤ 钜燕: 钜,刚铁,钩子,巨的异体字。袁珂注:“此节及以下九节均应移《海内东经》‘钜燕在东北陬’之后。” ⑥ 倭: 倭国又称“倭奴国”,郭璞注谓:“倭国在带方东大海内,以女为主(王),其俗露紒,衣服无针功,以丹朱涂身,不妒忌,一男子数十妇也。” ⑦ 朝鲜在列阳东: 郝懿行注:“(《汉书》)《地理志》云:‘乐浪郡朝鲜又吞列分黎山,列水所出,西至黏蝉入海。’又云:‘含资带水,西至带方入海。’又带方、列口并属乐浪郡。《晋书·地理志》列口属带方郡。” ⑧ 列姑射: 袁珂认为列姑射即《东山经》的姑射山、北姑射山、南姑射山。 ⑨ 大蟹在海中: 《大荒东经》记有:“女丑有大蟹。”袁珂认为即此处大蟹。 ⑩ 陵鱼: 袁珂认为即《海外西经》龙鱼。 ⑪ 大鯾: 郭璞注:“鯾即鲂也。”鲂,又称三角鲂、三角鳊,为淡水鱼类,武昌鱼即团头鲂。 ⑫ 明组邑: 可能是乘冰山漂流在海洋上的部落。 ⑬ 蓬莱山: 庞大的可居住人的冰山,古史传说为海上仙山。 ⑭ 大人之市: 可能是一处海上物产交易集散地,已见于《大荒东经》波谷山的大人之国。

  【鉴赏】 《海内北经》记述的内容相当丰富,其中亦有若干错简。在西周神庙的北墙壁画上,描绘的主要景观是众帝之台,它们分别是帝尧台、帝喾台、帝丹朱台、帝舜台,建筑形状都是两层或多层的四方台,类似美洲玛雅人建造的金字塔,它们距离不周山和昆仑都城不远。此外还有一处温馨的画面,描绘的是舜和妻子登比氏,生下两个聪明的女儿,一个名叫宵明,一个名叫烛光,从名字可知她们是人造光源的发明家。由于那时的灯用的都是娃娃鱼(龙的原型动物)的鱼油,这种灯油发光好,而且不冒烟,因此人们长期大量捕杀娃娃鱼,导致其一度几近灭绝。大行伯的东面有犬封国,而贰负之尸亦在大行伯的东面,据此可知犬封国与贰负族不是比邻而居,就是共居一地;这也就意味着,两者可能存在血缘关系。犬戎国的先祖名盘瓠,其发音亦与贰负有相近之处。郭璞注:“昔盘瓠杀戎王,高辛氏以美女妻之,不可以训,乃浮之会稽东海中,得三百里地封之,生男为狗,女为美人,是为狗封之国。”袁珂引《魏略》云:“高辛氏有老妇,居王室,得耳疾,挑之,得物大如茧。妇人盛瓠中,覆之以盘,俄顷化为犬,其文五色,因名盘瓠。”袁珂注:“封、戎音近,故犬封国得称犬戎国。又‘犬封国’者,盖以犬立功受封而得国,即郭注所谓‘狗封国’也。《伊尹四方令》云:‘正西昆仑狗国。’《淮南子·地形训》云:‘狗国在其(建木)东。’则狗国之传说实起源于西北然后始渐于东南也。”

  所谓“有一女子,方跪进柸食”,郭璞注:“与酒食也。”其实,“柸”字意为不舒坦、不快乐,此画面当非寻常进食场景,而可能与金虫变盘瓠、盘瓠立功后高辛王欲毁约不妻以公主的故事有关。《大荒东经》记有黄帝后裔犬戎国,并称其“人面兽身”,袁珂认为这可能就是“最初传说之盘瓠”,而盘瓠又演变为盘古开天地。所谓蜪犬“食人从首始”,看起来像是野狗野狼袭击人类。其实,它们更可能是由人豢养的猎犬或战争犬。由此观之,盘瓠咬戎王首级而还的故事,实际上正是“食人从首始”;而所谓盘瓠变成人并娶公主为妻的情节,实际上说的是豢养战争犬的人(可能是奴隶),其社会地位因立战功而得到提高。

