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堂话》原文及鉴赏

【导语】:

【得胜令】(末)到不如长闭白云扉,高捧住紫霞杯。有一日揭起了翠微乡里浮名障,椎碎了宛委山前慧业碑。休疑,忽撒手骑鲸尾。羞提,任空梁落燕泥。(小旦扮段姬上) (作进见介) (张) 这妮子煞是

  【得胜令】(末)到不如长闭白云扉,高捧住紫霞杯。有一日揭起了翠微乡里浮名障,椎碎了宛委山前慧业碑。休疑,忽撒手骑鲸尾。羞提,任空梁落燕泥。(小旦扮段姬上) (作进见介) (张) 这妮子煞是可人也。

  【沽美酒】 (末) 则见他溜秋波一点痴,擎花朵千分媚,可正是才下眉稍心又泥。再休题,月痕花蒂。春去也,燕莺期。(段) 闻说燕赵多佳人,敢问祝相公,那燕京春色,还与吴门一样否?

  【太平令】 (末)若问起燕台佳丽,抵多少虚名下过眼空迷。(段)妾有两个知心姊妹,一在会稽古驿中,一在孤山桃花影下。浼唐相公替妾捎个信儿。则看他寄春风柔肠互倚,酬夜月香魂逐队。(末) 休说那地非事非影非,尽唤做天涯同殢。

  【卖花声】 (末) 今日里风尘满眼寻知己,非是那月粉萦心傍玉肌。看斜阳有恨映寒梅。恨煞那红颜无主,青衫欲湿。(张) 今日把酒临风,不可不尽醉也。浪乾坤,一杯相酹。(作劝酒介)

  【落梅风】 (末) 休问那燕吴路日几回,恨苍茫乱山凝翠。(举杯介)则俺这设醴交情长似水,读罢《离骚》,赢得梦魂连袂。

  【甜水令】 (末) 猛提起,骨化魂销,鬓枯肠断,形憔神悴,到不如携手夜台归。据小弟看来,人生不得行胸臆,虽活一日,犹为寿也。则今日抉破离愁,消磨残梦,支持新岁。吾辈宜如子畏多时矣,可不共庆一觞。

  (笑饮介) (末) 喜的是一笑玉山颓。(作醉介)

《空堂话》原文及鉴赏

  【双鸳鸯煞尾】 (末)走天涯何处把骚魂瘗?觅仙方无计把痴肠替。一任他繁华梦,莺声唤起。黑漆漆梦中朝,密排排皇家历,急促促愁人晷。收拾梦花盟,猜破雕虫谜。(舞介) 对东风舞一回,则他那桃花坞土一堆。(指段介) 蒲东寺难问崔,(指空介) 鹦鹉洲谁姓祢?提破了生天后世因,忏过了绮语今生罪。(张) 幼于已醉。(末) 醉次第,朝来第一。(段)我们亦从此告别。(末) 呀,诸君正未可别也。还待梦儿中剪烛话清宵,只要你向影好窗西唤张敉。

  《空堂话》 是只有一折的短剧,作者假借明代文人姓名进行虚构。写才子张敉字幼于,与唐寅、祝允明是好朋友,后来唐、祝二人相继去世,张敉于新年那天在堂中摆设酒席,邀请唐、祝二人来赴席交谈,并请邻人张孝资作陪。其实堂中空无一人,张敉虚拟唐、祝二人在场,他对他们让坐、劝酒、叙话,以此表达对两位好友的思念。张敉还让书僮请来妓女段颦宜陪酒,张孝资和段颦宜二人也和虚拟中的唐、祝二人交谈。他们就这样欢乐地聚会一场,尽醉方休。

