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毫记·乘醉骑驴》原文及鉴赏

【导语】:

【意迟迟】 一解金鞍辞辇道,驴背斜阳好。野旷碧天高,凉风飒飒吹秋草。华山仙掌忽当前,遥想那琼宫路插云台杳。(末) 你有甚么说话,且容你说上来。(生起立介) 【北一枝花】 我本是山林物外

  【意迟迟】 一解金鞍辞辇道,驴背斜阳好。野旷碧天高,凉风飒飒吹秋草。华山仙掌忽当前,遥想那琼宫路插云台杳。(末) 你有甚么说话,且容你说上来。(生起立介)

  【北一枝花】 我本是山林物外豪,管领着风月闲中调。出落我丹山飞彩凤,安排着沧海钓神鳌。莫怪哰叨,莫怪哰叨,且喜将日月笼儿跳,等闲把烟霞担子挑。终日价与绿酒为邻,不眨眼报道黄花绽了。(末) 不须闲说,且讲你平生勾当来。

  【梁州序七】 (生) 我有时向王侯门衔杯潦倒,有时向田父老插杖逍遥。乐乐乐,那月明荡入芦花棹。受用的风生浦口,受用的露满蓬梢。受用的凫雏雁子,受用的兰笋菰苗。乐乐乐,舴艋儿夜泊溪桥,袯襫儿冷挂山椒。乐乐乐,准备着青钱酒馆歌楼,青钱酒馆歌楼, 受用的是唤客绣裙花袄,醉的是殢人玉管金箫。任河汉星低,帘栊月晓。两眉端不挂闲烦恼,直待把公侯藐乾坤傲。永不踏红尘向市朝,真唤做圣世渔樵。(末)你既是野人,受用渔樵风月是有的,怎么说绣裙花袄、玉管金箫,你好不夸口。(生) 大人,俱是有的。(末)胡说。

  【牧羊关】 (生) 怎知道欢过后,愁还到。福穷时,祸所招,一霎时送将来罗网难逃。陪伴他虎穴龙巢,掇赚我羊肠鸟道。怕的是龟亡还为壳,愁则愁翠死却因毛。走入在是非场,终朝有进一步风波平地高。

《彩毫记·乘醉骑驴》原文及鉴赏

  【四块玉】 难难难恩情化作仇,大怒藏嘻笑。昨日价酒杯来往逞风骚,把人儿爱惜如珍宝。顷刻里变浮云,顷刻里同蒿草,早觑破这相逢没下梢。(末)看这人絮叨叨,埋怨谁来,莫非害风了。

  【哭皇天】 (生)好好好急忙里收缰早,猛回头浪花中拿将舵牢。常言道人情初见应须好,苦杀人从前恩义总难消,我只将一副头颅来保。待还寻当时茅屋,旧日渔竿,桃花流水,桂树山坳,虚飘飘一往孤云不可招。好拜上你邑侯呵,莫苦问山人踪迹,怎便说云水根苗。

  【乌夜啼】(生)苦苦里要问我的真消耗,我只得一笔儿从实供招也。有名字曾达在圣明朝,蒙宠眷强起应君王召。我如今也不论官僚,不计渔樵。非是我人前卖弄忒装乔,人前卖弄忒装乔,也只是相逢狭路难推调。莫浪言跨马高,总不及骑驴好。小可的踏穿烟峤,控上云 霄。(写供状介)

  【尾声】平生落拓真堪笑,此日疏狂罪怎逃,一笔分明尽供了。策蹇华山遥,又恐山灵恼。明日的徒步云台,把洞天绕。

  《彩毫记》 事本《唐书》李白本传及各种野史记载,演述唐代大诗人李白一生豪纵不羁的传奇故事,中间穿插以唐玄宗和杨贵妃的艳情传说。李白才华绝世,负一世重名,娶相国孙女许湘娥为妻,散财结客,豪气干云。唐玄宗闻李白才名,召入京中,拜为翰林供奉。李白终日在长安市上豪饮,一日醉中应召入宫撰制词章,高力士和杨贵妃奉皇命分别为他脱靴捧砚。时宵小当道,朝纲败坏,李白知几,当即退归山林。不久安禄山谋反,天下大乱。永王李璘趁机起兵夺取江山,劫持李白,欲用为军师。李白誓死不从,被永王监禁在狱,后为义士武谔和老仆展灵旗救出。郭子仪、李光弼平定安史之乱,永王兵败,李白误受牵连,系狱待死。受过李白救命之恩的郭子仪以爵位力保,李白因得免死长流夜郎。其后真相大白,李白遇赦还朝,开复原官,且兼任左拾遗。这里所选的套曲在剧中出现于李白离开长安、途经华阴县时。李白骑驴直闯华阴县门,为县令所阻,因而自道生平,痛斥炎凉世态,发抒怀才不遇的感慨。这一段情节在元人辛文房的《唐才子传》里有过具体记载,作者在编剧时作了进一步的发挥,藉以寄寓个人的身世之痛。

