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蕊娘智赏金线池》原文及鉴赏

【导语】:

【南吕一枝花】东洋海洗不尽脸上羞,西华山遮不了身边丑;大力鬼顿不开眉上锁,巨灵神劈不断腹中愁。闪的我有国难投,抵多少南浦伤离候,爱你个杀才没去就。明知道雨歇云收,还指望待天长地

  【南吕·一枝花】东洋海洗不尽脸上羞,西华山遮不了身边丑;大力鬼顿不开眉上锁,巨灵神劈不断腹中愁。闪的我有国难投,抵多少南浦伤离候,爱你个杀才没去就。明知道雨歇云收,还指望待天长地久。

  【梁州第七】 这厮阑散了虽离我眼底,忔憎着又在心头。出门来信步闲行走。遥瞻远岫,近俯清流;行行厮趁,步步相逐。知他在那搭儿里续上绸缪,知他是怎生来结做冤仇。俏哥哥不争你先和他暮雨朝云,劣奶奶则有分吃他那闲茶浪酒,好姐姐几时得脱离了舞榭歌楼。不是我出乖弄丑。从良弃贱,我命里有终须有,命里无枉生受。只管扑地掀天无了休,着什么来由?

《杜蕊娘智赏金线池》原文及鉴赏

  故事是说书生韩辅臣到济南访友,与上厅行首杜蕊娘一见钟情,住到杜家。韩床头金尽,鸨母见无利可图,逼蕊娘嫁人。蕊娘不从,鸨母气走韩,并说韩另有新欢。韩去杜家,被气他负心的蕊娘赶走。韩求友人石府尹帮忙,石在金线池设宴,欲说合。宴席上,蕊娘大醉,却仍不肯原谅韩。后来在石府尹的周旋下,两人言归于好。以上所引,是蕊娘听说韩辅臣另有新欢时的唱词。

  杜蕊娘气韩辅臣不告而别,又听鸨母说,他另缠上一个 “粉头”,还说比她强得多,越发生气。不但气辅臣负情,还因她在济南是个 “上厅行首”,那里的 “粉头”,都受过她的调教,居然辅臣以为她不如别人,她咽不下这口气。蕊娘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为了这事,与辅臣的疙瘩一直解不开。【南吕一枝花】 首四句用夸张的笔调,形容她又羞又怨的心情。按 【一枝花】 的格律,一、二句,三、四句是偶句,或两两相对,或作连环对,即四句对。在这一曲中是两组偶句: 以东洋海之大、西华山之高,都洗不尽羞,遮不住丑,可见蕊娘心中的委屈有多大了。三、四句对得也很工整,而且用了巧妙的比喻。“眉上锁” 是从 “锁双眉” 脱出,“锁” 原来比喻眉头紧皱不开,而这里却将 “锁” 物化,是大力鬼都顿不开的一把牢牢的具体的锁。巨灵神是古代传说中的神,力大无比,能劈开一座山。这里又将 “愁” 物化成一个能用刀劈的具体的物件,而力大如巨灵神都无法劈开,可见这 “愁” 之深重。正因为如此,接下来蕊娘就说自己羞愤难当,简直无地自容,无处可逃,这感觉比 “南浦伤离”,即与辅臣离别的滋味更甚。可见蕊娘已相信辅臣另有新欢,正受着妒嫉的煎熬。末两句按律是七字偶句,末句八字,“待” 是衬字。“雨歇云收” 用巫山神女典故,比喻情爱已结束,但是,她的内心深处却仍然放不下这段感情,还希望与辅臣 “天长地久”,这种复杂的心理状态,也是她愁眉不展的原因之一。

  【梁州第七】 写蕊娘对辅臣虽 “恨”,其实却深爱不舍,“虽离我眼底,忔憎着又在心头”,说明她拂不去的怀念,这使她心神不定,于是便信步出门闲行。按【梁州第七】 的格律,首二句七字句宜对,此正合律,第一句有衬字。四至七句,是四字句,应对偶。“遥瞻远岫” 与 “近俯清流” 对偶,“行行厮趁” 与 “步步相逐” 对偶,描写她闲行时的步态和看到的景物。第八、九句也是偶句,蕊娘的心依然挂念辅臣,心酸地猜测他在哪里与什么人 “绸缪”。第十至十二句为 “鼎足对”,即三句对,这三句写了哥哥、奶奶、姐姐三人的情况。因哥哥 (辅臣) 变心,奶奶(鸨母) 放心地去吃 “闲酒浪茶”,而姐姐 (蕊娘) 最苦,她的脱乐籍从良的梦想破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舞榭歌楼。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命中注定不能从良弃贱,如果没有,又何必“扑地掀天无了休” 呢?这两支曲,虽然字数不多,却将蕊娘的忧伤,心中对韩辅臣爱恨交加的矛盾感情,以及对自己命运的感叹和担忧,写得很充分。这里,应该注意的是,在欣赏曲文时,若结合曲律的运用,则更能够体会到其中的妙处。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