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中碧瑶是个怎样的人 怎么评价碧瑶

【导语】:

大家都非常关注诛仙中碧瑶是个怎样的人,应该要怎么样评价碧瑶呢?小编来给大家揭秘一下,一起来了解了解吧!

  碧瑶是怎样的人

  玄幻巨作《诛仙》的女主角。一个铃(合欢铃),一颗珠(噬血珠),一段尘 封千百年的爱恨情仇,在她轻念起那段痴情咒之时,又悄然开启;毁天灭地诛仙剑之惧,三生七世永坠阎罗之苦;一切的一切,在那绿衣女子无怨无悔的痴情之下,都变得微不足道。她微笑着面对她深爱的人,铃与珠的故事,注定延续下去。合欢铃扣下的一缕香魂,那是上天的悲悯,还是命运的玩笑。他不惜与天下为敌,只为今生今世能与她再不分离,公主却依然淡笑沉睡着,宛如当时诛仙剑下那般安然。于是,一个叫碧瑶的女子,一个叫张小凡(鬼厉)的男子,耗尽了光阴,演绎着这样一场悲壮凄美,却又无法言喻的爱情神话。

  她一袭水绿衣衫,走动金铃轻响,手指尖那朵朴素而不失灵动的伤心奇花,衬着她的脱俗之质,动人心魄之美,令人眼前一亮。她是鬼王宗宗主之女, 她用坚强和微笑掩饰着自己脆弱不堪回首的往事。她活泼刁蛮,灵秀中却不失温柔,她嘴角的一抹浅笑,温馨而又甜美,明快而不张扬,她可以随着爱人到海角天涯,却也可以为了爱人永坠阎罗。对于爱情,她总是这般的不顾一切,毫无保留,或许正是她失去了太多,才比常人更懂得珍惜这得来不易的幸福,她从不强迫自己的爱人,说明自己担心他希望他可以和自己离开以保住性命。在小凡表明放不下大竹峰等人时,她心里失落却表示理解。

诛仙中碧瑶是个怎样的人 怎么评价碧瑶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她的出场如此平淡,可她却以最为惊心动魄的方式离开,那一刻,她是天地间唯一的色彩,当天地黯然失色之时,他的眼中,他的心中,只留下了这一抹水绿。到后来满月井的诉说,再后来天下的人都知道鬼厉深爱碧瑶的痴情神话,碧瑶却不知道了。

  她究竟得到的少还是拥有的多,总是充满了非议。其实,谁又真正能说清她的取舍得失。当那男子印证了对她的爱时,她来不及听到那句撕心裂肺的告白。当最后她看似一无所有时,她深爱的人回到草庙村,将她留下的一片衣角,挂在屋檐下,铃声响起,他选择了他们之间美好的回忆。

  她以一声铃响的方式开始了沉睡,又以一声铃响的方式结束了此书。狐岐山下融入风中的铃声,那水绿衣衫的女子,或许正在这天空之上,用那抹温馨的微笑,面对着她深爱的人。无论怎样,这一抹绿痕,一道笑颜,都已深深融入他的灵魂。

  碧瑶和张小凡

  第一次客栈遇见。她雪肤淡眉,灵眸盈动,那么的光彩照人。简单一问,不经意的显露出她的广博见识,但那时她,却分毫未曾注意过那个淹没在人群中的傻小子,能感觉到的,只是那一丝对正道的不满与不屑。

  第一次小径相谈。圆月苍穹下,幽幽小径中,她决然的,摘下了那朵小花。他怒了,她却笑了,他看的痴了,在她如水婉柔的眼波中,沧桑的叹着,他却仿佛看见了那个大竹峰上的俏皮佳人。

  第一次绝地斗法。黑暗衬得她如此妖艳,她巧笑依然,拈花而立,伤心花可爱而纯真。可不就是人人深恶痛绝的魔教妖女吗?他的心往下沉,她却巧笑嫣然,这一对将来的痴男怨女,此刻,却只是性命相搏,伤心花清幽暗香,如同它微笑拂面的主人一般,带着笑颜,向他袭去。

  第一次同生共死。死了吗?再也见不到师姐了?他从疼痛中醒来,生死绝地,陪伴他的是那魔教妖女,生死关头,救下他的是那魔教妖女。在死亡面前,正邪变得无关轻重,剩下的,只有两个年少不羁男女的互掐,看着她笑,他无名火大涨,看着她笑,他却又痴痴相望,那份年少的懵懂与天真。