  首曲 【意迟迟】 交代剧情发生的时间、地点,为以下的抒情叙事段落设置了一个仙峰入云的雄奇背景。曲辞中 “辇道” 原系皇帝车驾所经的道路,这里借指帝都; “仙掌” 即华山仙人掌峰; “琼宫” 是道观的别称; “云台” 为华山北峰名。李白挂冠归隐,弃去金鞍骏马,骑驴行出都门,悠哉游哉地前往华山寻访故人元丹丘。“驴背斜阳好。野旷碧天高,凉风飒飒吹秋草” 几句在点明秋日黄昏具体时间的同时,营造出一个充满野趣的旷远境界,藉以与金鞍辇道的富丽场景形成比照,显示李白性近山林的高逸品格。“华山仙掌忽当前” 实写人物眼中所见景致,“遥想那琼宫路插云台杳” 则暗用李白 《西岳云台歌送丹邱子》 中 “云台阁道连窈冥,中有不死丹邱生” 的句意,借助浪漫的幻想虚写华山云峰高矗、道观出尘的峥嵘气象,衬现山间隐者元丹丘超凡脱俗的林下风姿,实际上反映出与元丹丘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李白自身卓尔不群的诗人气质。

  次曲 【北一枝花】 中,李白以神奇的想象和夸张的语调为自己勾绘了一幅飘然出世的写意画像。“我本是山林物外豪,管领着风月闲中调” 两句中的 “山林” 指处士隐居的处所,“物外” 意为尘世之外,“风月” 是以清风明月来指代山林中的美好景色。李白声称,自己本是世外闲人,饱览山水风光,专以吟风弄月为务。紧接其后的 “出落我丹山飞彩凤,安排着沧海钓神鳌” 两句出语俊快,境象瑰奇,充分昭示出李白阔大的胸襟和豪迈的气度。句中 “出落” 义同脱离; “丹山” 是传说中出产凤凰之地; “神鳌” 为传说中海里能背负大山的巨型龟鳖。李白自诩为丹山飞出的凤凰,又号称海上钓鳌客,说已安排下钩线诱饵,要出海去钓巨鳌。说到快意处,李白逸兴遄飞,一边叫在旁聆听的华阴县令不要怪他滔滔不绝,一边自得地描述着自己出离红尘、与世无争的逍遥生活。曲辞中 “哰叨” 同 “唠叨”,“终日价”的 “价” 系语气助词,“绿酒” 为美酒的代称。“且喜将日月笼儿跳,等闲把烟霞担子挑” 几句以比喻和对仗手法叙写李白息影山林的情形,他跳出日月更替的人世牢笼,在佳山秀水间自在领略烟霞之趣,日日痛饮狂欢,不觉时光流逝,一转眼春去秋来,又到了菊花绽放的时节。“且喜将日月笼儿跳,等闲把烟霞担子挑” 与前曲的 “一解金鞍辞辇道,驴背斜阳好” 意义相通,暗示出李白辞官还山的现实状况;“不眨眼报道黄花绽了” 则回应 “凉风飒飒吹秋草”,明点当前时令。这一曲多用象征比兴以显示李白的天纵仙才,实际意思是说,诗人原本隐居山林,一度积极用世,准备有所作为,但终究还是跳出了尘世的束缚,重新回归自然。