山海经《海内北经》原文、翻译及赏析

  第9节的穷奇,《左传·文公十八年》曰:“少昊氏有不才子,天下之民谓之穷奇。”《西山经》邽山有“其状如牛,猬毛”的食人怪兽穷奇。《神异经·西北荒经》云:“西北有兽焉,状似虎,有翼能飞,便剿食人。知人言语。闻人斗,辄食直者;闻人忠信,辄食其鼻;闻人恶逆不善,辄杀兽往馈之;名曰穷奇。亦食诸禽兽也。”或称:“穷奇似牛而狸尾,尾长曳地,其声似狗,狗头人形,钩爪锯牙。”郭璞《图赞》云:“穷奇之兽,厥形甚丑;驰逐妖邪,莫不奔走;是以一名,号曰神狗。”

  《淮南子·地形训》曰:“穷奇,广莫风之所生也。”古人对八个季节的风,依次称之为条风、明庶风、清明风、景风、凉风、阊阖风、不周风、广莫风。在《后汉书·礼仪志》记载的汉代大傩逐疫仪式里,方相氏要率领十二兽(由人装扮)驱逐各种恶鬼,其中“穷奇、腾根共食蛊”。《周礼·夏官》称:“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而时难(傩),以索室驱疫。”相传黄帝元妃嫘祖死于道,次妃嫫母貌陋,监护于道,是为方相氏,即后世开路神、险道(先导)神,亦用于送丧。

  第10节的众帝之台,郭璞注:“此盖天子巡狩所经过,夷狄慕圣人恩德,辄共为筑立台观,以标显其遗迹也。”袁珂批评郭璞的观点“乃其以正统历史眼光释神话之臆说,实无足取。”并指出此处诸帝之台即《海外北经》、《大荒北经》所记昆仑之北的众帝之台,乃禹杀相柳所筑台“以压妖邪者也”。

  由于《山海经》另记有众帝葬所,因此众帝之台的作用当如袁珂所说“以压妖邪”,此外亦可能有天文观测或其他祭祀活动的用途。值得注意的是,此处经文叙述帝丹朱台时赫然将其与帝尧、帝喾、帝舜之台并列,而且还排在了帝舜之前。众所周知,由于《山海经》长期藏于深宫密室,因而其文字大体逃过春秋战国人士删改之劫,尚保留着古史原貌。据此,或可表明帝丹朱亦为先夏时期的一段历史过程(《山海经》中称帝者,或可指一个朝代,而不是单指一个人)。

  根据众帝之台可知,中国古代的金字塔乃是一帝一个,其用途当初并不是陵寝,而是该帝王(包括国王)专用的祭祀台。遗憾的是: 昆仑东北月光寒,大陆来往几多战?此地空传众帝台,地老天荒俱无颜;埃及尚存金字塔,先王陵墓伟其观;何处寻访众帝台?帝台不见愧愁眠。幸运的是,四川省广汉三星堆文化遗址的重见天日,让我们有理由认为三星堆遗址的三个土堆当初就是三座金字塔,它们有可能分属于古蜀时期的三个蜀王。

  第15节的环狗的发音又与盘瓠、盘古相近,或者盘瓠、盘古的名称均源于环狗。所谓盘瓠之“盘”,原意可能并非指盘子,而是指环狗在盘旋。瓠即葫芦,在我国先民观念中,葫芦(包括瓜类)状如子宫,乃是生命力的象征,在洪水泛滥灭绝人类时又是幸存者的逃生“方舟”。在我国古史传说里,盘古是开天辟地者。《艺文类聚》卷一引《三五历纪》:“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绎史》卷一引《五运历年纪》:“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理,肌肉为田土,发髭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甿。”

  在民间故事里,盘古也有兄妹,其故事与伏羲、女娲兄妹类似。相传王屋山东边有一座山,这里有一座盘古寺(河南省济源县),当地人相信此地就是盘古出生的地方。桐柏山地区也有一座盘古山(又名九龙山、大复山),当地流传着盘古爷、盘古奶的故事,诸如用无花果树叶做衣服、降龙治洪水、造字、盘古兄妹婚、盘古生八子等。