诛仙中碧瑶是个怎样的人 怎么评价碧瑶

  第一次生死相依。她让他杀她吃她,她真的怕了吧?害怕黑暗中的无依。病痛中,他唤着师姐,她如此心痛;病痛中,她依偎着他,他不忍放开。一声叹息,一阵哭泣,不知不觉中,他们依赖对方。天书残卷、痴情古咒,合欢铃、噬魂棍,纠缠了数百年的恩怨情仇,在这封闭了数百年的滴血洞内,再次悄然开启,若知道了结局,她是否依然会面对玄蛇救下那少年?她只会微笑着说:若为情故,虽死不悔。第一次引他入教。他斥责她的圣教,她数落他的正道,他愤然离去,她却黯然泪下。其实她并非要他加入圣教,她只希望,他能陪在身边,若一开始便听了她,结局是否会改变?但此刻,你有你的信念、你的师姐。

  第一次斩妖除魔。斩妖除魔,多么可笑的字眼,你称她为妖女,视她为魔道,她不屑正道虚伪,懒得假名清高,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有那少年的安危,灵动的双眼中,何时起再也没了其他,只有那少年的身影,倒映其中。

  第一次雨夜撑伞。冷夜人独立,婉约而忧郁,她轻轻将他护在油布伞下,淡淡的说,若死在一起也好,可他,却未曾听出话外的一丝痴情。他一直与她磕磕碰碰,可她真的走了,心却又莫名的怅然。

  第一次涉险探望。她只想看看他,独闯敌阵,这需要多少的勇气?但没有什么比他更重要,哪怕自己的生命。他怎么对待自己都好,只要看见他就足够了,气愤、懊恼,任何情绪都不抵那口鲜血,转而是更多的焦虑担心。

  第一次不离不弃。她陪着他,满天风雨,她都陪着他,矜持、尊严、名誉、性命,她都可以为了他放下,她说,我来看你。只是去看看他,可那消瘦的容颜,憔悴的身影,她到底受了多少煎熬,谁又知道?她陪着他、护着他,却连自己也顾不上了。这一把小小的油伞,或许并不只给了他伞下的一方晴空,更多的,是在他心中送去一丝暖意,一抹阳光。

  第一次深情相拥。她笑意盈盈,柔情似水,从未有过的温柔与直白。竹影婆娑,阳光暖人,两人的心为彼此敞开,是那般的接近,擦拭竹子后的袖子,那是她视作天下财宝都无法比拟的宝物。一句年少轻狂的言语,却让他觉得天地肃静,此刻他耳中只有她的声音,拥抱吧,拥住心爱的女子吧,于是,他伸出 手,将她紧紧拥入了怀中。天涯海角,哪里都行,她又嘴硬心软,为了他,她可以做任何让步。她问他古井看见了谁?他问那古井有何奇怪?他说,下次见面,再告诉你。多少年后,再记起来,是否会后悔当时的抉择?若能重来,是否会带着心爱女子远走天涯?

  最后一次凄美诀别。她依然笑颜巧目,依然水绿悠悠,依然声如银铃,她回望微笑,天地都被这抹笑意动容,都为这抹笑意褪色,都因这抹笑意悲伤,约定呢?幸福呢?誓言呢?说好的一切呢?死都在一起,你却丢下他独去。今生再不分离,此刻却要生死相隔。你放弃了本该属于你的一切,只为了他能好好活下去。他却只能血泪相迎,只能哭跪在地,凄厉诉说古井中看见的是你,你听见了吗?他最爱的是你,可你却只能平静的恬笑而睡,最痛的爱恋是什么?是否是明明彼此相爱,你却再也听不见我说爱你?那一份水绿笑意,注定将深深融入他的生命、他的灵魂。十年生死两茫茫。他褪去稚嫩,信念为你而存在,生命因你而延续,在你面前,他永远是小凡,他能感到一丝快乐。只有碧瑶对我真心;我只要讨回当年碧瑶的那一剑;为了碧瑶,天下人我都杀;等你醒来,我们今生今世不再分离。他说着、叹着,他真正想讨回、挽留的,只是那个绿衣女子的生命与他俩约定的幸福吧。回魂失败,他是这般绝望,魂魄相见,他是这般激动,碧瑶失踪,他又是这般悲伤欲绝。他为她痴狂,又为她变回小凡,最后的最后,那狐岐山下的一声金铃轻响,他不曾听见,他只能将一腔思念寄托在水绿衣角与屋檐风铃之上,过着她所希望的,张小凡的平凡人生。