《彩毫记·乘醉骑驴》原文及鉴赏

  下一曲 【梁州序七】 又作 【梁州第七】,在华阴县令的追问下,李白以洒脱不羁的态度讲述了自己富于传奇色彩的生平经历。“我有时向王侯门衔杯潦倒,有时向田父老插杖逍遥” 两句写出李白俯仰自得的狂狷之态,其中 “衔杯” 意指饮酒,“插杖” 有扶杖、倚杖之意。李白时而入王侯公卿之门,纵饮嬉游,至于酩酊大醉;时而往乡间田翁之家,同众父老相与为欢。他完全摆脱了世俗功利的偏见,丝毫不觉王侯与田父老之间存在任何差别。“乐乐乐,那月明荡入芦花棹” 以下部分具体描述李白泛舟江湖、寻欢歌楼的生活场景。句中 “棹” 原意为船桨,这里借以指船; “浦口” 系小河入江之处; “露满蓬梢” 即露满草头,一说 “蓬梢” 同 “篷艄”,指船篷和船尾; “凫雏雁子” 为幼小的野鸭、野雁; “菰苗” 为菰菜; “舴艋儿” 是一种小船; “袯襫儿” 为蓑衣; “山椒” 指椒树,一说指山顶; “青钱” 原为青铜所铸钱币,这里用来泛指钱币; “殢” 有困扰、纠缠之意,“殢人” 即迷人;“河汉”指银河; “帘栊” 是窗帘和窗牖的合称,这里用以指窗户; “市朝” 系朝廷的别称; “渔樵” 为渔翁和樵夫的合称,这里用来指代退居林下的隐逸之士。李白有时是湖海徜徉的隐士,有时又成为调弄风月的浪子。他可以乘小舟遨游清溪,在月明之夜荡入芦苇丛,从容地迎受水面清风,随意找些野味下酒,困乏了就在溪桥下泊舟,将蓑衣挂上山椒,而后倒头眠宿舟中,全不管外面的露水如何打湿船身和岸边的野草; 他可以浪迹于秦楼楚馆,千金一掷,买笑追欢,为绣裙花袄的美貌歌姬和沸然盈耳的笙管丝竹而流连忘返,直至银河沉落,窗间透出熹微的曙色。从王侯之门到田野山林再到歌楼酒馆,无处不有李白游戏人间的身影。跳出了 “日月笼儿”、“永不踏红尘向市朝” 的诗人 “两眉端不挂闲烦恼”,以 “圣世渔樵” 的身份笑傲乾坤,睥睨公侯,显露出独善其身的高峻崖岸和藐视权贵的稜嶒风骨。

  随后的 【牧羊关】 和 【四块玉】 两曲中,李白根据自己的亲身体验深刻揭示了名利场中人心叵测、是非纠缠的普遍情形,言语之间流露出对势利之徒的愤激之情。 【牧羊关】 开头的 “怎知道欢过后,愁还到” 数语为曲中的过渡句,紧承上文,将曲辞转入叙述李白出仕情况的部分。优游山林的诗人忽蒙朝廷征召,自此 “走入在是非场”,远离了往日的欢愉。对习惯了自由生活的李白来说,官场就像是一张可怕的罗网,将他死死笼罩在内,无以逃脱。“陪伴他虎穴龙巢” 等句中,“掇赚” 意为哄骗; “翠” 是翠鸟的省称,“怕的是龟亡还为壳,愁则愁翠死却因毛” 两句用北齐刘昼《新论·韬光》 中 “故翠以羽自残,龟以智自害” 的句意以喻因遭嫉妒而受害之意。李白一进朝廷,就感觉是被人骗着走上了一条羊肠小道,又仿佛是生活在险恶的虎穴龙潭之侧,随时都有丧生之虞。他熟读书史,明白翠鸟和寿龟因羽毛鲜丽、甲壳灵奇而为人捕杀的道理,知道自己才高招忌,在 “风波平地高” 的是非场中,立身之宝适足以惹来杀身之祸。接下来的 【四块玉】 以传神笔墨勾勒出作为李白对立面的势利小人种种无耻的嘴脸,寓示诗人对于官场黑暗的愤怒声讨。曲辞中“觑破” 即看破,“下梢” 为结果之意。征名逐利的小人口蜜腹剑,翻云覆雨,昨天还杯酒言欢,亲爱有加,转眼便反目为仇,满面怒色代替了谄媚的笑容。以往奉为上宾的,一旦失势或与之交恶,顷刻间便看得轻如浮云,贱同蒿草。回思往事,李白仰天长叹,说自己早就看穿了同这些官场人物往来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彩毫记·乘醉骑驴》原文及鉴赏