  第18节的林氏国的驺虞,郭璞注:“《六韬》云:‘纣囚文王,闳夭之徒诣林氏国求得此兽献之,纣大悦,乃释之。’《周书》曰:‘夹(央)林酋耳,酋耳若虎,尾参于身,食虎豹。’《大传》谓之侄(怪)兽。吾宜作虞也。”《淮南子·道应篇》云:“散宜生乃以千金求天下之珍怪,得驺虞、鸡斯之乘、玄玉百工、大贝百朋、玄豹黄罴、青犴白虎、文皮千合,以献于纣。”袁珂指出“首列驺虞,其贵可知矣”,并认为:“驺吾(虞)神话,亦文王脱羑里神话之一细节也。”其实,《周书·史记篇》记有林氏国先后战胜戎氏、上衡氏,称霸一方,而林氏国之强悍实乃得益于其国有日行千里的宝马驺吾,也就是说林氏国可能是首先使用骑兵征战的国家;而商纣王之所以看重驺虞,亦在于它的军事价值,例如可作优良战马的种马。

  第20节记述了河伯冰夷。在古史传说里,河伯可指居住在黄河两岸(大约从河套至洛阳段)的族群,例如在王亥牧牛羊于有易而遇害的故事里,河伯为与王亥、有易相邻的部落。此外,河伯亦指黄河之神,《尸子辑本》卷下云:“禹理水,观于河,见白面长人鱼身出,曰:‘吾河精也。’授禹河图而还于渊中。”《水经注·洛水》引《竹书纪年》云:“洛伯用与河伯冯夷斗。”所谓洛水之神与黄河之神的斗争,既反映洛水入黄河、两水争河道的场面,也反映黄河两岸居民与洛水两岸居民存在着争水利、避水害的长期矛盾。

  中国殷墟卜辞中,屡有祭祀黄河的内容。《庄子·人间世》云:“牛之白额者,与豚之亢鼻者,与人之有痔病者,不可以适河。”所谓适河,即以人(少女)为牺牲祭祀黄河,民间则称为河伯娶妇,这种巫术的目的是祈求黄河不泛滥成灾。《楚辞·天问》:“帝降夷羿,革孽夏民,胡射夫河伯,而妻彼雒嫔?”高诱注《淮南子·氾论训》称:“河伯溺杀人,羿射其左目。”王逸注谓:“河伯化为白龙,游于水旁,羿见而射之,眇其左目。”所谓羿射河伯,实亦为巫术活动,即强迫黄河之神就范。

  第22节的王子夜之尸,袁珂注:“日本小川琢治《穆天子传地名考》谓‘夜’即‘亥’之形讹,疑是。若果如此,则此节亦王亥故事之片段,即《大荒东经》郭璞注引《古本竹书纪年》所谓‘殷王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绵臣杀而放之’、王亥惨遭杀戮以后之景象也。”又注:“江绍原《殷王亥惨死及后君王恒、上甲微复仇之传说》(见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北平《华北日报》副刊《中国古占卜术研究》)谓齿字与首字形近而衍,亦足供参考。如此,则王亥惨遭杀戮,系尸分为八,合于‘亥有二首六身’(首二、胸二、两手、两股)(《左传》襄公三十年)之古代民间传说。郭璞《图赞》云:‘子夜之尸,体分成七。’则所见本已衍齿字也。”

  《大荒东经》记载有王亥遇难的故事,对比《大荒东经》与此处《海内北经》的记载,不难看出《大荒东经》的记述似乎刻意回避了王亥遇害后的惨象,而《海内北经》的描述则有一种事不关己的冷酷;这种差异可能反映了记述时代的不同,以及记述者的民族感情不同。《拾遗记》卷七记有魏明帝曾下令建造昴毕之台,祭祀昴星和毕星,因为他相信这两个星宿管理着他的王朝所在地(河南洛阳)。事实上,在二十八星宿文化里,昴宿、毕宿正是王亥遇害“二首六身”之像,而殷民族的活动中心也是在洛水与黄河交汇一带。在美洲印第安人的民间故事里,昴宿、毕宿、参宿构成了一个单腿人的形象,他的另一条腿被恶毒的妻子砍掉了,这很有点像是王亥的遭遇。