诛仙中碧瑶是个怎样的人 怎么评价碧瑶

  怎么评价碧瑶

  隐没在白云深处的山麓上,可曾见到一抹水绿飘渺,才几天,绿衣女子又苍白许多,形影憔悴,细眉紧蹙,几许恍惚,几许担忧。他替灵儿师姐拼死挡下了灭顶之灾而导致自己将被七脉会审,她都该知道了吧。但即使如此,她却无法不念他。

  多年的信仰,唯一的亲人,这曾是她生命中的全部,可此刻,她却放下了所有,她只想张小凡好好的,将找到的天书教给了父亲。她告诉张小凡:我很担心你,我愿意放弃自己的身份。你和我走吧。可那少年却说:碧瑶,我放不下师傅他们。姑娘浅笑,我不强迫你。很多年后,身为鬼厉的那个人说,碧瑶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去,我们一生一世在一起好不好?可是在后悔当日的回答。

  碧瑶啊,你平时不是这么糊涂的姑娘,在爱情面前,你却是如此的傻,如此的痴。你说“真正的苦,都在人的心里。”他受罪,你比他更难熬。应他而来的苦与伤,你却偏偏微笑着说,这是甜的。

  她第一次将自己的心意如此坦白,那欢喜之色,却难掩日夜担忧张小凡带来的憔悴。他让她陪自己说说话,他替她擦干净了那一段断竹,他说我坐地上就可以,他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笑了,笑的如鲜花绽放,不管多么的煎熬,只要见到他,就是幸福。自己为什么对他这么好?她也茫然,她只知道原来在黑暗里,就算在快死的时候,也可以找到个人依靠。此刻的他俩从未有过的接近对方,她替他擦拭着袖子的污迹,她说那只袖子,比天下珍宝更为珍贵,此刻他的耳中,只有她的声音,此刻他放开怀抱,将这心爱的人儿拥入怀中。

  她说你有危险,哪怕用我的命去换,我也甘愿;她说你在那古井,看见了什么?答,你说什么;答,那古井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你们都想知道?可他有看着少女宠溺笑道:下次,下次我便告诉你,我在满月井中看到了什么。

  在碧瑶魂飞魄散的时刻,合欢铃将她一魂扣下,肉身不灭不死,却一直昏迷,这恐怕是谁都不曾想到的。人总要在失去后才知道心中所想。她也一如既往的微笑着,等待那心爱男子的归来。他如恶鬼般杀戮众生,但在她面前,他却永远是那个叫做张小凡的少年,只有在她面前,他才能感到丝丝快乐,他在等着她醒来,他说等她醒来,要与她生生世世永不分离。还魂功败垂成,鬼王白头,鬼厉更是几近崩溃,却也因此收集到了碧瑶的三魂七魄,在寒冰室中魂魄与鬼厉相见。他说,为了她,天下苍生他也杀;他说他只要讨回当年碧瑶的那一剑;他说,这世上,只有碧瑶对他是真心的。他说碧瑶是放在第一位的,他说碧瑶是自己心爱的人儿但说的再多,却无法换回心爱女子陪在他身边。金瓶儿说凡瑶恋情天下知,后来小白说世间就是有如此痴情的男人才让我相信爱情。救碧瑶,这一信念几乎支撑了他10年,当碧瑶离去的刹那,信念再次坍塌,他是如此的无助无依,为她崩溃,却又为她振作,小白那一巴掌,那句碧瑶希望你好好活下去,他醒了,为了碧瑶,他愿意再次做回张小凡。你可曾听见狐岐山中一阵铃响?鬼王听见了,幽姨听见了。我们,也听见了。那一阵铃响至少让我们知道,碧瑶,依然活着吧。

  结局:

  最后,水绿衣衫的女子,你究竟在哪里?你那一声铃响引来无数遐想,我们知道,你依然好好的。

  最后的最后,那屋檐的一片衣角,成了他思念的依托之物,那风后的一声铃响,伴着他的寂寞,远离江湖,那飘扬的一抹绿意,那回荡天地的一声清铃,如同你的笑,都将回荡在他的心中。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 上一篇文章: 上一篇:诛仙中碧瑶的结局复活了吗
  •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诛仙中陆雪琪的性格特点是怎样的揭秘
  •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作品人物网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 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18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