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缘债·雨合》原文及鉴赏

【导语】:

(小生) 这是那里说起! (唱) 【二郎神】针毡坐,乱纷纷愁和心撞。把情事从头还自想。友朋高义,反成了李代桃僵。名色夫妻权变谎,恨无端雨诬风诳。怎分张?这嫌疑夜深男女同房。(旦唱) 【前腔

  (小生) 这是那里说起! (唱)

  【二郎神】针毡坐,乱纷纷愁和心撞。把情事从头还自想。友朋高义,反成了李代桃僵。名色夫妻权变谎,恨无端雨诬风诳。怎分张?这嫌疑夜深男女同房。(旦唱)

  【前腔】 思量,罗敷少妇,有夫依傍。悔掉虚脾风月谎。瓜田李下,谁分皂白同瓯?痴雨蛮云天意强,溜檐间风生波浪。怕声扬,洗羞颜任教掬尽西江!

  (内二鼓介) (小生唱)

  【集贤宾】鼕鼕鼓声已二响,越心下徬徨。(白)我那张大哥呵! (唱)舍己从人恩义广,热心肠不吝妻房。天留人阻,生堕落唱随魔障。还自想,心死闭鲁男门巷。(旦唱)

  【前腔】 荒唐义气行太莽,借结发妻房。约定来回期半晌,阻归程雨骤风狂。村愚昏戆,怎肯信絮风无荡?难自谅,似羊触藩篱情况。

  (内三鼓介) (小生唱)

  【黄莺儿】 咳! 兀坐对银釭,恨今宵夜更长。听悠悠三鼓谯楼上。(白)我李成龙呵! (唱) 好一似坐怀柳郎,高筑宋墙。此心皎皎冰壶朗。(白)我固然如此,但男女夜坐,难免嫌疑。(唱) 只怕谤声扬,弓杯蛇影,谁证我铁心肠?(旦唱)

  【前腔】 骨董性痴狂,冒虚名不忖量。救人从井糊涂谎! (白)我昨日何等推辞,可恨张骨董那厮说道成人功名是件好事,又说道取来的东西分一半谢我。(唱)咳!说什么罗衣绣裳,金珠翠珰!恰便似妇人见短把心情荡。悔煞我欠思量! 博得个通宵衾枕,陌路叹萧郎。(内四鼓介)(小生作呵欠困介) (唱)

  【猫儿坠】 谯楼四鼓,雨歇月微茫。呵欠连声眼倦张,且寻幽梦黑甜乡。郎当! 蜡炬心灰,坐觅黄粱。(伏几睡介) (旦唱)

  【前腔】 他把一枝红杏,摧折出东墙。怎不教花开墙外香?我寻甘避苦逐才郎。(旦推小生介)醒来,醒来! (唱)休装! 似这等孤雁支更,怎如文鸾配双?(搂小生叫介)李相公醒来! (小生醒介鸡鸣介) (合唱)

  【尾声】 看星残月落鸡声唱,且点缀这片刻欢娱情况。深感那风雨多情作主张。(同进帐内下)

《天缘债·雨合》原文及鉴赏

  《天缘债》 所写故事原为民间传说,明清之际传奇 《一匹布》 中借妻的情节即采自这个传说。清乾隆年间又据此编为梆子腔剧本《张古董借妻》 或《张骨董》,全本已失传,其中 “借妻”、“回门”、“月城”、“堂断” 四折收在《缀白裘》中。唐英据梆子腔剧本改写为传奇,更名为《天缘债》。故事写书生李成龙想进京赶考,到丈人家借取亡妻留下的妆奁,想变卖作盘缠,但岳母怕他考不中却花尽钱财,定要他续娶新人后再将原物给他。其友张骨董得知后,将妻子沈赛花 “借” 给他暂为夫妇去索取妆奁,条件是不允许过夜。然而事情往往出人意料,李、沈到岳丈家偏逢大雨,又被岳母强留反锁在屋中。《雨合》 即写这一个晚上所发生的事,这一出是全剧的关键所在,直接关系着以后矛盾的展开和冲突的形成。

  在这出戏中,作者成功地运用了喜剧的传统手法——错,以达到使观众能开怀一笑的目的。正如清代郭彬图《错中错序》 所说: “固有知错故错,亦有将错就错,或无错而疑错,或见错为不错,或阳为悔错而阴实护错,或意冀改错而求全更错。”所以,“人生是非轇轕,日在错中。” ( “轇轕”,意为纵横交杂) 如果说,此剧中张骨董借妻与李成龙已属一错的话,那么,《雨合》 这出戏中沈赛花将错就错,李成龙则是不意出错而错上加错,从而二人阴差阳错,弄假成真,成就了一段姻缘。然而,事情的变化并非凭空产生,而是由于二人的年岁、相貌、思想、性格及特定的环境等多方面的因素所促成。这里所选 【二郎神】 以下至 【尾声】 这九支曲子,将人物的心理流程及情感发展层层铺开,详尽而真切地描画出来,让观者感到非常符合情理。