  第23节的所谓“登比氏生宵明、烛光”,这是我国古籍有关人造光源的最早记载之一。也就是说,登比氏乃人工光源的发明者,其名原当作“灯比氏”。她发明的灯有两种,其一为宵明,当属于强光源,可用于夜间户外;其二为烛光,可能属于弱光源或方便移动的光源,既可用于夜间室内照明,也可用于户外行走时;制造光源的材料,当取自牛羊(包括鱼类,特别是娃娃鱼油,为优质灯油)等动物的膏脂或其他矿物燃料。这两种光源由登比氏的两个女儿分别掌管,并以光源的特点给她们起名,这种命名方法是古代经常使用的。

  所谓“处河大泽,二女之灵能照此所方百里”,明确指出登比氏二女的工作主要是照明河道和湖泊。据此,宵明、烛光可能包括船用照明灯、航道标志灯、码头照明灯,以及灯塔用灯(登比氏的登字有上升到高处之意)。这也就表明,在帝舜时代,人们的夜间活动已经相当多,而且水上交通相当繁忙,以至于需要夜间照明,来确保航运的安全。与此同时,在河流、湖泽上使用人工光源,也可能与捕鱼有关,因为有些鱼类具有趋光习性,此外还可用于夜间捕鸟、拾鸟卵、收集鸟羽时的照明。所谓“处河、大泽”,即今黄河流经的河套一带,前套、后套古均为大泽,两套之间河道密布,黄河之水在这里流势平稳,对发展水上交通极为有利,而河套南北曾是古人栖息的青山绿水、良田沃土和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天然牧场,并有候鸟换羽的大面积湖泽、湿地。

  第30节中,明组邑可能是乘冰山漂流在海洋上的部落,而且这应当是古代中国人迁徙美洲和大洋洲的重要途径。1. 冰山的体积和出水面积远比古人能够建造的木筏和舟船要大,因此相对更稳定,更能抵御风浪,从而漂游的时间更长,漂游的距离更远。现代冰山,体积大的,可在海洋上漂流两年之久;远古时期的冰山体积更庞大,漂流的时间会更长,更有利于古人利用其达成远距离迁徙。2. 推动冰山漂游的动力,主要是洋流,其次是海风,当时的人可能还没有能力推动冰山朝着自己希望的目的地移动,因此古人在冰山上的漂游是被动的,但是仍然有规律可循。3. 古人乘冰山漂游,有着天然的充足的淡水供应。对比之下,乘坐木筏越洋,淡水供应是一个严重的制约因素。4. 乘冰山漂游,食物能够长时间保鲜不变质,这也是乘坐木筏所不具备的重要优点。5. 在庞大的冰山上,往往有海豹、海狮、海象等极地动物随着一起漂游,它们会成为乘冰山漂游者的活的食物来源。古人登上冰山,当初正是为了捕捉冰山上的猎物,例如流波山上的一足夔。现代北美因纽特人仍然在冰山上捕猎,偶尔也会随断裂的冰山漂流到远处。

  第31节记述了蓬莱山。今山东蓬莱县城北丹崖山有蓬莱阁,相传当年徐福受秦始皇之命,在此乘舟入海寻蓬莱、方丈、瀛洲三仙山,后入日本而不归。《史记·封禅书》:“自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莱、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其传在渤海中,去人不远;患且至,则船风引而去。盖尝有至者,诸仙人及不死之药皆在焉,其物禽兽尽白,而黄金银为宫阙。未至,望之如云;及到,三神山反居水下;临之,风辄引去,终莫能至云。”《拾遗记》卷十称,蓬莱山又名防丘、云来,高二万里,广七万里,有细石如金玉,仙者服之;其东有郁夷国,窗牖皆向北开;其西有含明国,那里的人以鸟羽为衣,其上有冰水、沸水,饮者千岁。古人关于海上仙山的传闻,当与出海远航日益频繁有关,其中既有海市蜃楼,也有真实记录而今日不能理解者。例如蓬莱山、流波山、波谷山,可能都是已经消失的大冰山。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