  【哭皇天】 曲紧接上文,讲述隐士生涯全身远害的妙处,从反面表现对官场政治的失望。“好好好急忙里收缰早,猛回头浪花中拿将舵牢” 两句中,李白用险处及时勒马收缰和波浪中稳掌船舵两个比喻来形容自己当机立断辞朝归隐的明智举动。“常言道人情初见应须好” 三句系为华阴县令所发,意谓初次见面没有任何利害冲突,彼此应该能和平相处,我是个怀恩念旧的有情有义之人,做不出抹杀良心的事,故而不图仕进,只想逍遥林下,保住自己的一副头颅。“待还寻当时茅屋” 以下数句回应 【梁州序七】 中的有关描写,用闲淡清雅的山林景色映衬诗人放情自然的幽洁品性。曲辞中 “桃花流水” 兼取晋陶渊明 《桃花源记》 文意及唐张志和 《渔歌子》 诗中 “桃花流水鳜鱼肥” 的句意以抒写林下渔樵之乐; “桂树山坳”语出淮南小山 《招隐士》 中 “桂树丛生兮山之幽” 之句,用以象征隐士的清远高逸; “云水根苗” 是指山林中人的根源。李白重返山林,如鱼得水,自觉已同于独往独来、与世无涉的 “虚飘飘一往孤云”,希望华阴县令不要再苦苦探问自己这个世外隐者的来龙去脉。

  最后的 【乌夜啼】 和 【尾声】 两曲以自白方式点明人物身份,呈示出一代诗仙纵放飘逸的照人风采。【乌夜啼】 中 “消耗” 意指消息、情况; “忒装乔” 为过度装模作样之意; “推调” 意为推托、推辞; “浪” 有随便之意; “小可的” 义同寻常; “烟峤” 为云烟缭绕的高山峻岭; “控” 系指乘驴而言。华阴县令命人取出纸笔,要李白从实写下自己的真实履历。李白被逼无奈,只得放笔直书,自道曾名动朝廷,因而当今天子青眼垂盼,专门征召入朝。他宣称现在自己求的只是任情适意,至于实际身份究竟应算是官僚还是渔樵,原是无所谓的。最后李白再三强调,之所以说出这些,完全是由于狭路相逢的华阴县令一再逼迫,难以推脱,并非是他有意要在人前卖弄,煞有介事地展示过往荣耀。在他看来,这些经历实在不值一提,为官作宰、跨着高头大马耀武扬威,远不如置身世外、骑驴闲游于云山之间来得自在。最后的 【尾声】 以 “平生落拓真堪笑,此日疏狂罪怎逃” 两句总结全套内容,以“策蹇华山遥” 等句呼应首曲 【意迟迟】,全面概括了李白 “世人皆欲杀” 的狂放性格及 “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人名山游” 的浪漫情怀。其中 “落拓” 为放浪不羁之意; “疏狂” 意指豪放不受拘束; “蹇” 是蹇驴的省称,“策蹇” 即驱驴趱行;“洞天” 原为传说中神仙的居处,这里借用来指李白故友元丹丘的隐居之所。李白自知生性狂傲,不为俗世所容,故以 “真堪笑”、“罪怎逃” 之语自嘲,貌似谦恭的语气中流露出诗人难以掩抑的孤高之意。“策蹇华山遥” 等句是说原打算骑驴上华山探访朋友,因恐山神责怪自己不够虔敬,所以决定徒步登上云台峰,慢慢去寻觅山中高士藏身的洞府。这几句荡开思绪,以略带神秘意味的想象情境收束全文,予人奇妙的联想和不尽的回味,意兴悠长,深得曲中三昧。

  屠隆是骈俪派的传奇作家,其曲作正如清人李调元所指出的,往往 “涂金缋碧,求一真语、隽语、快语、本色语,终卷不可得”。无可讳言,在 《彩毫记》 中,类似的问题随处可见。但值得注意的是,屠隆常喜以北曲谱入南调传奇,如上选诸曲便采用了北 “南吕一枝花” 的套曲结构,由于受到曲体的影响和限制,所以其辞句较少堆垛辞藻故典的弊病,而呈现出亢爽明快、淋漓酣畅的风貌,与剧作主人公李白超逸洒脱的丰神适相吻合。由此看来,明吕天成《曲品》称《彩毫记》 “词采秀爽,较 《昙花》 为简洁”,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另需提及的是,曲中所写李白的种种,基本上是根据历史记载发挥而成,但也有些描写去真实的李白略远,实系作者取古人酒杯以浇胸中块垒的借题发挥。弄清这一点,既可以更好地解读以上套曲,亦有助于从古事今情的角度去认识中国戏剧史上大量历史题材的杂剧传奇。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