  先看李成龙 【二郎神】 唱词。被锁到房中后他如坐针毡,心乱如麻,又恨、又怕、又愁。恨的是这狂风骤雨将他羁留此处; 怕的是对不起张骨董这一番 “友朋高义、古道热肠”; 愁的是夜深男女同房易惹人嫌疑而无法自明。而沈赛花亦然,在第二支 【二郎神】 曲中,她后悔自己随李前来,怕瓜田李下,难分皂白。一旦声扬出去,掬尽西江水也洗不掉这羞颜。

  时间悄悄地过去,二更鼓已敲响。【集贤宾】 一支曲子,表达出李成龙愈发惴惴不安、“心下傍徨” 的烦乱情绪。此时,他想到那位热心肠帮助他的张大哥,把妻子借给他,他却因 “天留人阻”,落到眼下这种尴尬的处境中。他又想,既然已到了这一步,只有效法古代那位坐怀不乱的鲁男子,摒除邪念,陪着沈赛花熬过这一夜漫长的时光。

  而沈赛花呢,她也在自想心事,在第二支 【集贤宾】 中,她一腔怨气,恨丈夫“荒唐义气行太莽”,骂他是 “村愚昏戆”,竟然同意把自己妻子借给别人,使她眼下陷入是非之地。不一会儿三更鼓响,李成龙面对银灯,有沈赛花在旁边他无法入眠,只恨今宵夜长。他虽然自信能像古代贤士柳下惠那样不贪女色,像宋玉那样面对邻女挑情而不动心,但外人议论起来他如何能说得清楚?谁又能相信自己的清白?沈赛花同样心潮起伏,在 【黄莺儿】 中,仍然是她对丈夫的埋怨。她想到张骨董对李成龙应允借妻,不光是为了义气,而是李成龙答应分一半财物给他引起了贪心。想到这里,她更加后悔不该答应丈夫而随李成龙前来。

  就这样,他们各自心事重重地坐在房中,不觉又到了四更鼓响时。李成龙已十分困乏,连打呵欠。【猫儿坠】 一曲,李成龙自述此时雨已停息,月色微露,自己疲倦已极,实在支持不住了,只好伏在几上打盹。沈赛花见他这样睡着,心里又翻腾起波澜。她想到自己的丈夫是个村夫俗子,而李成龙是才学满腹、人品出众的秀才,今日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自己回去说破嘴丈夫也不会相信自己清白。不如索性将错就错,与李成龙假戏真做,成为真正夫妻也是好的。【猫儿坠】 表明她已拿定主意。于是,她主动推醒李成龙,大胆提出要与他 “文鸾配双”。但李成龙醒后仍然为礼法所拘束,不肯苟合,直待沈赛花以触阶自尽表示她的决心,李成龙才答应、两人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和情感交流,终于结合在一起。他们各自立誓,缔结了情爱之缘。【尾声】 一曲是二人合唱。此时残月在天,鸡声唱曙,黎明的景色也因他们的幸福增添了欢愉之光。适才对风雨的憎恨转变为感激,认为正是风雨的挽留才成全了他们。最后这一句风趣的唱词耐人寻味,人物对景物的主观感受的变化,是随着人物关系和心情的变化而变化的,喜剧的气氛也由此增浓。

  此剧写有夫之妇沈赛花在特殊的情况下与李成龙自愿结成夫妻,是社会生活中的偶然事件,有一定的荒诞意味。但作者把事件过程逐层写来,人物的性格随之逐渐丰满,事件的结局也就显示出必然性,符合日常生活的逻辑,也符合人物的情感逻辑,因而能够被观众认可。剧名 《天缘债》 意在强调李、沈的结合是由自然的天象 (风雨) 所促成,同时也是由抽象的天理 (天意) 所安排的。因此,此剧在形式上使 “风雨” 二字多次出现,运用重复手法强调 “天” 的作用。如 “恨无端雨诬风狂”、“痴雨蛮云天意强”、“阻归程雨骤风狂” 等,突出 “风雨” 既是阻挠他们原订计划的恼人之物,又是促成他们二人姻缘的媒介。在写法上,空间固定,在一间屋内展开情节,以时间的推移为经,以二人的心理变化为纬,纵横交织,推动剧情逐步向前发展。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