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楼记·木兰逻斋》原文及鉴赏

【导语】:

【中吕过曲扑灯蛾】 山僧恁所为,欺压寒儒辈。(白)秃厮,我与令师有交结之情。(滚白) 如不肯周济,我便回去。(重) 缘何推倒我云堂里。(唱) 全无恻隐心,不发慈悲之意也。(白) 有了,不免题诗一首

  【中吕过曲·扑灯蛾】 山僧恁所为,欺压寒儒辈。(白)秃厮,我与令师有交结之情。(滚白) 如不肯周济,我便回去。(重) 缘何推倒我云堂里。(唱) 全无恻隐心,不发慈悲之意也。(白) 有了,不免题诗一首在粉壁墙上。十度逻斋九度空,恼恨阇黎饭后钟。(滚白) 非我留诗在此间,也只是表我今朝苦,怎奈这笔冻毫干。(唱)下难成句,我如今即即便回。(白) 伽蓝菩萨,我蒙正做了何罪,害了谁来,无故绝我衣食。(滚白)你既已为神,当察人间善恶。既受香烟,不察善恶,何以为神。(重) 缘何不与我口奏天知,苦困英雄辈。异日里若得施为,试问伽蓝,(重)你在那里。(白) 啐啐啐,我蒙正亦发穷颠倒了。这是我自己时运不至,怎么反埋怨起僧人来。(滚白) 这是我命合当然,又何须埋怨神祗。(唱)有朝身乘驷马车,那时节,方才回转山门寺里。(重) (白) 如今街头上走走,无人周济,只得空回。(唱)

  【商调过曲·芙蓉花】顾不得脸上羞又羞,管不得心中烦又烦。自叹孤贫,求人难上难。回首望家园,只见雪花缭乱。一身衣又单,怎禁得刮体风寒。

《彩楼记·木兰逻斋》原文及鉴赏

  《彩楼记》 改编自南戏《破窑记》,讲述的是北宋吕蒙正发迹前后的传奇故事。吕蒙正饱读诗书,胸怀大志,因家境贫寒,只得暂时栖身破窑之中。平章刘懋之女刘千金奉父命登彩楼招亲,抛彩球选中蒙正,执意跟随。刘懋一怒之下,将二人逐出家门。刘千金与吕蒙正在旅店成亲后,同回破窑居住。冬日风雪大作,窑中寒冷,银米全无。蒙正冒雪到木兰寺逻斋,反遭寺僧奚落。刘夫人爱女心切,暗中遣人送来银米。蒙正不知底里,见到窑外足迹,怀疑妻子有不当行为,引起夫妻间的纠纷。经刘千金说明实情,误会方解。吕蒙正春闱应试,金榜题名,衣锦荣归,偕刘千金重游破窑和木兰寺,并与刘懋重归于好。这里所选的两支曲重点表现吕蒙正到僧寺逻斋扑空后羞愤交集的内心感受,以痛切的言辞讥刺了炎凉的世态。

  【扑灯蛾】 一曲集中抒发了吕蒙正愤世嫉俗的无尽感慨。吕蒙正未能求得寺中斋饭,反遭势利的僧徒嘲笑,心中顿然充满牢骚不平之气。他愤愤地指责和尚不该这样欺压贫苦读书人,说寺内若不肯周济穷人,自己回去就是了,为什么还要把人推倒在斋堂里横加羞辱呢。这就连最起码的恻隐之心也丢掉了,哪还谈得上佛家的慈悲。气恼之中,吕蒙正在墙上题诗发泄胸中愤懑,不料方写到一半,笔毫已冻干了,诗思打断,难以续完,只好 “即即” (即急急) 离寺回家。走过山门时,见到塑在门旁的伽蓝神像,又忍不住停下来呼冤诉苦。他责怪伽蓝身为神祗却不能明察人间善恶,不向上天奏报下界英才的困苦境遇,说自己以后若得意了,只怕伽蓝无面目相见。言念及此,忽又觉得一切都是自己时运未到,怪不得天地神圣和世间俗人,暗中发誓必要等有朝一日飞黄腾达了,才能再次进这寺门。这一曲描写人物心理细腻曲折,富于层次,由痛斥寺僧到愤而题诗,又由题诗不成到步出寺门,复由寺门呵神到自伤时运,更由期盼逢时到立誓自警,情感的抒发一波三折,抑扬有致,显得复杂萦纡,耐人回味。此外,这一曲在曲牌中加入非韵文体的滚白辞句,打破了原来的曲式结构,使得曲的容量大大增加,将有关内容表现得更为充分。

  接下来的 【芙蓉花】 一曲描写的是吕蒙正饥寒交迫、空手而回的凄惨情状。吕蒙正贫难自立,羞愧无限,内心痛苦到极点,不得已强忍悲伤,一身单衣在刺骨寒风中瑟瑟颤抖着踏雪而归。“回首望家园,只见雪花缭乱。一身衣又单,怎禁得刮体风寒” 几句以漫天大雪映衬贫寒士子的忧伤心绪,言外寄寓了深切的同情之意。

  《彩楼记》 改编自前人作品 《破窑记》,明吕天成《曲品》 曾指出,作者王錂“校曲巧多,久沉酣于音藏”,又以为《彩楼记》“作手平平,……然亦古质可取”。综合来看,熟悉填词作曲一道的王錂主要是对原作进行了声律上的调整,而在曲辞方面并未作大的更动。因而这几曲不假雕饰,明白如话,毫无一般文人剧作搬弄故实、堆砌辞藻的弊病。滚白的运用使得曲作气势更加酣畅,节奏更加鲜明,情绪更加饱满,叙事更加富于感染力,不单适于场上演出,即案头读来亦觉生气勃勃。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