  此处所选的七支曲子都是张敉所唱。【得胜令】 一曲,张敉自述他闭门独处、纵情诗酒的狂放生涯,流露出超然物外的书生意气。他才高志大,目空一切,抱负难伸,转而避世逃名,自谓看透了人情世态,实则是他自恃清高、脱离现实的消极情绪的流露。张敉见段姬来到,唱出 【沽美酒】 一曲,描绘段姬的美貌与姿容。在他的眼中,段姬眼横秋波,面似春花,使他这位风流才子感到痴迷。段姬已听书僮说明了请她来的意思,于是她进入厅堂后就自然地参与到张敉设置的 “游戏” 当中。张孝资向虚拟的唐寅问道,是否还记得少年豪侠行径,张敉唱出 “再休题……” 二句,是他代替唐寅所作的回答。其意是说那些少年孟浪之举已随岁月流逝而皆成往事,不必再提起了。段姬向虚拟的祝允明问道,燕京的春色是否还和苏州一般明媚,张敉唱出 【太平令】 中 “若问起……” 二句,是他代替祝允明所作的回答,其意是说那些吟风醉月、傍花问柳的轻浮之行也早已过眼成空,失其所在了。这里,张敉借假扮的唐、祝二人之口所说的话,其实所表达的是张敉本人对于自己的经历与行迹的感受,反映的是他本人的现实心态。这时,段姬又对虚拟的唐寅说,她有两个知心姊妹,分别在会稽古驿和杭州孤山,让唐寅为她捎信给她们。张敉接唱数句,则又是借唐寅口气叙说他对段姬的理解,段姬不忘知心姊妹,一片柔肠牵挂着她们,而两个姊妹无论在何处,都不过是和段姬一样,同是天涯沦落人。而曲词的含意仍然说的是自身的感受,他本人也和段姬及其姊妹一样,也同样有天涯沦落之叹。

  于是,张敉觉得和段姬的情感贴近了。他举杯持酒,与段姬携手走出厅堂,在庭前闲步。【卖花声】 一曲,张敉自谓把段姬看作自己的风尘知己,并不只是贪恋她的美色。而且,段姬也不是一般的青楼女子,她有情有义有见识,但无人慧眼识真金,以至于她依然红颜无主。想到这里,张敉感到他就像当年在浔阳江边遇见琵琶女的白居易,伤心悲泣而使青衫尽湿。张孝资见张敉如此动情,举杯向他劝酒。段姬则另寻话题,她指着西天夕阳红处,问那里是否祝允明仙魂旅寓之所,这引起张敉对祝允明的思念。他唱出 【落梅风】 一曲,自谓与祝允明交情深厚,不因祝的去逝而淡漠,自己在梦中还常想念着他。张孝资又提到唐寅,说张敉的豪爽潇洒和昔日的唐伯虎相差不远,这又引起张敉对唐寅的思念。他唱出 【甜水令】 一曲,自谓提到唐寅就使他思绪萦怀、魂销肠断。并说今日的空堂设宴之举和当年唐伯虎游戏人生的那些风流轶事同一格调。张敉与客人谈论唐、祝,思念唐、祝,并以唐、祝的为人处事自鸣得意,于是心情舒畅,举杯痛饮,不一会儿便醉态朦胧、颓然欲倒。

  【双鸳鸯煞尾】 一曲,是张敉醉中所唱。对于胸怀郁闷、狂放不羁的文士来说,常常是酒酣见真情、醉后吐真言,这段曲词是此剧的重点唱段,所表现的张敉的愤激与牢骚情绪也达到了高潮。他思量,走遍天涯海角难消郁闷,更无灵丹仙方可解愁肠; 繁华与富贵,到头来都是南柯一梦,不如早些从梦中醒来。“黑漆漆”、“密排排”、“急促促” 三句,表现了他对于人生之谜的感慨,以及感慨之后的彻悟。他思想通畅舒展,心胸也豁然开朗,不由得手舞足蹈起来。普救寺里的崔莺莺,鹦鹉洲边的祢正平,那些风流韵事皆成为历史陈迹,如今只有酒醉后的自我才是可以感知的真实。当张孝资和段颦宜见张敉已醉、需要休息而向他告别时,他还在极力挽留他们,让这两位知心朋友陪他作通宵长谈。空堂对话结束了,而张敉的狂放不羁与孤傲不群的个性给后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祁彪佳《远山堂剧品》 把《空堂话》 列为 “逸品”,评论说: “张幼于为吴中第一狂士,记其空堂自觞,却与唐子畏、祝希哲千里对面,醉语、梦语,无不是醒语、化语。” 作者或许有张敉同样的愤激与牢骚,所以才写得如此生动传神,祁氏的评语,是对张敉的赞赏,也是对作者的赞赏。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